第35章 终于来了个像样的

第三十五章 终于来了个像样的

萧寒再度在伏牛山发足狂奔起来。

不过,今番奔行,比之昨晚的仓皇逃命,奄奄欲毙,简直判若两人!

在修炼了不灭金身后续10个动作之后,萧寒体内热流粗如大腿,不停冲刷,日月经天,江河行地。这令得萧寒生机无比旺盛!整个人简直如一头人形荒古蛮兽!

兼且,在经历了几次生死徘徊之后,萧寒的精神气度得到了淬炼,日趋锋锐起来,一言一行,全部都是帝王般的自信!毫不夸张的说,萧寒已经养成了一点点气势和风范。

心境蜕变!

现在差的,就是修为和力量了。

因而,萧寒才亟欲炼化肚腹中九尾葵花草的药力,成就炼脏境巅峰,暴涨力量。

“嘿嘿这九尾葵花草的药力,如此浓郁,短时间炼化不了…那我就另辟蹊径,让那些江湖客帮助我炼化药力!哈哈哈哈!”萧寒一路奔走,脸上全部都是笑容。“他们追杀小爷我,殊不知,倒是在成全小爷!哈哈哈哈!”

萧寒明白,自己不是猎物。

就当萧寒闪身掠过一个小山包之时,眼前人影一晃,两名江湖客已经发现了他。

“小子,站住!”

这两名江湖客,看起来是孪生兄弟,都长得尖嘴猴腮,从气息上判断,应当是普通的炼髓境,资质和力量甚至还不如刚才被萧寒轰杀的李逸风。两人各持一根齐眉生铁棍。气势汹汹。

“哈哈哈,大哥…运道啊!真是咱们兄弟二人的运道!”其中一名江湖客,就咧嘴大笑起来。他毒蛇般一步步逼近萧寒。挥舞手中生铁棍,挽了朵棍花,劈,撩,削,滚,刺,倒也有些章法。沉重的生铁棍,在他手中如拈灯草。

“兄弟,不要废话,先打死再说,不要让其他人发现了!这头肥羊,我们兄弟二人悄悄吞了!”另一名江湖客一步抢出,举棍就砸,空气中爆发出来沉闷的轰轰声,如山洪咆哮,来势汹汹。

“降魔棍法!”

萧寒怡然不惧,反而骤然转身,背部一弓,硬扛这一棍!

“砰!”

铁棍生生砸在萧寒背部,迸发出来陨石撞击般的声音。

“力量太小了…不爽…”萧寒轻轻向前一跃,旋即一转身,眉头紧锁。“你的力量太小了。这一棍,蓄力崩出,也就是20几鼎,还不到30鼎…看来,我一再高估江湖客的实力了。或者说,江湖客良莠不齐,鱼龙混杂,在实力的评估上,不如宗门弟子那么一目了然。同样是炼髓,你们的战力,远远不及那李逸风。”

“什么?铁掌李逸风?”一名江湖客脱口而出;刚才砸了萧寒一棍子的江湖客,则是噤若寒蝉的看着正在闲话家常的萧寒。“你…你…你没事?”

“你…你把李逸风怎么…怎么了?”

“杀了。”萧寒清淡如水道。

下一刻…

“我也送你们一程吧!”萧寒全身气势骤然爆棚,天子大势横空出世,笼罩四野!一招君临天下,爆轰而出!

这一招君临天下,纯粹就是以势压人,将萧寒肉身力量提升一倍,并将对手的防御瓦解一半,此消彼长,瞬间毙敌!

“砰!”刚才抡棍子砸萧寒的江湖客,在天子大势的干扰下,心境中栽种下来臣服的种子,似乎连抵抗都忘记了…

萧寒在炼脏小成后,拳开17鼎,一招君临天下,使得拳力攀升至34鼎,势如破竹,一下子将那江湖客的胸骨打成粉碎,胸腔凹陷,麻袋一般飞出去,吐血三升,立毙当场!

另一名江湖客魂飞魄散,双脚酥麻无力,手中铁棍哐啷一声落地,颤声道。“不要杀我…不…不要杀我……”

“抱歉,是你们先要杀我的。”萧寒面不改色,近身一拳,将那江湖客生生锤死。

干掉了两名江湖客,萧寒在他们尸体上翻找了一遍。除了数十枚真武币,萧寒几乎一无所获!

“江湖客还真是穷困潦倒啊…”萧寒一阵无语,他将搜刮到的数十枚真武币,往贴身的储物戒中一放,然后继续在深山老林中奔行寻找起来。

……

黄昏…

萧寒蹲伏在一条山涧前,双手掬水洗脸,并饱饮甘冽的山泉水。

此刻,萧寒衣衫烂碎,条条缕缕,夕阳霞光下,隐约可以看见萧寒那猎豹般线条流畅的肌理,以及莹润晶澈的肌肤。

“爽啊!”

萧寒喝饱了水,四仰八叉的躺在山涧边,任由夕阳余晖遍洒周身。

萧寒吐了口浊气,闭目沉思,总结今日的得失。

在此之前的几个时辰,萧寒在伏牛山中窜高伏低,兜兜转转,一共陆陆续续遭遇到了27名江湖客。其中炼骨境的5人,炼脏境9人,炼髓境13人。

在13名炼髓境江湖客中,仅有寥寥三人,力量超过李逸风。

连番‘激战’,萧寒将这些欲要对自己开膛破肚的江湖客,统统轰杀。然而,在故意承受这些江湖客捶打的时候,萧寒体内的九尾葵花草药力,被炼化得不多。就目前为止,体内药力堪堪只是炼化了百分之三,四。收效甚微。

这些江湖散修的力量真的太小了…

而且,杀人越货,萧寒并没有从轰杀掉的江湖客尸体中翻找出来什么宝贝,无非也就是零零散散的一些真武币。至于世俗中的金银,萧寒连看看都欠奉,直接无视。

还有一个问题,萧寒在和这些江湖客厮杀的时候,翻来覆去,也就是一招君临天下。再不然,就是放出妖帝手掌,直接碾杀。

萧寒发现自己的战斗方式太单调了。

“妖帝手掌,肯定是见不得光的,只能背地里偷偷使用,难登大雅之堂。见过的人,都要灭口。那我能够堂堂正正使用的武技,就只剩下天子神拳中的‘君临天下’一招了。”萧寒蹙眉深思。“而那招君临天下,属于我压箱底的绝招,若是使用太频繁了,难免被人看出破绽,就算不看出破绽,也会被人翻来覆去的研究,提前防备…”

萧寒知道,就云雨宗的许多外门弟子来说,都各有各的秘技,绝招。不到最后一刻,不使用绝招。

这一方面是保留底牌;另一方面存在一种威慑,让敌人始终忌惮,不知道自己何时放出绝招。

可萧寒翻来覆去就是一招君临天下,毫无底牌可言!

“不行,我必须要另修一门武技,而天子神拳,作为底牌,关键时刻打出,可以收到奇效。杀敌殒命。”萧寒摸了摸鼻子。“天子神拳的第二式,‘皇袍加身’,我亦可以修行了,不过最好也当成我的底牌,秘技,秘而不宣。当务之急,是另找一门武技兼修。今次我历练返回宗门,可以得到一枚极品丹药,以及一本秘籍,好,非常之好,正合我心意…”

然后,就在这时,萧寒双耳一动,猛然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正朝自己逼近!

“又来了…不知道这次是什么货色。”萧寒一个鹞子翻身跳了起来。

渐渐的,空气中弥漫开来淡淡的木气清香,香味袅袅,余韵悠长,似檀木,似松香,又似杉香。

下一刻…

一名身穿黑袍的枯瘦老者,从一丛灌木后转了出来。他周身血脉涌动如潮汐,劲气如有实质般升腾,如万马狂奔,声势骇然。在他头顶上方,凝聚出来一尊木桩虚影,木质斑驳,可以看见苍老的树皮和年轮。

“哦?是你?”萧寒认出了这个枯瘦老者。他是这一批江湖客中,有数的强者。

而且,萧寒在摘取九尾葵花草的时候,被这老者暴击背部,受了伤。

此刻,萧寒细细端详这老者,发现他右手食指上,竟然佩戴了一枚古朴的戒指!是储物戒!

“恕我直言,江湖客中,能够佩戴储物戒的…应该算是…很奢侈,对吧?”萧寒饶有兴致的看着枯瘦老者。

“少年,真不愧为云雨宗的弟子。昨晚身受重伤,仅仅一天,便生蹦活跳,精力弥漫……想必是服用了什么疗伤圣药,亦或者,如上官逸所说,修行了一种极佳的炼体功法…底蕴,这些就是大宗门的底蕴,真让人羡慕。”那老者眼神阴鸷,面目森冷,慢条斯理的说道。他有一种掌控人生死的气度,的确是个高手!

“呵呵…惭愧惭愧,在你们的追杀之下,我不是也如丧家之犬般逃窜?”萧寒咧嘴一笑。

“少年,你过谦了。沿途,我发现了不少尸体,都是被重手法直接击毙,有的尸体,甚至四分五裂,惨不忍睹。少年,都是你干的吧?看来,我们都低估了你。”枯瘦老者阴测测的笑了一下。“不过,到此为止了。”

“嗯?”萧寒眼睛一眯。

“少年,你杀伐果决,在如此险劣的局势之下,依旧反扑杀人,而且,老夫观你气度,临危不惧,颇有高手风范。不过,遇到老夫,你到此为止了。”枯瘦老者周身杀气弥漫,气势瞬间拔高。“虽然你潜力巨大,但对于老夫来说,你还嫩了点。告诉你,老夫可不是寻常三脚猫的江湖散修。老夫乃‘枯木门’门主!江湖人称枯木尊者!你死在老夫手中,死得其所!”

“嘿嘿嘿能够扼杀大宗门一尊后起之秀的天才少年,真是人生一大乐事啊!哈哈哈哈!杀了你,你腹中灵药,以及你的炼体功法,所有宝贝,全部都归老夫所有了!哈哈哈哈!”枯木尊者周身气势节节攀升,头顶劲气演化出来的虚拟木桩,越来越凝实!

“枯木门?”萧寒倒是一窒,他阅读过云雨宗派发下来的书籍,不记得烽火帝国有什么‘枯木门’。料想,应当是什么名不见经传的小宗门。

不过,不管这枯木尊者有什么来头,对于萧寒来说,他将是帮助自己炼化体内药力的极佳人选!

而且,他右手食指上,还佩戴了储物戒,那可是富得流油的象征啊!

“嘿嘿盼来盼去,终于来了个像样的…”萧寒活动了一下筋骨,眼神炽热。“枯木尊者对吧?希望你不要让我太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