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炼脏中期

第三十六章 炼脏中期

萧寒知道,这枯木尊者,神光内敛,气度不输给云雨宗的部分一流外门弟子,他绝非今日被自己轰杀那些江湖散修可比。是个刀头舔血的硬角色。手底下有真功夫。

不过这种角色,正适合给萧寒炼化药力。萧寒不但怡然无惧,反而见猎心喜。

也不见萧寒提拔气势,他嘴角挂着一抹微笑,云淡风轻走向枯木尊者。

当然,不灭金身是在体内循环滚动,生生不息。

“嗯?”枯木尊者见此情状,倒是一愣,不过他这种江湖亡命客,一生中也多次经历过生死徘徊的洗练,心志无比坚定,牢不可摧。当下,枯木尊者嘴角显出狰狞邪恶的笑容,冷冽道。“小子,你又想玩什么花样?不过老夫告诉你,在老夫这里,统统没用!你,唯有死!”

“枯木掌!”

枯木尊者右掌一抬,掌心浮现出来古老斑驳的木质年轮,意境沧桑,轰然朝萧寒劈去!

“来得好!”

萧寒挺胸一迎!

“砰!”

排山倒海的掌力,将萧寒打得抛飞出去十几步,跌落在山涧边缘,身躯不停抽搐。

“哈哈哈哈哈!宗门弟子!老夫还以为宗门弟子有三头六臂,果真是打不死的!没想到,还是一掌击毙!”枯木尊者厉声狂笑。“小子,你死在老夫手中,不冤!老夫一身修为已臻至换血境,一掌劈砍出,足足有80鼎之力,鬼神俱灭!”

“80鼎?我们云雨宗的大多数换血境,至少拥有100鼎力量…你也不怎么样嘛…”赫然之间,萧寒从地上爬了起来,嘴角布满血丝,但一脸笑容,如沐春风。只见他胸前,有一块巴掌大的印记,这掌印纹理粗糙,古色古香,犹如在萧寒胸前覆了一层树皮。萧寒轻轻抚了抚树皮掌印,咳嗽了一声,眼睛一眯,“爽…这才有几分味道…”

刚才,萧寒受了这一掌,只觉一股断人生机的枯败掌力,直透心肺,令自己刹那间涌起一种骨肉经脉枯萎的味道。

然而,体内大腿粗细的热流一裹,这股掌力立即冰消瓦解,反哺出来沛然暖流,直接冲刷沉淀在萧寒五脏六腑的药力,将一部分药力强行打散,彻彻底底融入到萧寒脏腑中!

炼化!

这一掌,竟然使得萧寒体内的药力,被炼化了二十分之一!

醇厚的药力如美酒佳酿,在萧寒脏腑之间蒸腾,翻滚,温润,滋养,滋补,壮大…

快美难言!

“呸”

萧寒忍不住吐出一口痰,全部都是乌黑污秽的杂质,这是被药力一逼,脏腑间排泄出来的陈年尘垢。

“来,继续…枯木尊者,你的掌法的确不错,比一般的江湖客强了不止一筹半筹。”萧寒继续大踏步朝枯木尊者走去。

当然,硬生生抗下枯木尊者一掌,萧寒亦是吃痛,但些许痛楚,很快就被炼化药力后带来的爽快潮水般淹没。

“这…这…”枯木尊者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萧寒,如见鬼魅。“老夫…老夫这一招枯木掌,不知道击毙过多少强敌…你小子…你小子居然…居然…毫发无损…不!不可能!枯木掌力透体而入,令你生机枯萎凋零,你是在硬撑!你一定是在硬撑!小子,老夫毙了你!”

枯木尊者须发皆张欲狂,满眼血红欲嗜,双掌齐出,掌心年轮绽开,枯皮覆盖,近身暴击,两掌同时盖在萧寒前胸!

“砰!砰!”

萧寒衣衫尽碎,炸成粉末,整个人倒飞出去,跌落在山涧边缘,全身不停的**,咳血。

“呼…终究还是击毙了。这还打不死,那就不是人了,是山精鬼魅,魍魉妖怪…”枯木尊者长长的舒了口气,“赶紧将这小子开膛破肚,取出灵药吧…”

说着,枯木尊者抬步就朝萧寒走去。

然而…

“舒服…虽然很痛…但亦非常舒服,神清气爽…”萧寒赫然站了起来!

这两掌,足足将萧寒体内沉淀的药力,打散了十分之一!

如今,萧寒体内不能及时炼化的九尾葵花草药力,已经彻彻底底炼化掉了十分之三!

这些药力,令得萧寒脏腑蠕动更加有力,隐约有江河拍案,卷起千堆雪的味道!

“来,继续…你还有什么绝招,统统使出来吧!”萧寒一脸渴求。

此刻的萧寒,上身衣衫尽碎,赤膊,胸前三层树皮掌印,头发凌乱,满脸血污,但双目灵动,炯炯有神,不但一点枯萎的迹象都没有,反而像是越打越有精神!

“什么?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你,你,你竟然…竟然不痛?这近百鼎的掌力,捶打在你血肉之躯上,你,你竟然不痛?”枯木尊者语音颤抖。

“痛,我当然痛了,我怎么不痛?我痛死了!”萧寒极为认真的说道。

“不…不…”枯木尊者一生闯荡江湖,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邪门的事情,他心中涌起一抹心悸和惊恐,脚步往后稍退两步。

然而,就在这时,他发现,萧寒右手食指上,佩戴了一枚储物间,幽光闪烁,宝气氤氲!

原来,是萧寒上身衣衫被打碎,因而将贴身藏好的储物戒,取出来,戴在右手食指上。

“宗门…宗门弟子的储物戒…”枯木尊者眼眸深处,爆发出来无法描述的贪婪,他后退的脚步,顿住了,双肩微微颤抖。

“哦?你想要我的储物戒?”萧寒鉴貌辨色,立即抬起右手食指。“有本事你就打死我,杀人越货,小爷我告诉你,这枚储物戒中,什么灵丹妙药,神功秘籍,真武币,神兵利器,应有尽有,你想不想要?想要就来打我,杀我啊!”

“吼!”

枯木尊者喉咙中迸发出来野兽般的嘶吼,赫然之间,他双手虚抱,无尽劲气在他双手之间升腾滚动,头上枯叶飘飞,木气氤氲。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

一种万物凋零的意境,逐渐弥漫开来。

“咦?这又是什么武技?很明显带有一种‘势’,虽然比不过天子神拳的天子大势,但比起凌飞羽的海之大势,孟然的风之大势,倒也别有一番情趣,伯仲之间…”

萧寒心中一动。

很快,在枯木尊者双手环抱之间,劲气演化为一尊木桩!

这木桩长有一丈,枯皮覆盖,斑斑驳驳,古色古香,却又沉重如山。

“小子,你能逼老夫使用这招‘木龙桩’,你算是死得其所了。真正的死得其所了。”枯木尊者微微睁开眼睛,眸子深处,竟然也有木质年轮在滚动!

“死!”

枯木尊者暴怒发吼,虚抱木桩,挺身而出,当头朝萧寒砸了下来!

砸动之间,碾压空气,发出巨木滚动的声音,让人如深陷原始密林中,四面八方参天巨树一起倒塌!

“喀喀喀”

木桩未至,萧寒立身之处的地面,已经蜘蛛网般龟裂开来!

“拼了!”

萧寒牙齿一咬,体内不灭金身催动到极致,一弓腰!

“砰!”

由劲气演化的木桩,直接砸在萧寒背部!

“噗!噗!噗!噗!噗!”

萧寒周围丈许方圆的土地,全部爆裂,崩飞四溅,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浅坑。

萧寒一下子就被锤倒在地,不断抽搐。

“呼…呼…呼……”枯木尊者亦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额头上冒出黄豆大小的汗珠,脸色苍白如纸,近乎脱力!

刚才那一招‘木龙桩’,乃是枯木尊者毕生功力凝聚,死命一击,消耗巨大。

“咳…咳…”枯木尊者连连咳嗽,而后稍稍朝萧寒走近了一步,自顾自的道。“还不死?一定死了!”

赫然!

萧寒双手一撑地,颤颤巍巍的爬了起来。

“你…你…你全力暴击,力量突破百鼎,厉害…真是厉害…差点打死小爷我了…”萧寒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不可能!这样都不死…你…你不是人…你…你是什么蛮兽转世…你…”枯木尊者此时此刻,肝胆俱裂,吓得全身功力散乱,逆血反攻,也‘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热血,如泄气皮球,气息瞬间萎靡!

“刚才那一击,我险些抵挡不住,乃是这枯木尊者毕生功力凝聚的一击,果然非同小可!若不是修行了不灭金身的后10个动作,我现在已经四分五裂了,险,好险。不过,富贵险中求,这乃是千古不移的至理。挨了这一击,虽然我当场受伤,但体内药力,此刻已然被打散了十分之八!仅仅还差两成药力,未被打散!大功将要告成!”

“来,枯木尊者,你再打我一下…来…”萧寒热切道。“一下就好了…最后一下,你打我…快……”

“不…不…你,你滚开!”枯木尊者双目混沌,不断后退,脸上全部都是惊恐和绝望。“你…你不是人!你快快滚开!”

“好了,别废话了,再打我一下,”萧寒循循善诱。

“不,不…不敢…不敢…”枯木尊者整个人赫然一抽搐,双膝一软,竟然直接跪了下来,声泪俱下,“求求您,放过老夫…老夫不敢了…不再贪图您身上的任何物事…求您放过老夫…您,您绝非人族…您是…您…您到底是什么?”

“我让你他|妈再打我一下!”萧寒勃然大怒。

“咯…”枯木尊者喉咙一咕噜,眼神瞬间散乱,咿咿呀呀叫唤起来,竟然是心智迷糊,直接吓疯了!

“妈的,就差那么一线…”萧寒无奈的叹了口气,左手妖光一闪,妖帝手掌爆出,风卷残云,一掌盖下,将枯木尊者打成肉酱!

残肢断臂中,宝光闪烁,一枚储物戒跃入萧寒视线。

正是枯木尊者随身佩戴的储物戒。

“嘿嘿…”萧寒舔了舔嘴唇,伸手将这储物戒除了下来,而后拖着伤体,消失在前方密林中。

……

夜。

隐没于密林中,人迹罕至处的一条瀑布。这瀑布落差有十几米,水流冲刷并不是太湍急。水流注入一个深潭中,发出轰轰声。

在瀑布后面的山壁上,有一天然洞穴。洞中潮湿阴暗,四壁爬满了发光植物。

迷蒙光线中,只见一名少年赤膊,盘膝坐在一个石台上,眼神似想非想。这少年躯体中隐隐约约有龙虎之声爆鸣,内脏蠕动间,有钢筋铁骨的味道。

这少年,不是萧寒又是谁?

赫然!

萧寒半开半合的眼皮子一掀,眸中精光爆射!阴暗的洞穴,仿佛打下一道闪电,一下子照耀通明,令洞内纤毫毕现。

旋即,洞穴又黯淡下去,唯有四壁的发光植物,散发出来些许微光。

“嘿嘿,炼化了八成药力,暗运玄功,呼吸吐纳,令我修为飞升,直接冲突关口,达到炼脏中期!只要将脏腑中仅存的两成药力炼化干净,我将攀至炼脏巅峰,毫无悬念!”

萧寒从平台上站了起来,只觉得自己中气充沛,精力旺盛,呼吸之间,如同万马奔腾,声势浩荡!

炼脏中期!

而且,这九尾葵花草炼脏的效果,比预想中还要好,如今,萧寒全身力量,已经达到40鼎!暴涨一倍不止!

原来,萧寒击杀枯木尊者之后,带伤寻觅到一处幽僻的环境,便是这瀑布后面的洞穴。

萧寒钻入洞穴,一边催动不灭金身修复伤势,一边用炼脏的特殊呼吸吐纳方法,吸收在脏腑中弥散开来的药力。

数个时辰之后,萧寒功德圆满,不但伤势痊愈,而且修为跃居为炼脏中期,拥有40鼎力量。

一旦将体内残余的药力全部炼化干净,萧寒将达到炼脏巅峰,肉身力量节节攀升,至少提升至80鼎!

萧寒微微一笑,摊开右手一看。

只见萧寒右手食指和中指上,各佩戴一枚古朴戒指。

萧寒将精神缓缓渗入中指佩戴的古朴戒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