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破而后立,枯木逢春

第三十七章 破而后立,枯木逢春

萧寒击杀枯木尊者,得到他的储物戒,滴血认主,精神力探入其中,仔细查看。

萧寒心道,这枯木尊者身为一个小宗门的门主,一生财富,恐怕都在这枚储物戒中。今次自己是大发横财了!

岂料,精神力进入枯木尊者的储物戒,萧寒只‘看见’一个两尺见方的空间。

要知道,华容那枚储物戒中,内藏五尺见方的空间,而枯木尊者这储物戒,内部空间堪堪一半不到!

“江湖客就是江湖客…穷啊…连储物戒的品质都如此低劣…”萧寒哑然失笑。

下一刻,萧寒仔细清点这枚储物戒中的物事。

只见,在储物戒中,放了一件黑色斗篷,另有一片老树皮,一册竹简,还有一截了无生机的枯木桩。这枯木桩一片死寂,散发着凋零衰败的气息,树皮褶皱黯淡,意境无比惨淡。

除此之外,也就是一千多枚真武币。

再无他物。

“呃…这枯木尊者,也太穷困潦倒了吧…”萧寒一阵无语。

随手将那册竹简取出。

借着洞穴中的微光,萧寒看到竹简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

稍微一阅读,原来,这竹简上记录的是关于‘枯木门’的情况。

枯木门,的确是烽火帝国境内的一个小宗门。传承大概有两千年左右,发展到如今,依旧人丁单薄,门下弟子只有数百人。

创立枯木门的祖师爷,是一尊真气境,但仅仅昙花一现。后辈中,就再也没有出过真气境了。历任门主,充其量也就是换血境。而且,作为江湖小宗门,资源匮乏,即便达到换血境,也没有足够底蕴去冲击真气境。

这枯木门,谈不上衰败,但也就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宗门,在云雨宗这种庞然大物面前,简直就跟蚂蚁差不多。

将竹简放回储物戒,萧寒又把那张老树皮取了出来。

一看…

“枯木宝录”

竟然是一门武学秘典!

“咦?这个有意思。”萧寒来了兴致,津津有味的研究那张老树皮。

这‘枯木宝录’上,只记载了两招。

枯木掌…练成此招,掌心出现木质年轮,意境沧桑辽远。掌力一吐,万物凋零衰败。中掌者经脉脏腑枯死。而且,中掌部位呈树皮状,褶皱交错,药石难医。

木龙桩…全身力量演化为一尊圆柱形木桩,有拔山填水之力,横扫千军,威力惊人。而且,这一招带有浓烈的萧瑟意境,枯叶飘零,秋风肃杀,乱人心志。

另外,要修炼‘枯木宝录’中记载的两招,须得观想枯木门世代流传下来的一截枯木桩。

事实上,枯木掌和木龙桩这两招,萧寒不但见枯木尊者使过,而且自己还硬生生挨过这两招。

客观评估,这两招还是很厉害的。只不过枯木尊者本身修为和力量不入流,因而没能真正发挥这两招的精髓。

赫然,一道灵光闪过萧寒脑际…“我的天子神拳,要作为底牌,压箱底的秘技,轻易不能够使用。那么…我须得另修一门武技……这枯木宝录,我何不修行一番?”

言念及此,萧寒蠢蠢欲动。

“好了!枯木宝录,我立即就修行!”

萧寒很轻松的做出决定。

首先,萧寒将老树皮上记录的‘枯木掌’,‘木龙桩’,这两招的行功线路,发力技巧,反复熟读几次,做到了然于胸,倒背如流。

旋即,萧寒便是将那截彷如行将就木的枯木桩取出。

这枯木桩年岁已久,分不清楚是从什么树木上截取下来的。看似平平无奇,死气沉沉,然而,它却给萧寒带来一种很深邃的意境。

“要修行枯木宝录上的两招武学,须得观想这截枯木桩,吃透其中的韵味。事实上,这也是武学中的一种‘势’。”

萧寒盘膝而坐,将那截枯木桩放于膝盖之上,眼观鼻鼻观心,如老僧入定,心灵放空,灵魂之力弥散而出,很快就进入了一种宠辱皆忘的玄妙状态。

在领悟‘势’方面,萧寒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

毕竟,他领悟到了天子神拳中蕴含的天子大势。

大道三千,殊途同归。

任何武学,悟势的方法,其实都是一样的。

事实上,要领悟这截枯木桩中蕴含的‘势’,是有迹可循的。毕竟,这截枯木桩是实物,实实在在摆在萧寒面前。比起虚幻之势,领悟起来,要容易很多。

枯木门历任门主,总不见得都是天纵奇才,甚至其中不乏一些资质平庸之辈,但总是能够手握枯木桩,领悟出来其中蕴含之势。

按图索骥,谁都会。

萧寒细细观想,很快,精神便和枯木桩形成一种玄之又玄的联系。

也不知道是因为萧寒领悟过更难领悟的天子大势,亦或者萧寒是穿越者,灵魂之力天生强于常人。

仅仅半个时辰,萧寒就从这截枯木桩中,品味到了无尽萧瑟凋零之意境!

霜风凄紧,到处红衰翠减,山抹微云,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寂寂秋叶落,萧萧北风寒,渺渺前路漫,孑孑一身单。

赫然,萧寒右掌抬起,掌心竟微微泛出木质纹理,一掌劈出,秋风席卷,残叶萧萧。

收掌。再劈掌;收掌,再劈掌。

每一次出掌,萧寒掌法中的意境,就衰败一分。

修炼无岁月。

萧寒浑然忘却了时间,他一直在重复着收掌和劈掌的动作,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几百上千次。

到后来,萧寒掌心中木质年轮显现,一掌劈空,空气中都泛出淡淡的树皮褶皱。

……

萧寒双手虚抱,劲气涌动,形成一截木桩,老树皮覆盖,斑斑驳驳,古色古香。

挥动之间,木桩打爆空气,所过之处,四面枯萎,八方凋零。

……

“呼”萧寒吐了口浊气,“我已经不眠不休,修行了两天两夜。枯木宝录上记载的两招,枯木掌和木龙桩,我已经小成。以后时常观想这截枯木桩,功夫便会越来越精深。”

萧寒满意而笑。

赫然!

“什么?!”

在观想这截枯木桩的时候,萧寒的精神力同它紧密联系起来,两天两夜苦修,精神力同枯木桩联系越来越紧密,甚至越来越亲近。

然而,此时此刻,萧寒发现,自己的精神力不知不觉渗透进入枯木桩内部,竟然发现,在这枯木桩内部,另有玄虚!

“难道暗藏玄机?”萧寒怦然心动,他略微一迟疑,右掌一劈,竟然将枯木桩当中劈开!

轰然之间,一抹绿意从腐朽衰败的枯木桩中氤氲而出!萧寒定睛一看,在枯木桩内部,竟然藏着一根绿芽!

无穷无尽的盎然生机,从这绿芽中弥漫而出!

整个洞穴,都显现出来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意境!

“破而后立,枯木逢春!”

一道磅礴的意念,如晨钟暮鼓,在萧寒脑际响彻。

萧寒心灵巨震!

“轰!”

萧寒一掌劈出,掌心泛出木质纹理,年轮,树皮,空气中残叶萧萧,阴冷肃杀。然而,意境陡然一转,居然绝处逢生,绿意纵横,犹如枯木遇到了春天,又恢复了活力!

“砰!”

空气中响起一声爆鸣!

“哈哈哈哈哈!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这才是枯木宝录的真正奥义!枯木宝录,其意境根本不是衰败,而是重生!在老树逢春的刹那间,爆发出可怕的生机和力量!这才是枯木宝录的精髓!练错了!枯木门祖师爷以后的所有门主,全部练错了!哈哈哈哈!怪不得,自开山祖师之后,枯木门竟然再也没有涌现过真气境!原来,他们统统没有发现枯木宝录的真正秘密,全部都误入歧途!哈哈哈哈!”

这一刻,萧寒念头通达,心中无比畅快,竟然长啸起来。

秘密,就隐藏在这截枯木中间,必须要将枯木损毁,破而后立!

然而,这是枯木门祖师爷传下来的宝贝,历任门主,哪一个敢去损坏?供奉着都来不及!损坏?那就是亵渎!根本连想都不敢想!

也难怪他们发现不了其中隐藏的惊天秘密!

“哦?云雨宗的小子,你果然躲藏在这里,快快出来受死吧!”就在这时,一把清淡如水却骄傲如帝王的嗓音,在洞穴外响起。

赫然正是那上官逸的声音。

萧寒藏身的洞穴,位于一条瀑布后面,水声激荡,轰鸣如雷,那上官逸能够令如此平淡的声音,穿过瀑布,清晰的送入洞穴,这份功力,着实高明!

“嘿嘿”萧寒嘴角一扯,显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眼中杀机绽放。他将那截损毁的枯木桩,扔进储物戒,旋即大踏步出洞。

萧寒纵身一跃,肉身撕开瀑布,坠落在地。

此时,阳光明媚,山中鸟鸣啁啾,流水涓涓,说不出的诗情画意。

在萧寒立身的左侧方,一块凸起的岩石上,站着一名身材矮小的男子,他静静的看着萧寒,目光中闪现出来豺狼虎豹般的凶狠和暴戾,在他躯体内,甚至有狼啸声传递出来。这人极其凶残,动辄摘人心脏,正是江湖上谈虎色变的岐山豺狼。

“这小子的心脏留给我,”岐山豺狼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目光盯着萧寒的心脏位置,连连吞咽口水。

在萧寒右侧方,是一尊铁塔般的巨汉,脸上刀疤纵横交错,劲气在头上演化出来一片血海,尸骨累累,杀气盈野。

巨汉双手环抱,龇牙道。“小子,跪下来,自裁,可以免去临死前的痛苦。”

萧寒正前方。

上官逸一袭金色长袍,戴玉冠,束锦带,软皮靴,一表人才,潇洒不羁。两手空空,眼神中剑气吞吐,斩杀虚无。他追杀了萧寒几天几夜,此刻身上仍是干干净净,无尘无垢,举手投足,全部都是尊贵和颐指气使。

上官逸身后,四名娇俏少女,面目含春,柔情似水,各持宝剑,胡琴,洞箫,古筝。

“太子殿下,终于找到这个奴才了。”那手持宝剑的少女将剑柄送到上官逸身前,“这就请太子殿下诛杀此人吧。”

“杀他,无需用剑。”上官逸冷傲道。“他不配。”

“嘿嘿”强敌环伺,萧寒怡然不惧,精神气度节节攀升,他眼睛微微一眯。“这伏牛山,风景绝佳,山清水秀,烟波浩渺,只不过…此时此刻,有一群狗在这里乱叫乱吠,真是焚琴煮鹤,大煞风景。”

“什么?你说什么?”上官逸勃然色变。

“我说你们都是狗!”萧寒厉声道。“想杀我?单挑还是群挑?单挑是小爷我一对一干sǐ你们;群挑是你们一起上,小爷一并干sǐ你们!”

“放肆!死到临头,还敢嘴硬?我先打断你全身骨头,我看你还怎么嘴硬!”那站在萧寒右侧方的刀疤脸巨汉,一声暴怒,身形一闪,抢了上来,他右掌劈出,掌心一片血红,劲气凝聚为一个水缸大小的血手印,顷刻之间,风声鹤唳,有杜鹃啼血猿哀鸣的声音传递出来,一片惨淡!

“血煞大手印!”

萧寒身躯如石如木,纹丝不动,他右掌一抬,掌心木叶凋零,年轮显现,“枯木掌!”

“砰!”

萧寒和刀疤脸巨汉对了一掌,然而,当萧寒这一招枯木掌吐出之时,在一片死寂枯萎中,赫然爆发出来勃勃生机,意境陡变,枯木逢春!

“噗!”

刀疤脸巨汉的血煞大手印瞬间崩溃瓦解,四分五裂!

下一刻,萧寒再出一掌,正中刀疤脸巨汉胸口,打得他横飞出去,胸口衣襟碎裂,显现出来一个树皮褶皱的掌印,旋即…

“砰!”

枯木逢春的爆炸力,在刀疤脸巨汉体内炸开,他全身骨骼尽碎,七窍流血,摔在地上**不已。

“你就是一个废物,也敢在小爷面前咆哮!”萧寒如视蝼蚁般看了看躺在地上不断吐血的刀疤脸巨汉。萧寒心道,如今我才炼脏中期,在不使用天子神拳和妖帝手掌的前提下,就能轻易击败这种成名的江湖客,若是我达到炼脏巅峰,力量翻倍,那又如何?

一股豪气从萧寒躯体内升腾而起,他看了看上官逸和岐山豺狼,轻声道。“你们两个,也是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