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炼脏巅峰

第三十八章 炼脏巅峰

萧寒在领悟到破而后立,枯木逢春的意境之后,使得枯木宝录中两招武技的威力倍增,一掌将一尊成名已久的江湖客劈飞,生死不知!

“什么?这…这是枯木老头的‘枯木掌’…不对…不对…形似神不似…‘枯木掌’的威力,决计没有这般强横…这是什么武技?”那好整以暇的岐山豺狼,陡然色变,惊骇不已的看着萧寒。

数日不见,萧寒不但旧伤痊愈,反而修为精进如斯!

“也没什么…”上官逸只是微微蹙了蹙,旋即依旧是那副骄傲的模样,眼中满含杀机,冷淡道。“江湖散修的武技而已,旁门左道,不是正统。小子,你区区炼脏境,不管你修行什么武技,你依旧是个渣。”

“嘿…”萧寒不为所动,淡淡一笑。“我会亲手打碎你的所有优越感。”

说话间,萧寒微微踏前一步,头上劲气袅绕,秋风瑟瑟,有枯黄的树叶在飘零,但是意境不老,隐含生机。

“太子,我们一起动手吧!这小子大有古怪。”岐山豺狼厉声道。

“本太子自重身份,岂肯和你这江湖草莽联手,对付区区一名炼脏武者?”上官逸倨傲道。

“妈的!”岐山豺狼一声咒骂,旋即,他拔高气势,身躯中狼嚎尖啸,双手挥舞之间,带起一片残影,劲气幻化出两尊狼爪,幽光闪烁,凶煞弥天。

下一刻…

“咻”

岐山豺狼身法快如闪电,在空气中拉出一道残影,呼吸之间已经掠至萧寒身前,双爪雷厉风行,猛然抓向萧寒心脏,头顶上方,劲气凝为一尊狼头,引颈呜鸣,凄风惨惨。

“岐山狼爪!”

萧寒毫不躲闪,右掌覆盖一层枯树皮,年轮绽放,一掌劈出!

竟然是同归于尽的法门!

“哈哈哈哈…”电光火石之间,岐山豺狼嘶声厉笑,“真是幼稚!老子双爪撕金裂玉,剖人心脏如拾草芥,你小子居然敢硬扛?老子拼得挨你一掌,倒要看看,是你死还是老子亡!”

这岐山豺狼也是凶悍之辈,并不变招,自信和萧寒在以伤换伤的情况下,结局是他受伤,而萧寒被剖腹挖心,殒命当场。

“噗!”

岐山豺狼劲气演化的狼爪,直接抓在萧寒胸前莹润的肌肤上。

“砰!”

萧寒的枯木掌则印在岐山豺狼胸口。

下一刻…

退!

两人同时暴退!

时间犹如静止。

各退五步之后,尽皆停下身形,凝止不动。

只见,萧寒心脏部位的肌肤上,留下两道爪痕,深入寸许,血肉淋漓。

岐山豺狼胸口衣衫尽碎,心脏部位覆盖了一层褶皱纵横的枯树皮掌印。然而,在这块掌印上,隐约可以看见绿意涌动,生机氤氲。

“什么…竟然…竟然没有剖开你的筋皮骨肉,摘到你的心脏…老子这万无一失的一招…为什么…小子,你,你…”岐山豺狼双瞳精光涣散,迷茫不已。他刚才凝聚毕生功力,要摘取萧寒心脏,岂料,双爪刚刚触及萧寒肌肤,就感觉萧寒肌肤柔韧如海绵,肌肤下面,一道沛然热流涌动,居然将他的爪力强行吸收了一半,使得他挖心摘肝的双爪,无功而返!仅仅只是在萧寒肌肤上留下几道伤痕!

赫然!

“砰!”

萧寒打出的枯木掌力,猛地在岐山豺狼躯体中炸开!

“好…好…好炼体功法…”岐山豺狼双膝一软,直接跪伏在地,“噗”,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身子摇晃几下,最后软倒在地。

“咝”萧寒痛得微微蹙眉,但此时此刻,体内沉淀的九尾葵花草药力,再度被打散一成!氤氲于脏腑之间!

“还差一成药力,我就能攀至炼脏巅峰!”萧寒舔了舔嘴唇,目光看向上官逸

“啪啪”上官逸拍了几下手掌。“的确,是非常高明的炼体功法。想我名剑山庄,以剑术闻名天下,诸如炼体之类的武学功法,十分稀缺。小子,这门炼体功法,在你手中,明珠暗投,是一种辱没。但若被本太子得到这门炼体功法,那就相得益彰了。”顿了一顿,上官逸微微眯起眼睛,脸上一片畅快。“本太子修炼了这门炼体功法,必然在名剑山庄数万外门中脱颖而出!好…好…非常之好…”

“想得到小爷我的炼体功法,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不过我看你没有,反而会赔上一条命…”萧寒轻笑一声。他知道这来自名剑山庄的一流外门弟子,乃是劲敌。和之前击杀的所有江湖客,不可同日而语。然而,萧寒也清楚,只有不断战胜这种级数的人,才能够愈发磨砺精神,使得自己心境蜕变。

萧寒精神凝练,全身血脉筋骨脏腑涌动,如虎踞,如龙盘,缓缓靠近上官逸。

“看来,你还不死心,还妄想要和本太子一战。好,今日就让你看看,天才和平凡人之间,到底有多么大的差距!”

赫然之间,上官逸周身剑气呼啸而出,风雷地火,一起涌动,无形剑气将四周密林切割得沙沙作响,落叶扑簌簌飘坠,但还未坠地,便被剑气一分二,二分为四。

上官逸并未拔剑,气势就已经攀升至一种凌厉肃杀的境界,果然是经过大宗门培养出来的超卓人物。和江湖散修,彻彻底底就是天壤云泥的两个概念!

四名少女,纷纷后退。

“你击杀那江湖散修,负伤,本太子不想占你便宜,让你三招!”上官逸傲然道。“三招之后,必死无疑!”

“废话太多了!给我死!”萧寒身形爆射,躯体内筋骨齐鸣,内脏蠕动,全身骨爆一起炸开!

“砰!”

天公震怒!

这一记爆骨式,令得萧寒的气势瞬间攀至最浓烈的巅峰,他双掌齐出,空气中泛出树皮褶皱,兼有绿意交错,意境无穷!

“咻”

上官逸双手背负,剑光般一掠,闪开萧寒的掌法轰击,淡然道。“一招了。”

萧寒一言不发,双手虚抱,很快,一尊枯木桩凝聚而成,长约八尺,枯树皮覆盖中,又吐出芬芳绿芽,绝处逢生。

“木龙桩!”

萧寒举起木桩虚影,兜头兜脑朝上官逸狂锤而去!

“砰!砰!砰!砰!”

空气被砸得连连爆裂!

“嗯?”

在这一招木龙桩轰击下,四周意境被一种残叶萧萧的衰败和枯木逢春的生机笼罩,上官逸再也无法闲庭信步了!

“砰!”

上官逸脚步略微仓皇的闪开,之前立足的地方,已经被砸得四下龟裂。

“这一招有点意思,不过,你修为太低,力量太小了,还不足为虑。”上官逸疾言厉色道。不过,他终于再也不敢托大,也不再遵守什么先让三招的大话了。

“名剑山庄十大剑诀之…星空剑诀!”

上官逸右手食指中指一并,剑啸如龙,一道剑气横扫而出!

这道剑气,比之在偷摘九尾葵花草时,上官逸对萧寒信手斩杀出的剑气不同。在这道剑气中,蕴含着辽阔的星空意境,剑光闪烁之间,繁星点点,剑气逼人,十方云动!

“噗!”

这道剑气将萧寒虚抱的木龙桩斩成两截!

“这道剑气的威力,比之华容手刀的威力,还差了一筹半筹,不过,剑气中蕴含的意境,十分庞大……”电光火石之间,萧寒作出评估。木龙桩被破,萧寒一点也不慌乱。

“好了,结束了,你佩戴了两枚储物戒,想必,你这门炼体功法,就存放在其中吧?小子,本太子送你归西。”

上官逸周身剑气大盛,左右手各捏剑诀,手指间星沙流动,飘渺浩瀚。

“星空剑诀!”

“噗!噗!噗!噗!”

电光火石之间,上官逸连斩8道剑气,一气呵成,悉数斩杀在萧寒躯体上。

“砰!”

萧寒远远的抛飞出去。

“哼!”上官逸傲然一笑,双手背负,“区区一蝼蚁,杀之如吹灰尘。”

“嘻嘻…太子殿下,您剑法出尘,举世无双,这奴才哪里是您的对手。提鞋也都不配哩…”几名少女欢天喜地的走了过来。

“好了,我们已经在这荒山野地耽误了好几天功夫,这就将那小子的储物戒取了,得到炼体功法,返回万剑山庄。有了这门炼体功法,本太子才算是真真正正的出人头地了。在外门,那些压在本太子头上的家伙,统统都要被本太子反踩!”上官逸意气风发,就要朝萧寒走去。

赫然之间!

一股庞大的生机,从萧寒倒地的地方冲起,劲草被压制,贴在地面,呜呜哀鸣起来。

下一刻,萧寒站了起来。

在萧寒光|裸的上身,满是剑伤,血肉模糊,但是此时此刻,萧寒眼中精光弥漫,生气勃勃,皮肤弹动之间,竟然迸发出来嗡嗡嗡钢铁爆鸣的声音,内脏蠕动,有巍峨山岳的气势。

“吼!”

萧寒长啸一声,体内如蛰伏一尊蛮兽,在奔腾咆哮!

体内九尾葵花草药力,终于彻彻底底全部炼化!

积累够了,稍微一呼吸吐纳,萧寒就直接突破壁垒,修为飞升至炼脏巅峰!虽然,萧寒的境界暂时还不稳固,但力量已经飙升至80鼎!足足翻了一倍!

“太子殿下,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呢。”萧寒移动身躯,走向上官逸。他双手虚抱,劲气席卷,迅速凝聚为一尊枯木桩,绿芽点点,高达一丈五尺!

萧寒气势大盛!

“这怪物…”上官逸首次动容,直接一伸手,“菊儿,剑来!”

那手持宝剑的少女,不敢怠慢,长剑一挺,将剑柄递给上官逸。

“铿!”

上官逸拔剑而出!

明亮如秋水的长剑在手,上官逸整个人的气势再度凝练,剑客的绝世锋芒,终于彻彻底底的显现出来。

此时此刻,他犹如一名绝世剑客,站在孤峰上,拔剑四顾心茫然,找不到对手!

“死!”

萧寒环抱木桩,脚下践踏大地,巨象一般,碾压向上官逸!

上官逸不动,那气度,仿佛一剑在手,天下无敌!

五十步!三十步!二十步!十步!

“木龙桩!”

萧寒拔地而起,手中木龙桩排山倒海般呼啸而去!

四面八方,枯木树皮褶皱泛起,绿芽点点,意境无穷!

“雕虫小技!萤火之光,焉能与日月争辉!”上官逸一剑斩出,星空浩瀚,剑气横空,鹰击长空!

“噗!”

木龙桩营造出来的意境,被这一剑彻底斩灭!

萧寒虚抱的一丈五尺枯木桩,寸寸崩裂!

然而,就在这时,萧寒嘴角扯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只见,萧寒双手一扬,木龙桩碎片漫天飞舞,旋即,萧寒周身气势大变!由枯木逢春之意境,变成天子大势!

九五之尊!横空出世!杀苍生如屠猪狗!

这一刻,萧寒眸如天子,如帝王,如魔神!以势压人!

“君临天下!”

萧寒压箱底的绝技骤然轰出!

刹那间,萧寒周身力量加持一倍,上官逸的力量,剑气,剑势,瓦解一半!

事实上,萧寒虽然打散全身药力,晋升至炼脏巅峰,但他自己亦受伤不浅,因而,要击杀这上官逸。必须要出其不意,骤施绝招。

若不能雷厉风行,闪电击杀上官逸,萧寒必受伤势所累,陷入危局!

之前那一记木龙桩,只不过是虚晃一枪!

真正的杀招,是这招君临天下!

萧寒陡然变招,变势,令上官逸猝不及防!

上官逸长发被拳风刮得四散飞扬,凌乱不堪。他双目惊恐,满脸狰狞…“小子,想不到你还藏了一记绝招,城府之深…”

上官逸不愧为大宗门培养出来的弟子,在落尽下风的局势之下,依旧第一时间作出反扑。长剑骤然递出,奋起余力,杀向萧寒!

然而,在君临天下的大势牵引干扰下,上官逸剑气已钝,十不存五!

“嗡!!!!”

君临天下的凌厉拳风,使得上官逸手中长剑发出一声哀鸣,骤然弯曲如弓。

下一刻…

“锵!”

长剑折断!

“砰!”

萧寒这一拳的余力,轰杀在上官逸胸口!

上官逸吐血暴退!口中却狰狞狂笑,“你就这一招么?你还杀不了本太子!还有,你此刻若不罢手,后患无穷!本太子乃名剑山庄重点栽培的外门弟子,你……”

赫然之间,萧寒左臂妖光一闪,妖气席卷而出,妖帝手臂惊电般一抓!

“噗!”

上官逸胸口直接被抓出一个透明的大洞,骨肉成粉,内脏成渣!

下一刻,一切归于平静。

萧寒妖帝手掌一击即收,就仿佛没有出现过一般。

落叶萧萧。

萧寒负手站立,上官逸跪倒在地,他迷茫的看了看胸口被击穿的大洞,又看了看萧寒,“你…你…你居然敢杀本太子…名剑山庄,从此同你势不两立…海角天涯,也要追杀你…妖族…妖族手段…想不到你…还…暗藏了…”

“好了,太子殿下,你安心上路吧。嘿…多谢太子成全,使得小弟成功晋升炼脏巅峰…”萧寒露齿一笑,再也不看上官逸一眼,直接踏前一步,朝那四名少女走去。

“砰!”

上官逸轰然倒地。

………

PS:兄弟们,可以给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