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偷马

第三十九章 偷马

萧寒终于正面击杀了一尊换血境武者。烽火帝国五大顶尖宗门之一,声名比云雨宗更盛的名剑山庄外门弟子!

这可比轰杀一般的江湖客更有价值。对萧寒的精神,又是一次难以言喻的淬炼。

干掉上官逸之后,萧寒一步步走向他的四个婢女。

萧寒头顶残叶萧萧,秋风肃杀,万物凋零的意境,笼罩了出去。

妖帝手掌一出,决计不能再留下任何活口!

再说了,击杀一尊名剑山庄的弟子,非同小可,消息泄露出去,萧寒吃不了兜着走。

“太子…太子殿下…被…被这个奴才…杀了…”

那四名少女,简直吓傻了!

“不!不可能!太子殿下人中龙凤,怎么可能死在你这种卑微如狗的家伙手中!”一名婢女尖声咆哮起来,状若癫狂。

“姐妹们,为太子殿下报仇!诛杀此獠!”另一名婢女从怀中抽出一把匕首,杀气腾腾,直接朝萧寒刺杀而来。

“噗”萧寒左掌拍出,掌心年轮绽现,一招枯木掌,那意态狷狂的婢女,登时毙命。

既然决定了杀人灭口,萧寒便不会心慈手软。不会因为对方是几个女人,便将前途和性命葬送进去。再说了,上官逸这种家伙的贴身婢女,又是什么好人了?

“不!”另一名婢女神智时常,右手一翻,手中也握了一柄匕首,不过她并没有冲向萧寒,而是一下子刺入自己心脏,口中喷血,自裁而死。

最后剩下两名婢女。

“公子爷…求求您别杀奴婢,”突然,其中一名婢女媚眼如丝,嘴角含嗔,俏脸霞烧,娇滴滴的道。“上官逸是个什么东西…给公子爷您提鞋都不配,他该死…公子爷,奴婢跟了上官逸,也是被逼无奈,这么多年,受尽苦楚…公子爷,您就怜惜奴婢吧…”

另一名婢女亦是向萧寒暗送秋波,搔首弄姿,腻声道。“公子爷,从今往后,我们姐妹俩就侍奉左右,为奴为妾…”

就在这时…

赫然之间,两名婢女同时抽出匕首,眼中凶光毕露,分左右向萧寒暴刺而至!疾风割面!

“砰!砰!”

萧寒后发先至,双掌齐出,枯木掌法之下,这种普通炼骨境的婢女,唯有死路一条。

“呼……”

击毙最后两名婢女之后,萧寒整个人才委顿下去,他仰躺在地上,呼吸吐纳,体内不灭金身催动到极致,修复伤体。

数个时辰之后…

萧寒慢吞吞的从地上爬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而后开始对地上的尸体进行搜查。

不过今次萧寒就没那么走运了,不但没有从两名江湖客尸体中翻找出来任何有价值的财物,就连上官逸和他的四个婢女,也没有携带储物戒之类的宝贝。

萧寒暗骂了一声晦气。

这时,如潮水般的饥饿,席卷了萧寒。

萧寒这才想起,这几日疲于奔命,粒米未沾。现在心神松懈下来之后,便觉饥肠辘辘,苦不堪言。

萧寒就地从水潭中,抓到足足十几条肥鱼,生火支架,写意的烧烤起来。

不多时,外焦里嫩,油脂四溢的鲜鱼肉,便送入萧寒口中,犒劳五脏庙。

饱餐一顿,萧寒纵身跃入水潭,洗了个澡,将身上的血污彻彻底底洗了个干净,更觉得神清气爽。

“九尾葵花草的药力已经炼化干净,我也顺利晋升至炼脏境巅峰,力量达到80鼎,非同小可。而且,经历了伏牛山一场搏杀,使我积累到丰富的实战经验,心灵蜕变。现在,肉身境武者中,我萧寒也是尊小小高手了!返回宗门,我萧寒也可以在外门十峰扬眉吐气!不再窝囊!”萧寒眉头舒展。“今次历练,我获益匪浅,修行了枯木宝录,完善了不灭金身和天子神拳的后续功法,甚至于,还炼化了妖帝手掌…”

想到自己大半年前,还只是一个朝不保夕的活靶子,任人宰割,而如今,却拥有了不俗的战力,连一般的换血境武者,都能搏杀。萧寒颇有些恍如隔世的味道。人生际遇,真是变幻无常。

“不过我这点修为,还算不了什么。迟早要修行达到真气境,才真真正正出人头地。”萧寒并不骄纵。“这就返回宗门吧!嘿嘿,杨磊那厮,还在巴巴的等着揍小爷…岂料,现在只有小爷揍他的份,他是万万斗不过小爷了!哈哈哈哈!即便是那凌飞羽和孟然,小爷也未必就怕了他们!至于薛剑风…迟早有一天要宰了他!”

当即,萧寒准备立马起程,返回云雨宗。

不过,此时萧寒袍服被打碎,这样光溜溜的赶路,也很有些不伦不类,大煞风景不是。

想了一想,萧寒拍了拍额头,精神力渗入枯木尊者那枚储物戒。

在枯木尊者的储物戒里,有一件黑色斗篷。可以用来遮体。

萧寒将黑色斗篷取出,罩在身上。

顷刻之间,萧寒就改头换面。只见,他全身被斗篷裹得严严实实,就连脸部,都用一块黑布遮起来,只留下一双眼睛在外面滴溜溜的转动。

“嘿嘿,好,很好,小爷我在这伏牛山大杀四方,击毙了不少江湖客,连名剑山庄的外门弟子也死在我手中。这件黑色斗篷,此时倒也应景。这么遮掩行迹,妙哉!”

萧寒心中一动,刻意将身上的枯木意境释放出去一丝,顷刻之间,整个人竟然散发出一种隐晦的暮气,有一种老朽衰败的味道。

收拾妥当,萧寒这才大步流星走出伏牛山。

回到伏牛镇,是下午时分。

萧寒兜兜转转,来到镇上一处市肆,听见有人在叫卖马匹牲口。

萧寒几步走了过去。

“哟,老爷子,您买马还是买牛?”那牲口贩子立即殷勤招呼道。

“老爷子?”萧寒一窒,旋即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裹成了粽子,不以真面目示人,气息又十分枯老,难怪别人将自己当成老头。萧寒终究是少年心性,颇觉好玩,因而故意挤压声带,用沙哑低沉的音调道。“小伙子,老朽要一匹脚力最好的青骢马。”

“好咧!”

牲口贩子给萧寒挑了一匹四蹄雄健的高头青骢马。

萧寒储物戒中放置了大量世俗金银翡翠宝石,也不讨价还价,直接取出一个银元宝,扔给牲口贩子。

于是乎,萧寒就这样穿着斗篷,骑着青骢马,从伏牛镇疾驰而出。

往云雨宗方向飞驰。

马鸣风萧萧,此时的萧寒,单枪匹马,胸怀大畅。而且,对于返回宗门,居然有了一种归心似箭的味道。

不过,这青骢马的脚力,也就是日行数百里,比不得蛟马。萧寒估算了一下,要返回宗门,一路鞍马劳倦,亦需要七,八日时光。

“要是有匹蛟马就好了…”萧寒心想。

不过,蛟马只有大宗门才饲养驱策,世俗中不可能有,花再多钱也不可能买到。

奔行了几个时辰,天色逐渐向晚,前方出现一个市镇,萧寒策马进入。

进了镇子,萧寒翻身下马,牵着马一边看一边走,准备找个酒楼客栈饱餐一顿。

这市镇极为繁华,人群熙来攘往,买卖繁多,有金,银,彩,帛,各种世俗中的奇珍异宝等等。大街及诸坊巷,大小铺席,连门俱是,无空虚之屋。

镇外有河,时值华灯初上,隐见烟波画船,才子对诗,佳人划舟。淡淡的脂粉香味,顺河飘了过来,令人魂消意软。

“这市镇真是纸醉金迷,看起来,镇上土著生活富足…”萧寒暗暗道,“不过嘛…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没有妖族入侵的前提下。一旦妖族进入这市镇,伪装成人族,那灾难便到来,所有的声色犬马,就变成镜花水月。”

萧寒知道妖族的可怕。别看这市镇车水马龙,但凡混进哪怕一头散妖,都有可能灭镇!

想到妖族,萧寒忍不住摁了摁心口。心脏中的奇怪东西,静谧安分,并无异状。

“看来,这市镇和伏牛镇一样,是一片乐土,没有出现妖族。”萧寒微微点头。

就在这时…

“哒哒哒哒哒哒”

后面马蹄声响。

而且,这马蹄声,还不是一般的青骢马奔跑所发出的声音。

“蛟马?”萧寒心中大动,忍不住回头一看。

赫然,两道疾风如惊电般从萧寒身畔掠过,正是两头蛟马!

暮色中,萧寒看得很清楚,是蛟马无疑!马上乘客,背影窈窕娟秀,一个穿红衫,一个穿白衫,似乎是两个妙龄少女。

“哇?这是什么马?好神骏!不是凡马!料想是什么仙马!”

“哈哈,你们不知道吧?此马乃大宗门豢养的蛟马,日行数千里不在话下,万金难买!说是仙马,也不为过。”

“原来是大宗门的弟子骑蛟马来到我们‘锦镇’,呃…难不成,我们锦镇出妖族了?否则,大宗门弟子,怎么可能纡尊降贵来到?”

“呸呸呸!瞎说!再瞎说,老子抽死你!什么妖族?我们锦镇可有上百年没遭过妖族了!人家大宗门弟子,兴许是途径咱们锦镇而已。”

“对对对,我没脑子,瞎说话,没出妖族,没出妖族。对了,那蛟马上,是两个姑娘,你们看见没?啧啧,美若天仙啊!”

……

站在萧寒周围的镇上土著,都驻足议论纷纷起来。

“蛟马?妈的!小爷我正愁世俗马匹赶路太慢,居然让小爷撞见两头蛟马!说不得,若是方便,小爷倒是想借一匹蛟马骑骑…有了蛟马,今晚上赶一夜路,明天正午就能回到云雨宗了,省去小爷数天时间。”萧寒心中大动,居然起了偷马的念头!

抬眼一看,长街尽头处,一个大大的酒楼前,那两名女郎翻身下马,动作十分矫健,将蛟马交给迎接出来的店小二,旋即一前一后进了酒楼。

“有戏!”萧寒见状,赶紧牵着青骢马,朝长街尽头处走去。

走到近处,萧寒抬头一看,是一栋三层高的酒楼,木质建筑,古色古香,挑出三个大红灯笼,上书‘醉仙楼’。

“老人家可是用晚膳?里边请,里边请!我看老人家不是本镇人吧?哈,老人家,小的实话实说,锦镇啊,就数咱们‘醉仙楼’最有名,最地道。”一个脸型四四方方的小二跑出来点头哈腰的侍奉。

“嗯…”萧寒沙哑着嗓音道。“不错,不错,小二,刚才是不是有两位姑娘进去了…一个穿白衫,一个穿红衫。”

“呃?”店小二乜斜看了萧寒一眼,只见眼前这位,一身黑色斗篷,头脸遮得严严实实,古里古怪的。而且,张嘴就问人家姑娘。这老不休!

“老人家,您是用膳还是怎么地?”小二也不答话,只拿眼睛瞄萧寒。

萧寒立即从怀中摸出一个银元宝,塞给小二。

“哟哟哟…”店小二立即眉花眼笑,腰弯得更低了,脸上彻彻底底全部都是谄媚。“是是是,老爷子,那两个姑娘,可美极了,上了三楼,靠窗坐着。不过…”店小二压低嗓音道。“老爷子,您可悠着点,人家那是两个仙姑,大宗门出来的,骑的都是神马!您可千万别造次,否则出了乱子,不好收场…”

“哦…老朽只是随意问问。老朽这一大把年纪了,想造次也没那体力劲儿了…”萧寒不动声色的将手上牵的青骢马交给店小二。“老朽这也是神马,小心侍奉着。”

“明白,明白,小的亲自给您牵到马厩去,上好草料伺候。”店小二讨好道。

“嗯,一定不能出什么闪失,这马儿矜贵。马厩在什么地方?”萧寒问道。

“就在后院,绕过去就是了。”店小二牵过缰绳就把青骢马往后院拉,口中调侃道。“马儿啊马儿,你有福了,和神马一起呆着,你是前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嘿嘿,小爷我先上去瞧瞧,探探虚实再说,”萧寒眼珠子一转,直接上了酒楼。

要偷马,也不能逮着就偷,也得看看对方是什么来头。

小心驶得万年船。

萧寒来到三楼。

刚从木梯转出来,萧寒眼睛就一亮!

只见,在靠窗的位置,坐着两名妙龄少女,一个穿红衫,一个穿白衫,赫然正是骑蛟马的两位。从她们的气息上判断,都是炼髓境。而且,气息纯净清澈有力,不是一般的江湖客能比。

这时,两名少女正在低声交谈,穿红衫的侧坐着,穿白衫的背对着萧寒。

红衫少女约莫十六,七岁,鹅蛋脸,梨涡绽现,眉毛弯弯,双目犹如一泓秋水,且蕴含着天真无邪和灵动调皮的表情。她肤光胜雪,容貌秀丽之极,服饰打扮也并不怎么华贵,只有项颈中挂了一串明珠,发出淡淡光晕,衬得她粉妆玉琢一般。当真就是明珠生韵,美玉莹光。眉宇之间,有几分书卷的清气,几分英姿飒爽。

而白衣少女背对着萧寒,令萧寒看不到她的面貌。然而,仅仅只是一个背影,便让人感觉到出尘脱俗之姿,宛如仙女临尘。她身材高挑,玲珑窈窕,青丝如瀑,披向背心,用一根银色丝带随随便便的束着。在酒楼的烛光中,她身旁似乎有烟霞笼罩,气质优雅至极!

“好美…真的好美…”萧寒只觉得口干舌燥。

下一刻,萧寒突然发现这层楼上,每一桌的食客都将目光死死的盯着两名少女,全然忘记了手上的动作。

“老爷子…您,您用膳?”一名店小二一边朝那两名少女打望,一边走过来对萧寒道。

“嗯,”萧寒点了点头,旋即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

随意点了几个菜。一壶酒。

萧寒的注意力,彻彻底底放在那边的两个少女身上。

此时此刻,两名少女,正在低声交谈。酒楼中喧哗不已,楼上楼下处处都是推杯递盏的热闹声音。一般的人,是不可能听到两名少女在说什么。但萧寒肉身强大,五感灵敏,刻意偷听,居然听到了她们的谈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