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大叔,你干嘛?

第四十章 大叔,你干嘛?

萧寒竖起耳朵,小心翼翼的偷听那两名绝色佳人谈话。

首先听到那红衫少女低声道。“溪溶师姐,我们要在这镇上等多久啊?今次我们从药王谷出来,由莫师兄带着我们历练…历练是好事,我也喜欢得很。不过,我看莫师兄这人,表面上端方有礼…暗地里,却不是个好人!”

这红衣少女声音如黄鹂般清脆,燕燕莺莺,煞是好听。而且语速极快,珠溅玉盘,隐约显现出来天性好动的一面。

“药王谷?”萧寒心中一动。“原来,这两名少女,是药王谷的弟子。怪不得能骑着蛟马闯荡江湖。溪溶?白衫少女名叫溪溶?这名字倒也温雅好听,不知道红衫少女又叫什么。莫师兄又是谁?”

药王谷,乃烽火帝国五大宗门之一。和云雨宗,名剑山庄,八荒殿,烈焰门,可以分庭抗礼。萧寒阅读过书籍,知道这药王谷门下弟子精研采药炼丹之术。丹药对于武者的重要性,那简直就不言而喻。只要有充足的丹药,一个资质平平的武者,在修炼上都能够一帆风顺,连连突破壁垒,进步神速。

因而,药王谷在烽火帝国享誉盛名,连帝国皇室都以礼相待。其他宗门无不巴结。江湖戏言,药王谷出来的弟子,个个都是香馍馍。烽火帝国任何武者,都以拥有出自药王谷的弟子做朋友而沾沾自喜,引以为傲。

药王谷弟子行走江湖,其他武者见了,心中都会忍不住叫一句…‘土豪,我们做朋友吧’。

甚至于,如果能够和药王谷的弟子结为夫妻,眷侣,那简直就是最有面子的事!羡煞旁人!

药王谷的未婚男弟子,不论俊丑,都受到整个帝国最优秀的女性武者青睐,甚至于哄抢;药王谷的未婚女弟子更是了不得,会让全天下最出类拔萃的男子拔刀相向,抢破头皮。哪怕她们只是蒲柳之姿。

而眼下这两位,既来自于药王谷,又美如天仙,清丽脱俗,啧啧…真是宝贝疙瘩啊!

“烟雪,你别瞎说,莫师兄乃是我们药王谷最杰出的外门弟子之一,换血境,功参造化,兼且能够炼制秘药,是一等一的人才。一点都不输给其他宗门的才俊。烟雪,你在背地里乱嚼舌根,毁谤莫师兄的清誉令名,小心我打你。”

就当萧寒自顾自遐想的时候,一把清幽雅致的女声,令得他心神一动,再次将注意力放到两名少女那边。

这回,是白衫少女在说话了。

白衫少女的声音和红衫少女截然不同。如果说红衫少女是俏皮轻快,那白衫少女则是文雅恬静。

“溪溶师姐,我可没乱说。莫师兄就是欺世盗名…我悄悄告诉你,你可别讲出去,上次雀儿师妹她们在瑶池洗浴,不是发现有人偷窥么?我恰好经过…你猜猜偷看的人是谁?就是莫师兄!”红衫少女低声道。

“不是吧?那件事,是莫师兄做的?”白衫少女失声道。“烟雪,你确定?这种事情,万万不能够生安白造的乱讲。”

“溪溶师姐!你怎么不相信烟雪?明明就是莫师兄!我看得清清楚楚!只不过,他没看见我罢了。这件事非同小可,我一直烂在肚里里,除了溪溶师姐你之外,任谁我也没有说。”

“好了,烟雪,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起了,当成什么都没看见。莫师兄很得上面几位长老看重,而且,有可能成为烽火帝国的驸马爷,以后注定是大人物,不是我们能够得罪得起的。此事休提。”白衫少女说话十分稳重,考虑事情周详严密,滴水不漏。

“切…这件事我肯定不会到处讲啦,不过就是看不惯莫师兄那副嘴脸。道貌岸然。溪溶师姐,你别装糊涂,莫师兄每次看你的时候,眼睛里都冒绿光的,恨不得把你吃了似的。我都搞不清楚,我们姐妹这次历练,长老们为什么会派莫师兄主持。该不会是莫师兄故意安排的吧?好可怕…”

“烟雪,你想太多了…这般心思,若花在炼丹习武上,岂不更好?即便莫师兄真如你所说那般不堪,道貌岸然,但他也不至于对我们怎么样。好了,今晚莫师兄会同我们在这座小镇汇合,而后,我们由他带着,去附近混迹了妖族的小镇历练。一切顺利,三五日便返回药王谷了。从此以后,也不会和莫师兄再有什么交集。”

……

萧寒在一边听了好一会儿,总算是听明白了。

原来,这两名少女和自己一样,此番是出来历练的。

也就是由一名战力强,并拥有除妖经验的弟子带领着,在旁边亲眼目睹斩杀妖族的过程,淬炼精神,磨砺胆魄。

只不过,她们言谈之间,说那个带她们历练的‘莫师兄’,是个人面兽心,龌龊下作的家伙,似乎曾经偷看过药王谷的女弟子洗澡。

接下来,两名少女则是谈论一些少女的私**,萧寒不好意思继续偷听下去了。转而对付桌上的美食。

萧寒进食的时候,也不把覆在面上的黑布除去,而是从下巴处微微掀开黑布,徐徐进食,十分古怪。

吃完饭,萧寒见那两名少女还逗留在桌边,时不时望向窗外,明显是在等人。

“好!你们历练除妖,我借马,各干各的。”萧寒不动声色的站了起来,结完账,便摸下楼去。

虽然这两名少女姿容绝美,又出自于药王谷,但萧寒亦没有兴趣去接纳她们,趁早偷到蛟马,连夜返回宗门,这才是王道。

下了楼,萧寒借着皓月星辉,绕到后院马厩。

此时,马厩中套了数十匹马,其中两匹最为神骏,鹤立鸡群,体积几乎是普通青骢马的一倍,蛟头马身,四蹄修长有力,稍微打个响鼻,就如雷鸣一般响亮。正是两名药王谷女弟子骑策的蛟马。

“嘿嘿嘿,好马,好马,”萧寒搓着手,鬼鬼祟祟的靠近两匹蛟马。

“嘶”

两匹蛟马似乎察觉到这个黑衣裹体的家伙心存不轨,便长嘶一声,前蹄一蹬,尘土飞扬。

“乖,乖,别闹…”萧寒不再迟疑,右手一伸,直接抓住其中一匹蛟马的缰绳,准备用暴力将缰绳崩断,直接偷马。

就在这时…

“咦?你干嘛?”

一把黄鹂般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萧寒身后响起。

“呃…”萧寒全身动作一窒。他听得分明,这把声音,正是那红衫少女的嗓音!

电光火石之间,萧寒已经抓住缰绳的手,迫不得已松开,他涌起一种小偷被抓了现行的尴尬和窘迫。

缓缓转身,一脸讪笑,结结巴巴的道。“这…这…这马儿真是神异啊…”

虽然说,萧寒在面对江湖客,上官逸等人时,凶残暴戾,杀人如吹灰尘,但那是因为对方想杀他,对方一再逼迫他。然而,今日偷马,是他理屈,他自然不敢理直气壮,亦没想过强行抢马。

溶溶月光下,一红一白两名少女,正亭亭玉立,站在马厩外。那红衫少女自不必说,萧寒在酒楼上就目睹过她的绝世容颜了。而白衫少女,这一刻萧寒才真真正正的看见她的正脸。

一下子惊住了。

只见,这白衫少女正当韶龄,估摸着也就是十七,八岁,肤似玉雪,吹弹可破,眉目如画,一身淡雅白衫,飘飘欲仙,肩如刀削,腰若绢束,脖颈长秀柔美,明眸顾盼生妍,沐浴在月光中,更是衬托出她清雅如梨花般的气质。

红衫少女,娇美鲜妍如芙蓉;白衫少女,清美出尘如梨花…

再配合她们药王谷弟子的身份,这种女子,即便是铁石心肠的汉子,亦或者喋血杀伐的枭雄,甚至于恶贯满盈的奸徒,都难免会倾心爱慕。

不过惊艳的感觉只是在萧寒脑中一闪而过,他现在着紧的是偷马被抓了现行的狼狈!

萧寒眼珠子贼兮兮的滴溜溜转动了几圈,鉴貌辨色,就发现两名绝色少女眼中并没有怒意,倒是充斥着涉世未深的天真和一些惊讶。

如果她们立即叱责质问萧寒,倒是给萧寒一个狠下心夺马走人的理由;然而,她们却是这般天真烂漫,倒彻彻底底是让萧寒不好意思动手了。

只听红衫少女侧过头,低声道。“溪溶师姐,是个大叔…”

“大叔?!”萧寒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大叔,你是想偷我们的蛟马么?”红衫少女眉毛弯弯,笑问道。真个是灵气逼人,娇俏可爱。

“呃…我…我…”萧寒沙哑着嗓音辩解道。“也不是偷…怎么可能偷呢?”

白衫少女瞪了红衫少女一眼,旋即淡笑道。“大叔,小女子蓝溪溶,这是景烟雪师妹。我们是药王谷弟子。我看大叔您也是武道中人,请问,您是急着需要蛟马赶路么?”

这蓝溪溶和景烟雪,亦是第一次行走江湖,却在萧寒面前故作老成,说一堆场面话,令得萧寒有点啼笑皆非的味道。

“大叔,蛟马是我们从宗门借出来的,不能够给你…抱歉,抱歉。嘻嘻…大叔,刚才在酒楼上,我们就注意到您了。您一直在偷听我和溪溶师姐说话,对么?没想到,您竟然来偷…哦,不是偷,您竟然来看我们的蛟马。”红衫少女景烟雪插嘴道。她口齿伶俐,语速极快,让人赏心悦目。

“这…这…”萧寒尴尬到了极点,而且被这两个绝色佳人左一声大叔,右一声大叔,叫得心里怪怪的,他心想,现在蛟马是偷不成了,赶紧想办法脚底抹油走人吧!

“大叔,您是哪个宗门的?”景烟雪好奇的道。

“也…也不是什么宗门…”萧寒哪里敢说自己是云雨宗的。这种丢人丢到姥姥家的事情,能遮掩就尽量遮掩吧!

“那您肯定是江湖客了!”景烟雪饶有兴致的拍了拍手,侧头道。“溪溶师姐,大叔是江湖客。真有意思。”

就在这时…

“砰!”

不远处,左侧方的天空,炸开一道焰火,这焰火升腾到半空,一下子炸开,形成一朵绚烂的郁金香,能有一亩地大小,蔚为奇观。

“莫师兄来了。”景烟雪和蓝溪溶异口同声的道。

下一刻,蓝溪溶从怀中取出一枚焰火,素手轻轻一拉引线,“噗”的一下,一点星火冲天而起,在夜空中炸出来同样一朵郁金香。

“大叔别怕,这是我们药王谷弟子之间传讯用的焰火。”景烟雪笑着对萧寒解释道。

“哦…这样啊…那我就不叨扰两位姑娘和同门相会了…”萧寒赶紧道。“告辞,告辞。”

“大叔你等等!”景烟雪连忙道。“大叔,莫师兄来了,我可以替你说说情,莫师兄是我们药王谷杰出的外门弟子,他如果点头,借给你一匹蛟马,也没什么。”

“哦?”萧寒闻言,倒是一窒。

就在这时,一阵破空声从左侧方传来,风声劲疾,似乎有人从远处纵跃而来,肉身极其强横,撕裂空气,迸发出来风声。

不多时,从酒楼的高墙上轻轻跳下一名锦袍年轻男子。

这男子二十岁上下,面如冠玉,丰神俊朗,两手空空,眉宇之间,意气飞扬。呼吸沉稳清澈,生机勃勃,显现出来极其强悍的肉身境界。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嘴唇稍薄,给人一种薄情寡义的感觉。

“蓝师妹,景师妹,你们久等了。”男子龙行虎步,走了过来。

“莫师兄你好。”蓝溪溶和景烟雪同时行礼问好道。景烟雪眼中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厌恶。蓝溪溶则是清清淡淡,素素雅雅的,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

“嗯,”这莫师兄深深的看了看两位绝色少女,微微点头,旋即眼角余光看向萧寒,蹙眉道。“这位是?”

“噢…莫师兄,这位大叔是江湖客。和我们在这间酒楼邂逅。”景烟雪连忙道。

“江湖客…”莫师兄冷漠的扫了萧寒一眼,眼神中充满了不屑,低声道。“装神弄鬼的…”

萧寒对这莫师兄,也本能的产生一种不待见,心想,要从这种眼高于顶的家伙手中借到蛟马,简直是白费心机。

因而,萧寒彻彻底底断绝了借马的念头,便准备说几句客套话,直接走人。

然而,就在这时!

萧寒心脏中蛰伏的奇怪东西,飞快的旋转起来!

“呃…”萧寒左看看,右看看,最终,视线定格在莫师兄身上。

而这时,莫师兄也看向萧寒,眼神中有一丝疑惑和好奇。

两人大眼瞪小眼。

与此同时,萧寒左臂上的妖帝手掌刺青,亦隐晦的跃动起来,传递出来一种饥渴嗜血的味道…

“妈的,妖族…”萧寒暗暗舔了舔嘴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