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大叔,你坐中间吧

第四十一章 大叔,你坐中间吧

一旦发现妖族,萧寒心脏内的奇怪东西便会跳跃,这已经验证多次,几乎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在来到这小镇之后,萧寒心脏内的奇怪东西一直安分守己,直到这莫师兄出现后,才突兀转动起来,发出来了警告。

“想不到啊想不到…这姓莫的,居然是妖族…多半是从药王谷出来后,遭遇到妖族,遭到击杀,脑浆被吸干了,并且被妖族夺舍…现在,居然又来诓骗这两个娇滴滴的小美人…想大快朵颐么?”萧寒心如明镜。

事实上,妖族最可怕之处在于,在吃掉某个人族的脑浆之后,可以伪装成该人族,并且摄取到该人族生前的记忆和思维。甚至于掌握该人族生前最得意的技能。如果不被发现拆穿,妖族甚至可以撑着该人族的皮囊,一直活下去…

这种事情,想想就让人毛骨悚然。

譬如吃掉这姓莫的妖族,一旦不被发现,就可以用姓莫的身份在人族社会四处逍遥自在,娶妻生子。直到有一天,他的妻子或许一觉醒来,就发现同床共枕多年的丈夫,竟然是一头妖族…吓都会吓死人的。

“莫师兄,这位大叔想借一匹蛟马。”景烟雪脆生生的道。“我和溪溶师姐做不了主,就看师兄你怎么说。”

“这景烟雪姑娘倒是个好人…”萧寒心中暗道。不过,萧寒明白,这也是因为两名少女初涉江湖,不明白江湖风波险恶,人心隔肚皮,她们只觉得一切都是新鲜活泼的,所以对人不但没有戒心,反而一团和气。等她们稍微在江湖上行走一段时间,有了经历,有了城府,就决计不会如现在这般和和气气的对待一名‘偷马的大叔’了。

“哦?”莫师兄深深的看着萧寒,眼中的好奇越来越浓,似乎在萧寒身上,有一件非常吸引他的东西。“江湖客,你何不将斗篷面罩除去,让我们一睹尊容。既然想借马,就坦诚相待吧。”

“哈哈哈…”萧寒心中咒骂,小爷同你这披着人皮的妖族,有什么好坦诚相待的?你若想坦诚相待,你为何不把这层人皮撕了!

“我又老又丑,有碍观瞻,也没什么好看的,怕吓到你们,影响你们的情致。少年,你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在你面前显出真容,我岂非自取其辱?你就不要戏弄我了…哈哈哈…”

“嗯?”莫师兄凝视萧寒,眼中诡诈连闪,旋即眯了眯眼睛,像是在思考。数个呼吸之后,他微微点头,“既然阁下执意这般装神弄鬼,本人亦不再勉强,你们江湖客,一贯特立独行,故弄玄虚,本人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实不相瞒,此番我们师兄妹三人,是要去击杀妖族,完成宗门历练任务。江湖客,我药王谷是大宗门,门规就是急人之难,门下弟子,个个义薄云天。既然你想借蛟马…这样,你便同我们走一遭,击杀妖族之后,再将蛟马借给你,也无妨。你看如何?”

顿了一顿,莫师兄补充道。“我看阁下你大约也是炼脏境修为,行走江湖,胆魄眼界远超凡人,理应不惧妖族。你和我们一起去吧,到时候不用你出手,本人自当亲自出手降妖。”

“主动邀请小爷我?看来,是想把小爷我一并吃了…”萧寒心中连连冷笑。不过他并没有当口拒绝。

一则,萧寒是知道姓莫的乃妖族伪装,可蓝,景两位少女却蒙在鼓里。两位少女同姓莫的一路去降妖,简直就是两只脚同时踏进了深渊,决计是要被吃掉的,毫无悬念。两位少女美若天仙。彷如最精美的玉石瓷器,稍微被打碎,就让人惋惜。萧寒实在不忍心她们就此丢掉性命。

二则,萧寒的妖帝手臂,必须要吸食妖族的精气,生命,才能够得到滋养,觉醒妖脉。就现在,妖帝手臂只觉醒了一条妖脉,就有100鼎力量,是萧寒压箱底的一大杀器。若能够不断觉醒妖脉,力量越来越大,以后闯荡江湖也多了一张克敌制胜,保命的底牌。妖帝手掌越强大,对萧寒的好处就越多。因而,撞见妖族,萧寒也是有些见猎心喜的。就连妖帝手臂纹身,都在蠢蠢欲动,传递出来饥渴的欲望。

三则,萧寒弱冠少年,血气方刚,潜意识里也有一些侠义心肠,这档子事,既然遇到了,就不可能坐视不理。况且,萧寒曾亲眼目睹真传大能方师哥降妖除魔的绝世风采,惊为天人,现在自己拥有了一些力量,忍不住就想效仿。

萧寒刚想答应,景烟雪连声道。“好啊好啊,大叔,你跟我们一起去吧!”说着,还不停的给萧寒递眼色,那灵动俏丽的眸子,似乎是在恳求萧寒答应一同去降妖。

萧寒稍微一转念,就明白了景烟雪的心思。

据说这个莫师兄是个极为龌龊的家伙,曾经偷看过药王谷的女弟子洗澡,简直就是色中饿鬼。景烟雪心中必然对他不齿。她担心和蓝溪溶一起,被莫师兄占便宜,因而巴不得有个外人搀和进来。

萧寒心道,虽然真正的莫师兄已经被吸干脑髓魂归地府,但这个妖族伪装成莫师兄,也就继承了莫师兄的记忆和下作秉性,必然也是好色的。说不准,在动手残害两位少女之前,还真有可能做出些猥亵的事情。

萧寒下意识看了看一直娴静不语的蓝溪溶。恰好,蓝溪溶也看向萧寒,她目光中也有很明显的期望。知道了莫师兄的卑劣行径后,蓝溪溶肯定也有所顾忌。

“呃…那好吧。”萧寒点了点头。“虽然我是江湖草莽,身份地位比不上你们大宗门出来的弟子,但也曾经亲手诛杀过妖族!走,一起去!说不定,和妖族厮杀起来,我还能帮上手。”

“哈哈哈哈…江湖客,你也击杀过妖族?那好!太好了!”莫师兄眼中掠过一抹深邃的讥讽和嘲弄,仰天打了个哈哈,旋即森然道。“江湖客,那我们现在就起程吧。”

“好啊好啊,我真想亲眼见识见识妖族伪装成我们人族的情状…莫师兄,你身上的照妖镜取出来我瞧瞧好么?”景烟雪欢呼雀跃道。

“照妖镜?”莫师兄不易察觉的冷笑了一下,旋即摇了摇手,“那没什么好看的。要看,等到达混迹了妖族的小镇,为兄再拿出来烟雪你慢慢看个够。这就走吧,连夜赶路,数个时辰就到了。为兄已经打探清楚,千里之外的一个小镇,有几头散妖出没。微不足道。”

“嗯,出发吧!”景烟雪点了点头,旋即对萧寒道。“大叔,我们一起出发吧。”

“好…”萧寒微微点头。

“噢…对了,为兄的蛟马恰好借给八荒殿的一位朋友了,溪溶师妹,烟雪师妹,为兄和你们共乘一匹蛟马,把另一匹蛟马借给这名江湖客骑。”莫师兄目光转动道。

说话间,眼眸中有很明显的色|欲表情流露而出,几乎是不加掩饰。被蓝,景两女看在眼里。

蓝溪溶蹙眉道。“师兄,这样不妥吧。男女授受不亲,怎能共骑一马?”

“我们是师兄妹,又不是外人,有什么不可以的?”莫师兄冷然道。“再说,只有两匹蛟马,别无他法!溪溶师妹,难道你认为和为兄共骑一马,是辱没了你?哼!药王谷不知道多少师妹日盼夜盼,想要和为兄共骑一马…”

“啧啧…这头妖族果然继承了姓莫的好色心性,而且十分猖獗,一点顾忌也没有。噢,也对,它就是一头妖族,还顾忌什么?等会儿就要吃人了,有什么可顾忌的。”萧寒心中不停冷笑。

蓝溪溶和景烟雪闻言忍不住对视一眼,眼中满是惊骇。她们万万没有想到,莫师兄竟然如此孟浪,连一点遮掩都没有。

难不成,离开宗门,他就想只手遮天,为所欲为了?

“咳咳…莫朋友,不如,我们共骑一马吧。”萧寒没办法,出面替两位可怜的少女解围。

“哼!”莫师兄冷哼一声,嘴角勾勒出来一抹难以言喻的倨傲和不屑。“抱歉,本人从来不和江湖客共骑一马。溪溶师妹,烟雪师妹,你们……”

话还没说话,突兀,景烟雪一把拉住萧寒的手,甜甜一笑,“大叔,既然莫师兄不愿意和你骑一匹马,那我们三人共骑一马吧!走,我们去牵马!”

说完,就直接拉着萧寒朝马厩中走去。

“呃…”萧寒一愣,下一刻,只觉得自己被景烟雪滑腻如脂的玉手握住,柔若无骨,温润如玉,说不出的旖旎和舒服受用。

“太…太主动了吧…我…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萧寒一颗心忍不住嘭嘭嘭乱跳起来,愈发觉得景烟雪这少女娇俏迷人,活泼可爱。

当然了,萧寒清楚,景烟雪是漫无心机,而且,是把自己当成了一老迈的大叔,因而才不顾男女之大防。

也对,萧寒头脸罩得严严实实的,气息又枯萎老迈,他只要不把脸上黑巾除下来,旁人几乎很容易将他误会为一个干瘪老头儿。

景烟雪解开一匹蛟马的缰绳,对萧寒道,大叔,“你上马吧。嘻嘻,我坐你后面,溪溶师姐坐前面驱策,大叔你就坐中间。好么?大叔你应该没有驾驭过蛟马吧?”

“我…我坐中间?”萧寒大脑皮层发热,“姑娘…这…这样好像,好像不是太好吧…”

这时,蓝溪溶也是快步走了过来,她的想法和景烟雪一般无二。宁可和这个年纪比自己大很多的‘大叔’共骑一匹马,也不和坏到骨头里的莫师兄共骑。今次蓝溪溶算是彻彻底底看清楚了莫师兄的嘴脸,简直就是不要脸!不知廉耻!道貌岸然!再联想到他偷看女弟子洗澡的下作行径,蓝溪溶便胸口烦闷,如要作呕。

蓝溪溶兰心蕙质,似乎察觉到了萧寒的拘束和紧张,她坦然一笑道。“大叔,虽然您遮着脸,但估摸着,您的年龄都可以做我和烟雪的父亲,甚至爷爷辈了,您大可不必如此拘谨,就将我和烟雪当成您的晚辈吧。大叔,上马吧。”

“我…”萧寒一时语塞,心想,我真有那么老?

于是,在两名绝色妖娆的劝说下,萧寒勉勉强强上了马。蛟马体积庞大,马背上乘坐三人,一点也不显得拥挤。

就这样,蓝溪溶坐在最前边,萧寒夹在中间,景烟雪坐在萧寒后面。

“大叔,你坐稳了,蛟马的速度可是很快的。比凡马快了几倍不止。”景烟雪在后面善意提醒道。她呼吸的热气喷在萧寒脖颈处,虽然隔着一层斗篷,但亦让萧寒觉得热乎乎麻酥酥的,心里边痒痒的。

“师兄,我们走吧。”蓝溪溶勉强对莫师兄一笑道。

莫师兄阴冷的看了看萧寒等三人,眼中的杀机和嗜血一闪而过,旋即默不作声,到马厩牵了另一头蛟马。

两头蛟马嘶溜溜引颈长啸,前蹄一扬,而后闪电般窜了出去。

得得得,得得得。

两匹蛟马一路奔出小镇。

此时此刻的萧寒,真真正正就是依红偎翠,坠入了温柔乡中。鼻端闻到的全部都是两名少女身上散发出来的处子体香,淡雅旖旎;耳边听到的是两名少女时不时发出的娇笑声。景烟雪最是活泼,蛟马放蹄奔行,令她胸怀大畅,竟然唱起歌谣来。她歌声婉转动听,缠绵低回,令萧寒听在耳中,如饮蜜糖;而前面的蓝溪溶偶尔回头一笑,眼波盈盈,气质清雅绝俗,活脱脱的仙女临尘…

另一匹蛟马上的莫师兄,此时此刻双眸血红,妖异无比,大吞口水,“你们如此欢愉,等会吃你们的时候,我看你们还笑不笑得出来!不过,两个女子,在吃掉之前,嘿嘿…”

而萧寒此时此刻,心中竟然一片缠绵欢悦,忍不住想到…“无论如何,我要维护她们的周全,不能够让她们被妖族吃掉。”

………

PS:马上一万票了,兄弟们,投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