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死镇

第四十二章 死镇

两匹蛟马践踏月光,栉风沐雨赶路。

沿途经过许多灯火阑珊的小镇,城池,那莫师兄不做稍停,只顾策马兼程带路。

萧寒坐在两女之间,尽享温柔滋味。不过,他却没有掉以轻心,时而看向前方莫师兄的背影,时而低头沉思。

“看来,这头妖族打定主意,要在到达某处之后再动手。半路不会暴露身份…”萧寒眼睛微微一眯。他心中涌起一种独立降妖的亢奋,血液渐渐沸腾起来。心脏中蛰伏的奇怪东西,以及左臂的妖帝手掌纹身,更是悸动不已。

那方师哥动念间斩杀妖族灰飞烟灭的绝世锋芒,还烙印在萧寒脑海中…

“虽然我修为不及方师哥,但亦盼望能够如他那般直面妖族,云淡风轻,轰然斩杀…”萧寒又是激动,又是忐忑,转念一想,“这头妖族是什么境界?如果是散妖,妖兵,我自然不惧。但要是妖将,等同于人族中的真气境,那我就只能带着这两位姑娘落荒而逃了…”

“妖将在妖族中,地位较高;书籍上记载,有的妖将,甚至有自己的领地,如诸侯割据,轻易不会离开领地。伪装成姓莫的这头妖族,大约不会是妖将,毕竟,似妖将这类高级妖族,也不会刻意伪装,连夜奔波,就为了诓骗吞噬几名肉身境武者。真要是妖将,直接显现出本体,兴风作浪,掠人就走,也不是什么问题。”萧寒心思灵动。“只要真气境不出,一名妖将轻轻松松屠掉一座城池。还能从容遁走。”

“不过我亦吃不准…”萧寒心中忽然拿定主意。“防患于未然。趁此赶路的时机,就修行天子神拳的第二式,‘皇袍加身’,临到头来,也多一张保命底牌。”

然而,就在这时,萧寒闻到一股幽幽馥郁的药香,从后面顺风传递过来,萦绕于萧寒鼻端,久久不散。

紧接着,就是景烟雪嘎巴嘎巴轻轻咀嚼的声音。

“呃…”萧寒忍不住回头一看。

月光之下,景烟雪手中握着一个粉色小瓷瓶,从瓶中倒出一粒粒花生米大小的朱红色药丸,往樱桃小口中直塞,细嚼慢咽,吃得极为香甜。

“大叔,我在吃丹药,你要吃么?”景烟雪笑眯眯的问道。她说话间,呼吸中喷出醇厚的药香,熏人欲醉。

“这个…景姑娘,你吃的是什么丹药?”萧寒心里就纳闷了,药王谷出来的弟子,还真是与众不同,没事儿就嗑丹药玩,如吃糖果。

“大叔,这是‘澡雪丹’。澡雪精神,以雪洗身,清净神智。服用下去之后,清除意念中庸俗的东西,一粒‘澡雪丹’,可保数个时辰内不生杂念。很多宗门弟子都向我们药王谷求购‘澡雪丹’,用来领悟武技,甚至于冲关时候服用。”景烟雪口齿伶俐的解释道。“大叔,这是我自己炼制的‘澡雪丹’,药性品质不是很纯,马马虎虎啦…你要不要尝几粒?”

“这…这么好的丹药…你…你用来吃着玩?”萧寒震惊不已。

“大叔,把你的手给我。”景烟雪摇晃了一下手中的粉色小瓷瓶,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萧寒颤抖着将手伸了出去。景烟雪毫不吝啬,从瓶中倒出七,八粒‘澡雪丹’,笑道。“大叔,你先吃吃看。”

“好…好…多谢,多谢,那我就不客气了…”萧寒回转身,从掌心轻轻拈起一枚‘澡雪丹’,将脸上黑布微微掀开一点,塞进嘴巴里。

稍微嚼几下,顷刻之间,口腔中就弥漫开来清爽甘冽的味道,快美难言,下一刻,这种如薄荷般的清爽,直冲顶门,果然是在洗涤脑中杂念,温养精神。

“好药!真是好药!”萧寒心中连连激赞,旋即又塞了一粒‘澡雪丹’进嘴。

连吃两粒‘澡雪丹’,萧寒头脑愈发轻灵,呼吸之间香风飒来,神清气爽,飘飘然有凌云之意。

下一刻,萧寒心中默念‘天子神拳’。

一个呼吸不到,心脏中喷射出来神符,霞辉,长虹。代表了天子神拳的7个光茧,冉冉升腾而出。

第二个光茧,已经裂开,形成一幅图案,几句心法口诀,行功线路。

“天子神拳第二式

皇袍加身”

萧寒心神沉浸,物我两忘,借着‘澡雪丹’的药力,毫不费力的进入了修行状态。

天子神拳,重势不重招。

这一式皇袍加身,更是强行吸纳周围天地大势,融入自身,暴增防御,气势大盛,并瓦解对手精神,动摇其信念。若将这一招皇袍加身修行到至高境界,一旦施展,对手直接崩溃,双膝跪地,行君臣之礼,甚至口呼万岁。不战而屈人之兵!

而且,从君临天下和皇袍加身来看,这门天子神拳,潜力无穷,随着萧寒修为递增,这门拳法的境界,大势,威力,也就越来越强。这几乎是一门不会被淘汰的拳法!

皇袍加身,固若金汤,登临帝位,四海升平,八方安静。

萧寒进入悟势状态。

无人无我。

也不知过了多久…

“嘶”

蛟马长嘶,终于停下步来。

萧寒睁开眼睛,漆黑的眼瞳中掠过一抹凌厉电芒,君临天下之意,一闪而过。

“大叔,我们到了。”蓝溪溶回头对萧寒一笑,旋即翻身下马,动作矫健。

“大叔,刚刚你睡着了?咯咯,你真有趣,在马背上都能睡着…”景烟雪也纵身下马。

萧寒打了个哈哈,抬起眼睛不动声色的看了一下莫师兄,而后也是慢吞吞的下了马。

就在刚才,凭藉着几粒‘澡雪丹’,以及领悟上一式‘君临天下’的经验,使得萧寒触摸到‘皇袍加身’这一式中蕴含的帝意,春秋鼎盛,平定四海。

现在,萧寒已经能够打出这一式‘皇袍加身’了,不过境界不稳,感悟不深,还需要日后精心打磨雕琢,趋于完美。

莫师兄站在一匹蛟马之旁,惨淡的月光映照下,使得他侧脸泛青,嘴角形成一抹极其诡异的弧度。

“到了。”莫师兄语调幽冷。

时值夤夜。

几人所处的地方,是一个小镇的入口。

这小镇入口的石碑,爬满了青苔,被风霜雨雪侵蚀得斑斑驳驳,似乎很多年没有修葺了。看不清楚石碑上凿写了什么内容。

一棵掉光皮的歪脖子老树上,栖息着几只乌鸦,呱呱呱的叫着,让人毛骨悚然。

小镇一片死寂,透出荒芜萧条的意境。

稍微一吸气,都能够从小镇方向吹送过来的空气中,闻到淡淡的血腥味,以及腐坏发霉的怪味。

没有人声,就连鸡鸣犬吠声都没有。

处在这种怪诞的环境和气氛中,蓝溪溶和景烟雪忍不住牵起手,瑟瑟危栗,眼睛里装满了讶异和惊乱。蓝溪溶稳了稳心神,蹙眉道。“莫师兄,我们就在这小镇历练?这里…似乎是一座荒镇,处处透着诡异。”

“呵…的确是这座小镇。”莫师兄口气漠然,嘴角却有一抹蕴含着深深讽刺和诡异的弧度。“溪溶师妹,烟雪师妹,历练,就是这般。你们以为,历练是让你们出来享福?让你们出入烟花繁华之地?好了,进入小镇吧。先去镇上客栈休养生息,喝点酒暖身,等到明日,再降妖除魔。”

说完,莫师兄双手背负,径直朝镇中走去。他也不将那匹蛟马牵入小镇。

蓝溪溶和景烟雪相顾对视,一片骇然。

数个呼吸后,蓝溪溶壮胆道。“烟雪,我们也进去吧。莫师兄说得对,历练的确充满荆棘,不是让我们出来找乐子的。”

“嗯。”景烟雪重重的点了点头。

两个少女手牵着手,微抖着娇躯,跟在莫师哥后面。

两匹蛟马忽然前蹄蜷曲,惶恐不安的瑟瑟哀鸣起来,不敢随着主人进入小镇,就都被留在镇外。

萧寒身披黑色斗篷,看不清楚脸上表情,不动声色的走了上去,和两位少女并肩而行。

“大叔…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小镇怪怪的…”景烟雪小声问道。

突然…

“咦?我好像踩到什么东西了…”景烟雪脚步一顿,下意识的弯腰一看。

旋即…

“啊!!!!”

她发出一声尖叫,连连缩脚。

不多时,蓝溪溶也惊呼一声,拉着景烟雪跳开几步。

萧寒目光一扫,原来,景烟雪刚才踩到了一根骨头。看起来像是人的大腿骨。在这根骨头前面不远处,还有一个惨白的骷髅…“咻”的一声,一条长蛇从骷髅空洞的眼眶中窜了出来。

“莫师兄…这小镇……”蓝溪溶极为不满的朝前方疾步行走的莫师哥喊道。

“好了,两位师妹不要埋怨了。”莫师兄打断了蓝溪溶,“这条街尽头处,有一家客栈,我们先去落脚。”

顺着莫师兄所指,在这条长街的极目尽头处,果然泛出橘黄色的灯光,但…这似乎是整个小镇,唯一的灯光!

看见有灯光渗出,景烟雪和蓝溪溶才稍稍稳住近乎失控的情绪。

“烟雪,我们一起去前面客栈看看。”蓝溪溶神色警惕道。旋即低声道。“烟雪,我看事情处处透着古怪,莫师兄若是对我们意图不轨,我们须得据理力争,千万不能够服软,任由他欺凌。”

“嗯嗯。”景烟雪连连点头。

“嗯…空气中,似乎都充斥着妖气…太明显了…”萧寒毕竟是见过几次妖族的,所以对于很明显的妖气,味道,他心里还是有数的。而且,在这个时候,萧寒心脏中蛰伏的奇怪东西,转动速度比刚才快了一倍!

萧寒浏目四顾,发现长街两边家家户户门扉紧闭,有的木门上,甚至还出现了蜘蛛网。偶尔有几只老鼠从门缝中探出头来,鬼鬼祟祟的张望几下,亦或者是蜈蚣蛇类,隐隐出没。

整个小镇,散发着了无生机的味道,静如坟茔。

“难道是被带到了一座死镇,一座被妖族控制的死镇?”萧寒微微蹙眉。

然而,既来之则安之,这种时候要怕,要退缩,已然是来不及了。

修行武道,就是万人过独木桥,十分艰难,要不断的斩杀荆棘,斩杀心魔,磨砺精神,才能够得道。只有精神被打磨的锋芒毕露,心灵固若金汤,才有可能到达彼岸。

对于真正的武者来说,眼下这种局面,或许求之不得。

“两位姑娘,不必害怕。”萧寒一笑道。“我会维护两位姑娘周全。”

看到萧寒稳定的眼神,蓝溪溶和景烟雪,都不由自主的滋生了一种安全感,两女忍不住朝萧寒身边靠了一靠。

景烟雪吐了吐舌头道。“大叔,你一点都不害怕么?”

“嘿嘿,大叔我行走江湖多年,这种场面见惯不惯了,没什么好怕的。喏,我们到了。”萧寒脚步一停。

这时,三人已经来到长街尽头处的客栈门口。

客栈中灯火明亮,挑出几个破败的灯笼,也看不清楚灯笼上写的什么字。

这时,一名店小二迎了出来,脸色惨白,诡笑道。“几位客官,里边请。”

萧寒举目一看,客栈大厅内,有几桌食客,正郁郁寡欢的坐着,也不发出声音;柜台上的掌柜正在一下一下的拨弄着算盘;莫师兄已经坐在客栈里一张桌子边,朗声道。“两位师妹,还有那江湖客,你们进来吧!”

萧寒心脏中蛰伏的奇怪东西,转动越来越汹涌!

“恐怕,客栈里这些人,统统都是妖族!”萧寒心中一寒…“这回果然是落入妖窝了!”

旋即,一抹强大的心念从脑中传递出来…“我萧寒若能够应付这一关,精神力将被磨砺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以后心若磐石,再也没有什么事情,能够磨灭我的信念!”

“我们进去吧。”萧寒深吸了一口气,对两名少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