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小镇激战

第四十三章 小镇激战

荒芜死镇。

波谲云诡的客栈中。

一群死气沉沉的人。

当然,心脏中那转动速度越来越快的奇怪东西,告诉萧寒,眼前所见的这群家伙,未必是人…

“溪溶师姐…”景烟雪打了个激灵,拉住蓝溪溶的袖子,支支吾吾道。“师姐…我们,我们真要进去么?气氛好怪耶…”

蓝溪溶硬起头皮道。“进去吧。莫师兄在里面呢…”

蓝溪溶心道,即便莫师兄再怎么不堪,也决计不可能伤害她们二人的性命,否则,回到宗门,轻则废掉修为放逐;重则处以极刑。

忽然,蓝溪溶抬起头看了萧寒一眼,下意识的道。“烟雪别害怕了…还有大叔在呢…”

“呵…走吧…”萧寒倒是一马当先跨了进去。

进了客栈大厅,给萧寒的第一个感觉,便是脏乱。地上积满尘垢,墙角有蜘蛛网,空气中散发着霉臭味。甚至于,还有一股子难以描述的尸臭味。

大厅里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几排梨花木桌椅,大概坐着八,九个食客。很诡异的是,他们桌子上空无一物,别说酒菜了,杯盘箸皆无。

这些食客一声不吭的坐着,脸色苍白,眼神木讷。他们看到萧寒等人进来后,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扫了过来。

赫然之间,他们黑色的瞳孔中,竟然焕发出来如狼般惨绿幽冷的光芒,嗜血,残暴,饥渴;有几个食客,甚至大吞口水,狠狠磨牙。

“呵…”萧寒笑了一下,将莫师兄对面的凳子拉开,坐了下去。

蓝溪溶和景烟雪亦步亦趋的走过来,分左右而坐。

进店之后,店小二和掌柜都不过来招呼。掌柜如木偶般拨弄算盘,偶尔抬头傻笑一下;店小二更是拉了张凳子自顾自的坐了下去,阴恻恻地笑个不停。

气氛古怪到了极点。

蓝溪溶和景烟雪都是第一次闯荡江湖,此时早已经吓得噤若寒蝉。她们偷偷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一波bō窒息憋气,潮水般冲击着她们。

事实上,萧寒亦是暗叫侥幸。

萧寒今次离开宗门历练,一波三折,首先亲身经历了伪装成柳镇镇长的可怕妖将;而后以弱胜强击杀华容;最后又在伏牛山一役中,独力同上百名江湖亡命客周旋,险中求生,还灭了名剑山庄一尊外门天才…

数次生死之间的徘徊,将萧寒的精神气度淬炼得刀锋一般犀利。因此,他现在才能够保持较为从容的心态。

若非有这些经历,就算萧寒修为再高几分,力量再强几分,此刻心态也不会比蓝溪溶和景烟雪好多少。也早就吓软了。

“莫师兄…你取出照妖镜吧…”蓝溪溶终于沉不住气道。“此处太诡异了…请莫师兄取出照妖镜查看妖族行迹。”

“照妖镜?”莫师兄邪笑道。“为兄身上的照妖镜,早就遗失了…”

“莫师兄你!”景烟雪怒道。“莫师兄,你身为药王谷杰出外门弟子,奉命带我们姐妹二人出来历练。然而,肉身境武者,若没有照妖镜在手,根本无法找出伪装成人类的妖族。莫师兄你将照妖镜遗失,却又把我们姐妹二人带到这处险境…你是何居心!”

“莫师兄,你…你这是玩忽职守!”蓝溪溶一向文雅恬淡,气质与世无争,此刻亦是忍不住当面指摘莫师兄。

“好了好了,溪溶师妹,烟雪师妹,没有照妖镜,为兄一样可以找出妖族。”莫师兄眼神忽然变得炙热起来,他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今晚就在这客栈休息。两位师妹,为兄垂涎你们的姿色,已有多时…在宗门内,为兄碍于门规,一直在隐忍…为兄忍,忍,忍,终于!等到这么一个机会!今次历练,为兄就是想和两位师妹如胶似漆,好好的恩爱缠绵…哈哈哈哈……两位师妹,陪为兄做一回露水夫妻吧!哈哈哈哈!”

“姓莫的!你大胆!”景烟雪俏脸变色,霍然站了起来,气得浑身颤抖。“姓莫的,没想到你这般不要脸,简直丧心病狂!你以为我和溪溶师姐,是那种任你玩弄的水性女子么?今次回到宗门,我们一定要将你的卑劣行径上报!哼!上次你偷看雀儿师妹她们洗澡,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一并告诉长老他们,我就不信,他们还护着你!禽兽!”

“烟雪,我们走…”蓝溪溶也是脸罩寒霜的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

“哈哈哈哈…想走?迟了!”莫师兄嘴角肌肉不断牵扯拉动,“你们就是砧板上的鱼肉……”

话没说完。

赫然!

“砰!”

一直坐着默不作声的萧寒,右手暴起,掌心木质年轮绽现,残叶萧萧,又有绿意隐现,意境深远,一招枯木掌,猝不及防之下,狠狠轰杀在莫师兄左颊上!

80鼎的力量,山洪一般爆炸出去,四周空气撕裂,枯树皮褶皱到处蔓延!

“噗”

莫师兄整个脑袋被打飞出去,在半空中爆成粉末!

桌边坐着一尊无头尸体!摇摇晃晃!

“吖!”

蓝溪溶和景烟雪吓得异口同声尖叫起来!

下一刻…

“哦…江湖客…你胆子不小啊…我还没玩够…你居然破坏我的兴致……嘎嘎嘎嘎…有趣…真有趣…嘎嘎嘎嘎……”

一把瓮声瓮气的低沉嗓音,从莫师哥的无头尸体中迸发出来,邪恶残暴,不似人类!

“噗”

一道妖气狼烟般从莫师兄躯体中冲天而起,顷刻之间,整个客栈凶煞弥天,风声鹤唳,一道道妖气孽龙般四散游走,到处都响彻起来鬼哭狼嚎的声音,椎心泣血,惨不堪言!

与此同时,那柜台后的掌柜惨嚎一声,双手抓住双颊一撕!

他竟然将面皮直接撕裂!

“噗嗤!”

掌柜的衣衫,肌肤,血肉,统统炸开,气浪将柜台一绞,立时粉碎,木屑纸片般粉碎飘扬。

“嘎嘎嘎嘎”

那掌柜将一身皮囊撑爆后,显现出来了妖族的本体!

一米九左右,人形,褐红色肌肤,坚硬如钢铁,稍微一弹动,就迸发出来汽笛长鸣声。双爪如鹰,眼似豺狼,腿如蛤蟆,臂如蟒蛇!气息翻滚,暴戾嗜血!

是一头散妖!

“噗嗤!”

“噗嗤!”

“噗嗤!”

……

客栈中的店小二,食客,纷纷将皮囊撕开,彻彻底底显现出来妖族的本体!

全部都是散妖!

一下子,客栈中就瞬间出现十几头散妖!

“抓住他们!”从莫师哥的无头尸体中,传递出来发号施令的声音,它巍然不动,有一种君王运筹帷幄,掌控大局的味道。

“走!”

萧寒反应神速,左手抓住蓝溪溶,右手抓住景烟云,强横的肉身将空气撕爆,直接冲出客栈。

此时此刻的蓝溪溶和景烟云,在妖气的冲刷下,早就花容失色,魂消骨软。现在,指望她们出手击杀妖族,已经不可能了,她们能够不被直接吓晕过去,已经是女中豪杰了…

萧寒拉着两女,惊电般冲了出去,心道,还真是坠入妖窝了。

“全部都是妖族。不过别怕。你们不是出来历练的么?今次这种局势,就是最完美的历练,一旦翻过这道坎,你们的心灵都会蜕变。以后修行武道,一片庄康大道。尤其是要飞升真气境,必须有这种生死悬于一线的经历,打磨精神,激发身体内部的潜能。”萧寒快速说道。说这番话,旨在鼓励两女,如果她们现在吓得连跑路的力气都没有了,那萧寒是很难将她们安然带离险境的。

“大叔…你…你怎么知道莫师兄已经被妖族夺舍?”蓝溪溶一边被萧寒拉着狂奔,一边缓过一口气问道。

“我是大叔嘛,我自然知道…”萧寒随意打了个哈哈。

这时,萧寒眼光六路,耳听八方,精神彻彻底底绷紧如弓弦,全身力量涌动,生命中的潜能受到激发,喷薄而出!

客栈中。

“砰”

莫师兄的皮囊爆炸开来。

一尊庞大的妖族,巍峨如山般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发出噼里啪啦的爆鸣声。他身高能有两米多,人形,周身布满孽龙似的大筋和错综复杂的肌肉,双手长满黑色鳞片,逆鳞如刀,双目如血海,口如深渊,全身蠕动,妖气四溅,稍微一呼吸,就是山崩海啸之势。

是一尊妖兵。相当于人族武者中的换血境强人。

“活捉…特别是那个穿黑色斗篷的,必须要活捉,我感觉他身上有吸引我的东西…”这头妖兵幽冷道。

“是!”

客栈中的十几头散妖如穿云箭般乱射乱蹦,顷刻间就将这客栈碾碎,四散奔腾而出,追杀萧寒等人。

下一刻…

“嗷呜”

那头妖兵引颈长嘶起来,恐怖的音量,炮弹般四处爆射,空气中产生了道道肉眼可见的波纹!

“好可怕!”死气沉沉的长街上,景烟雪听到这声咆哮,全身颤抖,她几乎是本能的用尽全身力量抓紧萧寒的手,温润的掌心中全部都是香汗。

萧寒心脏中奇怪的东西转动越来越快。

“砰”

赫然之间,左侧方一个店铺紧闭的门扉被撞成齑粉,猩红残影一闪,一头散妖直接冲了出来!双爪锐啸,鹰击长空,恶鲸绞杀,猛虎扑羊,当头就朝萧寒抓下。

空气嗤嗤嗤爆响,道道残影镰刀般杀向萧寒!

“死!木龙桩!”

萧寒右手一抓,劲气滚滚如雷,幻化为一尊木桩,木质粗糙,枯皮覆盖,长一丈五尺,拔山填水,不在话下!

“砰!”

萧寒举起木龙桩一锤,所过之处,残叶萧萧,四方枯萎,八面凋零,又有玄奥的绿意浮动,枯木逢春,产生出来瞬间爆发的勃勃生机。

那头散妖一下子被锤扁,所站的地方,青石板龟裂四溅!

“大叔你好猛!”景烟雪本以为死到临头,没想到身边的大叔居然神勇如斯,一招之间,就将一头妖族锤碎!

“哼!妖族也是打得死的!”这是萧寒这辈子第一次单独猎杀妖族,一锤轰杀,干净利索,使得萧寒心中信心狂涌,念头通达,“方师哥能够击杀妖族如拾草芥,我萧寒一样可以!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咻咻咻”

萧寒左臂妖帝手掌纹身一阵悸动,竟然自动贲张起来,顷刻之间,地上那头被锤碎的妖族,躯体血肉化为一缕缕光线,抽丝剥茧一般,悉数被妖帝手掌纹身鲸吞吸收!

下一刻,一股暖流包裹妖帝手掌纹身,让萧寒感觉到,纹身受到了滋补!

“果然,妖帝手掌,是需要大量妖族精血,生命,去灌溉滋养的。这样才能够不断的觉醒妖脉,甚至于觉醒那些黯淡的妖族文字,符箓。”

萧寒一下就彻彻底底明白了。

蓝溪溶和景烟雪,在这种危殆的局势下,脑子里浑浑噩噩的,自然没有注意到地上的妖族尸体已经被萧寒榨尽吸干。

“砰!”

“砰!”

“砰!”

“砰!”

……

小镇中大量房舍被掀翻,一头头散妖蛤蟆般跳了出来,嘶声长啸,妖气冲天,暴戾和蛮荒的气息,彻底笼罩整个小镇,一片片血色云朵,将残月遮住…

“咻咻咻”

后面亦有十几头散妖追杀上来。

一下子,萧寒他们三人的前路后路,统统被堵死!

前面十几头散妖,后面十几头,左右两侧的屋顶瓦片上,还有不知道多少散妖!

这就是一个被妖族占领的小镇!死镇!妖镇!

不知道隐藏了多少穷凶极恶的散妖!

瞬间,萧寒等人的局面,就危如累卵,劣无可劣!

“哇”景烟雪一下子就放声大哭起来。“师姐,大叔,我们要死了…可…可我不想死啊…我还不想死啊…”

蓝溪溶亦是心萌死志,她忽然道。“大叔,请你动手,将我们姐妹二人…杀…杀掉…我们宁愿死在大叔你手里,也不想落在妖族手中!”

萧寒心道,蓝姑娘倒是外柔内刚,在这种绝境之下,不像景烟雪般哭泣,而是想到了自己了断,以免受辱。

然而,萧寒脑中却雷霆般传递出来一道心念……

“我萧寒不可能死在这里!我萧寒好不容易穿越来到这个世界,从低贱的活靶子开始,一步步的爬了上来,九死一生…我萧寒绝对不可能死在这里!”

赫然之间,萧寒身体内的潜力被大幅度激发,他整个人陷入一种寂静至极的状态中!四面八方咆哮不已的妖族,似乎变得安静下来。在这一刻,生死荣辱,似乎再也不关痛痒!

“大叔带你们杀出去!”

萧寒紧紧拉住两女的手,挺身朝前方冲了上去!

前面十几头妖族,守株待兔,看见猎物冲上来,便一窝蜂的迎了上去,张牙舞爪,嗷嗷待哺!

赫然之间!

“皇袍加身!”

萧寒整个人气势大变,全身意境由枯老衰败,变得磅礴浩大,如帝王登基,俯视苍生,九五之尊,霸绝天下!

倾国皇权,尽操吾手,逆吾王道,定杀不留!

“轰!”

四面八方的空气,一阵波动,天地大势,彻底融入萧寒的天子大势中!

恍惚之间,只见萧寒身上罩了一层黄色气流,这黄色气流上龙纹密布,有江山社稷,日月星辰等等图案,赫然便是一件皇袍!

在萧寒头顶,隐隐约约有冠冕出现,更有五帝华盖升腾而出!

萧寒一步踏出,仿佛众生都要匍匐下去!跪拜行君臣之礼,口呼万岁!

顷刻之间,前面挡路的散妖,被萧寒这一式皇袍加身震慑,尽皆力酥魂软,有几尊较弱的散妖,果然是噗通一下,就跪了下去。

“走!”

电光火石之间,萧寒拉起蓝溪溶,景烟雪,直接朝前方冲去。

“木龙桩!”

萧寒祭出木龙桩,狂暴锤出,一下子扫倒三头散妖,“嗤嗤嗤”的声音不绝于耳,这三头被木龙桩锤爆的散妖,血脉生命精气,化为道道扭曲光线,悉数没入萧寒左臂的妖帝手掌纹身中。

下一刻,萧寒已经拉着景烟雪和蓝溪溶,强行正面杀出一条血路,朝前方奔行而去。

“大叔你…你…”景烟雪和蓝溪溶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萧寒刚才的气势,那种九五之尊,舍我其谁的霸气,将两名少女震得心神俱醉,看向萧寒的眼神,简直惊为天人。

“大叔…你太帅了!”

两女异口同声的大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