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大叔这么年轻啊…

第四十四章 大叔这么年轻啊…

萧寒今番是陷入了岌岌可危之境。这座小镇,乃是传说中的妖镇,彻彻底底被妖族占领。

九死一生之中,萧寒全身潜力喷薄,精神紧绷,不敢有丝毫行差踏错。

一式皇袍加身打出,天地大势为我所用,防御暴增,气势拔高如帝王,直接震垮前方人墙般横挡的一片散妖,并风卷残云般锤爆三头散妖,萧寒竟然杀出一条生路,带着蓝溪溶和景烟雪往小镇外逃去。

“咻咻咻……”

不断有散妖撞破墙壁杀了出来。小镇上空弥漫着浓得化不开的妖气,天地一片惨淡,如人间地狱。

“砰!”

那头妖兵撞碎屋顶,屹立于屋脊上,猩红如血海的眼珠不断转动,喉咙中迸发出来轰隆隆的沉闷声音。“那个身穿黑色斗篷的人类,必须要活捉。他身上一定有至宝…”

“砰!砰!”

另两头散妖亦撞破屋顶升腾起来,分立于妖兵左右两侧。

“首领…那人类击杀了我们的同类,竟然瞬间鲸吞掉我们妖族死尸中的精气,涓滴不漏,绝对非同小可。必须要抓住,剖心挖肺细细查看。”一头散妖道。

“首领,那人类战力超凡,简直有一种出类拔萃的味道,若是首领吸食了他的脑浆,有可能晋升为妖将!”另一头散妖奉承道。

“哼!我们这个妖族小部落,多年盘踞在此,不知道击杀了多少人族肉身境武者,今次也不例外。杀!”那头妖兵喉咙中响彻起来尖锐的妖啸声,如夜狼对月嗥鸣。

在这撕心裂肺的嚎叫声之下,镇中所有散妖,似乎都接收到了某种命令,立即朝萧寒等三人狂奔而去,疯狂追杀。

“砰!”

一头斜刺里冲出的散妖,被萧寒当头一记木龙桩轰成烂泥,下一刻,光线扭曲,这头散妖的精气,生命,血肉,统统被左臂的妖帝手掌纹身吸收,竟如酒徒遇佳酿,饕鬄获美食。

如今,萧寒凭藉着深厚的炼骨根基,以及九尾葵花草的庞大药力,达到炼脏巅峰,拥有80鼎之伟力,木龙桩祭出,狂锤暴击,普通散妖,简直无法对萧寒造成任何实质性的威胁,除非是陷入包围。但即便陷入包围,萧寒的天子神拳,亦能够撕开一条血路。

“砰!砰!”萧寒再次锤死两头迎面碾杀过来的散妖。

“散妖,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萧寒越杀越有精神,前所未有的信心被他获得,躯体中脏腑涌动,虎啸龙吟。

“咻!咻!咻!咻!”

这次是五头散妖潮水般涌来,跳跃如蛤蟆,轻而易举撕裂空气,发出来惊涛掠岸之声。

“君临天下!”

萧寒怡然无惧,天子大势涌出,十方云动,头顶上帝王虚影加持,气势节节攀升。一拳轰出,五头散妖竟然往后扑倒!

“噗!噗!噗!”

木龙桩连续爆锤而出,立时碾碎其中三头散妖!

“走!”萧寒天神下凡,如入无人之境!

蓝溪溶和景烟雪,在此绝境之下,本已经万念俱灰,可没想到,身旁的大叔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竟然是生生带着她们两人,朝小镇出口杀去!

“大叔!还有一百步!我们距离小镇出口,还有一百步!镇外有我们的蛟马,只要杀出小镇,骑上蛟马,就有一线生机…大叔你好厉害!”景烟雪用近乎崇拜的目光看向萧寒。

萧寒默不作声。心道。“要杀出小镇,恐怕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散妖对付起来,是没什么,但我总感觉到如芒刺背,一定有一头战力远超普通散妖的大家伙,窥伺在旁,择人而噬。嗯,应当就是伪装成莫师兄那头…”

此时,萧寒的精神得到磨砺,已经能够隔空感应到潜在的危险,这绝对是非同小可的精神境界。

远处一栋三层高的石楼屋脊上。

“什么?这么厉害…连连杀死我们的同类,尸骨不留…可恶!江湖客?看来,并非普通江湖客,难道是大宗门的天才弟子,遮掩身份,出来历练?”那妖兵枭叫连连,下一刻,它喉咙中的妖啸声更加尖锐,惨烈,连绵不绝,如火山爆发。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小镇中的散妖迅速组织起来一波最强攻势,前后左右朝萧寒等三人扑杀而至,势如万马奔腾,碾爆一切!

赫然!

“人族,死!”

一头散妖竟然从萧寒身后狂风般掠至,利爪如钩,撕向景烟雪后背心!这一下要是撕实了,景烟雪必然是肉身四分五裂,死得不能再死!

在此之前,散妖在发动攻势的时候,主要是攻击萧寒一个人,并不主动攻击蓝溪溶和景烟雪。似乎是想活捉两女。然而,回旋在小镇上方的妖啸声越来越急促,也不知道传递出来了什么讯号,致使这些散妖不再顾忌,开始疯狂攻击蓝溪溶和景烟雪。

电光火石之间,这头散妖的爪风已经撕开景烟雪背部的衣衫,使得景烟雪后背一片冰凉,所有毛孔一下子收缩,可怕的死亡阴影,瞬间将她笼罩!她心念一动,悲怆道,想不到,我景烟雪死在这里!死在一头妖族手中!

就在这时…

“噗!”

萧寒拉住景烟雪的玉手,一个旋转,使得他和景烟雪交换了一下位置。

也就是这么一下子,本应该击杀在景烟雪背部的利爪,正中萧寒胸口!

“嗤”

萧寒胸口一大片黑色布料破碎纷飞,露出里面晶莹如玉的肌肤,妖爪在萧寒心口狠狠的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鲜血狂飙!

但是,在不灭金身的保护下,体内热流滚滚如潮,使得这一爪,并没有撕开萧寒的身体。

“妈的!死!”

萧寒暴怒如狂,右手木龙桩锤出,将那散妖砸得四分五裂,怪叫暴毙。生命精血一个呼吸不到就被吸干!

“大叔!”景烟雪劫后余生,意识到是身边的大叔替她挡了这次致命攻击,她心神巨震,热泪夺眶而出,大哭道。“大叔你为什么要对烟雪这么好…大叔你受伤了…大叔你不要死…”

蓝溪溶亦是动容不已,热泪翻滚。

“大叔,这是我炼制的疗伤药,‘百草露’,你赶紧服用下去,大叔你千万不能够有事…”蓝溪溶很快就忍住泪水,从怀中掏出一瓶丹药。

“吼!吼!”

左右两侧,又是两头散妖裂空碾至,根本不给萧寒服药的余暇。

不过,好在萧寒如今的不灭金身,已经得到后续功法,修炼精深,就连枯木尊者,岐山豺狼,甚至名剑山庄天才上官逸的攻击,都能够扛下来。区区一头散妖,虽然爪牙锋利,但力量亦只是3,40鼎。萧寒硬扛,虽然吃痛,但也不致命。

妖族的厉害之处在于,妖气暴戾,无孔不入,能够影响大多数人族武者的心志,瓦解斗志,使其本身战斗力发挥不出来多少。然而,萧寒心脏中不停旋转的奇怪东西,似乎能够屏蔽妖气的侵害,使得萧寒面对普通妖族,有一种应付自如的味道,因而萧寒才能够在这妖镇中左右冲杀,斗志并不土崩瓦解。

“砰!砰!”

萧寒木龙桩横扫千军,将两头散妖打爆。

拉着两女继续往镇外冲。

“咻咻咻”

一群散妖闪烁如鬼魅,又组成人墙,挡在萧寒三人身前。

萧寒虽然受伤,但精神越来越锋利,越战越勇,二话不说,皇袍加身大势轰出,平定四海,八方安静。

妖族人墙溃散!

“统统死!”

木龙桩疾风暴雨般锤出,打死数头散妖!

“嗡嗡嗡”

赫然,萧寒左臂的妖帝手掌纹身,传出来一阵阵悸动,有一根干涸妖脉吸收了不知道多少头散妖的精血生命,竟然有觉醒的征兆!

“什么?妖帝手掌的第二条妖脉,隐隐约约传递出来觉醒的迹象?”萧寒心中涌起一阵狂喜。

“人类…去死吧!”又一头散妖山岳般扑向萧寒。

“轰!”萧寒一拳打出去,将这散妖崩碎,又是一股精纯的妖族精气,被妖帝手掌纹身吞噬。

“噗噗噗噗”

妖帝手掌纹身如有生命一般跃动起来,第二条妖脉中流动起来狂暴的力量!

“好!太好了!第二条妖脉觉醒,我的妖帝手掌,将拥有200鼎的狂暴力量,力拔山兮!不够!还要继续猎杀!杀更多的妖族!”萧寒精神振奋,猛然松开蓝溪溶和景烟雪的玉手,居然笑了出来。“两位姑娘,总是被妖族压着追杀,仓皇逃命,亦不是办法。我来反杀一阵!”

话音刚落,萧寒竟然主动扑向前方冲过来的几头散妖,左手木龙桩,右手天子神拳,势如破竹,连番轰杀!

当然,萧寒在主动出击的同时,也并不离开蓝溪溶和景烟雪太远,保持着自己能够急救到的保护范围。

“砰!”萧寒背部挨了一头散妖一脚,萧寒一个踉跄,吐了一小口鲜血,反手一记木龙桩,直接将这散妖轰爆。

两头散妖朝蓝溪溶冲去,萧寒一步抢上,天子大势放出,君临天下,抢先一步将这两头散妖击毙。

散妖尸体,化为一道道流光,不断注入左臂妖帝手掌纹身,滋补滋补再滋补。

蓝溪溶和景烟雪手牵着手,紧张的看着‘大叔’反扑妖族,眼睛里都是小星星直冒。

特别是景烟雪,刚才萧寒以命相救,对她的心灵冲击太大了,现在,她一颗心都放在萧寒身上,一会儿想道,大叔的伤要不要紧?一会儿又想道,大叔真猛;一会儿又扪心自问,像刚才那种情况,若是换成药王谷同门师哥师姐,会像大叔那样用身体替自己挡住那致命一击么?得到的答案是,肯定不会……

“大叔真是武勇盖世啊!”景烟雪痴痴的道。

两女现在已经不如刚开始那么惊恐了,她们脑中都有一个相同的心念……只要大叔在,就一定能带我们杀出去的!只要大叔不倒下,我们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远处那栋三层高的石楼屋脊上。

那头妖兵终于按捺不住了。

“可恶!那个人类太厉害了!妖气对他的斗志,丝毫不能够磨灭…他不断的收割我们同类的生命…他的冷静让我感觉到恐慌…他就好像那些‘妖侠’一样,仿佛天生为杀戮我们妖族而生……”

妖兵不安的低嚎起来。

“妖侠?”左右两边站立的散妖,迸发出来惊恐的叫声。“不,首领!他不可能是妖侠,人族中的妖侠,都是真气境!他不是妖侠,绝不是!如果他是妖侠,那我们早就灭亡了!”

“这种人族,现在不是妖侠,以后也一定会成为妖侠!杀!必须扼杀!他身上有至宝!亲自斩杀他!”

妖兵妖吼一声,双脚一蹬,强悍的肉身冲天而起,直接朝萧寒扑去!

“砰!”

这头妖兵立足的三层高石楼,被震成碎片,石块四散激射!

“砰!”

妖兵践踏在另一栋房屋的屋顶,那栋房屋瞬间坍塌。

“砰!”

“砰!”

“砰!”

……

妖兵所过之处,处处崩灭坍塌,烟尘漫卷!

……

“大叔!有…有一个大家伙冲过来了!”蓝溪溶和景烟雪异口同声惊叫起来。

“噗!噗!噗!”

萧寒处理完几头攻过来的散妖之后,立即一闪身,挡在两女身前。

就在这时…

“嗡!!!!”

萧寒左臂闪过一道隐晦的妖光,第二条妖脉,轰然觉醒!

那恐怖的,灭世的,斩断江河,摘星拿月的力量,在妖帝手掌纹身中滚动起来!

“砰!”

妖兵落足在萧寒身前数十步的位置,顷刻之间,地面的青石板被掀飞,气流狂涌,四面八方的散妖一个个被崩飞。

一条沟壑从妖兵落足的地方形成,嗤嗤嗤爆响,向萧寒这边蔓延撕裂过来!

飞沙走石!

“吖”

蓝溪溶和景烟雪一边用手遮住风沙气浪,一边后退。

与此同时…

“噗嗤!!!!”

萧寒的黑色斗篷被彻底撕裂,他上半身精赤,下半身穿一条银白色裤子,全身浴血,充满了伤口,但肌肤却莹润晶亮,肌理线条流畅如豹,一张年轻的脸庞,轮廓分明,谈不上英俊,但充满了难以言喻的生机。双目漆黑灵动,爆射出来难以磨灭的信念!

萧寒立身于气浪中,巍然不动,如虎踞,如龙盘。

这个昔日挨打的活靶子,彻彻底底形成了一丝气势。

“噢?原来你这么年轻?”妖兵缓缓的站了起来,矗立如山岳,庞大的妖气四散辐射,空气翻滚。

“我要宰了你。”萧寒一步踏出,霸气丛生。他眼睛里没有大多数人族武者对于妖族本能的畏惧。

“大叔…大叔…这么…这么年轻啊…”景烟雪和蓝溪溶站定之后,一瞬不瞬的看着萧寒,眼睛里写满了各种复杂的表情。

忽然,景烟雪粉拳紧握,大声道。“大叔,杀了这头妖族!”不知不觉间,她脸色俏红,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在如此惨烈杀伐的战局中,她眸子中,竟然掠过一层说不出的温柔旖旎之意。

萧寒活动了一下筋骨,一步步的走向妖兵,他留给蓝溪溶和景烟雪一个坚定而充满了力量和信心的背影。

两女竟然都看得痴了,芳心不能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