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亲我一下

第四十五章 亲我一下

PS:求会员点击。那啥,三江票能否去领一下,投给妖神?

………

萧寒亦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以如此豪雄的姿态,独力面对一头妖兵。

书籍上记载,妖族中的妖兵境,大约等同于人族武者肉身境界中的换血。

严格意义上讲,妖兵同人族换血境武者相比,各有优劣。

妖兵的优势在于,妖族的肉身比人族强悍,同等级之下,妖族的力量,爆发力,速度,弹跳能力,都明显占据上风。而且妖族全身多处部位可以直接作为最锋锐的武器来使用…它们的尖牙可以咬碎岩石,甚至于钢铁;它们的利爪分金断玉堪比宝刃;它们的尾巴如蟒蛇如钢鞭……

而人族的优势,是武技。人族肉身境武者,就可以修行武技了;而妖族在妖将以下,是不善于使用任何技巧的。

当然,妖族最大最大的优势,则是那无孔不入的妖气,可以侵蚀人心,可以在人族武者心中种下心魔。找出人族心灵中的破绽,趁虚而入,摧枯拉朽,一举斩灭所有信念和斗志。

那种所谓内心没有神勇的人族武者,天性畏惧妖族,即便修行再高,在真正面对妖族搏杀之时,简直一触即溃。

人族换血境武者,被散妖强行吸食脑浆的例子,不胜枚举!

然则,妖族最大的优势,妖气,在萧寒面前,似乎不起作用…

萧寒心脏中的奇怪东西,不停旋转,溶解妖气…

当然,亦或者说是,眼前这头妖族,妖兵,境界不够高,释放出来的妖气,还无法给萧寒带来实质性的伤害。

萧寒一步步踏出,稳如山岳,杀伐之气节节攀升,内心更是坚定如磐石,直指妖兵。

“轰”

疯狂的妖气海潮似的,以妖兵为中心,弥漫开去,四下散开,空气黏稠如雾,腥红如血…

就连站得远远的蓝溪溶和景烟雪,都受到这股妖气的侵害,瑟缩着抱成团,牙关打颤。

赫然之间…

“砰!”

在萧寒体内,炸开来势如山崩的骨爆声,任何妖气,全部震开!大地都似乎抖了一抖!

爆骨式!

下一刻…

萧寒趁着爆骨式将气势攀至顶点,一鼓作气,肉身一跃,破开空气和妖气,朝那头妖兵碾去!

“人族!找死!你的确很强,大约有一天会成长为妖侠,可你还没有炼成真气,还没有形成气候!你的脑浆,必将成为本座崛为妖将的养料!吼!”

那头妖兵亦是戾声尖嚎,直扑萧寒!

“咻咻咻咻……”

残影连闪,妖爪撕空气如撕布帛,疾风骤雨般轰杀向萧寒。

每一爪,不下百鼎之力!

爪风在地上撕出密密麻麻的沟壑,碎石灰尘乱蹦乱弹,四面八方激射出去,将小镇中的房舍射成筛子。

萧寒虽然修炼不灭金身,肉壳坚不可摧,修复能力强,但也不会傻到硬扛这头妖兵的爪芒。

“皇袍加身!君临天下!”

呼吸之间,萧寒连续打出天子神拳中的前两式,而且自出机杼,打断了这两式的顺序,先出皇袍加身,再出君临天下。

天子大势横空出世!四面八方的大势融入萧寒身躯,就连一部分妖气,都强行转化为萧寒之势!

气流涌动,萧寒如身披皇袍,头戴冠冕,五帝华盖升腾,锋芒天下!

“轰!”

一式君临天下,打得空气如水流般波动起来。

“可恶…”妖兵受到大势影响,力量几乎自损一半,动作亦变得迟缓起来。

“咻咻”

不过妖族乃天生嗜血残暴的种族,这头妖兵竟然不退,双爪握拳,如流星陨石般朝萧寒撞击而去!

“砰!”

萧寒和妖兵硬生生对抗了一拳!

一人一妖都后退了一步!

“厉害…这妖兵的纯力量,几乎是在100鼎以上!而且,还是受到我的天子大势干扰,依旧能够爆发出这种雄浑的力量,可见,妖族的肉身,的确是要比人族强悍太多太多了…”萧寒被震得五脏六腑一阵翻滚。

而那妖兵更是不堪,在萧寒这无可匹敌的一拳之下,它的爪子都被折断了数根!

“再来!”萧寒奋起余力,挺身而上,又是一式君临天下轰出!

“人族,你以为本座怕你?死吧!”妖兵那猩红的眼珠中,掠过一抹狡狯的神色…

“砰!”

当萧寒同妖兵对击一拳,再度将妖兵的爪子折断数根之时,赫然,那妖兵嘴角扯出一抹阴笑,顷刻之间,风声鹤唳,一道势如破竹的力量,从妖兵身后扫了过来,空气如爆竹般炸响!

尾巴!

妖兵的尾巴!

这妖兵极其阴险,事实上,它的尾巴才是最大的杀器,蓄力暴抽之下,可以抽出200鼎的巨力,轻易打爆一座小山包,连瀑布都能瞬间抽断!

与此同时,萧寒嘴角同样浮现出一抹冷笑!

“妖帝手掌,出来!”萧寒心中暗呼。

“咻”

一道妖光在萧寒左臂隐晦一闪,赫然之间,萧寒的左臂虬龙般的肌肉纠结,各种妖族文字,符篆,妖脉闪现,蛮荒灭绝的气息四面笼罩,几乎就是十分之一个呼吸不到,萧寒的左臂变幻为妖帝手掌!长有两米!如孽龙窜出!

此时,在妖帝手掌上,两条妖脉觉醒,琉璃色,内外明澈,净无瑕秽!

每一条妖脉中,各有100鼎之力!

“噗!”

萧寒的妖帝手掌一抓,直接将妖兵的躯体捣穿!

立时,妖兵的整个躯体开始泄气,缩水,干瘪,强大的生命力流水一般逝去!化为道道流光,融入妖帝手掌。

“噗”这时,妖兵的利尾,才抽在萧寒躯体上,不过力量已经不大,只有数十鼎,不能对萧寒造成致命伤害,顶多也就是一些轻伤。

“你…你…这是…这…”两米多高的妖兵,躯体节节萎缩,精气和生命被妖帝手掌以海绵吸水之势,饕餮吞噬!

“你…你…你有…我们…我们妖族的…手段…你到底是谁…啊!!!!”妖兵声音细若游丝,嘀咕了几句,而后一声惨嚎,彻彻底底被妖帝手掌吸干!涓滴不漏!

“呼…不动用妖帝手掌,几乎杀不死这头妖兵…”萧寒当机立断,祭出觉醒了第二条妖脉的妖帝手掌,击杀妖兵,并且掠夺它的精气生命为第三条妖脉的养料。

“咻…”妖帝手掌化为左臂纹身,飞快蛰伏起来,第三条妖脉一阵阵悸动,有一点要觉醒的味道,但还差一些养料。

萧寒飞快的回过头一看,只见蓝溪溶和景烟雪抱在一起,秀发凌乱,素手遮面,在抵抗妖气妖风。

“不知道她们刚才有没有看见我使用妖帝手掌…她们受到妖气侵蚀,心智大受影响,六感都变得迟钝…”萧寒眼珠子转动。“应该没有瞧见吧?”

就在萧寒狐疑不定之时…

“首领被这头人族杀死了!快逃!快逃!”

……

小镇中的散妖,如同一只只惊慌的蛤蟆,四散乱蹦,狂风般离开这座妖镇。有树倒猢狲散的味道。

小镇中沉积的妖气,渐渐散开。

黎明的第一道曙光照射小镇,无尽的黑暗终于结束…

“呼……”

萧寒心神一松,整个人一下子瘫软下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此次一战,萧寒直面整个小镇的散妖,甚至还有一尊妖兵,虽然击溃妖群,但萧寒全身多处受伤,体力近乎透支,更为严重的,是有一些殚精竭虑。

“大叔!你怎么样了!”

这时,蓝溪溶和景烟雪抢了过来,景烟雪极为紧张,忍不住蹲下腰,将萧寒轻轻扶起,令萧寒的头,枕在她曲线优美的大腿上。丝毫不顾男女之大防;蓝溪溶本也欲弯腰搀扶,但被景烟雪抢先一步,因而便不动声色的也蹲了下来,口中道。“大叔,你把妖族都消灭了…”旋即,她脸色微微一红,轻声道。“不,你,你不是大叔,你这么年轻…”

“大叔,这里有疗伤药…”景烟雪却依旧大叔大叔的叫个不停,她迅疾的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扒开塞子,极为温柔的将瓶口对准萧寒的嘴唇,将瓶中琼浆似的药液喂送到萧寒口中。

顷刻之间,一股沛然生机,顺着萧寒的喉咙,涌入萧寒脏腑之中。生命的芬芳在萌生。

“这药真好…”萧寒脱口而出。

“大叔,我自己炼制的疗伤药。”景烟雪赶紧道。这时,她似乎才意识到,萧寒并不是大叔,而是一个年龄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年,而且,此时萧寒上身精赤,被自己轻轻搀住,头还枕在自己大腿上。

一下子,景烟雪就涌起一种羞赧难言的感觉,俏脸霞烧,大腿香肌上,和萧寒的头接触的地方,泛起一种怪异的酥麻,一片燠热。但她终究挂怀萧寒的伤势,因而并不挪开身子,她眼眶又红了起来,晶莹的泪珠在滚动,呢喃道。“大叔你为什么要对烟雪这么好啊…”

萧寒亦是第一次同这种粉雪可爱的少女有这样近乎亲热的接触,他心中说不出的快美难言。鼻端萦绕着从景烟雪身上传递过来的处子幽香,整个人如坠云端。

不过,萧寒还是担心刚才使用妖帝手掌,被这两女看见了端倪。

“我一拳将那妖族首领轰杀了,”萧寒试探的道。

“嗯,大叔你真厉害!比我们药王谷很多很多外门天才师哥师姐都厉害…大叔,你也是大宗门的弟子么?”景烟雪反问道。

“呼…看来她们似乎是没有看见我的最大秘密。”萧寒心里松了口气,不过他是不肯将自己的底细说出来的。萧寒心想,只要自己不吐露宗门,自曝身份,就算这两位少女事后想起一丝蛛丝马迹,也寻不着自己。

“就让她们一直误会我只是一名江湖客吧…”

“呵,我哪是什么宗门弟子啊?浪荡江湖的一个散人罢了。”萧寒故作深沉道。旋即眼珠子一转,眸子中闪过一抹少年恶作剧的光芒,他低声道。“景姑娘,我和妖族搏杀,身受重伤,虽然服用了你的灵药…不过…亦不知道身子能否好起来…哎…”

“大叔你…你…你的伤很严重么?”景烟雪颤声道,一串热泪再也控制不住,从美丽的大眼睛中滴落而下,滴在萧寒脖颈上。

“景姑娘,不知你能否满足我一个要求…一个小小的要求…”萧寒缓缓道。

“大叔,什么要求?”景烟雪目中闪过坚定的神色。

“咳咳…说出来恐怕有些冒昧…不过…那么,我便说了,景姑娘,我生死未卜,你能否…咳咳…你能否亲我一下?”萧寒终于厚着脸皮说出了自己无理的要求。

这一方面是转移开话题,还有一方面是少年心性,再者,萧寒既然决定不对两女吐露身份,从此分别之后,人海茫茫,天各一方,也不知道会不会再有交集。既然要分离,那趁机索吻……就当是留作纪念吧。

“啊?”景烟雪听到萧寒的话,立时一愣,旋即,她脸色一阵羞红,一颗心砰砰砰乱跳起来。

景烟雪低头一看,只见萧寒年纪轻轻,脸庞轮廓线条分明,眼神灵动不羁,自信勃勃,她本是洁身自好的黄花闺女,一生中从来没有和任何男子有这等肌肤相亲之举,此刻萧寒躺在她大腿上,她鼻中闻到的全部都是萧寒身上散发出来的男子气息,少女情怀,已有些意乱情迷,再想到这男子为了救自己,舍身挡住妖族的利爪,这份恩德,今生今世衔环结草都难以报答,他现在身受重伤,只不过要自己亲他一下,又有什么好扭捏的?

景烟雪芳心大动,柔情似水,眼中娇羞无限,刚想点头答应。

“大…大叔……你别捉弄烟雪了…”忽然,一直在旁边不吭声的蓝溪溶,突然道。“烟雪,你怎么糊涂啦?你看看大叔的眼神,隐含着强大的生机,哪里像是垂死之人?”

要知道,药王谷的弟子,善于炼制各种丹药,其中不乏救人性命的疗伤圣品。要救人疗伤,自然需要懂得一些医理,观人气色。

可以说,药王谷出来的弟子,不但是炼药高手,同样也深谙医道。

一个人是奄奄欲毙,还是生机勃勃,她们一眼就能看出来。

蓝溪溶心细如发,首先看出破绽…

“嗯?”景烟雪右手一搭,食中二指捏住萧寒左手腕脉,妙目凝视萧寒双瞳,旋即大喜道。“大叔你好坏!你骗烟雪!你没事!你的伤没事!”

“这都被看出来了…”萧寒大感尴尬,很不好意思的挣脱景烟雪,一下子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我刚刚是开玩笑的…两位姑娘别见笑…”

在体内热流的不断冲刷滋养之下,萧寒虽然满身伤痛,但顶多也就是痛几日便好了,性命无忧。

“大叔你骗人…”景烟雪也站了起来,嘴角微嗔。

“咳咳…”萧寒极糗的干咳两声,就想说几句客套话,然后走人。

就在这时,香风扑面,景烟雪一下子凑过来,微微踮起脚尖,蜻蜓点水般的在萧寒左边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小鸟般逃到一边,把脸侧开,看也不敢再看萧寒。

蓝溪溶眼中掠过一抹异色,看了看景烟雪,然后轻轻走过去拉住景烟雪的手。

萧寒摸着被景烟雪亲过的地方,只觉得一阵销魂蚀骨,满心都是少女的温柔滋味,一时间,萧寒痴了。

三人沉默了一会儿。

“嗯,我们这就出镇,骑着蛟马各回各家吧。”萧寒打破僵局,主动带着两女,离开这座荒镇。

……

镇外。

萧寒骑着一头蛟马。

蓝溪溶和景烟雪合骑一头蛟马。

“大…呵,我们不应该再叫你大叔了。”蓝溪溶看着萧寒,清美的眸子中有一些掩饰不住的眷恋。“可以告诉我们,你的名字么?”

萧寒想了一下,笑道。“也没什么…你们就叫我大叔吧。”

“大叔…要不…你,你和我们一起回药王谷好么?”满脸羞红的景烟雪忽然抬起头很认真的看着萧寒。

“不用了…我先走了,蓝姑娘,景姑娘,你们保重。”萧寒双脚一夹蛟马,绝尘而去。

只听景烟雪在后面大叫道。“大叔,你一定要来药王谷找我啊!我等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