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你接我一招吧!

第四十七章 你接我一招吧!

萧寒和阿丑一前一后出了别院。两人径直离开这片区域。

阿丑深深的看了萧寒一眼,就感觉萧寒这次历练回来之后,精神气度饱满强劲,眸子中有锋芒隐现,和历练之前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再稍微一观察萧寒的气息,显然已经达到了极为高明的炼脏境界,躯体中脏腑蠕动,有龙吟虎啸之势。

“萧寒…我发现你和以往大不相同了…”阿丑咕哝道。“对了!自信!我从你身上感觉到一种很强烈的自信!”

“嘿嘿…阿丑师兄,我们武者怎么可以没有自信?没有自信就跟咸鱼一样,这辈子都翻不了身。一辈子被人踩着。”萧寒随口一笑道。

阿丑一时无语,默默咀嚼萧寒的话。

“对了,阿丑师兄,你修行‘枯木宝录’上的武技,如果有药王谷的‘澡雪丹’辅助,那就事半功倍了。我听说‘澡雪丹’服用下去,在一定时间内杂念不生,可以有效的帮助武者领悟武技。”萧寒笑道。

“噢?萧寒,你小子,出去行走一趟江湖,就懂了这么多?连药王谷的澡雪丹你都知道了?”阿丑咧嘴一笑道。“不过,药王谷和我们云雨宗的关系,似乎不是特别好。药王谷也向我们云雨宗出售丹药,但只是一些中低级丹药罢了,‘澡雪丹’并不在其中。”

萧寒心里偷笑…澡雪丹在云雨宗没得卖么?不过我倒是吃过几粒。

“对了!”阿丑拍了拍额头道。“萧寒,你不是经常问我‘薛剑风’的事情么?你一说起药王谷,我就想到一件和‘薛剑风’有关系的事情。还是件大事!”

“什么大事?”萧寒一震。

“作为我们云雨宗第一外门弟子,薛剑风向药王谷提婚,大约是想要和药王谷的一名外门女弟子定下亲事。这件事情,由薛剑风所在外门山峰的几名主事出面,利用私交,去和药王谷几名外门主事协商。总之就是媒妁之言这么个意思…萧寒,想必你也知道,几乎我们烽火帝国的所有武者,甚至包括真气境大能在内,都渴望拥有一位来自药王谷的眷侣。你想想,到时候家里那口子帮你炼丹,各种秘药源源不绝,那修炼起来岂不爽死?一旦薛剑风这门亲事定下来,那他成长速度将无法遏制!天才配炼丹师,这种夫妻组合,潜力无穷。”

“这样啊…”萧寒心里微微不爽,“看样子,这门亲事能成吧…毕竟,薛剑风并不是籍籍无名之辈,嘿,咱们云雨宗外门第一天才,勉勉强强,也配得上药王谷一名外门女弟子吧?”

“这可没准!”阿丑摇头晃脑的道。“萧寒,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药王谷的弟子,特别是女弟子,那是香饽饽,不管是外门还是内门,多半是嫁给真气境大能;要不然就是嫁到皇室,当今烽火帝国皇后,母仪天下,就出自药王谷;还有的就嫁到其他帝国的大宗门去了。往大了说,咱们云雨宗还真不算个事儿…”阿丑压低嗓音。“南域七大帝国,二十七个中等国家,小国家多如牛毛,萧寒你想想,烽火帝国,沧海一粟罢了。不过嘛,据说碍于私交,药王谷的几名外门主事,会亲自来到云雨宗,当面和薛剑风交涉。这件事已经传扬开来,到时候咱们可以过去瞧瞧热闹…”

“嗯,到时候过去看看。”萧寒心里就突发奇想,自己有没有可能破坏掉这桩婚事?让薛剑风镜花水月一场空……不过,这个心念只是一闪而逝,萧寒知道,要彻彻底底报复薛剑风,必须要击败他!而且,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击败他!践踏他的尊严和骄傲!

“外门弟子排位赛,倒是实现这一切的最佳时机!”

“萧寒,你到底和薛剑风是有恩还是有仇…就感觉你对他的事情,非常关注。”阿丑忍不住好奇道。

“哈……阿丑师兄,这个暂时不说,以后你统统都会知道。”萧寒打了个哈哈。

就在这时,萧寒和阿丑来到半山腰的集市,石板路左右两边,店铺林立。

萧寒这次出去历练,搜刮到了数千枚真武币,在这一峰的外门弟子中,也算是个小小的土豪了。

手中有钱,心中不慌。萧寒就想去丹药铺看看,采购点修炼用的药物;亦或者去地摊上淘淘武技秘籍,说不定大浪淘沙,找到一两门适合自己修行的武技。

就在这时,石板路上经过的外门弟子,看见萧寒之后,都纷纷驻足,窃窃私议的议论起来……

“萧寒!是萧寒!没错!这小子据说去江湖中历练了,消失了大半个月,现在终于回来了!”

“他历练个屁!我看,是在躲杨磊。他主动和杨磊定下十日之约,口口声声说要接杨磊一招,结果临到头来,跑路了!这种人,是从活靶子爬起来的,骨子里还是懦弱的。没有骨气。”

“说话别那么难听,萧寒怎么没有骨气?他要是没有骨气,就不会挑战武岩和令狐松了。你们看看,萧寒这次历练回来,整个人的气息都更加凝实了,说不定是撞到什么奇缘。”

“对对,不要小看了这个萧寒,听说几位主事现在很看重他。否则,就不会让他出去历练了。历练可是肥差啊。”

……

“萧寒,啧啧,你看看,你一回来,就有人议论你,”阿丑在萧寒旁边低声咂舌道。

“嘿…无所谓了。走,阿丑师兄,我们去丹药铺瞧瞧。”萧寒飒然一笑道。

就在这时……

“萧寒!站住!”

从长街尽头,爆发出来一声厉吼,中气充沛,洪钟大吕一般。

紧接着,一大群外门弟子,气势汹汹的朝萧寒走了过来。

为首一个,穿一袭紫色长袍,额头饱满,意气风发,气息凌厉,不是杨磊又是谁?

“萧寒…杨磊来了…”阿丑低声道。

“没关系,我应付。”萧寒反而笑着迎了过去。阿丑紧跟在后面。

“萧寒,我还以为你一直躲在外面不回来了。”杨磊傲然道。“躲不过去了吧?”

此时,萧寒发现杨磊气息比之前更凝练了几分,呼吸之中,仿佛还有药香味。看来,这家伙这大半月时光,也没闲着。

“你不是约定和我十日赌斗么?这都近二十天了,你该不会是忘记这件事了吧?”杨磊用讥讽的目光看着萧寒。“继续躲啊!有本事你就躲一辈子。做一辈子乌龟。”

“嘿嘿…”萧寒不疾不徐,气度从容道。“杨磊,话不要说得那么难听,躲?小爷我不过是出去历练而已,中途遇到一些事情,耽搁了。你唧唧歪歪干什么?”

“耽搁了?哈哈哈…”簇拥着杨磊的一群外门,就都不屑的笑了起来。“怕就是怕,不要找借口。”

“好了,萧寒,废话不多说了,当初十日约定,是你亲口定下来的,一万枚真武币,我也托凌飞羽师哥帮我凑够了,怎么,我这一招,你接还是不接?你要是不敢接,也行,当着我们这一峰所有外门的面,跪下来,学狗叫,吃屎,此事就作罢,如何?”

一听这话,四周围观的外门弟子,就都应景的哄笑起来。

“哈哈哈哈…”萧寒忽然狂笑起来。“杨磊,我看你是脑袋被门夹了!好,我陪你玩,不过,今次不是我接你一招,而是你接小爷我一招!你敢不敢?你要是接不下小爷一招,一万枚真武币悉数归小爷;你要是接下来了,小爷听凭你处置。敢不敢?”

“呃…”四周一下子安静了。

“萧寒,你在说什么?你让我接你一招?”杨磊鼓起眼睛瞪着萧寒,不可思议。“我炼髓境,你炼脏境,你我足足相差一个大境界,不可同日而语,你要我接你一招?你是白痴么?!”

“一招,”萧寒竖起右手食指,嘴角扯出一抹嚣张的弧度。“不管你是什么境界,对付你这种角色,一招就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