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你说你是不是脑残?

第四十八章 你说你是不是脑残?

在四周围观的外门弟子看来,萧寒的话,简直就是气焰熏天,狂傲到了极致。

但非常可笑!

一个炼脏武者,让一个炼髓武者接一招。这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虽然说,萧寒在炼骨境的时候,曾经连番越级挑战,击败过炼脏境的令狐松和武岩,但是过程十分惨烈,几乎是以命搏命,杀敌一万,自损八千。

现在萧寒修为臻至炼脏境,或许有可能和杨磊周旋一二。

但决计不是一招的事情!

一招不击败杨磊,就听凭处置?这完全就是自己找抽!送死!

若按照之前的赌约,萧寒全力接杨磊一招,只要一招不死,就算萧寒胜。而且众人都知晓,活靶子出身的萧寒,十分耐打,理论上是有可能在杨磊全力一击之下,争取活命的一线生机。事实上,这个赌约,压力反而在杨磊一边。他一招打不死萧寒,声名尽毁。

而现在,萧寒居然扬长避短,口口声声要杨磊接他一招,这只能理解为练功把脑子练坏了。

在场有的外门弟子心中一动…‘对了!上次萧寒去武技阁挑选武技,被冷执事忽悠了,给他一张破羊皮纸,现在看来,萧寒是研究那张破羊皮纸,让自己钻进牛角尖了,走火入魔,脑子彻彻底底的坏掉了。这人废了!’

“哈哈哈哈…”赫然,杨磊怒极反笑,他脸色阴晴不定,直视萧寒道。“萧寒,你是在找死你知不知道?在这大半个月的时光中,凌飞羽师哥赐给我一枚‘豹胎冲髓丹’,我苦心孤诣,炼化这枚丹药的药力,磨砺力量,养精蓄锐。如今,我力量达到65鼎,破金石如破瓦片木竹,你拿什么跟我斗?不过,既然你想找死,我成全你!”

杨磊故意在萧寒面前,将他这大半月闭关炼化药丸,暴涨力量之事一丝不漏的说出来,目的就是要摧毁萧寒的斗志,瓦解信心。

一群外门弟子听到杨磊的话,都纷纷倒抽凉气。一般来说,各大宗门,资质普通的炼髓武者,基础力量可以达到4050鼎,这属于正常范围,一旦突破到60鼎,就算是根骨奇佳了,杨磊居然力达65鼎,绝对是非同小可。稍微再凝练一下气息,打磨一下心境,就可以进入换血境了。

阿丑在一边听得浑身直哆嗦。

“走吧,上擂台。我们之间的事情,的确需要一个了结。”萧寒弹了弹指甲,面部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竟然给人一种古井深潭,深不可测的味道。

一群人一窝蜂的往这一峰的擂台区域走去。

而且,这个消息很快就一传十十传百,让这一峰的所有外门都知道了,尽皆潮水般往擂台区域涌去。

擂台区域。

“阿丑师兄,你在下面等我,一招而已,也就是一个呼吸间的事情。”萧寒拍了拍阿丑的肩膀,然后清淡如水的走上擂台。

阿丑彻彻底底陷入一种迷惘的状态,瞠目结舌的看着萧寒,一时间噎住说不出话来。

“杨磊,上来吧,”萧寒站在擂台上朝杨磊勾了勾手指,旋即道。“对了,一万枚真武币的赌注,你带来没有?如果没有,我们就不用斗下去了。”

“废物!”杨磊嘴角一扯,杀机浮动,他从怀中掏出一把金光熠熠的真武币。萧寒看清楚了,这种金色真武币,每一枚的面值是2000。

“好…非常之好…”萧寒吞咽了一口口水,舔了舔嘴唇。

下一刻,杨磊龙行虎步,走上擂台。

两人遥遥对立,相隔数十步。

默然不语。

赫然之间,杨磊全身无风自动,一袭紫袍在风中翻卷抖动,劲气滚动之间,隐约可以看见一片片古老的鳞片显现!这些鳞片呈淡金色,有一种华贵逼人的气息。

“杨磊的绝技,‘残龙八式’。劲气中有龙鳞隐现,稍微一施展,就有鳌掷鲸吞的伟力!你们看,一片,两片,三片……杨磊劲气中演化出来六片龙鳞残片,据说,这门武技,一旦在劲气中演化出来整整八片龙鳞,就是大圆满,一击崩山!”

“厉害,想不到杨磊在武技方面的造诣,精进如斯!萧寒死定了!这个活靶子太托大了,稍微有点修为,就不可一世,彻彻底底就是小人得志的嘴脸。

“对,就是小人得志,没有底蕴。”

……

擂台下一片议论声。

“萧寒,你大约以为,我和令狐松,武岩之流相差无几吧?”杨磊一步步缓缓走近萧寒,也不见他怎么用力,但脚下的地面却一寸寸的龟裂开来。气势节节攀升!“现在我要告诉你,你可以靠死缠烂打,击败令狐松和武岩,但是你永远无法击败我。你只能够仰望。哦…不过你等会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了。死。被我击毙,是你的归宿。”

“嘿…”萧寒也动了。

一步步朝杨磊走去。

但萧寒走动之间,没有杨磊那种气势,就好像平常散步一样,温温吞吞的走着。

三十步,二十步,十步……

赫然之间!

只见萧寒头上突兀显现出来一片萧瑟的空气,深秋肃杀之意,一下子笼罩出去,枯叶飘零,一道道老皮褶皱蔓延开来,不过,在层层老皮之下,竟然吐露出来绿色嫩芽,涌动着枯木逢春的沛然生机!

杨磊营造出来的所有气势,瞬间就被冲淡了!

事实上,杨磊所修这门‘残龙八式’,是千年前,一名武者在大海边捡到八块鳞片,继而创造出来的一门武学。这八块鳞片,有人说是龙鳞,有人说是蛇鳞,甚至有人说是走兽类生物脱落下来的鳞片。

但不管怎么说,这门武学也就仅仅只是从鳞片中悟势,要说有多高明,也不见得。而且,杨磊在修行这门武技的时候,根本没有机会亲手拿着那几枚鳞片,参悟其中蕴含的意境。他只是通过画卷来观想,修行,所以对于这门武技的‘势’,并未领悟到神髓。

萧寒这门枯木宝录就不同了,有这门武学缔造者亲自留下来的一截上古枯木,供给萧寒观想。

因而,先不说萧寒和杨磊之间的力量孰优孰劣,就从‘势’这个角度来说,杨磊就输了几筹。

此消彼长之下,杨磊气势大泄!萧寒气势越来越盛烈!

“怎么可能?!”杨磊心中狂惊,涌起一种生死被人掌握的不祥预感!

“装腔作势!给我破!残龙八式!残龙腿!”

电光火石之间,杨磊凌空跃起,右腿横扫千军,直接朝萧寒扫荡了过来!劲风呼啸,撕心裂肺,气冲斗牛!

在腿风之中,鳞片闪现,散发出来一丝丝上古的气息,地面噗嗤噗嗤的乱爆!

萧寒纹丝不动。

突然,萧寒右手一抓,劲气凝为一尊枯木桩,长一丈五尺,老皮覆盖,绿芽吐出,古色古香。

“一招!”

萧寒爆吼一声,枯木桩当头砸了下去!

“噗”

下一刻,杨磊全身气势消散,攻势瓦解,整个人被砸得陷入地面几寸,全身抽搐,不断的吐血。

结束了。

杨磊气势汹汹的一击,就这么寸功未立,而且被萧寒直接砸翻在地。生死不知!

真的是一招!

杨磊竟然没有挡住萧寒一招!

台下一片死寂!

每一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妖镇浴血一战,我击杀了不知道多少头散妖,因而,我在武技上,愈发凝实了。不管是枯木宝录,亦或者天子神拳,都领悟得更深。这个杨磊力量65鼎,我力量80鼎,稳稳压他一头,而且,他在武技上领悟得远不如我深刻,所以一触即溃。”萧寒现在每一次战斗之后,脑子里都会下意识对这场战斗进行评估,衡量得失。“现在,肉身境中,能够给我带来威胁的,是力量超过我,并且在武技上有很深刻理解的人物。当然,一切前提是在不使用妖帝手掌的情况下。”

这些心念,只在一闪之间。这时,萧寒走了过去,弯下腰,拍了拍杨磊的头,淡笑道。“放心,我刚才留手了,你不会死的,顶多也就是筋断骨折,废掉一身修为。”说着,萧寒就从杨磊怀中,将那几枚真武币掏了出来。

一共是5枚,每一枚面值是2000。不多不少,刚好一万真武币。

“萧…萧寒…”擂台下跳出来一名外门,结结巴巴的道。“萧寒,你…你不要造次!你赢了杨磊,算你本事,不过,这些真武币,是…是凌飞羽师哥多年积攒下来的,今次,凌飞羽师哥再赴大海悟势,返回之后,就要用这笔真武币,采购药材,冲击真气境。你…你把真武币留下吧,不要私吞,否则,凌飞羽师哥勃然大怒,你担待不起!”

这一万枚真武币,是巨款,其中有一大半是凌飞羽自己积攒下来的,还有一小半是凌飞羽出去借的。他并不认为杨磊会输给萧寒,所以将这笔巨款交给杨磊打赌,事实上,等于是暂时寄存在杨磊处。

没想到,千算万算,还是千虑一失,杨磊居然把凌飞羽的身家,全部给输进去了!

“萧寒,把真武币留下!”

一群外门就尖声叫道。

“嘿嘿嘿…一万枚真武币的赌注,是事先说好的,我不管这些真武币是谁的。赢就是赢,输就是输。我吞下去的东西,没有吐出来的道理。谁要是不服气,站上来吧!”萧寒目光横扫那群跳出来的外门弟子。

在萧寒几乎盛气凌人的目光之下,这些外门弟子个个都缩着脖子焉瘪了。

萧寒浏目四顾一圈,再也没有人敢吭声,他才跳下擂台,走到阿丑身边,笑道,“阿丑师兄,这回真是赚翻了!哈哈哈哈!”

这时,擂台下观战的众多外门,才从刚才的震惊中清醒过来。

紧接着,就是海潮一般的议论声……

“太厉害了!萧寒果然一招秒杀杨磊,势如破竹!我现在是服了,不可能不服。”

“看来,我们这一峰,第三尊天才人物崛起了!强势崛起!萧寒已经是我们这一峰的第三尊压轴人物了,这个再也没有任何悬念!”

“岂止!你们想想,萧寒才入外门多久?满打满算也就是几个月时间。从一个活靶子,到现在秒杀杨磊,进步如妖孽一般!我看,凌飞羽师哥和孟然师哥的地位悬了。”

“嘿嘿嘿,不管怎么说,现在有好戏看了,凌飞羽师哥和孟然师哥,也不会坐视不理,任由一个威胁到他们地位的人物升腾崛起。等凌,孟两位师哥返回,又是一场龙争虎斗。”

……

就在这时……

“啪啪啪”

拍掌声响起。由远及近。

一把清淡的声音传递过来,“不错,不错,你们这一峰,一向庸才横行,今日也出了一个能看得过去的角色。不错,不错,矮子里挑选出来一个将军。”

众人循声望去。

只见,不远处走过来一群人。个个嚣张跋扈,眼神东西南北扫荡,那气势,就好像一群钦差大臣,到达了一个什么乡镇中,巡查。

为首一个,十八九岁的男青年,身穿一袭淡金色的袍子,他的眼皮也是淡金色的,身高平平,样貌平平,然是周身有一股戾气,眸子中风行电击,有很大的威严。行走之间,龙蛇飞动,生机弥漫。

气息强横,超过了炼髓,是换血。

这个人的气势,比凌飞羽和孟然,还强了一筹半筹。

“阿丑师兄,这群人好像不是我们这一峰的吧?”萧寒蹙眉低声问道。

“这…这…这群家伙…萧寒,这是外门十峰中,综合势力排名第三那一峰的外门弟子,就最前面的那家伙,是那一峰的五大天才之一,郑闪,换血境强人,修行的武技是‘鹰蛇裂天击’,双手如鹰爪,腿法如蟒蛇,非同小可。在上一届的外门弟子排位赛中,郑闪位列第17位,刚好压制凌飞羽师哥,孟然师哥一头……这家伙争强斗狠,已经有好几次来到我们这一峰,公然挑衅,侮辱……”阿丑快速解释起来。

这一峰的外门弟子,看见郑闪等人,立时显现出来极为复杂的表情。有的一脸愠怒;有的眼神惊恐;有的低下了头;有的双拳紧握……

“哦?凌飞羽和孟然呢?又躲到外面去历练了?哈哈哈…我最近得到一门秘技,领悟出来一些武道上的道理,准备找凌飞羽和孟然切磋一下。结果……哈哈哈哈,他们倒是聪明,知道自己修为不行,就三天五头出去‘历练’……哈哈哈哈……”那郑闪一脸讥讽的笑了起来。

郑闪身后的一群外门,个个都附和发笑。

武道是非常残酷的,技不如人,就要被人踩,被人践踏,被人如郑闪这般奚落打脸。

这一峰的外门,个个都咬牙切齿,但凌飞羽和孟然不在,群龙无首,他们不敢出头。

“郑闪,你…你别欺人太甚了!你是否知道凌,孟两位师哥不在,所以故意来出风头?”这一峰的一名外门忍无可忍,终于咆哮了出来。

“闭嘴!”郑闪身后一名外门跳了出来,用手指头指着那名愤懑咆哮的外门弟子,“再说一个字,让你好看!噢,我记住你的样子了,以后有机会离开宗门历练,到了外面,再好好炮制你!当然,你要是现在就敢上擂台,老子立刻就要你断手断脚!”

“呃…”那名咆哮的外门弟子,被威胁,立即不敢吭声了,深深的低下了头。

这一峰数千外门,个个低头,鸦雀无声,不敢说什么多话。

“嗯…你叫什么名字?我看你对武技的领悟,也还是有几分模样的,不过你境界太低了。”那郑闪忽然看着萧寒,品头论足。“你把名字说出来,我记住,就看看三五年之后,你能否在外门排位赛中出头。”

郑闪用一种高高在上的眼神看着萧寒,慢条斯理。“你的资质,在这一峰,勉勉强强算不错了。”

“走吧,阿丑师兄,真武币到手了,我们去潇洒潇洒。”萧寒毫不理睬郑闪,就拉着阿丑要离开。

“萧寒…郑…郑闪在…在和你说话…”阿丑吞了口干口水。

“我又不认识他,理他做什么。浪费口水。”萧寒淡笑道。

就这样,萧寒拉着阿丑,径直往擂台区域外走,即将要和郑闪等人擦身而过。

郑闪脸色一变,“站住。”

“小子!我们郑闪师哥在和你说话,你聋了么?”

“站住!跪下来,道歉。看看能不能得到郑师哥原谅。”

……

郑闪身后的外门,纷纷咆哮。他们没什么好顾忌的,他们那一峰,在云雨宗外门十峰中,综合势力位列第三;而萧寒所在这一峰,综合势力只在第七,第八左右。相差悬殊。

萧寒一下子站住了。

缓缓转身。

“你们这群人真是有点无聊,跑到我们这一峰来吠叫,也就罢了,还敢口口声声要小爷我下跪?你们是不是脑袋被门板夹了?还有,那个谁?郑闪对吧?你说你修炼了一门秘技,因而想过来找凌飞羽和孟然切磋,试试这门秘技的威力……我看你脑残吧。秘技是什么?秘而不宣的杀手锏,你拿出来和人切磋?你说你是不是脑残?”

全场一片肃静!

………

PS: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