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天生的刀客

第五十二章 观礼

萧寒炼脏近乎圆满,即将要开始炼髓,也就获得了学习使用兵器的资格。

三位主事马不停蹄的带着萧寒,前往半山腰的兵器库,让萧寒挑选兵器。

萧寒也非常清楚,有了兵器,一旦修行有成,自己的战斗力将提升不少。同时也多一张克敌制胜的底牌。

事实上,如今萧寒的底牌,依旧是屈指可数。

枯木宝录的两招,对上诸如郑闪之流,便会略微吃力,左支右绌;也就只有天子神拳的两式,上得了台面;不灭金身是被动防御功法;最大一张底牌,妖帝手掌,见不得光。

“看来,我一身所学,真的极为有限,参加今年的外门排位赛,拼的是底蕴,还有底牌。如果在比赛中过早暴露太多实力,后面的对手就会有所防备。”萧寒心中明了。“多多修行武技,才是王道!”

就挑选武器一事,萧寒潜意识里是想挑剑的。原因无他,当初在小镇,方师哥一人一剑,绝世锋芒,切割万物,实在太潇洒,太凌厉,太霸气了!

方师哥是萧寒迄今为止,亲眼所见最强横的人物,没有之一。自然而然,萧寒就想效仿。

“嘿嘿…如果有一天,我也如方师哥一般,背一口宝剑,独自一人到达一座混迹了妖族的小镇,一剑倾城,斩妖除魔,那该多爽啊…啧啧…”萧寒神思遐想起来。

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三位主事的告诫。

挑选兵器,千万不能够凭各人喜好!

一旦没有选好,那就等于是上错花轿嫁错郎,白白浪费时间和精力。得不偿失!

“对了,三位主事,怎么样才能够挑选到和自己气质吻合,甚至于和自己有缘的兵器呢?”萧寒侧头问道。

现在,萧寒可以说是三位主事身边的红人,受到器重。因而,对于萧寒的话,他们有问必答。

“萧寒,你问这个问题,非常玄虚。甚至可以说,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简单来说,当你面对林林种种的兵器,总会有那么一种,让你感觉到非常亲切…挑选兵器,需要你自己去感悟,反正有的是时间,到了兵器库,我们让你独处,你可以试试把每一种兵器都拿在手里,看看是否有截然不同的感觉。”一名主事回答道。旋即,他右手食指上的储物戒幽光一闪。

赫然之间,这名主事手中多出一件兵器!

这兵器幽光闪闪,冷气森森,但造型极为奇特。

这兵器能有六尺长,两端各有相同长度的月牙形刀刃。刀背上部各有三个小铁环,稍微一舞动,就沙沙作响。刀柄为坚硬木料所制,握手处在刀刃中段,上扎彩带。

“这…这是刀?还是什么?”萧寒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奇特的兵器。

“萧寒,这是我的独门兵器,‘日月乾坤刀’。当今天下,会使这门兵器的武者,少之又少。”那主事看向手中兵器的时候,眼神中焕发出来一种很古怪的表情,就好似,是在看自己的朋友,他轻轻抚摸刀面,淡笑道。“我少年时,本想选修方天画戟,亦或者大斧大锤之类的重兵器,不过,在兵器库挑选兵器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就发现角落里这把‘日月乾坤刀’,一上手,就舍不得放下了。仿佛就知道,这伙计,是命里注定伴随我一生的好宝贝!”

“哈哈,司徒,你这把‘日月乾坤刀’,威力强横,轨迹刁钻,使开了,有一种风飘梨花,满身皆刀,无隙可乘的感觉。”另一名主事笑言道。

“噢…三位主事,弟子好像明白了一些道理。”萧寒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时,三位主事已经将萧寒带到位于半山腰的兵器库之前。

古旧斑驳的铁门上,横着一把铁锁,予人一种凌厉肃杀的感觉。

“萧寒,这是兵器库的钥匙,你自己进去挑选,千万不要焦急。慢慢来。一定要选好。另外,这兵器库里所有的兵器,都是普通精铁锻造,没有宝兵。亦更加不可能有上古兵器。但都出自于良工巧匠之手,比起江湖中那些兵器铺中的低劣玩意儿,更胜几筹。”一名主事将兵器库的钥匙交给萧寒。

“好,弟子现在就进去挑选兵器。”萧寒三两步走了过去,开锁,手上运力一推,厚重的铁门应声而开。

立时,萧寒眼前一花,就感觉到一阵阵冷飕飕的气息,扑人而来!汗毛直竖!

定睛一看,兵器库中井然有序的摆放了十几排兵器架,架子上琳琅满目的插满各种兵器,虽然都是普通兵器,但亦给人一种气势慑人的感觉。有金戈铁马定江山的味道。

萧寒赶紧走了进去,反手关上铁门。

四目张望,只见兵器架上陈列着各式各样的兵器。有最普通的三尺剑,四尺剑,七尺剑,子午鸳鸯双剑,厚背刀,鬼头刀,柳叶刀…还有长枪,长棍,钩,叉,鞭,锏,锤……一个兵器架上,插满了奇门兵器,每一种奇门兵器下面,都有文字说明…‘分水刺’,‘风火轮’,‘五位十方刀’,‘日月乾坤刀’……

品种齐全,应有尽有。

“这么多兵器,我该选哪一种?”萧寒大皱其眉。举棋不定。

下意识的,萧寒走到陈列剑类兵器的架子前面,直接取出一口最常用的四尺青钢剑,握在手里。

剑身光芒滚动,如一泓清泉,有吹毛断发的味道。

但是萧寒握着这把剑,却没有任何亲切的感觉,反而有一种蹩脚的味道,十分的不顺手。

“咦?难道我真的不适合用剑?”萧寒叹息了一下,将剑放好。而后在兵器库里逛荡起来,东看看,西试试,将各种兵器握在手中把玩,寻找几名主事说的那种亲切的感觉。

足足一个时辰过去了…

刀,枪,戟,棍…甚至于,一些奇门兵器,萧寒都拿过手翻来覆去的舞动了一番。

却偏偏没有找到那种飘渺玄虚的亲切感!

“不是吧?难道我萧寒注定这辈子赤手空拳,不能够使用兵器…那可是多么无趣的事情啊。”萧寒大感头痛。

“不可能!我萧寒应该能够找到适合的兵器!”萧寒搜索枯肠,脑子飞快的转动起来。

下一刻…

“有了!”萧寒眼睛一亮。

赫然,萧寒盘膝而坐,放空心灵,双目似空非空,似想非想,四周顿时寂静至极,萧寒居然进入了悟势的状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突兀!萧寒就明显的感觉到,在陈列了十八般兵器,十大奇门兵器的武库中,有几种兵器,似乎和自己的精神,建立起来一种非常奇特的联系!

分别是…枪类兵器,斧类兵器,刀类兵器,锤类兵器。

就这四种兵器!

而其他的,诸如剑,鞭,棍等等,和萧寒的精神,一概没有任何联系,如死水一般沉寂。

“哦!看来,我的气质,应当和枪,斧,刀,锤,这几门兵器比较吻合,至于剑道,怕是天生和我无缘了。我对剑没有这种微妙的精神感应,看样子,如果我强行修炼剑道,会饮恨收场,无法得其神髓。”萧寒站了起来。“不过还好,有枪,斧,刀,锤,四门兵器,供我挑选。”

萧寒直接走过去,先将一杆丈二长枪握在手中,现在,萧寒放开心灵,精神力渗透之下,就和这四种兵器建立起来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关系,因而长枪在手,心中也是一阵悸动。

事实上,萧寒并不知道,他已经在兵器库中,足足呆了好几个时辰,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夜幕降临。

兵器库外。

“看来,萧寒还没有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兵器。这少年性子沉稳,心志坚毅,料想也不会随随便便就挑选一门兵器。好了,我们先回去吧,明日再过来看看。”一名主事笑言道。

“走吧。且让萧寒自己慢慢挑选,不急。不要去催他。挑选兵器,是非同小可的事情。”

兵器库内。

萧寒又耗费了好几个时辰,反复试过了枪,斧,刀,锤,四种兵器,但是对于每一种兵器的感觉,都不分轩轾,这令萧寒再度陷入难以抉择的漩涡中。

“四种兵器,似乎对于我来说,都相差无几,我要做的,就是从刀,枪,斧,锤之中,闭着眼睛随便挑一种。”萧寒摸了摸鼻子,“等等…”

骤然,一道灵光闪入轰然闪入萧寒脑际!

萧寒立即手持丈二长枪,心念一动,天子大势轰然破空而出!

劲气涌动之间,萧寒皇袍加身,君临天下,不可一世,睥睨之间,风起云涌,整个人的气质,彻彻底底的变化了!

“在天子大势的加持之下,长枪没有特别突出的反应…”萧寒直接将长枪扔掉。

继而换成斧。斧,在天子大势之下,亦显得过于平庸了;

接着是锤,锤甚至于,和天子大势之间,有一些排斥。

最后,是刀。

萧寒手握单刀,天子大势恣意弥漫。

赫然之间!

“嗡!”

普普通通的单刀,刀身竟然发出一声轻啸!

一抹凌厉的光芒,从单刀上焕发了出来!

“什么?刀和天子大势极为吻合!”萧寒惊心动魄!

顷刻之间,天子大势竟然有一种融入了萧寒手中单刀的味道!

“什么?这把刀动了起来…”萧寒目光一凝,就看见,手中单刀在轻微悸动,此时此刻,单刀似乎被赋予了一种生命!一种霸气!一种凌厉!

“哈哈哈哈哈!刀!我知道了!刀如帝王!刀如天子!”萧寒状若癫狂。“刀是霸气的,直接的!没有剑的荡气回肠!没有枪的英姿飒爽!没有刃的诡计多端!只有白刀子入,红刀子出!痛快!杀伐果决!”

“我萧寒,终于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兵器了!就是刀!从此之后,我萧寒专注于刀道!要做一名不世刀客!”

心神一动,萧寒手中单刀一挥,竟然砍出了一道君临天下之势!一抹淡淡的刀气,直接冲天而起!

“噗!”

武库的一块屋瓦,被直接激飞!

而这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三名主事来到兵器库外,一边等候萧寒,一边聊着一些事情。

赫然…

“噗!”一块屋瓦被气劲冲开,在空中被斩碎,瓦砾四散开来!

“什么?那…好像是刀气!这是怎么回事?”一名主事动容道。

“没错,是刀气,虽然很淡,很弱,但是我可以肯定是刀客才能发出的刀气,而且,这一抹刀气中,蕴有淡淡的意境,如君臣之道…”另一名主事双目奇光绽放,他眯了一下眼睛,然后颤声道。“江湖传言,只有天生的刀客,生平第一次拿刀的时候,才会有这种情况。这种人修行刀道,进步之神速,便如吃饭喝水一般简单!萧寒…难道说…”

“走!进去看看!快!这是件大事,非同小可!”

兵器库内。

“不是吧?刚才似乎有一道刀气迸发出去,在天子大势的影响下,这把刀真的活过来了,有自己的威严似的…”萧寒心神巨震之下,赶紧将天子大势收敛起来,而后深呼吸几下,按捺住激动的情怀,手提单刀,走了出去。

萧寒刚一出武库,三名主事就迎面撞了上来。

他们看见萧寒手提单刀,竟然涌起一种刀和人浑若天成的错觉!

“萧寒,你果然选择的是刀!”一名主事脸色极为严肃,“萧寒,现在我来问你,你必须认真回答我,这件事,关系非常重大。”

“什么事?”萧寒心神一震。

“你是否生平从来没有修行过刀法,没有用过刀?”那主事一瞬不瞬的看着萧寒。

“没有。绝对没有。”萧寒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么,刚才武库中,为何会有一道刀气冲天而起?要知道,武库中的刀,全部都是普通精铁刀,不可能催发出刀气,而你又没有修行过刀道。”那主事的神情,极为紧张。

“哦…弟子也就是握着这把刀的时候,就有一种很玄虚的感觉,非常微妙,刀身中,迸发出来了轻吟,一道刀气就莫名其妙的斩了出来…”萧寒装聋卖傻的说道。天子大势,不可能随便拿出来说。

“天生的刀客!”三名主事异口同声的尖叫起来。呼吸极为粗重!

“三位主事,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萧寒做惶恐状。

“好了,萧寒,此事,你就不要问了。总而言之,你在刀道上,将成就一番伟业!说不定,能够领悟出来万中无一的刀意!”一名主事激动颤抖道。“萧寒,你就选择刀吧!这件事,我们会上报的,你放心,刀谱,有的是让你挑选!现在不怕没有刀谱给你,就怕你不肯学!”

“嗯,弟子就选择刀。”萧寒顺势说道。

“天可怜见!我们三个执掌这一峰,已经有许多年月,一直碌碌无为,没有培养出来什么惊才绝艳的人物,没想到……哈哈哈哈,竟然诞生出来萧寒这种惊世之才!而且还是不世出的刀道奇才!太好了!”一名主事,眼中甚至有泪光翻滚。

“好了,萧寒,你现在把刀放好,回来之后,我让人送几口上好的单刀到你的别院。现在,你跟我们一起走。”一名主事对萧寒道。

“呃?三位主事要带弟子去什么地方?”萧寒愣住。

“观礼。”一名主事脸色略微变得有些难看。“今日药王谷的几位外门主事要莅临本宗,主要是商讨我云雨宗外门第一天才,薛剑风,和药王谷外门女弟子之间的婚约。薛剑风所在那一峰的主事,十分臭屁,已经广邀外门十峰各主事,部分精锐外门弟子,前去观礼。无非也就是炫耀。要知道,能够迎娶一名药王谷女弟子,那可是光耀至极的事情。”

“薛剑风?”萧寒眼神微微一寒。

三位主事并没有察觉萧寒的神色变化。其中一名主事继续说道。“走吧,萧寒,和我们一起过去瞧瞧。你顺便也可以目睹云雨宗第一外门,薛剑风的绝世风姿。开拓眼界。”

“行,弟子就过去看看。”萧寒轻声答允道。他埋下了头,眼神中掠过一抹杀机,心道…薛剑风,我倒是见过的。绝世风姿?总有一天,我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得他满地吃屎!让人见识见识他的吃屎风姿!

………

PS:熬夜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