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观礼

第五十二章 观礼

在选定了兵器之后,萧寒将手中单刀放回武库,便和三位主事一起,前往薛剑风所在的那座外门山峰。

去观礼。

薛剑风所在那一峰,在云雨宗外门,简直异军突起!就抛开薛剑风这尊公认的外门第一天才之外,在上届外门弟子排位赛中,那一峰更是包揽了前十中的五个席位!非同小可啊!是实至名归的外门第一峰!如孤峰兀立!

“就去所谓的外门第一峰瞧瞧,也是挺不错的一件事。我也亲眼看看那一峰上面的外门,到底有多厉害。”萧寒暂时抛开和薛剑风之间的杀生之仇,表情舒展,也云淡风轻起来。

萧寒跟着三位主事来到山脚,此时,在山脚,已经云集了数十名这一峰的外门,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聊天,热火朝天。

“今天薛剑风就要和药王谷的一名外门女弟子订下婚约,哎,太羡慕他了。这可是天大的福缘啊。”

“算了,羡慕不来的。薛剑风这种人,就是天生的赢家,不但修为超然,而且还受到了药王谷的青睐。就这种人物,迟早是要飞升真气境的。”

“哎,他一旦成为真气境,我们这些人和他之间,简直就是天人永隔,生命层次就有了天壤云泥之别了。”

“嫉妒!嫉妒!老子就是嫉妒!老子心里巴不得这桩婚事谈崩!薛剑风这家伙,成天冷冰冰的,天王老子似的,老子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闭嘴!别瞎说,这种话大逆不道,传了出去,你小子死无葬身之地!”

……

“咳咳…”一名主事大声咳嗽了一下,那边高谈阔论的外门弟子,个个噤声,规规矩矩的道。“三位主事好,萧寒师兄好。”

现在,萧寒在这一峰,的确是得到了认同和尊敬。

“人都到齐了?”一名主事很有威仪的点了点头,旋即直接道。“好了,一起前去观礼吧。你们记住,到了人家的地盘,说话小心点,不要信口胡说。今天是薛剑风的喜事,本座也知道你们心中怀有很大的妒忌,但万万不能够说出来。嘴巴上最好还是说几声恭喜,就算是演戏,你们也得给本座好好演。”

“哈…这主事倒是个妙人啊。”萧寒哑然失笑。

事实上,萧寒也明白,这三位主事,对薛剑风的喜事,那是非常反感的。但迫于无奈,只好去说几声干巴巴的‘恭喜’。

交代妥当之后,三位主事领头,带着萧寒和一大群外门,就朝薛剑风所在的山峰疾行而去。

众人的肉身都极为强横,行走之间风声飒飒,大步流星,跋山涉水如履平地。不多时,便是到达一座苍翠欲滴的山峰下面。

萧寒一看,这山峰十分陡峭,雄伟,巍然屹立,山腰上有白云飘渺,仙气蒸腾。

此时此刻,有许多人,正络绎不绝的上山。

在山脚下,有几名身穿外门服饰的年轻弟子,负责接待。这几名年轻弟子,袍服的右臂上,都绣了袖章,红底白字,袖章上分明书写着…‘外门第一峰’几个遒劲字体。

他们表情透出浓浓的优越感,意气风发,顾盼生辉。而且,现在脸上彰显出来喜气洋洋的红光。

“这一峰的弟子,还真是挺能装的啊…”萧寒心中只是冷笑。

三名主事将萧寒等人带了过去。

这一峰负责接待的弟子,脸上也不怎么重视,也就是随口道。“哦,诸位主事带领门下来了?欢迎!欢迎之至!今天是我家薛师兄大喜之日,多谢诸位前来观礼,这就请诸位上山吧。执礼不恭之处,多多包涵…”

说完,这几名弟子便不再理会萧寒一群人。显现出来一种潦草敷衍的味道。

三名主事脸色一下子就阴沉起来,不过并不发作,其中一名主事淡淡的道。“好,好,外门第一峰,果然威风八面,就连负责接待的弟子,都如此倨傲,很好。我们走……”

一群人直接上山。

沿途,萧寒就看见山道两侧的树木上,挂满了彩带红绸,大红灯笼,简直就布置得喜气洋洋,吉祥止止。

“还真是在办喜事呢…”萧寒舔了舔嘴唇。

到达峰顶。

偌大的白玉广场上,已经人头攒动。在白玉广场的正中间,搭建起来一个临时的高台,红毯铺垫,张灯结彩,上面放置了一排太师椅,此刻空空如也,并无一人上去端坐。

以临时高台为中心,四面八方罗列出来足足十一个方阵,每一个方阵中,都井然有序的摆放了桌椅。

其中一个方阵中,人数繁多,足足有上千人,个个袍服右臂的袖章上,都书写了‘外门第一峰’的字样。济济一堂,欢天喜地,眉目之间,全部都是自豪和优越感。这是东道主的方阵。

剩下十个方阵,每一个方阵中,就只有数十人。

还有一个方阵,空无一人。

“走吧,我们的位置在那边,”三名主事将萧寒等人,带到那个空荡荡的方阵中,东道主也没有过来接待,他们自找座位坐好。

萧寒坐在三名主事旁边。

“萧寒,你看看,今天来的人不少吧?十一个方阵,其中有十个,分别是我们外门十峰的位置。还有一个,是邀请过来的内门人物。”一名主事就对萧寒介绍道。

萧寒凝目看向那个内门人物盘踞的方阵。那个方阵的人数最少,就只有寥寥十几人。只见,那十几人,个个雄姿英发,气息极为恐怖。有的在闭目温养精神;有的在喝茶;有的卓然站立;有的气质桀骜;有的凶蛮如荒古巨兽……这十几人,个个气势都不输给当初被萧寒干掉的华容。竟然全部都是半步真气的强横人物!

“啧啧…内门过来的代表,可都是半步真气的高手啊…这薛剑风,面子够大的啊。”萧寒忍不住低叹起来。

“嗯,萧寒,你要知道,薛剑风乃是外门第一天才,鹤立鸡群,而且,他剑道修为出神入化,已经触摸到了万中无一的剑意门槛,迟早崛起为一尊大人物。所以,内门弟子和他交好,那是理所当然。甚至于,我还听说,薛剑风还和好几名真气境的真传弟子,攀上了关系!”一名主事对萧寒道。脸上表情十分憋屈,不过很快就一笑道。“不过,萧寒,我们这一峰有了你这种人物,也不至于在外门十峰中垫底了。我们三个老东西都相信,你在刀道上的成就,不会低于薛剑风的剑道。你会为我们这一峰扬眉吐气的!”

“弟子尽力而为。”萧寒点头道。

而后,萧寒目光四顾,随意浏览外门十峰占据的方阵。萧寒就发现,在外门十峰中,也有一些强者,气息似木似石,深不可测。

突兀!萧寒看到,其中一个外门方阵,坐着数十人,此刻,个个都用仇视的目光盯着自己!萧寒发现,其中有几个,自己见过,赫然正是当日同那郑闪一起的跟班!只不过,看来看去,郑闪缺席,并不在那个方阵中。

“呵…郑闪那厮,估计正在疗伤吧…”萧寒笑着摸了摸鼻子。

赫然之间,那个方阵中,站起来一尊轩昂男青年,背上背着一杆方天画戟,龙行虎步,虎视鹰扬,竟然直接朝萧寒这边走了过来!

这男青年行走之间,沙尘飘扬,周身弥漫着锋锐的金庚之气,肃杀凌厉。他脸罩寒霜,径直走到萧寒身前。

“嗯?”三名主事脸色一寒。

“你就是萧寒吧?”那男青年嘴角一扯,牵出一抹不屑的讥诮,“我听说你很嚣张。竟然连我峰的郑闪师弟,你都敢侮辱,挑衅?嗯,很好,你很好。我还听说,你从前是个小人物,活靶子出身,得到了奇遇,才晋升外门。今天是薛剑风大喜的日子,不适于见血,我给他面子,放你一马。不过,你好自为之。”

话音刚落,三位主事勃然色变,气得噎住了说不出话。

而萧寒这一峰的数十名外门,个个都鲜血涌上脸面,怒视那男青年。

只有萧寒面不改色,眼神深如古井。萧寒端起桌上的茶杯,品了一口香茗,淡然道。“说完了吧?说完了滚回去。我这个人脾气不是很好,也见不得疯狗在我面前吠叫。”

“什么?!”轩昂男青年闻言一窒,旋即脸色涨成了猪肝色,全身颤抖,杀气喷薄而出!

而三名主事和萧寒身后的外门,也一下子惊骇了……他们都没有想到,萧寒竟然如此的强势和霸道,出口就是狠话。

四面八方,也有一些人将注意力转移了过来。

就在那男青年将要发作之时,赫然,锣鼓齐鸣,鼓乐喧天,悠扬的丝竹管弦之音氤氲开来。

只见,一尊身穿红袍的年轻男子,在一大群人的簇拥下,众星拱月般走了过来。

这年轻人打扮十分喜庆,他天庭饱满,眉毛如剑,目空四海,眸子中时不时有剑气涌动,而且在行走之间,时时刻刻散发出来一种傲剑凌云的味道。他稍微一出现,立即成为全场的焦点,所有人都把目光转移过去,就好像,这个人天生拥有一种领袖的气质,随随便便出现在任何地方,都会受到人的关注。是个万众瞩目的人物。

薛剑风。

“嗯…”萧寒也把目光扫了过去,他心中的仇怨,立即铺天盖地而来!眼前这意气飞扬的家伙,便是当初将萧寒活生生打死的仇人!

“这家伙,气势比上次出现在吊脚楼的时候,更胜一筹。看来,他是有很大的奇遇。”萧寒微微点头。“同样修剑道,薛剑风就比那个名剑山庄的上官逸,厉害了不止一筹两筹。”

这世界很大很大,武者多如牛毛,每一个武者,都有自己的际遇。萧寒无意中得到了奇遇,改变了命运。但是,萧寒相信,这个世界上,不止自己一个人有奇遇。就眼前这个薛剑风,肯定也有秘而不宣的重大机缘。

薛剑风一出现,那个和萧寒有了激烈冲突的男青年,便狠狠的看了萧寒一眼,咬牙切齿道。“先放过你一条狗命,日后来取。”说完,便是回到自己的席位。

“萧寒,这是去年外门排位赛名列第十四位的‘朱羽’,擅使方天画戟,戟法大开大合,又有羚羊挂角的轻灵,生性凶残,一出手就要人残肢断体,是个狠人,距离半步真气,也非常近。”一名主事低声道。

“无妨。等我学会刀道,第一个要斩的,就是此人!”萧寒凌厉道。

三名主事闻言一惊。

就在交谈之间,萧寒猛然觉得自己肌肤似乎被两道无形的剑光切割,遍体生寒,毛孔炸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大片!

“嗯?”萧寒一抬头,就看见,薛剑风朝自己走了过来!

“什么?薛剑风朝我们这边走来了?”三名主事动容。

全场的焦点,随着薛剑风的步伐,不断的转移,最终就落在萧寒所坐的这片区域。

“萧寒。”薛剑风径直走到萧寒身前,双手背负,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萧寒。

萧寒也直接站了起来。

两人面面相对!

全场立时安静下来,人人都狐疑不定。

“嗯,不错,你果然是得到奇遇。当初的一个活靶子,狗一般卑微的人物,居然一跃成为一名外门,而且,听说你最近出了些风头,和郑闪交手,都不落下风。”薛剑风淡漠道。

“呵…”萧寒心中杀机暴动,不过此时此刻的他,经历了多次生死徘徊的磨练,早就拥有宠辱皆忘,淡泊如水的超然心境。他表情清淡如水,“我萧寒总不可能做一辈子活靶子吧?上天眷顾,赐下来一些机缘罢了。”

“嗯,”薛剑风点了点头,“也好,从此你就好好修行吧。不过记住,不要太招摇了,武道终究还是看天赋,奇遇只是偶得,没有人可以靠奇遇一劳永逸。天才就是天才,烂泥就是烂泥,有了奇遇,烂泥也扶不上墙。好了,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说完,薛剑风转身朝广场中间的高台走去。

忽然,萧寒朗声道。“薛剑风,你是外门弟子,我现在也是外门弟子,你有什么资格训斥我?总有一天,我会在万人瞩目之下……呃,打得连你妈都不认识你。”

薛剑风双肩一抽搐,整个身形窒住。

全场肃静,落针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