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狠狠打脸!疯狂打脸!

第五十三章 狠狠打脸!疯狂打脸!

峰顶气氛骤然变得剑拔弩张!

四下鸦雀无声…

在场数千口人,没有任何一个人,意料到萧寒敢顶嘴!

一个活靶子出身的小人物,依靠奇遇进入了外门,稍微出了点风头,就敢和云雨宗外门第一天才薛剑风顶嘴!

重中之重在于,这座山峰,是薛剑风的地盘!而且,今天是薛剑风花明柳媚的大喜日子!所有来宾,都是过来观礼祝贺的,就稍微说一句不吉利的话,都是挑衅。

萧寒这番话,简直就有点主客逆转,不知好歹的味道了。

这是作死!

薛剑风缓缓转过身,看着萧寒。

赫然之间,以薛剑风的躯体为中心,空气中产生了水流般的波动,他双眸中,淡金色的剑气在涌动,一道无形威压,隔空笼罩萧寒!

“噢…萧寒,你是想要挑战我?”薛剑风黑白分明的眸子中,蕴含了愤怒和深深的藐视。“就凭你,也敢在这座山峰放肆?”

下一刻…

东道主阵营中,上千道凌厉的目光,锁定萧寒!每一道目光中,都蕴含了千刀万剐的暴怒,如有实质!

空气中渐渐弥漫开来浓郁的硝烟味。

薛剑风所在这一峰的三名主事,也满脸寒霜的走了出来,阴阴的看着萧寒,眼睛中,有杀机在酝酿。

在层层气机压迫之下,萧寒居然脸色一如往常般从容。他没有慌,没有乱,没有惶,没有恐。

要知道,一名炼脏境武者,面对薛剑风,以及这一峰近乎所有弟子的威压,精神很可能直接崩溃,甚至当场就有可能走火入魔,变成疯子。

但是萧寒怡然无惧。

一人面对上千人,面不改色!

而且,明眼人直接就可以看出来,萧寒这份气定神闲,处变不惊的气度,不可能是伪装出来的,也不可能是在硬撑。

“这小子居然有一种行有余力的味道…有点意思…”那边的内门半步真气,也都对萧寒注意起来。

“呵…看来,这个活靶子出身的小家伙,拥有难以磨灭的心念和意志。啧啧,就这份气度,难能可贵了。”一名气度雍容的内门女子,半步真气,微微发笑。“我都有点惜才了。不过,这里毕竟是薛剑风的地头,他这样撒野,也太不给面子了。现在就看看如何善后吧。”

“放心吧,打不起来的,药王谷的人,马上就要来了,”一名魁伟如蛮兽,气息如海潮的内门巨汉,双手环抱道。

萧寒自然不是在硬撑。自伏牛山一役,以及妖镇血战之后,萧寒的精神气度就已经非常超然了。眼前这些压力,远远不如当初妖镇中,那仿佛杀之不尽的散妖,带给萧寒的压力大。那才叫生死一线,眼前的局势,屁大点事儿罢了!

“好了,萧寒,适可而止,”萧寒旁边的三名主事,赶紧给萧寒递眼色。虽然,他们因为萧寒当面顶撞薛剑风,都心头暴爽,但此时在人家地头上,不得不低头,不能够把事情做绝了。因而出面规劝。

在场其他峰的一些主事,也趁机当和事老,纷纷出言劝和……

“好了好了,都别吵闹了,成何体统?剑风,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你就不要和这个什么萧寒争执下去了。”

“对啊,剑风,大家言语上都退让半步,海阔天空。”

“那个谁?萧寒对吧。你也别这么针尖对麦芒,纠缠下去,对你没有好处,你不要自误。我看你也算是有点奇遇之人,但是…为人太没有城府了,刚不可久,过刚易折啊。你这样下去,迟早夭折。”

……

“嗯,剑风,你也别跟这种小角色计较了。你是什么人物?外门第一!半步真气!还领悟了万中无一的剑意!天纵奇才!他是什么东西?蜉蝣蝼蚁!好了好了,大喜的日子,就这样吧。犯不着为了这种卑贱的东西影响心情。”薛剑风身边的一名主事,也连连说道。

这时,萧寒突然一下子坐了下去。

“哼!”终于,薛剑风深深的看了萧寒一眼后,转身朝那临时高台走去。

“萧寒,别冲动…”三名主事看见萧寒坐了下来,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说实话,刚才在薛剑风和这一峰上千弟子的慑人目光之下,这三位主事都心慌意乱。也难得萧寒一直保持着一份绰然有余的气度。从这一点看,他们更相信萧寒是万中无一的天才了。或许不会比薛剑风差多少。

萧寒忽然低声道。“三位主事,弟子并非服软。弟子可不敢堕了咱们这一峰的威名。只不过,弟子不想和薛剑风苦战,不想什么惊心动魄,不想反败为胜,不想缠斗…弟子只想一锤子买卖,直接将他打死打残。不过,弟子目前实力还未足够。因而暂时隐忍罢了。”

“呃……”听到萧寒的话,三位主事噤若寒蝉。原来,萧寒是想直接秒杀薛剑风,这份雄心,让人侧目。

就在这时,薛剑风那一峰的一名主事,忽然不阴不阳的道。“司徒兄,邹兄,贺兄,是你们三人,故意唆使门下弟子出来搅局,对吧?哈哈哈哈…小弟很明白三位兄长的心情。三位兄长,无非就是嫉妒。哈哈哈哈…也对,这么多年过去了,三位兄长执掌外门一峰,惨淡经营,人才凋零,现在,看到我们这一峰日趋兴盛,如日中天,因而心中妒忌如狂,所以才用心良苦的怂恿那个活靶子来捣乱…哎,三位兄长的心情,小弟十分理解。人之常情啊!哈哈哈哈!恐怕,三位兄长再苦熬几十年,也不可能培养出来一名如剑风般可以迎娶药王谷娇女的天才吧?哈哈哈哈!药王谷的女子,人中之凤,不是谁都能迎娶的哩……哈哈哈哈哈…”

那名主事一番嘲笑,袖袍一甩,转身就走。

“哼!”萧寒身边三位主事,面红耳赤,但是眼睛里面,却装满了羞愧和憋屈。他们是没有底气去反驳。的确,能够迎娶药王谷的女弟子为妻,那是十分荣耀的事情,可以拿出来矜功伐善,大肆鼓吹。

这一峰的几十名外门弟子,个个都憋屈的埋下了头,自尊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萧寒低声道。“几位主事,咱们也别在这儿自讨没趣了,干脆这就走人吧。”

然而,话音刚落,几名这一峰的外门弟子,神色激动,满脸潮红的从山下冲了上来,大声吆喝道。“来了!药王谷的人来了!薛师兄!三位主事!药王谷的人来了!马上就要上山了!”

话音刚落,半山腰就传来丝竹管弦的乐声,吹奏的是欢迎贵宾的曲子,音韵喜气洋洋,还有一些缠绵悱恻,代表了男女情爱的音符。

“哈哈哈,终于来了!大家就看看,药王谷来的佳丽,是个什么模样!”广场上,立即就热闹起来,人人翘首以盼,刚才萧寒和薛剑风之间对峙的僵硬气氛,一下子就被淡化了。

“哈哈哈,剑风,人来了!赶紧去迎接!”这一峰的三名主事,脸放红光,一边整理仪容,一边笑着对薛剑风招呼道。

一向冷漠桀骜的薛剑风,此时此刻,眸子中掠过罕见的柔情,他理了理袍子,高视阔步的迎了上去。当真就是说不出的英雄少年,意得志满,意气轩昂。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满园花!

薛剑风和三名主事迎向山口。

山顶数千双眼睛,齐刷刷的扫了过去。就连正准备走人的萧寒等人,也都伸长脖子看了过去。

不多时,山口走上来一群女子。

为首是三个中年女子,个个都衣饰华贵,气息圆润无暇,无尘无垢。呼吸之间,显现出来极为强大的肉身境修为,是半步真气。她们身上,散发着雍容华贵,韵味十足的美感。虽然年龄已经在三,四十许间,但的确别有一番风味,而且眉梢眼角,盈满了凛然不可侵犯的冷傲。

这是药王谷的三位外门主事。

峰顶数千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住这三位药王谷主事,心中都只有一个相同的念头……好美!好有气质!

“哈哈,三位,别来无恙啊!欢迎,欢迎,三位惠临,令本峰蓬荜生辉啊!”薛剑风旁边的三位主事,眉花眼笑,脸上是倍儿有面子的表情,连连和药王谷三位主事客套。

薛剑风也弯腰行礼。

而,药王谷这三名主事,神色却有点不太自然,有一种很尴尬的味道。

“三位,溪溶可来了?”薛剑风抬头问道。眼中闪烁着急切。

“嗯,剑风,你好,你愈发俊朗了。修为也一天比一天高。”药王谷一名主事微笑点头,但是,眼中划过一抹歉意。

这时,药王谷三位主事身后,转出来两名绝色少女。

这两名少女,一个穿白衫,一个穿红衫,风华绝代,美得让人窒息!

只见,红衫少女十六,七岁,风华正茂,精巧的鹅蛋脸,梨涡浅浅,美得如粉雕玉琢般。又如明珠美玉。气质中有几丝淡淡的书卷气,亦有几丝灵动俏皮。

白衫少女则是青丝如瀑,玉雪琼枝,十七,八岁的样子,肤光似雪,气质更是超尘脱俗,空山灵雨,如仙子临世,让人忘忧滤俗。

这两位少女,便如同画卷诗经中走出来的一般,美得令人为之惊艳颠倒!

在场所有人,眼珠子全部瞪直了!心里面对薛剑风的妒忌,浪潮般翻涌起来!

甚至于,所有人都觉得……即便以薛剑风之才貌,天赋,依旧配不上两个少女中的任何一个!

而萧寒,此时亦是呆若木鸡,眼珠子都僵直了,他脑子里轰然一炸…“不是吧?是她们?”

原来,这两位少女,正是和萧寒有一段机缘,在妖镇一起出生入死过的蓝溪溶和景烟雪!

“哎…萧寒,被迷住了吧?罢了,你不要妒忌,免得心生魔障,以后你修行有成,咱们也想办法给你张罗一下,看能不能迎娶一名药王谷的女弟子…”一名主事拍了拍萧寒的肩膀,苦涩道。

此时,薛剑风看见蓝溪溶和景烟雪之后,立即色授魂与,露出痴迷之色,低声道。“溪溶,自数月前,药王谷一别,每每忆及溪溶你的绝世容颜,出尘芳姿,我就寝食难安…哎,其中相思之苦楚,实在不足外人道。来,溪溶,跟我来,今天,便是我们大喜之日……”

薛剑风并不拘于小节,当面就吐露爱意,表白,而且,语气举止,就如一位男主人,在邀请女主人。

“薛…薛大哥…”赫然,蓝溪溶眼中掠过一抹慌乱和不喜,她下意识的往后面缩了一步,景烟雪立即挽住蓝溪溶的手,娇声道。“主事…”

“咳咳…”那三名药王谷主事,就都咳嗽起来,表情越来越尴尬。

其中一名主事,仿佛是硬着头皮,就把身子往蓝溪溶和景烟雪面前一挡,然后讪笑道。“这……这…剑风,三位老友,这件事…是,是我太唐突了…这桩婚事,我…我们几个,未能经过溪溶的认可,单方面…单方面答应下来…结果,和溪溶提及,溪溶…溪溶是一口…一口…那个…一口回绝了……实在是对不住,我们几个,实在太草率了…现在,特意带着溪溶过来,当面…当面致歉…”

蓝溪溶忽然道。“薛…薛大哥,你少年英侠,风姿卓绝,小妹…小妹自认配不上薛大哥,今次…今次过来,特意支会薛大哥一声,请薛大哥不必再托人送礼物给小妹,小妹受不起。也当面谢谢薛大哥的厚爱,薛大哥这般人才,日后自有胜过小妹千百倍的女子,同薛大哥结为伴侣。”

蓝溪溶这番话,听上去客客气气,但其中蕴含的冷漠和拒人于千里之外,简直聋子都听得出来!

直接拒绝了!

峰顶数千人口人,鸦雀无声!

此时,峰顶布置得漂漂亮亮,喜气洋洋,竟然…全部成了讽刺!

来观礼的所有宾客,亦变成了一种讽刺!

薛剑风本人,更是最大的讽刺!

“溪溶你!”薛剑风脸皮一下子就涨得通红!

薛剑风深吸了一口气,脸色阴沉不定。“溪溶,你的意思,是我配不上你?我云雨宗外门第一,半步真气,受到宗门大力培养,飞升真气境,指日可待!你说我配不上你?!”

薛剑风的口气,咄咄逼人,已经有一些老羞成怒的味道了。

“切…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呗,谈什么配得上配不上。我家溪溶师姐,可从来没有答允过你什么……”景烟雪一努嘴,伶牙俐齿道,“某人自作多情罢了……”

“你说什么?!”薛剑风厉声道。

“够了,剑风,烟雪说话一向是这般,你不喜,亦不要这么凶巴巴的。”药王谷三名主事,都面色一僵,眼中掠过一抹失望,心想…这薛剑风,竟然如此没有风度!

“剑风,不…不要造次,”薛剑风身边的三名主事,脸如铁板。

打脸!此时此刻,他们脸颊火热,生疼!就好似有人一巴掌**在他们脸上!

一切筹备得这么隆重,邀请了这么多人过来,四处炫耀,居然…成了自己抽自己的耳光!

“哎…三位老友,剑风…此事,我们理亏,愿意承担一切损失。”药王谷三名主事,歉然道。

就在这时!

景烟雪眼睛一亮!她似乎从峰顶数千口人中,发现了什么绝世珍宝,她脸色一下子变得羞红起来,但是难以自持,竟然拉住蓝溪溶的手,径直走向峰顶某一个方阵。

“溪溶,烟雪,不得放肆!回来!都给我回来!”药王谷三位主事赶紧呵斥道。

而景烟雪充耳不闻,只顾拉着蓝溪溶的手,眼睛死死盯住某人,神情又是激动,又是旖旎。

这时,萧寒一惊,刚才,他的目光,和景烟雪对了一下,他知道,自己被发现了!

几乎是本能的,萧寒直接低头就挤了出去,想要逃跑似的。

景烟雪一声尖叫。“大叔!你给我站住!”

下一刻,蓝溪溶也看到了萧寒,她欣喜若狂,也失态一喊。“大叔!原来你是云雨宗的弟子!”喊声刚落,她赶紧掩嘴,左右看看,为自己瞬间的失态而羞怯脸红。

“站住!”景烟雪和蓝溪溶一左一右,抢了过来,将萧寒夹在中间。

萧寒赶紧用手去遮脸,“你…你们…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

“大叔!”景烟雪眉毛弯弯,抿嘴一笑,“别装了!你化成灰,我们都认得你!”

“大叔,你好坏,从一开始就骗我们,现在被我们抓住了,你又骗我们。”蓝溪溶娇嗔道。

全场目光转移了过去,数千口人,全部愣住了。

薛剑风,他身边的主事,以及药王谷的三名主事,也都愣住了。

但是,所有人都发现一个问题……当两女面对薛剑风的时候,态度冷漠,景烟雪还口出讥讽;而,两女在面对萧寒的时候,亲亲热热,温柔似水,嘴角含嗔…

“这…这是什么状况?”萧寒所在山峰的三名主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那个…好了好了,你们别闹了,”萧寒抵赖不过,只好一摊手。“没想到这么巧。那个…既然已经被你们认出来了,那我就不否认了。不过,那天晚上的事情,你们…嘘,保密,保密,”

“什么?那天晚上的事情?!”全场数千人听得清清楚楚!

“切…大叔,你得了便宜,还东躲西藏的,就问问你的来历,你还三缄其口,”景烟雪一嘟嘴,“占了便宜就跑路!大叔你好坏!”

“我…我什么时候占…占了什么便宜啊…”萧寒有点慌乱。

“大叔,你还不承认么?”景烟雪眉目含情,目光如水,忽然低声道。“你就是占了我的便宜,你就是占了我的便宜……”声音又低,又温柔…

她所指的便宜,自然是当初亲了萧寒一下。

但是在别人听来,味道就变了…

……

“我明白了,”萧寒所在山峰的三名主事,忽然同时点头。“我算是彻底明白了。”

“嗯,我早说过,萧寒这孩子有出息。嗯,饱食远扬,逢场作戏,拔那啥无情……厉害!太厉害了!”

“我忽然很想笑……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三名主事仰天狂笑起来,心中的憋屈,郁闷,统统在笑声中宣泄出来!

这一峰的数十名外门,也一下子扬眉吐气,目光横扫全场。简直就是趾高气昂!

“切!还看不起我们这一峰的人马,看见没有,我们萧寒师兄是个什么角色?什么药王谷女弟子,早就被我们萧寒师兄给搞了!”

“闭嘴!说话如此粗俗!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应当说,药王谷的女弟子,施身于我们萧寒师兄。而我们萧寒师兄,却抽刀走人,啊……萧寒师兄,从此之后,小弟视你为偶像。”

……

全场数千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现在,一些事情不需要明说,大家心里都清楚了。

虽然不愿意相信,但是,两名药王谷女弟子,忘乎所以的抓住萧寒,口口声声说什么那天晚上被萧寒占便宜了……红口白牙,她们亲口说的啊!

而且,左一声大叔,右一声大叔,叫得何其亲热!

“妈的,大叔?原来萧寒这小子,喜欢玩这调调,真是…有够变态的!”一名内门半步真气,咬牙切齿道。“不过,我算是服了这小子了,药王谷的女弟子,本就是最难上手,他居然一次搞两个,而且看起来,他是想撇清关系,是这两名绝色,苦苦痴缠不休…我服了。我不得不服。”

“我也服了。”另一名内门半步真气,惜字如金道。

三名药王谷主事,眼睛瞪得大大的,惊骇不已,脑子彻底的抽筋了。

“吼!!!!”赫然,薛剑风发出一声兽吼,杜鹃啼血猿哀鸣,惨不忍睹,气得几乎要吐血,头也不回,直接飞奔下山。

………

PS:这一章6000字。情节是之前有铺垫的。现在爆发出来。不知道大家看得爽不爽。如果感觉爽了,三江票,或者赞一下,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