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龙不与蛇居

第五十四章 龙不与蛇居

薛剑风急怒攻心,又是羞愤交加,终于狂嘶一声,奔下山去。

好好的一桩喜事,居然弄得如此狼藉。

而且,现在全场的焦点,彻彻底底转移到萧寒那边去了。

众人就看见,蓝溪溶和景烟雪,眼波脉脉,语声柔柔,莺莺燕燕,在那边和萧寒窃窃私议。亲热极了。

药王谷的三名主事,也终于醒过味来,刚才蓝溪溶和景烟雪口不择言,在那里说什么‘那天晚上的事情’,还口口声声说什么‘被占了便宜’…这还得了?

药王谷的清规戒律,可是一向很严谨的,容不得门下弟子在外面胡天胡地的乱搞,败坏名誉。

当即,三位主事面罩寒霜,娇躯直接一晃,就闪到萧寒这边,挡在萧寒和两女中间。她们用洞穿一切的犀利目光,凝视着萧寒。

“什么?炼脏境?”一名主事秀眉一蹙,眼中闪过浓浓的不屑。而后狠狠的瞪了蓝溪溶和景烟雪一眼,怒叱道。“溪溶,烟雪,你们两个在这里胡说八道些什么?放肆!那天…那天晚上,你们和这个少年发生了什么?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不能够有一点隐瞒!”

“好了好了,师姐,带她们回去再仔细盘问…”另一名主事连打眼色,心想,师姐也太孟浪了,大庭广众之下追问这件事,万一问出什么风流韵事,咱们药王谷岂非声名扫地?

景烟雪却连声道。“那天晚上啊…他乔装成一位大叔,想偷我和溪溶师姐的蛟马,被我们抓了个现行,不过嘛…蛟马还是被他偷走了…”景烟雪煞有介事的说道,眼睛都不眨一下。

萧寒心想,景姑娘说起谎来,如此从容,真是大有前途啊…

听到景烟雪这么一说,药王谷三名主事这才齐齐的松了口气。

“原来只是偷马…我还以为…罢了,溪溶,烟雪,你们即刻跟我们返回药王谷,罚你们炼1000炉丹药,两年内不得出谷!”一名主事严厉道。

“啊?主事,不要啊…”景烟雪花容失色道。

蓝溪溶倒是沉稳,只是微微蹙眉,并没有多说什么。

“少年…”这时,一名主事眼含不屑的看着萧寒,深深的道。“我们药王谷的女弟子,并不是谁都可以爱慕追逐的。你刚才也看见了,你们云雨宗外门第一天才,薛剑风,都铩羽而归。溪溶和烟雪,乃是药王谷外门女弟子中,姿色出尘,天生丽质的存在。认真来说,真气境以下,我们都不会做出考虑的。少年,不管你和溪溶,烟雪之间,发生过什么,你都忘记吧。龙不与蛇居,不要自寻烦恼,自讨苦吃。溪溶和烟雪,如今是少不更事,初历江湖,没有见过世面,所以才对你稍加辞色,假以时日,你在她们心中,将被彻底过滤掉…”

“恩?”萧寒一蹙眉,听到这警告的话,他心里非常不舒服。

“主事,不是这样的…”景烟雪冲口而出道。

“闭嘴!”另一名主事一瞪眼,威压笼罩,令得景烟雪和蓝溪溶立时噤口不言。她们都眼含泪光,看着萧寒微微摇头,表示她们并非如三位主事所说那般。

“走吧…”三名药王谷主事怫然不悦,态度冷漠的就要带着蓝溪溶和景烟雪离开。

赫然!

“等等…”萧寒朗声道。

“嗯?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一名药王谷主事十分不耐烦的看着萧寒,目光就好似一个国王在俯视乞丐。

“没什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世事沧桑,盛衰无常。莫欺少年穷!真气境是吧?好!我萧寒终有一天,会修成真气境,到时候,亲自到药王谷登门拜访!”说完,萧寒深深的看了一眼蓝溪溶和景烟雪,坚定的目光中,溢出一丝丝柔情。

“哈…等你修成真气境再说吧。”那三名主事随口敷衍道。她们根本就不相信萧寒会有晋升真气境的一天。“你要是果然修成真气境,我们三人在药王谷扫榻相迎。到时候给你端茶倒水,赔礼道歉,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们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哼!”

肉身境,真气境,中间天壤云泥的差距,天人永隔,并不是说晋级就晋级的。

药王谷三名主事,带着蓝溪溶,景烟雪,疾步离开。隐隐约约,萧寒就听到一名主事低声道。“回去仔细检查,若溪溶和烟雪这两个丫头的贞洁被毁,直接废除修为,逐出宗门!”

蓝溪溶和景烟雪,一步一回头的看着萧寒,特别是景烟雪,眼泪汪汪的,赫然,她鼓起勇气道。“大叔…烟雪在药王谷等你来找我!”

“我一定会来的!”萧寒重重的道。

两女被带走之后,萧寒悄然伫立在原地,默默无语。

这时,萧寒那一峰的三名主事,赶紧走到萧寒身边,低声道。“萧寒,咱们也脚底抹油开溜吧,这里的人,貌似对咱们很不友善啊…”

“呃…”萧寒目光扫视,就看到东道主那个方阵的上千外门,个个眼如豺狼,凶狠的瞪视着自己,似乎恨不得立即拔刀相向,冲过来围攻。

“看来,的确不是很友善…走,我们这就走吧。”萧寒也发现苗头不对。心想,老子把薛剑风的喜事搞成了糗事,他们还对我友善个屁啊!

当即,萧寒这一峰的人马,急如星火般的速速离去。

安然返回他们所在那一峰。

“呼…刚才真是好险,差点被人围攻。”一名主事松了口气,旋即,一脸笑意的看着萧寒。“萧寒,你很不错,为我们长脸了!嘿嘿嘿,一想到薛剑风和那三个老东西白板似的脸色,我就极为畅快,舒服……哈哈哈哈……不过,药王谷那三个婆娘的话,你别介怀,好好修行就是了。药王谷出来的人,就这德行,目中无人。”

“无妨。”萧寒淡然道。“三位主事,弟子现在专注于修行,任何事情,都不能够磨灭弟子的意志。修成真气境之后,弟子会亲身前往药王谷,讨回今日丢掉的尊严。”

“好!萧寒,你回去等几天,我们立即去给你讨来刀谱和炼髓丹药。”一名主事点头说道,旋即慎重道。“对了,萧寒,这段时间你别到处瞎逛,今天你是彻底和薛剑风撕破脸皮了,抢了他的风头,还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颜面尽失,那家伙睚眦必报,我怕他找你的麻烦。”

“弟子知道,”萧寒微微点头。

旋即,萧寒便是辞别了三位主事,返回自己的别院。

房间中,萧寒盘膝坐在**。

脑子里,就闪掠着蓝溪溶和景烟雪的一笑一颦,不由的,萧寒嘴角,就勾出一抹淡淡温馨的笑意。

“嗯,你们放心,我一定会修成真气境,风风光光的去药王谷找你们,”萧寒对自己说道。

下一刻,萧寒从怀中掏出那瓶装载了足足20粒‘豹胎冲髓丹’的药瓶,掰开瓶塞,将丹药一粒粒的倒了出来,置于掌心。

“开始炼髓吧!我如今肉身力量达到80鼎,超过一般的炼髓武者。等我自己达到炼髓圆满的境界,我的力量将达到多少?呵…还真有点期待呢……”

萧寒拈起一枚‘豹胎冲髓丹’,送入口中…

………

薛剑风所在那一山峰。

薛剑风的别院。

此时,薛剑风的别院,秋风肃杀,剑气呼啸,气氛极度压抑。外部世界风和日丽,但薛剑风的别院,却随时随刻都有可能雷鸣闪电,天公震怒一般。

房间里。

薛剑风端坐在一张雕花木椅上,脸色阴沉如水,额头上,一根青筋凸了出来,不停的抖动着。

三名袍服鲜明的外门弟子,垂手站立在一边,连大气都不敢吐一口。

房间里的气氛显得非常凝重,让人窒息。

“萧寒!”赫然,薛剑风一声暴怒尖吼,下一刻…

“砰!”

墙角紫檀木博古架上的一尊花瓶,被无形剑气斩成碎片,瓷片四散崩飞!

“噗!噗!噗!噗!”

无形剑气乱绞,将瓷片彻底碾成齑粉!洒落一地!

在做这一切的时候,薛剑风纹丝不动,全身气劲丝毫不外泄,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隔空击碎花瓶的。

“啊!师兄息怒!师兄息怒!”

三名外门弟子吓得立即跪了下去。

“师兄,您剑意小成,以空气为剑,隔空击杀如吹灰尘…您真是剑道天才!”

“师兄,要不然,我们替您将那萧寒除掉!那杂碎欺人太甚,必须要凌迟处死,方能泄恨!”

“对,师兄,我们出手,废了他!”

……

“哼!”薛剑风负手站了起来,身体周围,空气波动,有衍变为无形剑气,斩碎虚无的趋势。“现在去废掉那小子,人人都知道是我薛剑风动的手脚。这种狗一般的小人物,我一个眼神可以杀他一千次!”

“是,是,师兄,那杂碎和您比起来,简直就是猪狗牛羊!”三名外门唯唯诺诺道。

“罢了,我明日要随几名真传去西域斩杀妖族,磨砺精神,强行冲击真气境。”薛剑风傲然道。“冲击真气境,重中之重,而且,和真传一起出去历险,有可能找到一些上古遗迹,从中获得逆天奇遇。萧寒这杂碎,你们替我盯紧他,好好的监视,不过不要动手,我会想法子慢慢折磨他的,到时候,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薛剑风眼中,掠过一抹残酷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