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七碎刀诀

第五十五章 七碎刀诀

萧寒正式开始炼髓!

当萧寒服用下去一枚‘豹胎冲髓丹’之后,丹药果然化为无数颗粒,粘附在骨骼之上。十分奇妙。

“现在就看看我的骨骼对这些丹药颗粒,吸收的程度了。这就是武道中所谓的根骨。先天根骨好,吸收得快,去芜存菁,使得精华药力能够比常人更快数倍的渗入到达骨髓之中;根骨差,那就没办法了,只能靠后天的努力,日以继夜,勤奋苦练,用透支体力的方法,加快骨骼吸收。”

萧寒心中也清楚。

不多时,萧寒便将足足20枚‘豹胎冲髓丹’,吞咽下腹。

无数颗粒粉尘,覆盖了萧寒整整80块骨骼!

“咦?这80块粘附有药力的骨骼,麻酥酥的,分明感觉到一丝丝药力在渗透骨骼…不过,没有参照物,我也不知道自己的骨骼吸收药力的速度算不算快。我的根骨到底好不好?算了,这个问题不要去深究,抛开根骨不说,后天的苦练,我不能够放弃。还有半年就是外门弟子排位赛了,必须抓住每一刻修行的时间,不得松懈。在修炼上,我必须比任何一个人都付出得更多,那样才会得到足够满意的回报。”

接下来三天,萧寒十分低调,几乎是足不出户,饭菜都是让阿丑代劳从食堂带回来。

在萧寒的储物戒中,有几口单刀,甚至还有一本刀谱…‘惊雷灭杀刀’。

这是击杀华容后得到。

萧寒回忆起华容一人一刀,在柳镇斩妖除魔,倒也是雷厉风行,潮鸣电挚,刀气隔空杀人,如探囊取物。

华容的刀法,也算十分了得了。

如今,萧寒励志要修刀道,便如饥似渴的阅读起来那本刀谱。

研读了大半天,萧寒对于这门刀法,算是有了一个基本认识。

惊雷灭杀刀,和天子神拳一样,也是重势不重招。要领悟惊雷灭杀刀的刀势神髓,其实非常难,甚至有殒命的危险。

刀谱上说,此刀法必须在雷电交加时修行。然而,听雷,观电,继而练刀,只能算是初窥门径;要把这门刀法练到圆满,必须在雷霆之中修行,身体接触惊雷闪电,甚至于接引雷霆入体,用雷电淬炼刀气,在雷霆中感悟刀势。

“接引雷霆入体,那不被劈死么?”萧寒哑然失笑,“一般的肉身境武者,虽然肉壳强横,坚不可摧,但也不可能在打雷闪电的时候,任由雷电往自己身上招呼吧?一道闪电下来,估计人就烤焦了。还练个屁的刀法啊!”

“人的肉身再强横,也不可能和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力量抗衡吧?那个华容,估计只是观闪电听雷鸣,初窥门径,习得皮毛…”萧寒心中可以肯定这一点。继而,心灵一动。“我有不灭金身护体,是否可以尝试一番,让雷电往我身上招呼?看劈不劈得死我。劈不死,这门刀法就大成了。”

不过很快,萧寒就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毕竟,三位主事要提供许多刀谱给自己挑选,没必要非得修行这门惊雷灭杀刀。

放下刀谱,萧寒手握一口单刀,在院落中走来走去,感受刀的意境。

不过,在不加持天子大势的情况下,萧寒精神上和手中单刀的联系,并不是很紧密,也无法发挥出来霸气的刀势;相反,一旦催动天子大势,顷刻之间,便刀气滚滚,普普通通的单刀,会渗出来凌厉杀伐的气息。

三天过去…

三位主事传讯给萧寒,让他去峰顶一趟。

峰顶。白玉广场。

三位主事已经等候多时。

看到萧寒之后,他们立即迎了上来,嘘寒问暖。

“咦?萧寒,这几日休养生息,你的气息倒是更加稳固了,你开始炼髓了吧?”那名姓氏为‘司徒’的主事,拍了拍萧寒的肩膀道。

“嗯,弟子三天前开始炼髓,不过,苦于丹药不够,弟子也着实有些苦闷。”萧寒叫穷起来。这个时候不哭穷,没有道理。

“萧寒你刚入外门不久,肯定没有积攒下来多少真武币,手头上捉襟见肘,这个可以理解。”另一名主事点了点头道。“不过,萧寒,你的事情,我们也如实上报了,上面对你,也看重。你越级击败杨磊,战平郑闪的事情,上面也彻底掌握了,认为你值得培养!今次,上面特意赏赐下来一些东西给你,你看,这是一瓶千年玄龟血,服用下去之后,药力覆盖150块骨骼,非同小可,是炼髓圣品!”

那主事从怀中珍而重之的取出一个巴掌大,翡翠色的药瓶。“萧寒,宗门在栽培你啊!”

“是!”萧寒激动不已…覆盖150块骨骼的炼髓圣药!这千年玄龟血,萧寒在丹药铺中见过,一瓶,就价值2万真武币,绝对是非同小可!得天独厚!药力比豹胎冲髓丹精纯!

萧寒赶紧将药瓶接过来,小心翼翼的放入怀中,心道,有了这瓶千年玄龟血,再加上那20枚‘豹胎冲髓丹’的药力,自己炼髓无忧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后天苦练,甚至于自虐式的透支体力,让骨骼酣畅淋漓的吸收药力了!

“萧寒,接下来是让你挑选刀谱。”那司徒主事微笑道。“萧寒,你听我说,我们云雨宗,事实上,并不以刀法见长。云雨宗的镇宗神功,乃是一门‘云雨大真气’,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勾动天地大势,颠倒乾坤,镇压万物。但,这门神功,必须要修成真气境,才能够修炼。肉身境是练不成的。在烽火帝国五大宗门中,名剑山庄典藏万卷剑经,十大剑诀;八荒殿以刀为主,八荒六合神行刀,天下皆服;药王谷十大秘药,惊世骇俗;烈焰门的焚神掌破灭万古…”

“呃…那么,烽火帝国最好的刀法,是在八荒殿了?”萧寒蹙眉。

“理论上是这样。”一名主要事认真点头道。“不过,我云雨宗千百年的底蕴,也非同小可,武技阁中,珍藏的刀谱,不在少数。当然,有的刀谱必须要修为飞升至真气境,才有资格修行。那么,上面赐予下来一些适合你现阶段修行的刀谱,你自己慢慢挑选吧。对了,萧寒,修行刀法,不能够贪多。贪多嚼不烂。要知道,每一种刀法中,蕴含的意境不同,一个刀客,贸然修行多门刀法,意境冲突,有可能走火入魔。当年,我云雨宗一尊真气境刀客,天资凌云,刀道奇才,身兼7门刀法,结果爆体而死。因而,上面这次,规定你只能选择一门刀法。”

“好!我就选择一门吧!”萧寒重重的点了点头。

三名主事各从怀中掏出几册刀谱,递给萧寒,“萧寒,我们不打扰你,你静下心来挑选。”

“是!”

萧寒接过这些刀谱,就地盘膝而坐,慢慢翻看起来。

‘狂风刀法……快刀,一口气砍出十三刀,攻敌之不得不守,厉害非常;

慈悲刀诀……心怀慈悲之意,刀势柔润,如春风化雨,感化敌人,不战而屈人之兵;

炼星斩魔刀……炼化异种星光,融入刀气,鬼神俱灭;

燃木刀法……刀气中滋生火焰;

惊雷灭杀刀……雷电加持,横扫一切;

血煞刀罡……杀气极重;

三步刀法……三步之内必见血!不斩敌,便杀己!

冷月刀法;

羽衣刀法;

山岳刀法;

五行刀法;

两仪四象刀;

影子刀法;

……’

“刀谱太多了,挑得眼睛都花了…”萧寒揉了揉眼睛,手中这些刀谱,各有各的优点,也各有各的弱点,而且意境各不相同,萧寒一时间还真不好选择了。

选了半天,萧寒手中,还剩下一本刀谱。

这本刀谱,纸张枯黄,毛边四起,皱巴巴脏兮兮的,散发着恶臭。

“嗯?”萧寒心中一动。

要知道,萧寒最依仗的两门绝学,不灭金身和天子神拳,就是从残破的羊皮纸中获得。因而,萧寒对于古旧的武技秘籍,一向很感兴趣。

特别是那种残缺不全的,无人问津的,萧寒更感兴趣。

只见,这本刀谱的扉页上,写着几个潦草的字体…“刀经”

萧寒小心翼翼的翻开柔软欲碎的扉页,稍微一阅读,他就明白了,严格的说,这本‘刀经’,并不是刀谱,更加不是什么武技秘籍。而是一名刀客的笔记。

主要是阐述了一些刀道上的理论知识。

譬如什么是刀气,什么是刀势,甚至于,对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万中无一的刀意,也有一番自己的理解。

萧寒翻了几页,本已经非常小心了,还是将其中一页破损掉了。

纸张已经腐朽。

“哎…这玩意,就是手札,笔记,虽然很多知识对于修行刀道,有一定的辅助作用,让人能够更深入的理解刀的内涵。但是,毕竟不是刀谱,而且,太容易弄碎了,恐怕还没读完,稍微翻几页,就碎裂成灰了。”

然而,就在萧寒要放弃这本‘刀经’的时候,萧寒心脏内蛰伏的奇怪东西,猛地一阵悸动!

“什么?!”萧寒心神巨震!

紧接着,心脏中迸发出来‘咔擦’一声脆响,好似鸡蛋壳破碎,弥漫出来一种挣脱桎梏,解除封印的味道,玄之又玄。

不多时,萧寒心脏中鼓瑟齐鸣,仙乐阵阵…

一道道异象,祥云瑞气,天花乱坠,从萧寒心脏中喷薄而出!

当然,种种异象,便只萧寒一人可见,三名主事,虽然都盯着萧寒这边,但他们丝毫察觉不出来任何异状,十分古怪。

下一刻…

残破腐朽的‘刀经’上面,竟然焕发出来一抹神光,顷刻间,无数的神符,霞辉,光怪陆离,鱼龙曼衍,彻底将萧寒笼罩。

眼前情况,便和萧寒得到不灭金身,天子神拳时,一般无二!

这次,萧寒有了经验,也就不显得那么惊慌失措了,然而,内心中的狂喜,已如浪潮一般翻卷!

“天可怜见,貌似,小爷我又捡到宝了!哈哈哈哈!”

赫然,在那本残破的刀经扉页上,显现出来几个神光煌煌的大字,每一个字,一笔一划,似乎都蕴含了铺天盖地的刀意!

“七碎刀诀”

“好!就是这本了!”萧寒心神一动,眼前异状暂时烟消云散。

他站了起来,对几名主事道。“好了,弟子选好了。”

三名主事这才大步走了过来。

“萧寒,你选的哪一门刀谱?”三名主事异口同声的问道。

“嗯,我选择这本‘刀经’。”萧寒强行克制住内心的狂喜,不动声色道。

“什么?萧寒,你怎么选这个?这并不是刀谱,而是一本先贤刀客随手书写的笔记,手札。”一名主事疑惑道。“这本‘刀经’,只是阐述了刀道上,一些比较基础的知识。萧寒,你选择刀经,也修炼不出来什么刀法的。你还是另选一门吧。”

“不用了,三位主事,弟子已经选好了。三位主事放心,弟子一向不是孟浪胡来之人。”萧寒认真道。

三位主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终于叹了口气,接受了萧寒的选择。

他们想,天才嘛,的确是特立独行的,让人无法以常理测度。常人决计不会碰这本‘刀经’,而萧寒却偏偏选了‘刀经’,而且,看样子还宝爱异常。

“好了,萧寒,丹药和那个…刀谱,我权且将这本‘刀经’视为刀谱吧。你都选择好了。那你准备怎么修行?闭关还是怎么?”一名主事问道。

萧寒显然早已经有了决定,“弟子准备离开外门区域,寻觅一处幽静之地,闭关修炼!一方面好好炼髓,另一方面则感悟刀道。”

“哦,你选择什么地方闭关?”一名主事忍不住问道。

“抱歉,三位主事,闭关的地方,我暂且保密。不会告诉任何一个人。”萧寒歉然道。

“行,”三位主事不以为忤,“那你好好闭关修行吧。不过别忘了,半年后,外门排位赛,准时回来参加。到时候,我们这一峰若没有萧寒你,必然失色不少。”

“弟子明白。”萧寒点了点头,洒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