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疯狂修炼!

第五十六章 疯狂修炼!

获得了炼髓丹药和刀谱之后,萧寒辞别三位主事,到半山腰的武库中挑了几口单刀,径直返回自己的别院,为闭关做准备。

在此之前,萧寒已经选定了闭关的地点。

不在外门区域。当然,亦没有脱离云雨山脉范围。

要知道,云雨山脉绵恒千里,其中不乏灵山峻岳,仙家福地,但偌大的山脉中,亦有的山峰人迹不至,触目尽是穷山恶水。一些河谷盆地甚至有茹毛饮血的原始土著聚居,自成部落;也有榛莽丛生的原始森林。有的森林中落叶陈积,经年瘴烟淤气,毒雾弥漫不见天日,人兽误入其中,必定有死无生。

萧寒当初做活靶子的时候,便曾经到过云雨山脉边缘一座山峰。这座山峰的峰顶,垂落下来一条巨型瀑布,大白龙似的奔泻而下,灌入一条江流。水流湍急如山洪,终日轰隆隆炸响,灭世雷鸣一般。

当时,萧寒就身处在这座山峰,感觉到整座山体似乎都在颤抖,因而吓得落荒而逃,不敢久留。

而如今,他居然突发奇想,要在这座山峰闭关!

“还有半年时间,便是外门弟子排位赛,迫在眉睫!在不能够动用妖帝手掌的情况下,恐怕我很难击败薛剑风。时不待我!必须要豁出去了!就在瀑布江流中修行,自我摧残,自虐,就希望能够早日将体内的药力彻底消化,融入到骨髓中!”

萧寒回到别院,自己的房间,盘膝坐在**,将那瓶‘千年玄龟血’服下。

磅礴药力,化为颗粒,彻彻底底,严严实实包裹住萧寒躯体内150块骨骼。但是,药力太充沛了,根骨吸收,恐怕三年五载,也吸收不干净!

喝完药,萧寒只身前往食堂,采购了大量的肉干,储存在两枚储物戒中,而后又回去拿了几件袍子,便悄无声息的离开这座外门山峰。他连阿丑都没有知会一声。

“阿丑师兄,小弟潜心闭关半年,希望在这半年中,你亦好好修行,争取能够飞升至炼髓境,并将那门枯木宝录练成。”

一切准备妥当,萧寒翻山越岭,朝选定的闭关山峰疾行而去。

如今,萧寒肉身强横,健步如飞,跋山涉水如履平地,也就是数个时辰后,萧寒便来到那座山峰。

“轰轰轰”

山洪呼啸声,瀑布轰鸣声,震得山体扑簌簌颤抖,整座山峰竟然有一种随时随刻都有可能解体的可怕感觉。

不过,如今的萧寒,对这等险恶环境,怡然无惧。

萧寒手握单刀,在山林中砍伐了一些树木草藤,在一处凸起的岩石后,草草搭建了一个小茅屋。

“嘿嘿…这半年时光,我便在此结庐而居了,也过一过原始人的生活,”萧寒满意的看着自己搭建的小茅屋。

萧寒储物戒中,储备了不少风干的肉片,馒头。而这座山峰林木繁茂,其中也生长了大量果树,甚至还有野兔,野猪,猹…等等野味。对于萧寒来说,倒是食物无缺。

傍晚,夜空如洗,萧寒盘膝坐在茅屋前的岩石上,一口单刀平放于双膝。萧寒手中,捧着那本破碎不堪的‘刀经’,脸色近乎虔诚。

刹那间…

“嗡……”

心脏中传来阵阵悸动,一道道神符,霞辉,漫卷而出。

与之对应的,是手中那腐朽残坏的‘刀经’,焕发出来迷蒙神光,鱼龙蔓衍,蔚为奇观。

‘七碎刀诀’

四个蕴含了深远意境,凌厉刀气的字体,悬浮于半空之中。

过不多时…

漫天的神光,霞辉,编绞成一个个神异的光茧。

今次,一共是8个光茧。

不灭金身100个光茧;

天子神拳7个光茧;

而七碎刀诀,则衍生出来8个光茧。

“噗”

第一个光茧碎裂。

炸出来密密麻麻的文字。

萧寒心念一扫,立即阅读!

一个时辰后…

“原来,这‘七碎刀诀’衍生的第一个光茧,并不是刀法,而是一些刀道上的基础知识。不过,这些知识阐述得极为精确,如晨钟暮鼓,发人深省。”

“刀气…刀气一发,隔空杀人。刀气是什么?刀气是刀客达到一定力量之后,在挥舞单刀的时候,再达到一定的速度,从而,劲气从单刀中激射而出,摧枯拉朽,伤人立死!一般来说,一名肉身境刀客,隔空斩杀出来一道刀气,力量相当于本身肉tǐ力量的十分之一。不过,刀速越快,力量越大,洞穿力越强,杀伤力越恐怖。”

“要练成刀气,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本身肉tǐ力量达到50鼎以上;第二,挥刀速度不低于声音的十分之一。”

“音速……理论上讲,一个呼吸,也就是一秒钟,能够砍出340刀,便为音速。也就是说,要砍出隔空伤人的刀气,至少要在一个呼吸,一秒钟,斩出34刀!”

“一个呼吸34刀…这…”萧寒头点头疼了。“难,有些困难。想不到,修炼刀道的第一步,炼出刀气,都如此艰难。刀道不是这么好修的!”

不过,萧寒意志坚硬如铁,继续阅读,理解起来…

“刀势……对刀的感悟。当刀客对刀的感悟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整个人的气势,变得锐不可当,盛气凌人,随随便便一站,就给人一种宝刀出鞘的感觉。甚至于,当刀势浓烈到一定程度之后,眼光中都可以激射出来刀气,非同小可。”

“刀意……刀意对应剑客的剑意,乃刀客毕生追求的刀道极致!万中无一!一旦领悟到刀意,便是刀中之皇!刀意展开,四面八方任何其他刀客的意志都受到牵引,如仆见主,如朝拜尊神!天若有情,刀意无情,刀意一出,斩碎虚无,鬼神皆灭。”

“刀意小成……可令四周空气直接化为刀气,以声音的速度,切割碾杀万物生灵,随心所欲。”

“刀意中期……不滞于物,草木竹石,空气水流,世间万物,皆可为刀,刀速超过声音。这一境界,又被称之为‘无刀’,是无刀胜有刀之境。”

“刀意大成……体内衍生出一道本命刀气,杀人在心念之间,千里锁魂,万里杀人,可破碎虚空。”

“刀意入神……本命刀气,精神力,刀意,战意,心意,酝酿达到巅峰,切开冥冥中近乎虚无的刀界之门,接引上古刀魂加持,斩仙杀神。”

……

“呼…刀意太厉害了,一旦修成刀意,灭尽六道,鬼神莫测,越级杀人如吃饭饮水般简单。”萧寒咂舌。“不过,太难了,太玄虚了…但好像这刀意,剑意,是和灵魂有关。似乎灵魂越强,越容易领悟到刀意……”

“好了,不管了!先从第一步开始修炼!炼出刀气再说!”

萧寒知道,修炼刀道,必须循序渐进,切莫贪功。

刀气……刀势……刀意。

一步步的来。

当然,萧寒要修炼出刀气,也并不是无迹可寻,自己埋头钻研。在这‘七碎刀诀’破裂出来的第一个光茧中,就有修炼刀气的捷径法门。

‘心刀’

‘以心为刀,刀气自成’

所谓的‘心刀’,是说,要将挥刀速度练到极致,必须以心为本,心中有刀,用心来控制刀速。要知道,手脚再快,也没有心速快。

“我先试试我的手速。”

萧寒从岩石上跳了下来,手握一口单刀,全身血脉肌肉弹动,筋骨齐鸣,肉身力量瞬间催动至极限!

“咻咻咻”

萧寒手中单刀连砍而出。

一个呼吸后…

“我力量80鼎,全力挥刀,将速度臻至巅峰,一个呼吸,仅仅砍出7刀。”萧寒惭愧。

下一刻……

“天子大势!加持!”

赫然,萧寒周身弥漫出来尊贵无比的气息,主宰天下,傲视苍生!

“嗡!”

手中单刀轻鸣悸动起来,一缕缕霸绝天下的惨烈刀气,弥漫而出!

“咻咻咻”

萧寒再次持刀劈砍。

这一下,一个呼吸,竟然超水平发挥,砍杀出来21刀!

天子大势散去…

“即便加持了天子大势,我依旧不能够随心所欲的斩杀出来刀气。要砍出刀气,必须做到,声音速度的十分之一,也就是一个呼吸,必须砍出34刀…”萧寒重新回到岩石上,盘膝坐好。

“而且,我必须做到在不加持天子大势的情况下,直接砍出34刀,这才是真本事!”萧寒心道。“以后修行刀道,我都暂时摒弃天子大势,等刀道有成,再加持天子大势,那时候,就看看威力达到什么地步。”

“领悟‘心刀’吧!”

萧寒放开心灵,双目似空非空,似想非想,四周立即一片寂静,萧寒进入悟势状态。

按照‘七碎刀诀’第一个光茧中,观想‘心刀’之法,潜心感悟起来。

以心为刀!

以心速代替手速!

……

三天三夜过去了。

萧寒如一尊岩石雕像,盘坐着,仿佛恒古以来,就不曾移动过身躯。

突兀,在远处的山林中,转出来三条人影。

乃是三名身穿云雨宗外门弟子袍服的少年。各自的右臂上,都绣有袖章,上书‘外门第一峰’字样。

“这萧寒果然是在修炼,似乎是在修炼刀法。”

“薛师兄让我们时刻监视这家伙,他几天前独自一个人离开外门区域,到达这处深山,我还以为他要练什么独门秘技,没想到,磐石般在此坐了几天几夜,这是在修炼什么?不像是在练刀。我看这人,八成是脑袋出了问题。”

“或许是在悟势。好了,再盯一天,看看他究竟想干什么。如果他一直这般枯坐,咱们便先返回山峰,休息几天再过来,总不可能让我们傻兮兮的在这里守护一块石头雕像吧?”

……

又是三天三夜过去了。

那三名监视萧寒的外门弟子,实在熬不住了,暂且退走。

萧寒悟势第7天。

赫然!

萧寒双目睁开,一道隐晦的闪光,从萧寒眸子中一掠而过,隐隐约约,这道闪光,有刀的意境。

“呼……”

萧寒吐了口浊气,与之伴随的,是肚子里发出咕噜噜的响声,干瘪的胃囊,在抗议。

萧寒赶紧从储物戒中,取出些许馒头肉干,狼吞虎咽。

吃饱喝足之后,萧寒手提单刀。

“咻咻咻”

只见,萧寒右手连续挥舞几下,手中的单刀竟然虚化,肉眼几乎不可见,只见到刀光闪烁!

一道刀气立刻凝于刀刃,呜呜鸣叫,有脱刀迸射而出的趋势。

不过,这道刀气始终没有电射而出,随着萧寒收刀,刀气最终黯淡隐退。

“用心驾驭刀,果然比用手脚快了数倍不止。现在,我一个呼吸,可以砍出30刀,距离34刀,只差一线。不过,心刀暂时只能领悟到这个程度了,必须要借助外力,强行将刀速提升至一呼吸34刀,彻底修炼出刀气!”

心念一动,萧寒提着刀就朝这座山峰那可怖的瀑布走去。

逐渐的,萧寒耳边那近乎疯狂的水流冲刷声,越来越响,不绝于耳,似乎连心脏,都被这骇人声势给攫住了。

终于,在绕过一个山峡之后,水声震耳欲聋,萧寒来到一片山崖边。

峰顶一条数十丈高的瀑布,倒灌而下,滚滚流入山崖下的一条江流。犹如山洪爆发。四面八方水气蒙蒙,雾霭弥漫,飘渺无定,极有意境。

高崖下的江流,澎湃东去,如同一条张牙舞爪,起伏狂翻的怒龙,带起汹涌波涛,狰狞咆哮。这截江流被两旁蓦然收窄的崖壁紧夹,在江流底部许多暗礁阻遏下,不甘屈服的激流奋起挣扎,形成一个一个择人而食的急漩,凶险万象。

萧寒站于山崖之上,俯视足足数十丈下的江流,心中竟然生出一股豪情,“谁敢在此练功?我萧寒就敢!修行一途,与天争命,不冒险,如何能臻至武道巅峰!”

决意已定,萧寒手提单刀,顺着一条崎岖羊肠小路,下了高崖。

站在江边,江水四溅,将萧寒衣衫打湿。

萧寒深吸一口气,纵身一跃,直接站在江中一块凸出的礁石上。

“轰”

赫然,一道汹涌咆哮的浪头,铁锤般直接打了过来,夹着千军易辟的力道,直接打在萧寒身上!

“砰!”

萧寒被打得滚入江中!

“妈的,这浪头势道凶猛,足足有数十鼎之力,一下子席卷过来,我还站不住脚,”萧寒咬牙切齿。

体内不灭金身流转,化解这一个浪头锤击在萧寒身上所带来的痛处。

萧寒喝了几口江水,双手抓住江中一块礁石,站了起来,全身骨骼一起炸开,力量凝聚,一跃,再度站在那块凸起的礁石上。

“轰!”

又一个浪头砸了过来,这浪头一下子掀起来十几米高,凝为一尊怪兽似的狰狞形状,毫不留情的朝萧寒当头砸下!

“来吧!”

这一次,萧寒有所准备,反倒是挺起胸膛,肉身力量凝练,悍然硬扛了这一道浪头冲击。

不过这一下,萧寒并没有被打翻下去,身子摇晃几下,终于是站稳了。

就这样,萧寒矗立在礁石之上,以血肉之躯,硬扛不断扑打过来的汹涌浪头,足足坚持了一炷香时间,也不知道扛下多少洪流巨浪,直到体力彻底透支!

“不行!还不够!再来!”萧寒全身无力,甚至于,双膝直接跪在礁石上,手脚颤抖,不过,他并不立即跳开,反而依旧停留在那块礁石上。

“轰!”

又一浪头轰至!

萧寒一下子站了起来,挺身一挡!

“砰!”

萧寒胸口如遭雷击,一小口鲜血喷溅而出,但是他身形不动如山,铁人一般矗立,并不被冲击下去。

又是一炷香时间…

“呼…呼…呼…”

萧寒终于回到岸边,烂泥般瘫软在河滩上,贪婪的呼吸着空气,他的体力已经彻彻底底的被榨干了!涓滴不剩!

不过,在这种时候,萧寒感觉到,骨骼吸收药力的速度,明显要比平时快了几倍!

“自虐式的修炼,体力完全透支,炼髓的速度,果然倍增!”萧寒心中一动。“好!太好了!”

休息了两个时辰,在体内不灭金身的温养下,萧寒恢复了一小半体力,他再度冲上那块江中礁石!

这简直就是自我摧残的修炼方式!别人决计不可能如萧寒一般舍生忘死的修行!当然,萧寒若没有炼成不灭金身,也不敢这样折腾自己。

五天之后…萧寒已经能够在江流漩涡中坚持1个时辰;

又过去五天…萧寒可以在江流漩涡中坚持2个时辰;

第十一天,萧寒不再单纯的矗立在礁石上承受巨浪冲击了。

他开始练刀。

“轰!”

一个浪头铺天盖地的席卷而至。萧寒手中单刀立即闪电般砍了出去!单刀和迎面而来的巨浪绞杀在一起!

接近百鼎力量的浪头,令得萧寒手中单刀几乎拿捏不稳,就要脱手掉落!

“吼!”萧寒一声嘶吼,紧握单刀,迎浪狂砍!

第一天,萧寒只能在浪中砍出4刀,即便是运用了心刀,以心驾驭刀速度,也就只是区区4刀。巨浪的阻力,严重影响了萧寒的刀速。

第二天过去了……萧寒可以迎浪砍出7刀;

到了第三天……9刀;

……

第十天……28刀!

第十一天。

萧寒屹立于礁石之上,手握单刀。他握刀的手,出奇的稳定。稳如磐石。他的眼眸漆黑如夜。乘风破浪,斗志昂扬!

“轰”

一个十几米高的浪头夹带着百鼎之力,轰然砸落。

赫然!萧寒动了!

“咻!咻!咻!咻!”

手中单刀连闪,只见刀光不见刀!

下一刻,疾卷的浪头,在萧寒的刀势之下,居然出现了一个呼吸的停顿!

并且…

“噗!噗!噗!噗!”

在这一个呼吸停顿中,这个浪头居然被刀光分割为十几块!

一个呼吸之后,被凌迟分割成十几块的巨浪,才重新凝聚,从萧寒身体中扑过去,但萧寒岿然屹立,纹丝不动。

“30刀!我在巨浪之中,一个呼吸能够斩杀出去30刀,切割巨浪如庖丁解牛!”

萧寒一跃跳下礁石,驻足在河滩上,手摸单刀,“在巨大的阻力之下,我依旧能够一个呼吸砍出30刀…嘿嘿,那试试在平地劈砍,一个呼吸,能砍杀多少刀!”

萧寒眼中奇光掠过,跃跃欲试。

………

PS:推荐一本玄幻书

是一名老作者的新书,也是大神级的人物。

【灵罗戒】作者的新书,当初这本【灵罗戒】,极为火爆,我也深深着迷,追看,如今,他又开新书,我看了前几张,就一发不可收拾,被深深的吸引了。也准备一张一张的追下去了。

喜欢玄幻的朋友,可以过去收藏。的确是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