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领悟刀意!

第五十七章 领悟刀意!

孽龙般奔腾咆哮东去的江流边;如山洪爆发,水气激荡的瀑布之下。

河滩上。

萧寒手握单刀。

经过了近一个月自残式的苦练,萧寒已经能够在江水逆流漩涡中,一口气砍出30刀!

就一般的肉身境刀客,在巨浪中,连刀都握不稳,更遑论练刀了;而萧寒,依仗着不灭金身那变态的抗击打能力,修复能力,如铁人一般迎浪狂砍,现在能够做到瞬间分割巨浪!进步斐然!

这绝对非同小可。

此时,萧寒静静的将手放在刀柄上,身形如岩石般纹丝不动,目光清淡如水,赫然,整个世界仿佛安静下来!寂静酷冷如寒冰!周围的一切,那滚滚江水,轰轰瀑布,似乎都无声!

逐渐,萧杀肃静,空旷辽远的刀势,以萧寒为中心,弥漫开来,笼罩百丈…

下一刻,萧寒动了!

“咻咻咻咻”

只见,萧寒手中单刀似乎一下子虚化消失了!

刀光连闪,破风之声不绝于耳!

只见刀光不见刀!

那口单刀,在萧寒手中,彷如轻若无物,又仿佛已经融入萧寒的血肉灵魂,成为萧寒身体的一部分!

“一个呼吸200刀!”

猛然,萧寒一声暴吼,右手一扬!

“噗”

一道潮鸣电掣的刀气轰然斩出!

这道刀气倒峡泻河,风行电击,速度超过音速的一半,破开空气如破竹草!

“砰!”

这道刀气恰好击杀在一朵掀起十几米高,数亩大小,形似蛮兽的巨浪之上!

巨浪被刀气炸成粉碎!

无尽的水珠四溅喷洒在江水中。

刀气余势不衰,狠狠斩在对岸崖壁上。

“噗嗤!”

坚硬的崖壁如豆腐般被切割出来一条丈许长,一尺深的刀痕!

“呼…”萧寒吐一口浊气,收刀,渊渟岳峙。

“在江水巨浪中练刀,每日与逆流漩涡搏杀,抗衡大自然,果然令我如愿以偿,修成刀气!”萧寒咧嘴一笑。

如今,萧寒在正常无阻力状态下,一个呼吸可以砍出200刀。音速为一个呼吸340刀,一名刀客只要一个呼吸间,砍出34刀,就能够激发刀气了。而萧寒远远超过了这个基准!

“我这道刀气的速度,超过音速的一半。刀速越快,力量越大,切割力越锋锐,洞穿力和破坏力越可怕。认真来说,我这道刀气的力量,已经达到了我本身肉壳力量的六成,也就是接近50鼎。”萧寒自我评估。

众所周知,就算是最柔和的水流,甚至于羽毛,枯草,在速度极快的情况下,都可以切割岩石钢铁,更何况萧寒这道刀气,足足有50鼎巨力!

50鼎的力量,以超过音速一半的速度轰杀出去,的确杀人杀鬼,无往不利,削破一切。

“若我的刀速再快几倍,十几倍,那随随便便斩杀出去一道刀气,灭尽六道都不是不可能。”萧寒意得志满。“不过,如今我的肉身力量达到了一个极限,要再度提升挥刀速度,举步维艰。罢了,一步步的来吧,接下来,感悟刀势!”

萧寒提着单刀返回茅屋。尽情休息一晚。

第二天,萧寒上午依旧去江中礁石上,抗衡激流,磨砺肉身,以疯狂透支体力的方式,消化骨骼上粘附的药渣颗粒,并精修刀气。

下午,则盘膝坐在茅屋前的岩石上,感悟刀势。

顾名思义,刀势,是一种气势。一种对刀道的理解,热爱,追求。刀客养成刀势之后,整个人如同出鞘宝刀,气吞山河,锋不可当。

萧寒一边静坐感悟刀势,一边反复阅读‘七碎刀诀’爆裂开来的第一个光茧,关于刀势的阐述。并且从那些海市蜃楼般的上古文字中,捕捉其中笔画勾勒之间,蕴含的飘渺刀意。

在此之前,萧寒已经成功领悟过天子大势,枯木逢春之奥妙意境,因而,对于悟势,萧寒并非无从下手。

大道三千,殊途同归。

用领悟天子大势的法门,来领悟刀势!

三天…

五天…

十天…

第十一天!

萧寒枯木般盘膝坐在茅屋前的岩石上,双目紧闭,单刀置于膝上。

枯叶萧瑟,纷纷扬扬,打着转儿坠落。

赫然!

“嗡”

萧寒膝上的单刀,渗发出来一声轻鸣!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在萧寒身体周围,空气扭曲起来,形成了涟漪状,漫天落叶,似乎纷纷避开萧寒,坠落到萧寒身体丈许以外的区域。

猛地!萧寒双眸一睁!

狂暴的刀势,以铺天盖地之势,拔地倚天,冲霄而起,潮水般翻卷奔腾!

“哗哗哗哗”

四面八方的落叶,望风而遁,被一阵阵飓风吹得飘零飞旋,在半空中瑟瑟哀鸣。

只见,在萧寒双眸中,竟然有刀片般锋锐的气息爆卷而出!萧寒的双眸,似乎转为淡金色,凌厉狂猛,刀势流转,刀光四溢,竟然有一种即将衍生出刀意的可怕感觉!整个人拥有了霸绝无双,横扫天下的气概!

“刀势小成,”萧寒将周身气势收敛,满意而笑。

接下来的日子,萧寒又在岩石上盘膝悟势十日,双眸中的刀势渐渐褪去,整个人不再锋芒毕露,似乎一身霸道,一身凌厉,一身刀势,都被萧寒深深的炼化了,使他拥有了一种神光内敛,猛虎假寐,不动则已,一动就要杀人的气势。这种气势比十天前更为可怕。几乎就是返璞归真。

“返璞归真,刀势内敛,不漏痕迹,”萧寒一笑。“就单从刀势来说,我已经超过当初那半步真气的刀客华容。华容的刀势,总是流于体表,时时刻刻都要爆斩而出的味道。没有藏拙的高明巧妙。”

忽一夜,夜幕中乌云四合,漫天电弧光如蜘蛛网一般不断生灭,似乎冥冥中有一种足以灭世的狂暴力量,将苍穹震成无数龟裂纹痕。

“咔擦”

一道耀眼的白光,利剑一般,将整个天幕洞穿!天地之间,一片银白!

紧接着,天公震怒,雷声四起,轰隆隆,整个山体都开始颤抖起来,匍匐起来,哀鸣起来…

瓢泼大雨降临下来。

伴随着漫天爆闪的电光;轰天震地的雷响。

萧寒所处这座山峰的所有生灵,都夹着尾巴蛰穴起来。

萧寒所住的茅屋,很快就被雷雨闪电撕裂!

“雷电?”猛然,萧寒心中一阵悸动,全身刀气冲天而起!

“噗!”

支离破碎的茅屋,被彻底绞成粉屑。

萧寒手提一口单刀,魔神一般在夜雨雷电中行走,脚步不紧不慢,眼睛微眯,似乎是在雷雨闪电中,感悟什么至深的道理。

赫然!

“咔擦!”

一道闪电蜿蜒如蛇,在苍穹中彻底撕裂开来,轨迹蔓延无尽。萧寒抬头一看,目中猛地闪过奇光,心灵巨震!

下一刻,萧寒挥舞手中单刀,刀势在豪雨之中,随电光的轨迹而游走。

渐渐的,刀势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大…五丈,十丈,二十丈……

单刀划开雨幕,迸发出来呼啸风声,轰轰彻响,如万马奔腾,惊世骇俗!

刀势纵横开阖,一种惨烈的意境,席卷四野,便如千军万马对决沙场,血流成河,尸骨盈野。

突然,萧寒手中单刀向头上虚空一砍,刚好一道雷声滚过,一抹凌厉的电光被刀势强行接引下来,融入单刀,刹那间,单刀电光四射,萧寒手挥单刀疾砍,刀速快如飞火流星,使得他整个人犹如包裹在一团电光中。

赫然,单刀上的电光窜入萧寒躯体,使得萧寒通体闪亮,如雷神下凡,不多时,这道电光又从萧寒体内滚出,再度融入到单刀上,萧寒双手持刀,顺势一劈,惊天动地的一声轰隆,千军易辟,排山倒海,鬼神俱灭!一道夹杂着雷电的刀气,瞬间碾出!大地震动!

下一刻,只见地面已经被这记刀气生生碾出一条七,八丈长,三,四尺深的沟壑,青烟袅袅,不断有电光在沟壑中爆炸。稍后,爆炸止熄,电光余波,依旧呖呖作响,四下里一片焦臭。

萧寒收刀,屹立不动,右手抚摸刀身,整个人在这雷电交加的黑夜里,焕发出来一种超然物外的绝世风采。

“惊雷灭杀刀,被我炼成了!从此之后,刀气之中,夹杂雷电之威,狂暴凶残,更增威势!而我对刀势的感悟,又得到了巩固,竟然隐隐约约,触摸到了刀意的门槛!”萧寒一声长啸,宛若虎啸龙吟,声震山谷,久久不歇。

此后整整一个月!

萧寒弃刀不练,也不去江中淬炼肉身。他终日只盘坐在岩石上,双目似开似合,心灵彻底放空,精神力弥散而出。

闭关这段时间,关于刀道的各种苦练,感悟,流水一般,在萧寒脑中纷沓而来。

萧寒总结得失。并且,不停的揣摩‘七碎刀诀’爆裂开来的光茧中,那些文字里蕴含的刀意。越揣摩,萧寒发现自己的刀势越稳固,越凝实。

而且,萧寒因为是穿越者的身份,灵魂之力天生强悍,此番弃刀不练,用灵魂观想光茧中炸开的上古文字,竟然颇有斩获。

灵魂中,仿佛有什么隐晦的东西,即将要破茧而出!

再过半个月。

萧寒依旧盘膝而坐,双目微闭。

四周落叶纷飞。

赫然!萧寒眼睛一睁开!眸中刀气弥漫如潮,神光涌动,熠熠生辉!

下一刻…

“噗!噗!噗!噗!”

空气一阵扭曲,化为一条条细线般的波纹,骤然切割!速度赫然便是音速!

无数落叶仿佛被无形利刃切割,又仿佛是被空气切割,顿时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八分十六,最终化为齑粉!

而萧寒全身刀势并不外泄,劲气内敛,竟然是以精神力操控空气,以声音的速度,隔空切割树叶!

至此,萧寒于神游太虚的同时,内心一片空明,对于刀道的理解,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层次,似乎打开了一扇能够臻至刀道巅峰的大门,超然卓绝。

“终于领悟出来万中无一的刀意,”萧寒心中竟然无喜无悲,心境的提升,难以言喻。“不过,我现在的刀意,恐怕连真正意义上的小成都没有达到。如今我所掌握的刀意,是以灵魂精神之力为舵手,驾驭空气,令空气转化为刀气,以声音的速度,切割万物,斩碎虚无。不过,我不能够驾驭太多的空气,衍化为刀气,精神力和灵魂,跟不上。对于刀意的磨砺,只能够一步步的来了。刀意无形,淬炼起来太玄虚飘渺了。但好歹,我算是走上这条路了。”

……

十天后。

怒江之畔。

河滩上。

萧寒手持单刀。

“自我闭关至今,已有足足4个月了,每日苦练不辍,使得粘附在我体内骨骼中的药力,被骨骼吸收了大概二,三成,沉淀于骨髓之中。我的肉身力量,由80鼎,提升至100鼎。大概算是炼髓小成了。在激流漩涡中,我一个呼吸能够砍出32刀。平常无阻力状态,则是一个呼吸230刀。激射出去的刀气,速度超过一半音速,力量达到65鼎。刀气中伴随惊雷闪电,威力加持,洞穿一切。刀势达到返璞归真,刀光内敛之境,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刀意逐渐趋于小成…”

萧寒计算今次闭关之成果。

一朵浪花冲天而起。

赫然,萧寒单刀一闪!

“轰!”

一道刀气爆斩而出!

这刀气长约一丈,击碎长空,横征暴敛,无可匹敌!

并且,刀气中蕴含雷电光芒,惊雷之声大作,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噗嗤”

那朵浪花被刀气一分为二!切口处平整光滑,上下纷飞!

……

接下来三天,萧寒基本上不修炼了,彻彻底底的让心神放松,每天就在山上追逐打猎,采摘野果,似乎是在郊游玩乐,这段时间因为苦修而紧绷的心弦,彻底放松下来。

某一日傍晚。

萧寒支起一个架子,用篝火烤鱼,不多时,便油脂爆裂,香气四溢。

“嘿嘿…”萧寒吞咽了一口口水,搓着手。“这烤鱼的味道,肯定爽口…嗯,明天我便返回宗门,今次闭关,淡出鸟味来了,虽然距离外门排位赛,还有差不多两个月,不过,我的肉身力量和刀道,刀意,暂时陷入一个小瓶颈,不能够继续闭关了,得出去走走,如果有机会去江湖历练,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忽然,萧寒双耳微微抖动一下,旋即嘴角掠过一抹笑容,大声道。“好了,别躲躲藏藏了。出来吧。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下一刻…

不远处的树林中,转出来三名身穿外门袍服的少年,各自右臂的袖章上,都书有‘外门第一峰’字样。

正是薛剑风派来监视萧寒的三名外门。

不过,这三人在近四个月,并不是日夜不停的守着萧寒。他们辗转来过几次,发现萧寒几乎都盘坐在岩石上悟势,因而大感厌烦,总是在这山峰逗留监视两,三天之后,便返回自己的山峰。

今次,他们于两天前悄悄潜入山峰,却发现萧寒这两天根本不修炼了,反而是在山中打猎玩耍,亦或者去江中捉鱼捉虾,他们都不知道萧寒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时,他们被萧寒叫破行迹,亦不再隐藏,大马金刀的现身。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甚至于,他们盛气凌人,步步逼近萧寒,脸上杀机涌动,阴晴不定。

“嘿嘿…好了!可以吃了!”萧寒背对这三人,也不转身,直接抓起烤好的江鱼,撕吃起来,大叫道。“好!我萧寒在烹烤厨艺方面,果然有天赋!这味道真好!”

“够了,萧寒,不要再装神弄鬼了,”三名监视萧寒的外门少年中,其中一人,弹了弹指甲,“你藏在这里潜心闭关,修炼刀法,为的是两个月之后的外门排位赛吧。不错,你能够耐得住寂寞,在这荒山苦练整整4个月,的确心志非同一般。我看你刀道似乎练得不错,但临时抱佛脚,是蠢人之举。我们打探过,你之前从不用兵器,今次练刀,是为了多一张底牌吧?在外门排位赛中,奇兵突出,出其不意,有所斩获。嗯,不过被我们看穿了,自然要将你练刀的事情,宣扬出去,揭破你的底牌。”

另一名外门少年,眼皮子一翻,气焰万丈,语气森然道。“无论你怎么修炼,在我们薛师兄面前,都不是一合之敌。你得罪了我们薛师兄,天上地下,没有你容身的地方。不过,你运气好,薛师兄今次外出冒险,临行前,特意叮嘱过我们,暂时不要动你,让你再苟活一段时间。薛师兄是要在外门排位赛上,亲自炮制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若无薛师兄的警告,我们三人,早就整治你了。你或许还不知道我们的手段,对付你这种卑贱的人,我们很有经验。”

此时,萧寒已经大口大口的将一条烤鱼吃完,双手油腻,在袍子上擦拭着。

“转过身来,跪下,磕头。”一名外门少年厌恶的看着萧寒的背影,厉声咆哮道。

“嘿…”这时,萧寒满嘴油腻的转过身来,打了个饱嗝,直接站了起来,“你们是薛剑风的忠狗吧?奉命来监视我。嗯,不错,我修成刀道之后,还没有用活人来试过刀…很好…”

赫然,萧寒一挥手!

“铿!”

距离萧寒十步之外的岩石上,单刀斜插,此时,刀柄轻颤,空气震荡,刀身发出来一声鸣响。

下一刻…

“咻”

那口单刀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直接从岩石中拔出,彷如有生命力一般,隔空一跳,萧寒右手一抄,已经握住单刀。

“什么?!这…这是什么?”三名外门少年瞳孔骤然紧缩,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萧寒!

单刀在手,萧寒气势骤然膨胀,一股刀势冲天而起!双目如魔神,睥睨天下!

三名外门少年脚步不由的往后一退,脸色猛地苍白如纸。一名外门少年惊恐道。“君臣佐使,以无形之意,驾驭单刀…这…这是传说中,刀客领悟了刀意的状况…难道…难道你领悟了万中无一的刀意?这…这怎么可能?你只是一个卑贱的活靶子,怎么可能领悟刀意……”

下一刻…

“走!”

三名外门少年,亦算是反应奇怪,身形爆退!

其中一名少年,全身劲气爆出,气流狂涌,呼吸之间,淡黄色的气流,就在躯体表面凝成一层铠甲,外似鱼鳞,胸有圆镜,固若金汤……“地王明光甲!”

另一名少年呼吸间掠出八步,在第八步的时候,躯体中爆发出来极大的潜力,一闪身,便掠过数十丈的距离……“八步赶蝉!”

最后一名少年,双脚在地上一蹬,地面龟裂,他整个人冲天而起,直接跳出三丈高,三丈远,如同一只蛤蟆……“金蟾跳!”

三名外门少年,各自施展出压箱底的防御,亦或者奔走逃命绝技。

萧寒不动。

手握刀柄,目光一下子变得平淡如水,世界寂静如寒冰,猛地,肃杀刀气笼罩而出……

“噗!”

一道刀气以超过声音一半的速度爆碾而出!

这道刀气如孽龙咆哮,凶残到了极致,所过之处,地面瞬间龟裂凹陷,噼里啪啦的电弧光满地爆炸!

“噗!噗!噗!”

刀气首先将那尊气流化铠的外门少年切杀,坚固的铠甲豆腐般炸开,刀气一掠,将他拦腰斩断!

紧接着,刀气余势不衰,那施展‘金蟾跳’的外门少年,恰好落地的时候,刀气自他脖颈处横扫而过,一颗大好头颅冲天而起。

最后,那本已经展开八步赶蝉的外门少年,已经掠出数十丈远,但刀气如跗骨之驱,碾杀而至。

“噗!”

这外门少年双腿被齐齐斩断,电弧光在他断腿处不停爆炸,噼里啪啦烧灼起来,不过他并不立时就死,发出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萧寒一步步走了过去,“好了,我也该回去了。就连夜赶路返回吧。”

萧寒径直走过,并不做丝毫停留,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中。

“啊……啊……”那断腿少年目视萧寒融入夜色的背影,心中掠过一抹疑惑,“他…他为什么不杀我?”

念头刚落!

“咻!”

一缕空气化为刀光,轻轻一斩,将那断腿少年钉死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