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你信不信我废了你?

第五十八章 你信不信我废了你?

萧寒披星戴月,返回所在的外门山峰。正是万籁俱寂的夤夜时分,萧寒摸黑回到自己的别院,烧水,畅快淋漓的泡了个木桶浴,神清气爽。

一觉酣睡到次日正午,日上三竿。

萧寒翻身起床,整个人有一种精神抖擞,气贯长虹的味道。

一番洗漱,换上崭新的外门袍服,优哉游哉的走出别院区域。

经过整整四个月的苦练,萧寒正式晋入炼髓境小成,肉壳力量提升,整个人也长高了一些。如今,萧寒身高接近一米八,但体型并不显得魁梧,反而有一种隽秀儒雅的味道,稍微一走动,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说不出的飘逸宁人。

萧寒五官轮廓如古雕刻画,层次分明,双眸中偶尔有绝世刀芒绽现,万邪不侵,不过大多时候刀光深深敛藏,给人一种古井深潭的感觉,莫测高深。

刚刚要走出别院区域,萧寒脚步一窒。他看见,在一处修竹摇曳的别院外,阿丑点头哈腰,正在和几名外门商议什么事情。一看阿丑的脸色,十分的焦急苦闷,仿佛是在求人;而那几名外门都显出为难的神色,不停的摇头。

萧寒运足耳力一听……

只听到阿丑不住口的唯唯诺诺讨好道。“诸位师兄,今次是小弟家族族会,小弟在此恳请诸位师兄赏脸,能够随小弟一起下山,共同参加族会。就帮小弟撑撑场面,让小弟不至于在家族中闹出笑话,被人轻侮耻笑…”

“阿丑,不是我不愿意帮你,只不过,外门排位赛将近,我也需要好好锤炼武技…阿丑,你还是找别人吧。”

“阿丑,我也就是刚刚开始换血,修为不行,想给你撑脸面,也爱莫能助。你去找找别人,我实在帮不了你。”

“阿丑,我恰好准备闭关…抱歉了。”

……

几名外门,都纷纷推诿扯皮,不肯答应阿丑。

其中一名外门道,“阿丑,我看你和萧寒师兄交情匪浅,萧寒师兄天纵奇才,锋芒毕露,你去求他吧。他要是愿意和你一起回去参加族会,你脸上登时就有面子了。很可能在你家族中出风头。把别人都比下去。”

阿丑哭丧着脸道,“萧寒?萧寒最近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如果萧寒在,我也不来恳求诸位师兄了…族会将近,还望诸位师兄看在同门一场的情分上,拔刀相助…小弟我日后自有厚报…”

“够了,阿丑,不要在这里啰啰嗦嗦的,不去就是不去!”

“厚报?阿丑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你能厚报什么?好了,此事休提,不要影响我们修行。你一边玩去吧。”

……

“哎…阿丑师兄在这一峰,人脉关系真是…”萧寒摇了摇头。现在,萧寒在一旁听了几句,也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当然,萧寒也清楚,阿丑人脉关系经营惨淡,多半是因为样貌太丑,受到众人歧视,对他避之如蛇蝎,视为不祥之人。

“阿丑师兄!”萧寒发一声喊,径直走了过去。

“萧寒!”阿丑闻言,立时一惊,微微佝偻的背脊,也一下子挺直起来!一转身,脸上放光,“哈哈哈!萧寒!好兄弟,你算是回来了!”

两人来了个久别重逢的熊抱。

“呃…萧寒师兄…”那几名一直在拒绝阿丑的外门,一看见萧寒,都尴尬的欠身招呼起来。

其中一个外门,眼珠子一转,解释道。“萧寒师兄,我…我其实也愿意和阿丑一起回他家族参加族会,可我最近千真万确,是准备闭关淬炼肉身…”

“无妨,我一个人陪阿丑师兄回去就行了,”萧寒淡淡的挥了挥手。

那几名外门支支吾吾了几声,便告退。

“萧寒,这段时间你去哪儿闭关了?音信全无。”

萧寒和阿丑并肩走出别院区域。

“哦…阿丑师兄,外门排位赛将近,时不待我,我不得不闭门苦修,临走的时候忘记知会你了。”萧寒搂着阿丑的肩膀解释道。

而且,萧寒就感觉到,如今阿丑气息沉稳,双目中有淡淡的精光流动,口鼻呼吸之间,还有药香残留。萧寒一笑。“阿丑师兄,你突破炼脏,达到炼髓了?那门枯木宝录,修行得如何?”

阿丑咧嘴一笑。“萧寒,多亏你出资给我采购了一批炼脏丹药,一个星期前,才终于跨出一大步,晋升至炼髓境…至于枯木宝录,你看!”

阿丑右手一扬,淡淡的木气清香立即氤氲而出,掌心有木质年轮绽现,空气中,也覆盖几层枯皮。

“哈哈哈!阿丑师兄,你行啊!看来,枯木掌,修炼有成。恭喜,恭喜。”萧寒大喜过望道。

“这一切,都是拜兄弟你所赐。”阿丑乐呵呵的道。“对了,萧寒,三日后,我要下山,返回家族,参加族会…到时候,你?”

“我随你一起回去!”萧寒拍了拍胸脯道。“我萧寒在云雨宗朋友极少,就阿丑师兄你一个,现在阿丑师兄需要人相帮,雪中送炭不敢说,锦上添花倒是不成问题。”

“萧寒你就是在雪中送炭!”阿丑认真道。“萧寒,我跟你说,我在世俗中的家族,倒也有些权势,勉勉强强,算是个大家族。族内弟子,竞争激烈,内斗严重。家族送我们这些弟子到各大宗门修行,其实,一是盼望我们武道有成,增强家族底蕴;二来,就是让我们镀金,多多结识大宗门的朋友。事实上,每一年的族会,都是族内弟子互相攀比,炫耀,就看看谁结交的武道朋友多,引以为傲,并作为角逐下一任族长的资本…罢了,萧寒,这些事情,过几天你随我返回家族的时候,我再详细和你谈。对了,我告诉你,凌飞羽回来了!”

“哦?”萧寒云淡风轻。

“萧寒,凌飞羽知道你打伤了杨磊,而且,还赢走了他寄存在杨磊处的一万真武币,因而……他非常不高兴。甚至可以说是勃然大怒。再者,凌飞羽似乎感觉到,他在这一峰的地位,受到了你的威胁…总而言之,萧寒,你要是撞见了凌飞羽,恐怕冰炭不相容,又有一场恶斗。”

“嘿嘿…”萧寒嘴角稍微一扯,微笑道。“恶斗?阿丑师兄,我现在浑身精力弥漫,斗志昂扬,那凌飞羽不来惹我最好,他要是敢挑衅,我直接废了他!”

阿丑被萧寒的话,吓得一哆嗦,不过,抬头一看,萧寒目中神光熠熠,精气神比之数月前,已经大幅度提升,让人看不出深浅。因而,阿丑嗫嚅道。“萧寒,你小子修行起来,简直一日千里,恐怕凌飞羽还真占不到你什么便宜了。毕竟,上次你和郑闪,对拼一招,伯仲之间。”

旋即,阿丑脸上怒意微现。“说起郑闪,萧寒,你闭关这段时间,郑闪那一峰的人,经常过来挑衅,和我们这一峰的人马擂台对决…”

“哦?”萧寒一窒。“战况如何?”

“那还用说?”阿丑脸上一片晦气憋屈,“自然是我们这一峰的人马大败亏输。我们这一峰好几名师兄,被打成重伤。轻伤不计其数。现在,我们这一峰一片愁云惨雾,甚至于人人自危。就连三位主事都成天三尸暴跳,气得吐血。但是没办法,咱们这一峰势微,斗不过人家……”

“凌飞羽和孟然呢?”萧寒一蹙眉。“这两人号称咱们这一峰的压轴人物,现在被人欺上头来,他们能忍?”

“别提了!”阿丑愤愤不平道。“孟然压根就没回来,一直在外面历练;凌飞羽倒是回来了,可一派漠不关心的态度。人人都说,这次凌飞羽似乎是练成了什么压箱底的绝招,准备在两个月后的外门排位赛大放异彩,技压群雄,因而不想提前暴露底牌。”

“废物!”萧寒横眉一怒。“被人欺上头来踩踏,居然为了保留底牌,甘愿任人欺凌。这简直就是自甘堕落!野兽逼急了,都知道反击,所谓的兽穷则啮,鸟穷则啄。就凌飞羽这种懦弱的软蛋,这一生,也别想修成什么武道了。嗯,三位主事一向待我不薄,今次,就让我为他们出一口胸中恶气。走,阿丑师兄,陪我去峰顶广场,面见三位主事。凌飞羽这人,彻彻底底就是废物!枉称天才!”

“萧寒,你说谁是废物?”

猛然,一把冰冷的嗓音在萧寒身后响起。

这声音里,蕴含了极大的愤怒和宿怨。

萧寒和阿丑一起转过身来。

只见,一尊长身玉立的少年,慢条斯理的走了过来。

一袭海蓝色袍子,脸容白皙俊逸,气质翩翩,周身有一种王公贵族的显赫。他的眸子,泛出湛蓝色,妖异无匹。在他身后,空气褶皱,显现出来一大片波澜壮阔的海洋,有海鸥在海面滑翔,还有群鲨争霸和海鲸吞象的壮丽景象。

一股海水的咸腥味,四处蔓延。

是凌飞羽。

这一峰的压轴人物,少年天才,非同小可。

此时,凌飞羽深深的看着萧寒,海水般的眸子中,泛出杀气,凶危弥漫。

在凌飞羽身后,簇拥一大群拥戴者。

在这片区域,还有不少外门弟子,现在个个都驻足,静静观察。

一个是这一峰成名已久的压轴人物,感悟海之大势,上一届外门排位赛名列18,一年苦修,准备卷土重来;

一个是活靶子出身,但最近彗星般崛起,风头大盛。

两人对峙起来了。

这让围观的人,产生了一种坐观龙虎斗的感觉。

“萧寒,我听说你最近四处招摇,惹是生非,出了很多风头…”凌飞羽傲睨道。“你是小人物出生,有了奇遇,就应该安分守己的修炼,不要显摆。可你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别的事情,我也不来管你。可你须知,打狗还需看主人,你竟然敢打伤杨磊!你这是在挑衅我凌飞羽,你知道么?不要以为你和郑闪对拼了一招,你就可以在外门十峰横着走了!现在给你一次机会,将那一万枚真武币交出来,并道歉,祈求我原谅!否则,事无善了!”

“哦?事无善了?”萧寒弹了弹指甲,旋即冷笑道。“小爷我吞进嘴的东西,不可能吐出来。况且,那一万枚真武币,小爷早就花光了。凌飞羽?哈哈哈哈哈哈!”

萧寒陡然狂笑起来,“你就一彻彻底底的废物,你在我面前嚣张什么?其他峰的外门打上门来,你不也像只狗的一样夹着尾巴躲起来么?就你这种人,还敢在我面前咆哮?你信不信小爷我废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