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冷执事下跪!

第六十章 冷执事下跪!

“什么?萧寒…你…凌飞羽这种少年天才,你…你说废就废掉了?”

三名主事,简直就是心惊肉跳,魂飞天外。

“废了…”萧寒一蹙眉。“怎么,三位主事,有什么不妥?就根据云雨宗的规则,除了私斗不被允许之外,门下弟子只要一上擂台,生死各安天命。事实上,我亦算是心慈手软了,只是将凌飞羽废掉,并没有当场击杀他。他可是口口声声要和我‘不死不休’的。我这人有时候心肠十分柔软……”

“好了,萧寒…你,你心慈手软?”一名主事哑然失笑道。“你还心慈手软?萧寒,我看你现在云淡风轻,宠辱不惊的模样,我很难相信,你在此之前废掉了一尊天才,就好似,你只是随随便便拍死了一只苍蝇似的…啧啧,这份气度……”

“萧寒,你别担心,我们不会责罚你的,上面也不可能为难你。你说得对,一上擂台,生死不论。我们云雨宗,乃至烽火帝国,甚至于,整个真武大陆,都崇尚武道,以武立本。凡人命如草芥,武者之间,也相互竞争,倾轧。凌飞羽被你废掉了,那是他技不如人,没什么好埋怨的。你不杀他,的确也是你一念之仁。不过,也是因为他这号人,永生永世,无法再对你构成任何威胁了。你不屑杀他。一招之间,就废掉凌飞羽,萧寒,你到底是什么怪物?你是怎么修炼的?”

萧寒摸了摸鼻子,装腔作势的笑道。“三位主事…没必要这样大惊小怪的吧。我?弟子我也就只是资质平庸之辈。事实上,并不是弟子我有多么的强横,而是…凌飞羽太弱了。三位主事想想,凌飞羽算什么天才?只不过在我们这一峰,数千外门中,出类拔萃罢了。放在整个云雨宗外门范围,他也就是排名第18,微不足道;况且,这还只是我们云雨宗,烽火帝国五大宗门,人口过百亿,莫说凌飞羽了,就算是号称云雨宗第一外门的薛剑风,往烽火帝国一放,无非也就是沧海一粟,过江之鲫。舍烽火帝国之外,南域还有六大帝国,二十七个中等国家,小国家不计其数…人口多少?无法计算!舍此,还有北域,西域,东域,中域……近乎无限的疆域中,藏龙卧虎,人才辈出,所谓的天才,恐怕也是多如恒沙。弟子想想都觉得可怕…头皮发炸。因而,一招废掉凌飞羽,实在不足挂齿。”

萧寒一番鬼扯,一方面是为了淡化三位主事对自己的惊骇;另一方面,他也是实话实说。

真武大陆辽阔无边,人口万万亿不止,萧寒真的不敢以天才自居。况且,真气境之下,皆为蝼蚁,有什么值得自傲的?

“哎…萧寒…你的心很大。正所谓,心有多大,日后成就便有多大…我们三个老东西和你比起来,真是一叶障目,井底之蛙了。”一名主事喟然叹息。旋即眼睛一亮。“萧寒,刚刚你说要打上门去?”

“嗯,三位主事,弟子听阿丑师兄说,这段时间,我们这一峰受了很多窝囊气,没有人出头。现在,弟子回来了,听到此事,心中十分不快,也想为三位主事出出气。毕竟,三位主事对待弟子萧寒,有恩有德。三位主事心中憋屈,不痛快,弟子心里也瘆得慌。”萧寒舔了舔嘴唇道。“三位主事,现在怎么搞?弟子的意思就是,由三位主事带头,咱们堵门,打到他们家门口,睚眦必报!只要上了擂台,弟子放开手脚搞,来一个打翻一个,来两个打翻一双,有多少上来,弟子统统收拾了。打到他们服为止!让他们以后不敢再来我们这一峰吠叫!”

三位主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都逐渐扩散开来亢奋之色。

“他奶奶的!”赫然,一名主事骂了句粗口,厉声道。“这段时间,被欺压得够惨了!只可惜门庭凋落,只能够忍气吞声,含垢忍辱,憋死我们了!好!萧寒!既然你回来了,咱们打上门去!堵住他们!痛痛快快的出气!打!”

“走!”另外两名主事,异口同声叫了出来。“只准他们打上门来,就不准我们反扑了?今次,同样打到他们家门口去!狠狠的折辱!”

三名主事,简直热血沸腾,当即,直接带着萧寒,径直下山!

阿丑也感觉到躯体中一片澎湃燥热,难以自持,当即屁颠屁颠的跟在萧寒他们身后。

四人一路下山。

经过擂台区域的时候,这一峰的数千外门还聚而不散,逗留在原地窃窃私议,谈论刚才萧寒一刀之威。

这时,众外门看到萧寒,阿丑,以及本峰三位主事,气势汹汹,龙腾虎跃的走了过来,尽皆都愣住了。

萧寒脚步微微一停,朗声道。“诸位,这几个月,郑闪他们那一峰的王八蛋,经常过来挑衅,还打伤了咱们不少人。今次,咱们也打上门去!愿意同我萧寒一起过去的,就跟在后面!”

四下一片安静…

下一刻…

“轰!”

整个擂台区域,炸开了!数千外门,彻彻底底的激昂咆哮起来!

“好!萧寒师兄为我们出头,打回去!”

“跟萧寒师兄走!”

“萧寒师兄绝世锋芒,横扫千军,那一峰的王八蛋,统统不是萧寒师兄的对手!打!打残他们!看他们还敢不敢过来撒野!走!”

“有血性的,统统跟萧寒师兄一起走!不敢去的,滚回家吃奶!”

……

一时间,数千外门,不论男弟子还是女弟子,脸色都涨得通红,激动得全身颤抖,一个个的排在萧寒后面,洪流一般涌下山去,声势浩大,气壮山河!

数千人爬山越岭,就朝郑闪所在那一峰奔腾而去。

突兀,一座青葱苍翠的山峰出现在萧寒视野中。

只见,这座山峰的半山腰,林木掩映之间,有一座宝塔似的建筑,古色古香,巍峨苍老。

是武技阁。

萧寒脚步停了下来。

“萧寒,翻越武技阁,就直接到达郑闪那厮所在的山峰,”一名主事立即上前一步道。

“嘿…”萧寒嘴角一扯,眼中闪烁出一抹奇光,忽然道。“三位主事,你们且在山下等等,弟子同这武技阁的冷执事之间,有一点小小的私人恩怨。”

说完,萧寒大步流星,直接上山!

“嗯?这怎么回事?跟上去看看。”三名主事立即交换眼色。

武技阁外面的白玉广场。

人来人往,不断有各峰的外门弟子进进出出,络绎不绝,在此挑选,亦或者归还武技秘籍。

“冷执事!弟子萧寒求见!”萧寒站在白玉广场之上,吐气扬声,厉声吼道。

“谁?这么放肆?在武技阁吠叫?”立时,就有许多外门停下脚步,驻足围观起来。

其中有一些外门,将萧寒认了出来,便低声道。“哦,原来是萧寒。据说这小子是活靶子出身,但气运如虹,屡获奇遇,最近出了很多风头,而且,还敢向外门第一人薛剑风师兄叫板,是个狂人,狠角色。不过,今天他吃错什么药了,居然跑到武技阁大叫大嚷的。”

“我们就看看热闹,不要去招惹这个萧寒。光脚不怕穿鞋的,这人惹不起。”

……

下一刻,一尊绿袍老者,枭面鹰目,眼中戾光连闪,雷厉风行的走了出来。

不是冷执事又是谁?

“嗯?萧寒?是你小子!”冷执事眼角肌肉跳动不已,不阴不阳的看着萧寒。“萧寒,你也太放肆了吧!你跑到这里聒噪什么?你要见本座?你有什么话说?听说你最近把杨磊给打了,你有种,不过,飞羽那关,你就过不了!本座看你能嘚瑟到几时!也就一个小人物,在本座面前蹦跶来蹦跶去的,找死!”

冷执事显然还不知道萧寒已经把凌飞羽给废了。

“冷执事,弟子能嘚瑟多久,这个你说了不算。不过,当初冷执事给弟子一张破羊皮纸,让弟子回去参悟其中玄机。这件事情,值得推敲。后来,弟子听说是杨磊贿赂了冷执事,因而,冷执行是和杨磊串通起来忽悠弟子,对吧?不知道冷执事收受了什么好处,才干出这等玩忽职守的事情。”

当初,萧寒的确是被这冷执事阴了一把。若非阴差阳错,那张破羊皮纸上,留有天子神拳的痕迹,萧寒进入外门免费挑选的第一门武技,则成画饼。

今日途经武技阁,萧寒回忆起这桩旧事,想到冷执事当初威逼利诱,强行将那张被他视为垃圾的破羊皮纸硬塞给自己,忍不住就想上来当面讥讽冷执事一番。出一口心中恶气。

萧寒现在也不怕得罪冷执事。在云雨宗,只要不是真气境,其实都不受太多重视,手中也并没有太多实权。

萧寒这番话说得大张旗鼓,令四面八方看热闹的外门,都听了个一字不漏,人人脸现异色,有的就低声道。“原来,冷执事以公谋私,这样整人…那张破羊皮纸,能练出什么武技?不练得走火入魔就上上大吉了。”

“萧寒!”冷执事勃然大怒,整个人气势轰天而起,凶相毕露,杀机陡现,“你竟敢毁谤本座的名声!你口出恶言,疯狗乱咬…你当真以为,本座不敢教训你!”

冷执事一步朝萧寒跨出,周身气势风起云涌,整个人似乎在不断拔高,一股霸气凌厉的刀势冲起,四周空气如流水般波动起来。

冷执事,显然便是一名修行刀法的刀客。此番,刀势放出,想要直接镇压萧寒。

“嗯?刀客?”萧寒心中一动,旋即,朗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好,很好!冷执事,弟子今番特地过来,感谢您的栽培!哈哈哈哈!”

赫然!

一股孽龙般凶危暴戾的刀气,从萧寒体内冲出,风卷残云,气吞山河,横扫一切!

萧寒是领悟出了刀意的刀客,对普通刀客,拥有君臣主仆般的压制力。冷执事此番若不恣意放出刀势,妄图镇压萧寒,也就没事;然而,他刀势一放,在萧寒的刀势面前,犹如乱臣贼子,犯上作乱!

顷刻之间,冷执事一身刀势猛然蜷曲一缩,竟然窜回冷执事体内!

这一下,犹如逆血回攻,令得冷执事脸色剧变!

“噗”

一口鲜血从冷执事口中喷出,他双足无力,身不由主,竟然猛地一下,朝萧寒跪了下去!

“咦?冷执事?你跪弟子做什么?当不起啊!弟子担当不起!噢…冷执事一定是因为当日收受了贿赂,良心不安吧?好了,弟子原谅冷执事了。孰能无过呢?”

萧寒很是无辜的笑了笑,收回刀势,大踏步穿过武技阁。

四周一片阒寂…

………

PS:熬夜更新,

另外,推荐一本很好看的玄幻书。和妖神算是同类型吧,大家可以过去收藏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