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一人挑一峰!

第六十一章 一人挑一峰!

武技阁冷执事,原来是一名刀客,盛怒之下,试图放出刀势,直接镇压萧寒。没想到,被萧寒突兀破体而出的磅礴刀势反震,逆血回攻,最终吐血下跪。

要知道,刀客之间的刀势,冥冥中,互相牵制。特别是领悟了刀意的刀客,万中无一,无形之中,在精神意志方面,对普通刀客形成巨大的威慑力,有一种近乎制裁的味道。冷执事太得意忘形了,猝不及防,因此着了道。

教训完冷执事之后,萧寒高视阔步,朝郑闪那一峰行去。

这时,大队人马才赶了上来。

三名主事一脸惊骇的抢到萧寒身旁,用瞠目结舌的眼神看着萧寒。其中一名主事颤抖道。“萧…萧寒…你,你…你果然是天生的刀客,修炼刀道,也就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竟然精进如斯!纯以刀势,都能够压住冷执事…要知道,冷执事亦是用刀的能手,虽然及不上半步真气的华容,但也非同小可,没想到被你压得这么惨…刀道奇才,果然不能以常理测度。看不透,真是看不透啊……”

另一名主事认真道。“萧寒,估摸着,三年五载之后,你有可能领悟出来万中无一,鬼神俱灭的刀意!”

“刀意?”萧寒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心想,我如果告诉你们,我已经成功领悟出来刀意,恐怕会把你们吓傻吧?

后面跟随的数千外门,现在人人都对萧寒折服膜拜,惊为天人。

不多时,大队人马便来到一座万壑千岩,森林葱郁的山峰下面。峰巅白云缭绕,半山腰修建起来许许多多的房舍,别院,道场。气度森严。

山脚,有十几名身穿外门袍服的少年,手持兵器,正在游弋巡逻。

这十几名外门少年,乍一眼看到数千人蜂拥而来,倒是骇然心惊,不过很快就轻松起来,甚至彼此调侃嬉笑……

“哈哈哈…我还以为是什么,原来,是那一峰的人马,一群废物。现在一拥而来,想干什么?”

“估计是想观摩我们这一峰的弟子修行武道吧。听说朱羽师兄几次带人马杀过去,打得他们鸡飞狗跳,溃不成军。他们那一峰的什么天才‘凌飞羽’,‘孟然’,一个吓得躲在外面不敢回来,一个回来了也不敢接战。昨天我听朱羽师兄说,改日率领大家伙儿再过去一趟,彻底把他们那一峰打服,打得人人下跪,这才痛快。”

“那一峰早就应该除名了。”

……

这些东道主外门弟子,竟然旁若无人的讥诮起来,彻彻底底就是目中无人。将萧寒这一峰的人马视为无物。

三名主事气得睚眦欲裂,三尸暴跳,几乎就是喉咙哽住了说不出话来。

后面数千外门,也都个个义愤填膺。但没有底气反唇相讥。

赫然,萧寒从人丛中一步踏出,狞笑道。“你们这群废物在这里吠叫什么?你们这一峰,又有什么了不起的?郑闪是你们这一峰的压轴人物对吧?我也交过手了,也就是个渣!”

“什么?”

“放肆!”

……

十几名东道主外门咆哮起来,定睛一看,有几个就把萧寒认了出来,倒是一阵心惊。

“哦?萧寒?”一名东道主外门一蹙眉,“你终于出现了。你还不知道吧?我们朱羽师兄一直在找你,你不是挺能躲么?现在不躲了?不当乌龟了?”

“我倒希望那个什么朱羽,不要像郑闪一样弱,要不然,就太没意思了。”萧寒一耸肩道。“好了,不要在这里嚼舌根了,滚回去报个信,我萧寒单挑你们这一峰!你们这一峰有什么天才,统统都给我滚出来!全部打残!”

“萧寒!!!!你敢在我们地头上撒野?居然打上门来了!彻彻底底就是找死!噢…看样子,你们那一峰的人马全都过来了,很好,太好了,今日叫你们有来无回!”这十几名东道主外门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旋即纷纷退走,回山,要把这件事禀告上去。不过他们有恃无恐,毕竟占据主场之利,而且,这一峰在外门十峰,综合势力排名前三,拥有五尊扛鼎人物坐镇,个个都是天才,桀骜不驯。

“有种就统统上来!妈的,还嫌不够丢人?这回居然送上门来,羊入虎口,有死无生!”几名东道主外门骂骂咧咧,指指点点,大步流星上山去了。

萧寒活动了几下筋骨,胸臆中战意狂暴升腾,首先一个拾级而上,挥了挥手。“走,咱们上去!”

“走!”

三名主事带头,数千人马跟着萧寒上山。

………

这一峰的峰顶。白玉广场。

三名仙风道骨的老者。其中有两个脸带微笑,正在对弈围棋,黑子白子,胶着,杀得甚是激烈。

另一名老者坐在一张六弦琴边,嘴角噙着云淡风轻的笑意,拨动琴弦,弹奏音律。调子高亢如云,十分欢快。

这三名老者,正是这一峰的三名主事,都是附庸风雅,忙里偷闲的高士。

十几名琦年玉貌的女弟子,烧水烹茶,一旁殷勤侍奉着。

另外,还有一群龙精虎猛,气息圆润的外门弟子,在一旁观棋,听琴,不亦乐乎。

就在这时…

“三位主事,”一名样貌老成持重的外门,疾步上山,走入白玉广场,双拳一抱道。“三位主事,司徒主事,邹主事,贺主事,率领他们那一峰数千人马,杀上本峰。其中有一名叫做‘萧寒’的狂徒,扬言要…他…他扬言道……”

“哦?萧寒?此人是个活靶子,得到了奇遇,小人得志,非常猖獗,曾经当面和薛剑风叫板。他说什么了?”那弹奏七弦琴的老者,手中一停,笑问道。

“那…那萧寒……”这名老成外门,一咬牙,“他口口声声说,要把我们这一峰的天才,统统……统统打残…此人…的确,的确非常嚣张。”

那两名对弈的老者,同时停下手中动作,手拈棋子,凝滞半空。他们脸上的浮云淡薄,一下子褪色,几丝戾气,浮了上来。

“哈哈哈哈哈……”那弹琴的老者,仰天狂笑。“好!好!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好一个萧寒!打上门来,还敢口出不逊!”顿了一顿,他对下棋的两名老者道。“老田,老华,人家都欺上门来了,想要主客逆转,你们怎么看呢?”

“三位主事,那一峰的人马,统统都是垃圾!什么凌飞羽,孟然,去年都是弟子手下败将。至于那萧寒,更是彻彻底底的妄自尊大,弟子出手,让他们统统跪服!事实上,弟子早就想把他们那一峰给挑了,现在,他们主动送上门,再好不过!那个萧寒,曾经折辱过郑闪师弟,今次,一并讨还!”一名轩昂男青年,越众而出,背负一杆方天画戟,气息雄壮,浑身上下,有一种指点江山的味道。正是当初在薛剑风那一峰上,和萧寒发生过言语冲突的朱羽。

那郑闪,也站在一旁。上次他和萧寒交手,被打得连吐五口血,一回宗门,就谎称闭关参悟武学,直到上个月,才将内伤调养好。如今,他一听萧寒打上门来了,倒是一阵心悸,不过不敢表露出来,强作笑颜道。“好!好得很!今次我郑闪闭关数月,有所顿悟,那一峰的人马,正好拿来练手!痛快!”

“这就下去迎战吧。弟子迫不及待了。”一名身披兽皮,腰上别了一把圆月弯刀的粗粝青年,大踏步走出,他眼如魔神,骨节粗大,威风凛凛,似乎稍微用眼睛一瞪,就能磨灭人的斗志。他伸出粗糙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好久没有碎人的骨骼,断人的手脚了…今次居然来了这么多人……痛快啊…”他眼睛微微眯起,脸上全部都是近乎变态的笑容。

“好!众弟子随我们下去!人家已经打上门来了,咱们这一峰,也不是软蛋!”一名下棋的主事,赫然站了起来。“今次,放开手脚打,打死打残不论!胆敢侵犯本峰威严,罪该万死!”

“公孙康!”三名主事同时吼道。

“弟子在,”白玉广场的一角,一名白衣少年,席地而坐。他白衣如雪,风度翩翩,浑身气息也不显得怎么凌厉,但眼眸开合之间,有深深的锋芒在滚动,眼神中有一种仿佛与生俱来的骄傲。

白衣少年一下子站了起来,空气猛然一炸,四面八方散开,白衣少年浑身气势一下子由高山流水,变成顾盼豪雄,睥睨天下,让人不敢逼视!

“吼”

在白衣少年身体四面八方,隐隐约约,有狂狮咆哮的声音传递出来,让人心胆俱裂。

“好!公孙康,你乃本峰压轴人物,天才无敌,狂狮大fǎ霸绝天下,你也走一趟吧,让那群废物,瞻仰瞻仰你的绝世风姿!”这一峰的三名主事,异口同声道。

“弟子遵命!”白衣少年公孙康,眼瞳中掠过一抹奇异的淡金色,战意瞬间冲天而起!

“走!把棋盘移过去,一边下棋,一边观赏我们门下的精锐弟子,完虐那一峰的废物。”两名下棋主事笑逐颜开。

“把本座的琴也移过去,”那弹琴的主事,满面红光。

………

这一峰的半山腰。

擂台区域。

萧寒等人马早已经过来了。

擂台下,黑压压的站了一大片人,三名主事站在最前面。

不多时,这一峰的东道主外门弟子,也三五成群的走了过来,站在擂台下面的另一块区域,尽皆用嘲弄和不屑的眼光,看着萧寒他们那一峰的人马。有的还尖声尖气的道。“这群废物,竟然不自量力,跑过来挑衅!看来,那一峰是时候取缔了。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萧寒,你准备怎么搞?”三名主事低声对萧寒问道。

还未等萧寒回答,赫然,一大群人从山上走了下来,为首三个老者,鹤发童颜,满脸得色。

“噢,司徒兄,邹兄,贺兄,想不到,你们竟然如此雅兴,带着门下弟子过来挑战…哈哈哈哈……有趣,有趣。三位仁兄平庸了一辈子,现在,终于想高调一回了?哈哈哈,怎么搞?是混战还是让弟子们一个个的对决?”其中一名老者戏谑狂笑道。

“哦…也不用混战了,更加不用一个个的对决,”萧寒朗声道。“今次,我一个人,挑战你们这一峰!”

全场一片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