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横扫一切!

第六十二章 横扫一切!

一人挑一峰?

这种事情,在整个云雨宗外门的历史上,都绝无仅有!堪称空前绝后!

萧寒之狂妄霸道,目空一切,已经不足以用任何笔墨来形容了!

东道主这一峰,三位主事,所有弟子,尽皆惊住;旋即是滔天的愤怒和咆哮,无数盈满杀气的目光,横扫萧寒!如果目光能杀人,此时此刻,萧寒尸骨早寒!甚至于,在雷嗔电怒之下,这一峰的人马,已经不再出口反击或辱骂萧寒,他们个个都凶相毕露,都想冲上来击杀萧寒!

密密麻麻狂暴的劲气,在东道主阵营冲天而起,击穿长空,风云惨淡!

“好,很好,司徒兄,邹兄,贺兄,没想到你们调教出来这样一个疯子!”东道主一尊主事,再也没有下棋奏琴的雅致,他面容扭曲,戾气重重。“等会上了擂台,我希望他还这么嘴硬!这种疯子,人人得而诛之!希望三位仁兄到时候不要为他求情!一切,咎由自取!自掘坟墓!”

萧寒所在山峰的三位主事,看到眼前这架势,深知萧寒已经将东道主人马彻底激怒,事情已经发展到不可收场,近乎不死不休的地步。他们三人,现在亦只有配合萧寒搅风搅雨的闹下去了。

“我们武者,生死各安天命。”司徒主事语气清淡。

“好!好!生死各安天命!这句话说得好!”东道主三名主事,语气森然。

此时,萧寒微微一笑,闲庭信步,走上一个擂台,整个人弥漫出来一种不带烟火气的超然物外。

萧寒这一峰的数千人马,现在个个心提嗓子眼,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擂台上的萧寒,心中无不默默祈祷…萧寒师兄,希望你能够为我们这一峰扬威!

“今日,我萧寒横扫此峰。”萧寒淡漠道。冥冥中,刀意斩断脑中任何杂念,并将恐惧,焦虑,紧张,等等负面情绪,统统斩灭。只留下滂沱战意,必胜信念。整个人气贯长虹,并吞山河,处此情势,刀意竟然凝实了一丝!

萧寒矗立擂台,如拈花神祇,令人侧目。台下暴怒若狂的东道主人马,被这气势震慑,居然安静了不少。

司徒主事,邹主事,贺主事,彼此交换了一下脸色,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深深的震惊。

“这小子在蓄势!”东道主一名主事,满脸阴沉,“我峰谁可一战?”

“弟子封皮军,愿斩此狂徒!维护我峰威名!”一名东道主外门,纵身跃上擂台,身法翩若惊鸿一瞥,无迹可寻。

“萧寒!大胆狂徒!自寻死路!”这东道主外门,丰神俊朗,周身衣袂无风自动,整个人有一种乘风而去的飘逸。此刻金刚怒目,瞪视萧寒。

“皮军虽然初入换血境,但身法鬼魅不定,领悟了几分风之奥义,无相无形,无影无踪,单以身法而论,足以位列本峰前三。假以时日,也必成大器!”东道主一名主事微微点头。

擂台上。

“你还不够资格挑战我,滚下去!”萧寒微微弹了弹指甲。

“宰了你!”封皮军赫然一动,擂台上风声四起,他化为一道清风,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朝萧寒暴掠而去!

“噗!”

萧寒不动如山,右手食指一弹,一缕刀气夹杂着电弧光,以超过声音一半的速度,轻易撕开空气,锐啸而出!这缕刀气如昙花一现,一闪即灭!

下一刻…

清风一窒,封皮军在距离萧寒五步之外停住。表情怪异!

突兀…

一道淡淡的血痕骤然出现在封皮军左颊上,鲜血狂飙而出!

“什么?你…你的攻击…竟然…竟然比我的身法还快…你……”封皮军失魂落魄。

“滚!”

骤然,萧寒右手食指连弹,噗嗤噗嗤破空声不绝于耳!

封皮军身形爆退,每退一步,脸上就有一串血珠四散溅出,当他退到擂台边缘,一张脸上横七竖八,密密麻麻,全部都是刀痕,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我的清风诀修炼到大成,只见清风不见人,没有人可以捕捉到我的身法轨迹…不可能!”封皮军尖嚎一声,身子一歪,坠落擂台!

“皮军…皮军以速度称雄,竟然…竟然连一招都走不了,甚至于,连靠近萧寒都做不到…这……”东道主三名主事,脸色惨白。

而萧寒所在山峰阵营中,爆发出如雷掌声,群情激昂!

“来几个像样的吧…”萧寒顾盼全场,傲视天下。“还是那句话,我一个人,单挑你们全部!你们可以群起而攻,我统统应付。”

“太狂妄了!”

一声虎吼将全场喧闹声压了下去,紧接着,一尊两米多高的巨汉,排山倒海,轰然跳上擂台。地面一震!空气四散炸开!

“萧寒!我要捏死你!将你全身骨骼,一片片的捏碎!”那巨汉豹头环眼,威风八面,身上有一种洪荒巨兽的气息。

“铁壮!本峰资深弟子,天生膂力强横无边,力量接近150鼎,有搬山之力!生撕虎豹,曾经徒手撕裂十八名江洋大盗,勇冠三军!上一届外门排位赛,位列第23,若不是因为武技太硬朗了,缺少变化,排名还能往上挪!”东道主一尊主事,眼神炯炯有光,“一力降十会,铁壮肉身防御固若金汤,是击杀萧寒的最佳人选!”

“给老子死吧!”

擂台上,铁壮一步踏出,气焰熏天,脚下地面赫然龟裂,乱石崩飞,尘烟漫卷!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铁壮每踏出一步,气势就凝实一分,头上劲气冲出,化为一片莽莽青山,空气变得异乎寻常的沉重起来!

萧寒不动!

“刚不可久,柔不可守,你肉身强横,但万万没有领悟到刚柔并济的奥妙。也就是个废物!”

赫然,萧寒浑身气势升腾,一种春秋霸业,平定四海的绝世霸气,狂卷而出!

劲气涌动,在萧寒体表,化为一件皇袍,日月星辰,江山社稷,尽在其中!

头顶隐隐然有冠冕出现,五帝华盖,袅袅上升!

倾国皇权,尽操吾手,逆吾王道,定杀不留!

一式黄袍加身,被萧寒打了出来!

顷刻之间,萧寒似乎无限拔高,众生匍匐!

与之相反,铁壮的气势,在这一式皇袍加身之下,节节败退,瞬间就溃不成军!

“你也滚下去!”萧寒右手一抓,木气森森,四面八方,木质年轮滚动,老树皮绽开,一尊由劲气凝成的木龙桩,瞬间形成,长一丈八尺,力达百鼎!

“砰!”

木龙桩横扫,气势萎谢的铁壮防御亦降低几成,纸鸢般横飞而出,鲜血狂吐,摔下擂台。

擂台下一片死寂!

萧寒所在山峰三名主事,激动颤抖,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萧寒已经厉害到了这种程度,而且,手中底牌一张接一张的打出,每一张底牌都强得离谱,摧枯拉朽,横扫一切!

而萧寒这一峰的所有外门弟子,平时都受到人欺压,忍气吞声,要么就被其他峰的人擂台击伤,从来没有今日这般解气!现在,他们个个都将萧寒视为神明,心悦诚服,顶礼膜拜!

而东道主一峰的弟子,尽皆鸦雀无声,面面相觑。三名主事这才意识到,今日萧寒来犯,口出狂言,并不是无的放矢!

“这萧寒也才炼髓境…就厉害如斯…他要是开始换血,那还不成妖孽了?难不成,他们那一峰,就要因为这个狂徒萧寒,就此崛起,彻底踩在我们这一峰头上?”

“必须提前扼杀!否则,对我们这一峰不利!”

……

就在这时…

“咻!咻!咻!咻!”

足足十八名东道主外门,窜上擂台。

这十八人个个背上都背着一口单刀,气息凌厉霸道,刀势席卷,杀气腾腾。

“萧寒,你果然有惊人的绝技。看来,今年的外门排位赛,你将强势崛起。不过,你欺辱到我们这一峰,我们不能够容忍你。”一名领头的少年,刀势冷冽,目中藏刀,锋芒毕露,切割空气嗤嗤爆鸣。他嘴角一扯。“你不是想让我们围攻你么?如你所愿!布阵!”

顷刻之间,十八名刀客在擂台上旋转起来,各自站定玄奥方位,一下子就将萧寒围住。

竟然是一套奥妙的阵法!

“青天化龙绝杀刀阵!由我峰最杰出的十八名刀客布成!刀势叠加,幻化为龙,撕天裂地,鸡犬不留!这回,萧寒还不死?”一名东道主一名主事龇牙道。

擂台上。

“青!天!化!龙!绝!杀!刀!阵!”

十八名刀客,齐声狂嘶,各自躯体内,冲出一道蜿蜒刀气,直上云霄!十八道刀气奇异的扭曲在一起,果然化为一尊龙形刀气,擂台上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这尊龙形刀气,足足有三丈长,摇头摆尾,就要朝萧寒狂噬而去,碾爆一切!

“全部给我滚!”

萧寒处于阵法之中,纹丝不动,赫然之间,他躯体内,亦冲出一道巨型刀气!

这刀气如绝世凶龙,横征暴敛,无可匹敌!

“噗!噗!噗!噗!”

空气爆炸!

擂台的青石板被狂暴的刀气掀起,凌空悬浮!

萧寒这道刀气,足足有五丈长,其中蕴含的意境,刀势,远远超过十八名刀客的刀气!

“轰!”

十八名刀客毕生功力凝聚出来的龙形刀气,被萧寒的刀气直接吞没!

阵法崩溃!

“噗!噗!噗!噗!噗~~~~~~~~~~~”

十八名刀客,刀势湮灭,个个狂吐鲜血,崩飞出去,四散跌落!此番惨败,他们意志磨灭,刀势已钝,终生无法领悟刀意。

“你们这一峰,统统都是废物。”萧寒拔地倚天,睥睨天下!

东道主三位主事,口干舌燥,惊骇欲绝!萧寒之强势,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所能够承受的底线!

“这人一张张底牌,层出不穷…难道…真要横扫我峰…”一名主事情牙关打颤。旋即,尖声道。“公孙康!厉虎!朱羽!郑闪!徐定!你们一起上!灭了这小子!”

话音刚落,五条人影闪入擂台!

为首一人,白衣如雪,淡金色眸子,战意如潮,身体周围,隐隐约约有群狮咆哮。此乃这一峰头号天才,公孙康!修行狂狮大法,万兽之王,随手一击,破灭九州。此人去年外门排位赛,名列第七,非同小可!

此后是一名身披兽皮,腰上别了一把圆月弯刀的粗粝青年,他眼如魔神,骨节粗大,威风凛凛。此人传闻是被猛虎养育长大,血脉中有虎性,修行白虎狂杀刀,一刀下去,敌人必然四分五裂,尸骨无存。去年外门排位赛,位列第十;

而后是曾经和萧寒有过言语激烈冲突的朱羽,一杆方天画戟,凌厉肃杀,五岳独尊。去年外门排位赛,位列第十四;

郑闪,萧寒的手下败将,去年外门排位赛,位列第十七。此时此刻,郑闪目中杀气幽幽,舔着嘴唇,想要和其他几人,一拥而上,对萧寒乱刀分尸,一雪前耻!

最后一人,徐定,身材矮小,但双目神光涌动,气势不凡。修行一门焚天诀,劲气中可以滋生出火焰,也厉害非常,去年外门排位赛,位列第二十。

这五人,便是这一峰的五大天才,统统都是换血境,五尊压轴人物!

此番,居然一起出手,围攻一名炼髓境武者!而且,个个都如临大敌!

这种战局,在云雨宗历史上,凤毛麟角!

东道主这一峰的主事,外门,之前都感觉颜面丧尽,现在以五对一,心中都在咆哮,“杀!杀!杀了他!”

而萧寒这一峰,无论主事还是弟子,个个都为萧寒捏了把汗,毕竟,这一峰的五大天才,成名已久,都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在外门十峰,都有排名!

单对单,他们都对萧寒抱有绝对的信心;可以一对五,实在凶险万分!

然而,擂台之上,萧寒双目终于显现出来亢奋之色!

“好…我的精神又开始紧张起来,刀意涌动,身体的潜能,大幅度被激发出来,精神得到磨砺…这种层次的战斗,才是我目前最需要的!用来磨砺精神,淬炼意志,简直就是上上之选!”萧寒舔了舔嘴唇。

以一敌五,他竟然怡然不惧!反而战意攀升至顶点!

“好了,萧寒,你就到此为止了。”那公孙康,越众而出,双手背负,盛气凌人。“说实话,你惊才绝艳,是一尊妖孽般的天才。今年的外门排位赛,你很可能跻身前五,甚至于,杀进前三,都不是不可能。单对单,我公孙康没有击败你的把握。不过,你太嚣张了,天要你亡,必要你狂。我们五人联手,你没有胜算。说实话,我公孙康亦不想趁人之危,以多为胜。不过,就听说今年的外门排位赛,奖励丰厚…罢了,我公孙康正需要一些极品丹药,冲击真气境,岂容你这种人踩在我头上?趁此机会,先将你解决掉吧。萧寒,要怪,就怪你锋芒太盛了。使出你的绝招吧,临死反扑,让我看看你的潜力到底有多大。”

话音刚落,公孙康浑身劲气冲出,头上显现出来一尊雄狮,匍匐在云巅,不怒自威,顷刻间,整个擂台狮吼连连,络绎不绝;

厉虎手握弯刀,厚重如山的气势滂沱而出,空气一片沉闷;

朱羽手中方天画戟挥动,带起一片幽暗如水的冷光,镜花水月,虚实难测;

郑闪周身气息如鹰似蛇,莫测高深;

徐定双掌微抬,掌心通红,火焰缭绕,焚烧空气如煮水。

五大天才,对萧寒形成合围之势。

擂台下。

“形势不妙!这一峰的王八蛋,果然鲜廉寡耻,还真就一拥而上的围攻。擂台之上,我从没看见这么不要脸的事情。”

“阻止吧。萧寒以一敌五,落尽下风。特别是那公孙康,狂狮大法,也是一门惊天绝技,杀伤力恐怖至极…”

“等等…我感觉,萧寒似乎还有什么底牌没打出来…”

……

擂台上。

“我说过横扫你们,就一定横扫,片甲不留!无论你们上来多少人都没用…”萧寒心志坚如磐石,无法磨灭。

下一刻,只见萧寒右手幽光一闪,一口单刀被萧寒握住。

一刀在手,萧寒整个人气势大盛!洞穿一切的绝世锋芒,在萧寒身上彻彻底底显现出来!

刀客的孤傲,桀骜,睥睨,霸气,尽显无疑!

惨烈的刀气,萧寒手中单刀上渗出,四面八方的空气,都发出哀鸣声。

萧寒周身刀势,节节攀升,仿佛永无止境!

………

PS:熬夜到凌晨3点20,才写完这张,已经累得筋疲力尽,头晕目眩

汗,这么卖命,需要大家一些鼓励

请大家把推荐票投给我。或者点一下赞

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