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统统斩灭

第六十三章 统统斩灭

萧寒终于取出了他的单刀!

一拔刀,风云色变!

单刀在手,刀客的绝世锋芒,绽现而出!刀势节节攀升,瞬间就引爆全场,铺天盖地,简直就是君临天下!就连空气,都在匍匐和颤抖,欲要臣服!

以一敌五,萧寒双目中没有丝毫怯意,所有的负面情绪,都被刀意斩灭。刀意无形,碾灭一切虚无。当然,萧寒此番并没有将刀意显现出来。刀意,是萧寒又一张底牌。

顷刻之间,在漫天席卷的刀势之中,又降临下来雷霆闪电,疾风骤雨!

惊雷灭杀刀的意境,轰然加持!

萧寒手持单刀,屹立不动,渊渟岳峙,风度气势,一时无两!

萧寒静静的站着,静静的握住刀柄,一动不动,目光变得清淡如水,无人无我,返璞归真,世界寂静如寒冰,然而,冷厉肃杀的刀气,却笼罩了整个擂台!

公孙康,厉虎,朱羽,郑闪,徐定。五人营造出来的绝杀大势,似乎被萧寒的刀势切割,开始节节败退下去!

以五敌一,竟显败相!

“什么?他…他居然是一名不世刀客…竟有如此锋芒…”公孙康脸色凝重如水,感觉到了出道以来,最庞大的压力!“吼!”他轻吼一声,毕生功力凝聚到极限,一尊尊狂狮,从他躯体内爆出,仰天咆哮,霸绝天下!

擂台下…

萧寒那一峰的三位主事,激动哽咽,几乎泣不成声!他们执掌外门一峰,已有多年,从没栽培出来过什么天才人物,也就凌飞羽和孟然这种级数。而萧寒的崛起,令他们获得了一生中从来没有获得过的荣耀和光辉!他们的生命,因此攀升至最浓烈的时刻!

而东道主一峰,数千外门,惊恐欲绝,心乱如麻。几乎就是一片哀鸿遍野!

东道主三位主事,更是毛骨悚然…

“这刀势,太强大了…几乎达到了肉身境刀客的极限,距离传说中的刀意,一线之差…难道,天要亡我峰!”

“萧寒此子,太强势了,假以时日,又是一个薛剑风!外门无敌!如今,我峰与他,结下仇怨,他若有朝一日,成就真气境,必然铲平我峰啊!”

……

赫然之间,东道主一名主事,盘膝而坐,将六弦琴放于膝上,精气神凝聚,手拨琴弦,顷刻之间,高亢嘹亮的琴音,直冲云霄!

这琴音中,有一种浓烈的杀伐和战争气息,仿佛黄沙万里,血洒沙场,振奋人心!

“公孙康!厉虎!朱羽!郑闪!徐定!本座为你们奏一曲,助你们杀敌!”这名主事口吐真言,双手飞快拨弄琴弦,一串串激昂音符,滚滚而出!

刹那间,擂台上的公孙康等五人,似乎受到了某种无形的激励,颓败的气势,得到逆转!

“杀!”

“各施绝杀大术!斩杀此獠!不能够让他继续积蓄刀势了!”

……

“轰!”

这一峰五大高手,在琴音的渲染之下,勇冠三军,爆发出来生命中最庞大的潜能,悍然出手,轰杀向萧寒!

一时间,公孙康双拳打出密密麻麻的劲气狂狮,破灭万古,将空气绞成齑粉;

厉虎斩杀出来白虎狂杀刀,虎影重重,四面八方,暗无天日,危机四伏;

朱羽方天画戟一勾勒,天马行空,羚羊挂角,杀机**;

郑闪鹰蛇齐出,鳌掷鲸吞,排山倒海;

徐定双掌带动火焰长河,焚山煮海;

……

五大高手,全力轰杀萧寒,压箱底的绝招迭出!

“砰!砰!砰!砰!”

擂台上的青石板,一块块的悬浮起来,占据了擂台的所有空间。

“轰!”

萧寒立足的一块青石板,亦被冲了起来,令得萧寒人处于半空之中!

萧寒,处于被攻击的滔天漩涡之中,仿佛怒海孤舟,随时随刻有可能覆灭!

热血音符,盘旋擂台,更增杀势!

“咻咻咻”

萧寒挥刀!

一道道刀芒激射而出,一个呼吸,230道刀气爆碾而出,带着雷霆电弧光,切开空气,以超过音速一半的可怕速度,四散击杀!

萧寒持刀砍出的刀气,在速度的加持之下,达到了65鼎一刀,远远超过手刀的力量。

一时间…

“噗!噗!噗!噗!噗!噗!”

擂台上悬浮的青石板,被刀气绞成齑粉,扑簌簌降雨般洒落,五大天才的攻击,被刀气肢解如庖丁解牛!

“好快的刀速!一个呼吸,竟然能够斩出来数百道刀气,挥刀速度,趋于音速…此子太可怕了!不过,我们五人围攻,能够压制住他!上!撕了他!”公孙康双手连抓,狮吼声络绎不绝,狂狮大fǎ展开,不断撕裂萧寒斩杀出来的刀气。

“咻!咻!咻!”

公孙康双脚连踩,踏上十几块悬浮在半空中的青石板,就要朝萧寒猛攻过去!

“滚下去!”萧寒挥刀不停,刀气如激光闪电爆射,令公孙康不但无法近身,反而被逼回了地面。

战局进入一个僵持阶段。

“哼!这小子高速挥刀,不断爆出刀气,隔空轰杀,但是他肉身境界只是炼髓,底蕴太差,本座就不相信了,他能坚持多久!再磨一时半刻,他挥刀的速度,必然缓慢下来,到时候,就是他落败身死之时!公孙康,厉虎,朱羽,郑闪,徐定,你们暂时以守代攻,消磨这小子的锐气。刀客,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他不能够一鼓作气击败你们,磨下去,他必败无疑!”

“卑鄙!你们竟然在旁插手!你们到底要不要脸!”萧寒这一峰的主事,勃然大怒,纷纷戟指痛骂。

然而,战事已经进入到白热化阶段,胜负一线之间,东道主三位主事,不管不顾,尖声咆哮,在旁支招。

那名弹奏六弦琴的主事,更是精气神攀登至极限,音律大开大合,蔚为壮观。

如此一来,台上的公孙康五人,果然是攻少守多,专心致志的消磨萧寒的刀气,不再主动扑向萧寒。

而萧寒…

“咻咻咻咻咻咻……”

萧寒手中单刀虚化无形,刀光交织如网,数个呼吸,不知道砍出来多少记刀气。但奇怪的是,这些刀气并不隔空击杀出去。就好似,萧寒是在虚砍。

擂台下…

“怎么回事?萧寒…萧寒怎么砍不出刀气了?难道,萧寒果然力衰?”萧寒所在山峰的三名主事,胆战心惊。这一峰数千人马,个个面露惊色。

而东道主一峰的三位主事,则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终于将这小子的锐气磨光了。也幸好他仅仅炼髓境,底蕴太薄弱了,无法支撑他长时间高速爆出刀气,否则,还真拿他没办法。”

东道主一名主事扬声道,“公孙康!你们可以反击了!这小子筋疲力尽了!”

就在这时…

“呼…”萧寒的确殚精竭虑,他脸色瞬间苍白,身形摇晃,旋即,竟然双脚直接一软,整个人从半空中掉落下去。

然而…

萧寒刚刚从半空掉落,还未触地,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在萧寒站立的区域,骤然出现一道巨型刀罡!

这刀罡足足十丈长,几乎覆盖了一小半擂台,刀气狂暴如龙卷风,如绝世凶龙,如灾难…

“轰”

巨型刀罡切开空气如切豆腐,以杀人杀鬼,灭尽六道的威势,轰然朝公孙康等人碾去!

“噗!噗!噗!噗!”

刀罡所过之处,地面凹陷,悬浮在半空中的青石板粉碎成灰,整个擂台,一下子坍塌!爆炸!蘑菇云处处升腾!

原来,萧寒刚才趁着公孙康等人只守不攻的机会,连续砍出上千道刀气,凝而不发,最后组成一道巨型刀罡,熏天赫地,爆斩而出!

不过,萧寒也的确是肉身力量耗尽,榨干,不能再战了。

这道刀罡,简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速度无限接近音速!

“噗”

刀罡横扫而过,摧毁擂台,一个呼吸不到,战事结束。

公孙康,厉虎,朱羽,郑闪,徐定,全部被刀气碾成血雾,尸骨无存!

全灭!

充斥着整个擂台的琴音,戛然而止,如被利刃瞬间切断!

“嘣”

琴弦崩断!

“噗”弹琴主事脸如金纸,一口鲜血喷溅而出!气息无比委顿!

四周安静得如同鬼蜮!

原擂台区域,尘烟滚滚,遮蔽人的视线,并且让人感觉到一种生机破灭的味道。

“萧寒师兄”萧寒那一峰的一名女性外门,脱口惊叫道。“萧寒师兄!”

“什么?萧寒师兄难道也?”这一峰的外门,尽皆惶恐无措。

而东道主一峰的外门,三位主事,也都紧张得窒息起来。

“同归于尽?”东道主一名主事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狂徒萧寒,同我峰五名天才,同归于尽?”

“这…这样也好…虽然,我峰五名压轴天才,被萧寒那厮斩灭,令我峰元气大伤,暂时再也没有底蕴和其他峰互争雄长,但,好歹也算是磨灭了一尊超级天才!以五名普通天才的性命,换取一名妖孽的性命,公孙康等人,也死得其所了……”东道主一名主事颤声道。

话音刚落!

一条人影破开灰尘烟雾,缓缓走出!

他全身衣衫多出碎裂,手提一口单刀,眼神坚毅如磐石,嘴角勾勒出来一抹玩世不恭的不羁,淡笑道。“我萧寒说过横扫你们这一峰,决不食言!谁要是还不服,一并上来!统统轰杀成渣!”

下一刻…

“萧寒师兄!萧寒师兄!萧寒师兄!萧寒师兄!”

萧寒一方的阵营中,爆发出来轰天喝彩,数千外门,人人热泪盈眶!

三位主事,更是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

横扫那一峰之后,萧寒也因为体力透支,全身刀气都近乎被榨取干净了,最后是被几名女弟子主动搀扶回到别院。

酣睡了一天一夜,并服用了一些固本培元,恢复元气的丹药,才彻底恢复过来。

第三天.

三名主事亲自来到萧寒别院。

阿丑亦是收拾好了行囊,过来萧寒这边。

花园中。

“萧寒,你一人横扫一峰,这件事情,已经在整个云雨宗内门外门,彻彻底底引起轰动。如今,你的风头,恐怕已经超过外门第一人薛剑风了!而我们这一峰,也因为萧寒你,综合势力提升至前三!现在,我们这一峰的弟子,每个月的基础福利,都由100枚真武币,提升至500枚了!哈哈哈哈哈!全部是萧寒你的功劳!”

三名主事,笑逐颜开,老怀大慰。

“嘿嘿…三位主事,事实上,弟子也因为这番苦战,得到了精神上的磨砺,而且,粘附在骨骼上的丹药颗粒,又吸收了一些,弟子现在炼髓,又精深了一分。”萧寒笑道。

也的确,经过这次战斗,萧寒体力透支,想不到,加速了骨骼对丹药颗粒的吸收,现在,萧寒的肉身力量,达到了110鼎。

“萧寒,现在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还未到外门排位赛,你的底牌几乎就彻彻底底全部暴露了。我相信,有心人一定会针对你的底牌,深入研究。”一名主事蹙眉道。

“底牌?”萧寒洒然一笑,“弟子的底牌,未必便全部暴露了。”表情莫测高深。

“什么?萧寒你还有底牌?”三名主事毛骨悚然,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萧寒。

萧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旋即站了起来,“三位主事,今日弟子便要同阿丑师兄一起,下山,返回阿丑师兄在俗世中的家族,参加族会。此一去,恐怕又是好一段时间,等到弟子返回宗门之日,外门排位赛,便已迫在眉睫。嗯…弟子也趁着这次下山,好好放松心灵,若有机会,也在江湖中历练一番。”

“好!萧寒,你随阿丑一起下山吧。”三名主事纷纷点头。“阿丑的家族,在世俗中,也属于大家族,族内弟子,分散在烽火帝国各大宗门修行武道。萧寒,你亦可趁此机会,见识一下其他宗门的武者。”

“好!开阔眼界的事情,弟子一向不愿意错过。”萧寒朗声一笑,旋即对阿丑道,“阿丑师兄,我们这就下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