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他是我兄弟!

第六十六章 他是我兄弟!

萧寒已经彻彻底底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江枫此子,虎狼心性,猪狗不如!也就一孤儿,被阿丑的父母认为义子,抚养长大,居然连一点香火情分都不讲,硬生生拆散了阿丑的婚约,夺走了阿丑心爱的未婚妻。

先不说夺妻之恨。此事之后,阿丑及其父母,简直颜面扫地,终身蒙羞!在邵家,甚至在整个炎火城,都沦为笑柄!

耻辱!彻彻底底的耻辱!

倾尽三江五湖之水,都无法洗刷掉的耻辱!

萧寒心中杀机如脱缰野马般暴走!双眸刀光闪烁,气息越来越凌厉,犹如一头侧卧山林的猛虎,看见了猎物,一下子就要扑出来吃人!

“阿丑师兄,你说一句话,我替你废了江枫。是切片,亦或者砍掉头颅,要不然直接废掉修为,让他从此做一废人…阿丑师兄,你点个头,小弟马上照办。”萧寒冷漠道。

“啊?萧寒世侄…”阿丑父母见自己儿子带回来的朋友,杀气居然如此之重,纷纷侧目。不过,阿丑父亲也算是修行过武道,见过一些世面,也分辨出来,萧寒只不过炼髓境,还没有开始换血。这种层次的武者,高不成低不就的,也不见得就能够在邵家这种世俗庞然大物般的门阀世家中为所欲为。

“萧寒世侄,切莫冲动!万万不能够动手!这桩婚事,是老头子亲自取缔的…不能够违逆,万万不能够违逆…”阿丑的父亲,赶紧出言劝阻。一方面是不敢在家族中造次;另一方面,也是为萧寒着想,不能够让自己儿子的好友,因为帮儿子强行出头,惹祸上身。

如果萧寒是真气境,那完全就只手遮天,瞬间能够左右邵家当代族长的意念;但炼髓境,没有这个本事。

“萧寒…”一直没有说话的阿丑,突兀出口,“兄弟,你听我一句话。”他双目已然噙泪,神色悲戚绝望,惨不忍睹。

萧寒心中一阵揪痛,“阿丑师兄,你说。”

“萧寒兄弟,你不能够动手,否则,我父母在家族中难做。而且,今时今日,我有几句话,要当面质问江枫。”阿丑双目中闪射出毅然坚定之色。

“行,阿丑师兄,今日我不动手。”萧寒点了点头。事实上,他这句话语带双关,只是言明今日不动手,可并未做出其他承诺。

很快,庭院中脚步声杂沓,两名年轻男子,龙行虎步走来。

这两人踏步进入正房,为首一个,身穿一袭白衫,十八,九岁的年纪,修为是炼髓。五官倒是生得极为俊朗,只不过口唇稍薄,给人一种薄情寡义的第一印象。肌肤略微黝黑。此时此刻,他表情气度,有一种神气活现的味道,眼神倨傲,横扫阿丑及父母。

站在这年轻男子后面的,是一名二十岁上下的黑衣男子,气息雄浑,一望而知,是换血境修为,天庭饱满,鼻梁挺直,眉梢眼角,也透露出来处处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白衫男子,微微一笑道。“义父,义母,孩儿回来了。咦?云帆哥,你也回来了?好啊,云帆哥,咱们兄弟二人,整整一年没见面了吧?不知道云帆哥这一年在云雨宗过得如何,有没有再受到欺侮和排挤。不过无妨,小弟最近倒是结交了几名云雨宗的顶尖外门朋友。要不,小弟打个招呼,让那几位朋友,对云帆哥照拂一二。还有,云帆哥,小弟这次回到家族,也带了一些亲手炼制的丹药回来,等会云帆哥跟小弟过去领取几枚吧。”

这白衫男子,便是江枫了。

这江枫说话,看似笑眯眯和和气气的,但字字句句,都有一种施舍的味道。而且,神色大摇大摆的,眼睛里的不屑和嘲讽,不加掩饰。

站在江枫后面的黑衣男子,冷哼一声。表现出来了目中无人。

“够了!江枫,不要再叫我们义父义母了,我们不配做你的义父义母!你是药王谷的高人,一飞冲天,现在也不可一世了。你还来这里做什么?”阿丑母亲按捺不住,几乎就有点破口大骂的味道了。“就当我们白养了你十八年!现在恩清义绝了!你走吧!”

“嗯?怎么说话的?!”站在江枫后面那黑衣男子,勃然变色,厉声道。“也就世俗中的小小家族人物,小角色,也敢对我江枫师弟咆哮?放肆!不知好歹!”

“哈哈哈哈哈…”阿丑父亲忽然一阵长笑,笑声惨淡,“罢了,罢了,江枫大爷,我们对不住你了。我们失礼了。”

江枫微微一蹙眉,旋即淡漠道。“义父,义母,云帆哥,你们无需动怒。这是‘罗力’师哥,我药王谷外门中,比较有分量的一位。同孩儿是过命的交情。今次族会,罗力师哥赏脸,回来给小弟撑场面…罗力师哥这人,性格孤傲,有言语冒犯的地方,孩儿这里负荆请罪了。”

萧寒在旁,一直淡淡的看着,不发一言。他已经用刀意将怒念斩灭,取而代之,是一种冷漠。看向江枫和罗力的目光,如同看着两坨死物!

“好了,江枫,不要假惺惺的猫哭老鼠了。”赫然,阿丑挺身一步,森然道。“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

“云帆哥你请问。”江枫洒然一笑。

“江枫,若当初没有我父母将你从街边抱回,你现在如何?”阿丑木然道。

“恐怕早已冻死饿死,被人弃之荒野,尸骨无存。”江枫淡然道。

“好,很好,我父母一向待你如何?”阿丑继续发问。

“视如己出。”

“我邵云帆待你如何?”

“云帆哥忠厚老实,自小便处处容忍小弟。迁就小弟。”

“那你为何夺我未婚妻?为何令我一家陷入无尽羞耻之中?”阿丑厉声咆哮道。

江枫眼角肌肉疯狂跳动起来,眼中掠过一抹极为复杂的神色,他微微眯了眯眼睛,抬头望了望天,旋即一字一句道。“因为嫉妒。”

“我江枫天资凌云,从小到大,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哪一样不比云帆哥你学得快,学得好?就连武道方面,我江枫亦远远超过云帆哥…云帆哥,我进入药王谷,也才仅仅三年,肉身修为便已经臻至炼髓境巅峰;而云帆哥你,在云雨宗苦修五年,也不过刚刚踏入炼髓境。凭你的根骨,终生无法换血,也就碌碌一生罢了!你我二人,高下立判!”

“哼!我江枫处处高你一等,可是,命运不公!我江枫只不过一介孤儿,不可能在邵家出人头地!而云帆哥你半废之人,一出生,便是邵家嫡孙!我江枫不服!命运不公!”

“幸好…”江枫脸上忽然显现出来十分畅快的表情。“幸好上天眷顾,让我江枫最终抓住改变命运的一次机缘,进入了药王谷…云帆哥,我若不进入药王谷,恐怕你要压我一辈子吧?你这半废之人,因为命运比我好,便要压我一辈子?笑话!荒谬!”

顿了一顿,江枫目光阴冷的看向阿丑父母。“义父,义母,你们自小便处处维护我,可是……我和云帆哥同时喜欢娇娇,你们却终究撮合了云帆哥和娇娇在一起。我呢?我处处比云帆哥强,你们为什么不把娇娇许配给我?还假惺惺的处处对我好…嘿嘿,疏不间亲的道理,我也是明白的。不过嘛…哈哈哈哈,自从云帆哥你的脸毁掉之后,娇娇就变心啦…哈哈哈哈……试问,天下间,哪一个女子,愿意一辈子同一个丑八怪耳鬓厮磨,唇齿相依?想想都觉得恶心呢…”

“云帆哥,娇娇悔婚,倒不全是小弟我从中作梗,多半,还是因为云帆哥面容被毁…哈哈哈哈……好了,云帆哥,义父,义母,明晚,便是族会。到时候,老爷子会亲自宣布我和娇娇的婚事…哈哈哈哈哈……”

江枫大声发笑,旋即带着罗力,扬长而去。

“明晚便是族会?”萧寒忽然摸了摸鼻子,脑子里,似乎是在酝酿什么计划。不多时,萧寒微微点头,心中已经拿定主意…‘好!明晚便大干一场!让阿丑师兄,在族会上大出风头!这个什么江枫…嘿嘿……’

就在这时……

“噗!!!!”

阿丑骤然之间,面如金纸,仰天吐出一口鲜血,双脚一颤,就要晕厥过去。

萧寒赶紧搀扶。

阿丑父母哭天抢地,很快就请来名医就诊。

数个时辰之后…

“四爷,夫人,云帆少爷只不过是急怒攻心,因而吐血。无甚大碍。云帆少爷乃是武者,肉身可比普通人强横多了,睡一觉,也就无恙了。”名医对阿丑父母嘱咐一番,便告辞离去。

晚上,阿丑没精打采的起床,陪萧寒用晚膳。阿丑父母在一旁提心吊胆的陪着。

吃过晚饭,萧寒陪阿丑在花园中漫步。

“阿丑师兄,你不要紧吧?”萧寒小心翼翼道。

阿丑脸色苍白,勉强一笑。“没事。萧寒,我吐了一口血,现在好多了,心中也没先前那么堵得慌了。萧寒,我也想明白了。江枫固然可恶,但娇娇仅仅因为我面目被毁,便对我弃之如遗,这种女子,也不值得一生相守。现在,唯一让我心烦的,便是…整个家族上上下下,现在都知道我和娇娇的婚约告吹,她反而投入江枫怀抱。我的脸面倒没什么,只是连累了爹娘被人戳背脊骨……哎,说起来,我真没用。”

两人走到一处池塘停下来,萧寒目光凝视池塘中五颜六色的金鱼,表情若有所思。几个呼吸后,萧寒忽然道。“阿丑师兄,你说,我们云雨宗,外门十峰,为何不禁止擂台厮杀,弟子之间互相倾轧,以命相搏?为何我将那一峰所有天才,全部杀灭,宗门也不处罚我?”

“嗯?”阿丑没想到萧寒忽然岔开话题,说起宗门中事。

不过,阿丑想了一想,还是回答道。“萧寒,我听说烽火帝国边陲,有一种凶猛的动物,被称之为‘天獒’。这‘天獒’生性十分残暴,传说,当一头母天獒诞生下来一窝幼崽,会让这一窝幼崽互相残杀,甚至于互相撕咬吞吃。最后,就剩下一头最强壮最冷血最可怕的幼崽……”

“萧寒,对于宗门来说,肉身境的弟子,如同草芥!只有真气境,才有资格被宗门重视。我可以大胆的说一句,当今云雨宗外门十峰,所有弟子,全部死绝,换来一尊,两尊真气境,脱颖而出,宗门一定乐于接受。”

“就我们这一代的外门十峰,目前为止,仅仅就一个薛剑风有可能问鼎真气境。但是也千难万难。肉身境,真气境,天人永隔。或许,宗门希望我们外门弟子以最原始的方式,互相搏命,从中挑选出来一个,或者两个,最强大最冷血最可怕的…如同天獒一般。”

“嗯…物竞天择。”萧寒点头道。“阿丑师兄,这个道理,用在你们家族,也同样合适。江枫区区一介孤儿,为何明目张胆横刀夺爱,并且得到了族长的公然支持?就是因为他对于家族有利用价值。他被看成比阿丑师兄你更加强壮的一头天獒。而阿丑师兄你的那些堂哥堂姐堂弟堂妹,则被当成另外一群比你强的天獒。”

赫然之间,萧寒眼中精光爆射。“阿丑师兄,你想不想做最强大的一头天獒?”

“什么?”阿丑惊心动魄,颤声道。“萧寒…我…我…我怎么做最强大的天獒?”

“很简单。”萧寒右手虚砍,一道刀气隔空斩杀而出,切开空气,将十步之外的一根修竹斩成两截。“把其他天獒废了!你就是最强的一头!”

阿丑惊悚的看着萧寒,一时间无法言语。

萧寒拍了拍阿丑的肩膀。“好了,阿丑师兄,明晚的族会,我会让邵家族长看到,谁才是最强的天獒。有小弟在,其他天獒要么服你,要么……废掉。没有第三种可能。弱肉强食,丛林法则,是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

“萧寒兄弟!”阿丑神色骤然变得激动无比,喃喃道,“我…我要做…要做最强大的天獒!”

………

第二日。

夜。

邵氏家族府邸群。

最大的一座府邸。

这是一个清朗的夜晚,碧空如洗,暗香浮动,澄静的苍穹,缀满了闪烁如钻石的繁星。微风轻吹,树影婆娑。

邵家最大的府邸中,此刻处处张灯桔彩,人声喧哗,府邸大门口还燃放起绚烂的烟花,爆竹。鞭炮的余烬堆起来如一座座小山包。

今晚,便是邵氏家族一年一度的盛大族会。

邵家当代家主,嫡出八子,开枝散叶,庶出更是不计其数,可谓是人丁兴旺到了极致!

此时此刻,府邸宽敞如宫殿的大厅中,筵开百席,宾朋满座,人声鼎沸,喜气洋洋。

嫡系区域,除了邵家的嫡系成员之外,还有无可计数的江湖豪客,以及烽火帝国境内各大宗门的弟子。这些人,都是受邀前来助阵的贵宾。

而庶出区域,就更是人头涌动,一眼望去,密密麻麻全部都是人。

萧寒坐在嫡系区域的一席上。

这一席,相对比较清冷。

便只有萧寒,阿丑,及阿丑父母四人。

阿丑父亲在邵家这一脉,明显势微,正妻就只为他诞下阿丑这一个独子。

今晚,阿丑父母都穿戴一新,不过脸上的笑容,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和寒碜。

萧寒和阿丑二人,则穿着云雨宗外门的袍服。

萧寒目光一扫,也看到一些席位上,坐着武道高手,气息飘忽不定,莫测高深。其中有好几个半步真气。

“萧寒,你看那边…那个身穿土黄色长袍的,对,就是那人,那是我大伯的大儿子,邵云天,目前在八荒殿修行,半步真气,气贯长虹,非同小可。他身边坐的,全部都是八荒殿有数的外门强者,过来赏脸。”阿丑拉住萧寒的袖子,低声介绍道。

萧寒目光扫了过去,就看到一尊土黄色袍子的男子,二十多岁,气度斐然,端坐如山,正举起一个酒杯,饮酒。背上背着一口单刀,刀气内敛,但是眸子中,时不时有刀光闪烁,雷厉风行。这男子,正是邵云天。同邵云天一桌的,还有好几名刀客,个个都精神气度犀利强悍,战意滚滚翻腾,不是易于之辈。

“还有,萧寒,你看那里,那个是我二伯的三儿子邵云风,学艺烈焰门,也是出了名的天才人物,据说还亲手击杀过妖族。厉害,非常厉害;萧寒,那是我三伯的大女儿邵云蓉,名剑山庄出来的大高手,半步真气,一剑可以砍断瀑布水流,而且,据说追求她的人很多,其中不乏名剑山庄内门弟子…”

阿丑悄悄为萧寒引荐了邵氏家族内一些出类拔萃的英才。

实话实说,阿丑和这些人比起来,的确黯然失色,绝对不可能出风头,也绝对没有丝毫竞争力。

“嗯,好的,阿丑师兄,这些人,我都记下来了,”萧寒点头道。

“萧寒…等会…真…真的要搞?”阿丑结结巴巴的道。

“搞!怎么不搞?”萧寒用手轻轻敲了敲桌面。“阿丑师兄,要是不搞点事出来,今晚你绝对沦为笑柄。江枫那厮,不是今晚要同那娇娇订婚么?你能忍?好了,阿丑师兄,一切交给我,我有分寸。”

不多时,一声鸣锣,紧接着,一名精神健旺的老者,红光满面,一边笑着朝四面八方抱拳拱手,一边走上大厅上首摆放的一排太师椅。这老者,也是名武者,居然是换血境的修为,不过年岁已高,肉身趋于腐朽,毕生也不再有角逐真气境的可能。但眉宇之间,也有长期发号施令的上位者威仪。

老者一出场,全场立即欢呼鼓掌,邵家的人,都大声恭敬称呼‘族长’。

这老者,便是邵家当今的族长,老爷子。阿丑的爷爷。

在族长身后,便是一些炎火城的权贵人物;炎火城的城主,一名换血境武将,也被邀请过来参加族会。

不一会儿,老爷子开始讲话,无非也就是说一些官面话,譬如勉励家族中的青年才俊;再不然便是感激各大宗门的弟子前来捧场。

紧接着,老爷子清了清嗓子,满脸堆欢道。“诸位,今次,老夫还有一件事情要宣布!一件喜事!天大的喜事!我们邵家,终于出了一名妖娆,被药王谷选中!江枫!我四儿子的义子,于三年前,进入药王谷!这是我们邵家子弟,破天荒头一遭被药王谷青睐!大快人心!而江枫,现今也改名为‘邵江枫’,正式列入我邵家门墙!”

“好啊!恭喜老爷子!”一旁的炎火城城主,趁机抱拳道。“老爷子,家族中出了一名药王谷的弟子,那可是了不得啊。以后家族丹药无缺,甚至于,还可以经营丹药买卖,羡煞旁人!绝对羡煞旁人!”

场下欢声雷动。

“嗯…哈哈哈哈…”老爷子春风得意,“还有一件事,今日,老夫便为江枫,定下一门婚事!这是喜上加喜!双喜临门!”

话音刚落,筵席之中,就有无数目光,同时朝阿丑看了过来!

这是一道道蕴含了奚落,嘲笑,讽刺,同情,怜悯……的目光。

“听说江枫的未婚妻,是冯娇娇,原本是云帆的未婚妻。”

“什么听说?这件事情,早就在府中传扬开来。哎,云帆这回丢脸丢到天边去了…奇耻大辱啊。”

“这也没办法,云帆也太懦弱了,而且,并没有丝毫过人之处,前几年更是把脸都毁了,你要是冯娇娇,你是愿意嫁给这样一个窝囊废,丑八怪,还是嫁给一个药王谷才俊?”

“我要是云帆,就干脆找条地缝钻进去…”

……

四面八方隐隐约约传递过来的议论声,令得阿丑如坐针毡,心中悲痛不已,到最后,甚至于深深的将头埋了下去,发出低声的呜咽。

阿丑的父母,也脸如土色。

“好了,阿丑师兄,淡定,淡定,好戏还没开锣,你怄什么气?”萧寒赶紧劝慰道。

就在这时,又是一声锣鸣,在众人的目光聚焦之下,江枫身穿一袭喜气洋洋的红袍,携着一名肌肤雪白,清美娇丽的年轻少女,意得志满的步入大厅。

江枫今日,说不尽的神采飞扬;而身边少女,又是娇羞,又是兴奋,粉脸霞烧,颇有几分动人的旖旎。

沿途,筵席上绝大多数邵家子弟,都站起来恭喜江枫。毕竟,巴结上一位药王谷的弟子,对自己还是很有好处的。

江枫则一一抱拳还礼,他的生命,达到了最风光,最出彩,最浓烈的时刻。

赫然之间,江枫牵着少女的手,走到了萧寒和阿丑这一席!

全场立即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大多数人,是唯恐天下不乱;也有极少数人,显现出来了一些同情和怜悯。

“义父义母,多谢你们这些年对孩儿江枫的栽培。如今,孩儿江枫身在药王谷学艺,又娶得如花似玉的娇娇为妻,人生至此夫复何求…这一切,都离不开义父义母多年的教诲啊…”江枫淡笑着看向阿丑的父母,口中说着感激的话,但眼睛里却燃烧起来异样快活的光芒。

那娇娇,则是羞怯的低下头,很是难为情的样子。

阿丑母亲脸色铁青,刚想发怒,被阿丑父亲拉住。阿丑父亲惨笑了一下,“好,江枫,你很好,祝你和娇娇白头偕老,举案齐眉。”顿了一顿,阿丑父亲深深的看了娇娇一眼。“娇娇,你也很好。非常好。”

娇娇贝齿紧咬下唇,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来。

“云帆哥…”江枫笑看阿丑,“多谢你成人之美!哈哈哈哈哈!”说完,再也忍耐不住,得意的大笑起来。

阿丑木然抬起眼睛,看着娇娇,双肩颤抖,“娇娇,我邵云帆算是看错你了。”

娇娇咬牙道。“云帆哥,你是好人,可是…你…罢了,云帆哥,你,你现在这般模样,娇娇…娇娇实在难以…云帆哥,还望你体谅娇娇,娇娇只是一个普通女子,心思也很普通…相信天下绝大多数普通女子,选择都会和娇娇一样的。云帆哥,你可别记恨娇娇。你一定能找到比娇娇更好的女子……”

“哦…娇娇姑娘,你背弃婚约,就因为邵云帆面目被毁,不如你旁边这个江枫俊俏,对吧?”赫然,萧寒抬头,朗声说道。

四周安静,以至于,萧寒说的每一个字,都被全场清清楚楚的听到。

娇娇看了萧寒一眼,一咬牙,低声道。“或许是吧。”

“你错了…”萧寒摇了摇头,“你大错特错。娇娇姑娘,你身边这个江枫,可比邵云帆丑多了。”

娇娇愕然。

江枫嗤笑道。“这位朋友,你喝醉了么?在这里说胡话!”

全场也立即响起此起彼伏的笑声。

开玩笑,江枫比邵云帆丑?严格来说,江枫并不算最英俊那一级数,但亦样貌不凡了,比起一脸红斑疤痕的阿丑,简直强了万倍不止!

就在这时!

“噗!噗!噗!噗!”

萧寒右手连续勾勒,一道道细如丝线的刀气破空而出!

下一刻,江枫毫无瑕疵的脸蛋上,居然出现了三个用刀气刻出来的血痕大字……

‘丑八怪’

这三个字,一笔一划,尽皆是刀气刻出,深入肌肤数寸,几可见骨!不过,萧寒刀气太快,以至于,字已刻成,刀痕伤口处的鲜血并未来得及飙出,令得,‘丑八怪’这三个字,极为醒目!简直一目了然!

全场惊骇!

一时间,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就连江枫,都泥塑木雕般僵立在原地!

“娇娇姑娘,现在你看看,是江枫丑,还是邵云帆丑?”萧寒柔声道。

娇娇转头看了看江枫,看到他脸上鲜血淋漓的‘丑八怪’三字,如见鬼魅,整个人完全说不出来一句话!

“哦?娇娇姑娘,你还认为江枫比邵云帆好看么?呵…你还真是固执。”萧寒摇头失笑。

下一刻!

“砰!”

骤然,萧寒整个人蛮兽一般窜起,肉身撕裂空气,雷音滚滚,右手一抓,直接抓住江枫的头发,往下一拉,右膝闪电般撞击而出!

“喀!!!!”

骨骼爆碎声响起!

江枫一张脸不知道碎裂了多少骨头!

他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人便昏死过去。

萧寒右手随意一扔,如同扔掉一件垃圾似的,将江枫掷了出去。“现在江枫应该要比邵云帆丑陋了吧?”

全场鸦雀无声…

赫然,萧寒厉声爆喝道。“统统听着,邵云帆,阿丑师兄,是我萧寒的兄弟!今日,谁要敢再侮辱我兄弟一句话,我萧寒碎他全身骨!”

………

PS:4点了,想必大家都躺在温暖的**呼呼大睡了。

而苦逼的我,还在码字。

这一章足足7000字,希望大家看得爽

而妖神,如今也接近30万字了,从精神上来说,处于一个疲倦期。

我,需要大家的鼓励,也想知道到底多少人在看妖神。

因此,如果可以的话,请点一下赞,鼓励一下我,可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