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你败了!

第六十七章 你败了!

萧寒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把生命达到最浓烈,最巅峰,简直六畜兴旺的江枫,直接废了!

今次邵家族会,人才济济,欢聚一堂。而江枫和冯娇娇的订婚仪式,堪称本次族会的压轴大戏。江枫以药王谷弟子的傲人身份,光辉笼罩邵家,预示着邵家日后的兴盛,源远流长,意义深远。

但是顷刻间,就被萧寒废了!

兼且,废掉人之后,萧寒还厉声威胁,大大的替阿丑出风头,脸上霸气纵横,将整个邵家视为无物!

萧寒此子之强势,大刀阔斧,雷厉风行,让人瞠目结舌!

全场肃静!落针可闻!

阿丑及其父母,惊呆住了;

冯娇娇鼓起眼睛惊呆住了;

族长老爷子脸上笑意还未褪尽,异变陡生,令得笑容瞬间僵死在脸上,如胎死腹中,神色诡异而安静;

城主和炎火城各位权贵人士惊呆住了;

邵家的所有嫡系,庶出,包括应邀前来赏脸的江湖客,宗门才俊,全部呆住了!

场面安静得很诡异。

赫然…

“大胆狂徒!竟敢废我药王谷弟子!找死!”那跟随江枫一起来到邵家的药王谷外门弟子罗力,立时拔地而起,金刚怒目,对萧寒切齿痛骂起来。杀气腾腾。

“你闭嘴。再多说一个字,连你也废掉。”萧寒目光如魔神,刀气纵横,睥睨天下!

要知道,经历了伏牛山一役,妖镇血战,以及一人灭掉一峰,几大战役之后,萧寒的气势已经养成了,举手投足,霸气天生,摄人心魄!

“我…”罗力面红耳赤,在萧寒的气息压迫之下,他的怒气和杀意竟然节节败退,整个人顷刻之间就有了一种外强中干的味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被萧寒一瞪,他就软了,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竟然再也说不出来半个字!

“嗯…”萧寒满意的点了点头。心想,看来这个药王谷弟子罗力,也就是个没有闯荡过江湖,没有经历过尸山骨海洗礼的温室小花,草包一个。旋即对阿丑打了个眼色,“阿丑师兄…”

“呃?”阿丑看了萧寒一眼,一咬牙,也站了起来,从怀中掏出一张宣纸。阿丑吞咽了一口口水,稍作镇定,而后对照着宣纸,大声朗诵起来…

“立休书人邵云帆,系烽火帝国炎火城人氏,师从云雨宗。从幼凭媒聘定冯氏娇娇为妻。岂料娇娇此女尚未过门,行止多有过失。水性杨花,勾三搭四,红杏出墙,同我义弟江枫私通,背弃婚约。今吾与娇娇恩断义绝,惟愿娇娇速速离去,听凭改嫁,并无异言…特以此书休之!昭告天下!”

念完,阿丑舔了舔嘴唇,心中也荡漾起来一阵释然和快意,看了看萧寒。此书,乃是萧寒昨夜写成,交给阿丑,让他今晚族会当众念诵!

这一下子,冯娇娇的悔婚,变成了阿丑休妻!本应该是阿丑一家蒙羞,居然演变成冯娇娇受辱。

形势陡然逆转!

冯娇娇两眼一黑,直接晕厥过去,被下人手忙脚乱的抬出大厅。

这下子,全场响起此起彼伏的议论声。

而上首的一排太师椅上,族长老爷子目眦欲裂,怒发冲冠,眼看就要发作出来。饶是他老于江湖,城府颇深,现在都绷不住了!

江枫被废,令得邵家大好前景,瞬间沦为镜花水月!一场虚空,一场梦!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城主在一旁目光微闪,轻声道。“老爷子,息怒。我看这少年,也是邵家的朋友吧?似乎是四少爷那一脉的云帆小少爷邀请回来的。”城主眼窝深处,掠过一抹狡狯之色。此时此刻,他心中竟然唯恐邵家不乱!要知道,邵家在炎火城势力太庞大了,已经压了他这个城主一头,在炎火城一些重大事情的决策上,往往是邵家说了算,而并非城主。因而,这城主心怀愤恨,今晚族会,风云突变,正合城主心意,他趁机煽风点火道。“不过可惜了,邵家千年才出一名药王谷弟子,今日却被废掉了。云帆小少爷这朋友,真是太…太莽撞了…”

就在这时…

“啪啪啪”

拍掌声响起,邵家嫡系阵容中,一尊青衫少年,缓步而出,他周身气息灼热,四面八方空气翻滚,甚至于,躯体内还隐隐约约散发出来硫磺的味道。脸上表情盛气凌人,目光坚毅,杀伐果决。

邵云风。

阿丑二伯的三儿子,惊才绝艳,学艺烽火帝国五大顶尖宗门之一,烈焰门,换血境巅峰,半步真气。据说曾经斩杀过妖族,实力强横无匹。是邵家当代数一数二的天才。

邵云风越众而出,一边拍掌,一边道,“云帆堂弟,看来,今次族会,你是打定主意要大出风头了。往年,你总是形单影只,独个儿悄悄的从云雨宗返回,族会中也一言不发;可今年,你倒是邀到一名狠角色。显然是谋定后动。厉害,厉害。一个照面,直接废掉江枫,然后悔婚变休妻,此等雷霆手段,绝世无双,好深沉的心机,好狠辣的手段……云帆堂弟,这种手段,恐怕不是出于你手吧?”说着,邵云风的眼神,直接睨傲看向萧寒!

“哦,你想说什么?”萧寒淡笑一下,示意阿丑不要出声。

“嗯,云雨宗的朋友。也没什么。江枫此子,也的确狼子野心,一个外人,侥幸进入药王谷,就反了天了!不但霸占我云帆堂弟的未婚妻,还折辱我四叔一家,狗一般的小人物,废了就废了。朋友帮云帆堂弟出头,无可厚非。假设我是云帆堂弟邀来的朋友,也顷刻之间废掉江枫,同朋友你的手段,一般无二!”邵云风侃侃而谈。

“哦?”萧寒玩味一笑。

“只不过……”赫然之间,邵云风脸色骤变,话锋一转,锋芒毕露。“朋友,你太强势了吧?你想在我邵家族会中只手遮天?你欺我邵家无人?你想废谁就废谁?江枫此人,要废,也轮不到你来废!且先不说当众废掉江枫这件事,就单凭你这份狂妄,在下就想领教一下朋友你究竟有什么狂傲的资本!在下纵横江湖,目中无人的狂徒见过不少,不过,最后他们都跪在我脚下,舔我的鞋底,嚎哭求饶!”

“哈哈哈哈!”

邵云风那个阵营的人马,立即哄堂大笑起来。

族长老爷子趁机沉声道。“好!我邵家嫡系子女,多在烽火帝国各大宗门学艺,也算是武道世家了,一向以武会友,以往的族会,各路宗门弟子,往往还乘着酒性,切磋较技,今次亦不例外!云风我孙,你就领教一下这位云雨宗少年朋友的手段吧!就看看他有什么底蕴,在邵家族会上,当众废掉江枫!”

老爷子这番话中,怒气冲冲,杀机暗藏,并且连连给邵云风递眼色,示意他狠狠教训萧寒一顿,最好是将萧寒也废掉,以泄江枫被废之恨。

“朋友,可敢一战?!”邵云风厉声喝道,威势一时无两!

“嘿嘿…”萧寒轻声一笑,喃喃自语道。“当初离开宗门时,三位主事便对我说道,邵家的族会,事实上相当于一个小群英会,许多宗门弟子,都会参加,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在云雨宗打来打去,也挺没意思,必须要和其他宗门的弟子交手,才能够更好的验证战力。有道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要战?我萧寒求之不得!”

顿了一顿,萧寒微微抬头道,“你是邵家的人,我看在阿丑师兄的面子上,就不取你性命了。只论胜负,不拼生死。”

“哗”

萧寒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太狂妄了。

“哈哈哈哈哈!”邵云风怒极而笑,“好,好,你这是在挑衅我,挑衅邵家,更是在挑衅烈焰门!”一句话说完,径直走向大厅正中一块宽大的空地。这块空地,便是邵家族会历年来留给弟子和各路宗门强者切磋用的。相当于一块小型擂台。

在邵云风阵营中,一名冷漠少年,突兀森然道。“云风师弟,记住,我烈焰门弟子,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扬威!你切莫堕了烈焰门的威名!”

“西门师兄放心,区区一名无知狂徒,小弟三招之内让他血溅五步!”邵云风拱手道。

此时,整个族会进入高超阶段!

无论是嫡系区域,庶出区域,以及来自各方的江湖客,宗门才俊,现在都眼睛擦亮,亢奋莫名。大家都知道,以往每一届邵家族会,重头戏必然是武斗较技。其中包括邵家子女之间的较量,也不乏邵家子弟邀请过来的宗门朋友之间厮拼。非常精彩。可遇不可求。

“又要开打了?太爽了!每一次族会,我最期待的就是打架!其他也没什么,我们平常很难有机会看到宗门弟子之间火拼。不过这次,貌似硝烟味浓了一些。”

“管那么多干嘛?我们这些家族中的小人物,有好戏看就行了,不用咸吃萝卜淡操心。不过这次族会,真正的看点,是学艺八荒殿的邵云天少爷,还有名剑山庄的邵云蓉小姐。当然,烈焰门的邵云风少爷,也不能够小视。”

……

邵家大房阵营。

以大少爷邵云天为核心。

邵云天学艺八荒殿,不世刀客,双目开阖之间,有深深的锋芒滚动,不怒自威。

席上,有几名受邀前来的八荒殿同门,彼此也交流。

“云天师哥,那云雨宗的外门弟子,区区炼髓境,居然当众挑衅全场,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云雨宗在烽火帝国五大宗门中,如果不拼真气境,单论肉身境,不是我们八荒殿的对手,不在一个层次,甚至连名剑山庄,烈焰门,都能稳稳当当压云雨宗一头。”一名少年刀客笑道。

邵云天微微一眯眼。“云雨宗偌大一个外门,也就薛剑风可堪一战。薛剑风的确强横,这一点我不否认。他领悟出了万中无一的剑意,可以斩灭负面情绪,破碎一切虚无。上次同薛剑风一战,我就是败于他的剑意。哼!我若能够领悟出来刀意,就是薛剑风的死期!下次见面,不会让薛剑风的剑意专美了!”

赫然之间,邵云天的眼瞳深处,闪过一抹霸绝天下的刀光,这刀光,竟然有一点点衍生出刀意的痕迹!非同小可!

同桌的一名八荒殿刀客,猛然睁开眼睛,四面空间骤然一片闪光。“云天师弟,想不到你触摸到了一点点刀意的门槛。不过,还远远没有达到领悟的地步。刀意无形,偶然得之。但你已经触摸到门槛,在烽火帝国万千刀客中,凤毛麟角,好好努力吧。说不定过几年,我就不是你的对手了。”

……

邵家三房阵营。

大女儿邵云蓉,名剑山庄外门弟子,半步真气,全身剑气若有若无,呼吸之间,偶尔传来剑啸声,恐怖绝伦。论气息,此女更要比当初在伏牛山被萧寒击杀的上官逸,强了几筹。她的头发居然是金黄色的,微卷,随意的落在肩头,慵懒中透露着高贵。眼眸如宝石,肌肤如象牙,气质尊贵到让人不敢逼视。

和邵云蓉同桌的,是一群名剑山庄弟子。个个剑气逼人,唯我独尊。

“云蓉师姐,等会你要不要出手和人切磋呢?我看今晚与会之人,也就是八荒殿和烈焰门那两批人勉强能够有资格让云蓉师姐拔剑,其他人,都不配哩…”一名红衣少女吐了吐舌头道。

邵云蓉微微一笑,“你们不要小看这个云雨宗的外门弟子,我总感觉到,他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这种气质,对我的剑心,有小幅度的干扰。”

“云蓉师姐,我听人说…上个月,你好像领悟出了剑意…这是真的么?”红衣少女鼓起勇气问道。

“呵…”邵云蓉笑而不语。

突然,坐在邵云蓉身旁的一名白衣轩昂剑客,眼睛一睁,剑气弥漫而出,有一种击穿长空的味道。他气质轻世傲物,淡漠道。“一剑。”

“白师哥,你说什么?”红衣少女蹙眉道。

“那个云雨宗外门,我可以一剑击杀。”白衣剑客桀骜道。“云蓉师妹,那小子在你们族会中搞风搞雨,要不然,为兄替你解决掉他。一剑而已。”

邵云蓉优雅一笑。“不劳白师哥出手。再说了,他亦不算搞风搞雨。每一年族会,都会有这种武技切磋的环节。他是云帆堂弟请回来的朋友,自然要替云帆堂弟出头。那江枫,的确太小人得志了。应该受到教训。横刀夺爱,不知廉耻,废了也就废了。”

“可那小子太狂了!”白衣剑客微怒道。

“或许…那是他的个性…”邵云蓉莫测高深一笑,旋即,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喃喃道,“他身上有刀的意境…隐隐约约,影响到了我的剑意,难道他……”

“云蓉师妹!今次为兄特地陪你回来参加族会…你应当明白为兄的一片良苦用心…师妹,你在名剑山庄宣布,肉身境中,只要赢过你手中长剑,便有资格角逐成为你的裙下之臣…师妹,为兄斗胆,想要同师妹你比剑!”

“白师哥,此事休提,”邵云蓉淡漠道,骤然,在她眼瞳中,掠过一抹惊艳至极的剑光,深深刺入白师哥眼中!

“啊…这是…这…”白师哥失魂落魄,全身颤抖,几乎就是自惭形秽。“云蓉师妹…我…我明白了…的确…没有人配得上你…你已经领悟…罢了,罢了,此事不提了。”

“白师哥,抱歉了。”邵云蓉云淡风轻,气质如仙。

……

大厅正中。

萧寒已经走了过来,同那邵云风遥遥对立。

“嘿嘿…”邵云风右掌微微下垂,劲风赫然席卷而出,夹杂着浓烈的热气,热浪排空,铺天盖地,周围一片空间的空气,都扭曲起来,令他整个人犹如处身于一片灼热的气场中。熏天赫地,十万火急。他整个人,给人一种活火山的味道,似乎随时随刻都有可能爆发出灭世熔岩,非常凶险。

萧寒则不动如山,微笑看着邵云风。

“这家伙修行的功法,果然和云雨宗外门弟子的功法,截然不同。认真来说,他的气息,远远超过什么凌飞羽,什么郑闪,甚至于和郑闪那一峰的第一天才,那个什么公孙康,不分伯仲。有意思,真有意思。出来见见世面,多和其他宗门的天才人物交手,这才有味道!”

磅礴的战意,从萧寒心底升腾而起!

……

“云帆,萧寒世侄…现在,萧寒世侄为了我们家,成为众矢之的…万万不能够让萧寒世侄蒙受意外…云风是我们邵家数一数二的天才…要不然,我去向老爷子求情,这一场,就别打了…”阿丑的父亲,胆战心惊道。

“爹,你不要小看萧寒,我那萧寒兄弟,看似只是炼髓境,但战斗力恐怖绝伦,曾经一人独立灭掉了我们云雨宗外门十峰中,一座综合势力排名第三的山峰,横行天下,称王称霸!”阿丑自豪道。

“这么厉害?”阿丑的父母惊疑不定。

……

大厅上首。

“莫城主,我孙云风,你看如何?”邵老爷子脸上不无自得之色。

“嗯,换血境,几乎就是半步真气,劲气中滋生出火焰,焚烧万物,不愧为烈焰门的高手。”城主点头道。

“那云雨宗的外门,万万不是云风的对手!可恨啊!就是这么一个小子,把江枫给废了!实在令老朽扼腕叹息啊!虽然事已至此,但这少年,必须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邵老爷子吹胡子瞪眼。

……

大厅正中。

“如果你现在肯跪下来认输,或许我看在云帆堂弟的面子上,可以放你一马,只断你一臂,如何?”邵云风狂傲道,他头发飞卷起来,丝丝热气蒸腾,将他衬托为一尊烈火金刚。

“我说过,今天我不想杀人,处处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得不说,你很幸运。”萧寒很认真的说道。

“猖狂!给我败吧!”邵云风骤然色变,右掌一抬,掌心犹如一团烧红的炭火,热浪喷薄,灼烧空气如煮水。

“大日烈阳掌!”

轰然之间,邵云风打出一尊劲气大手印,水缸大小,通体赤红,火焰蒸腾,万物可焚!

“雕虫小技,给我破!”

萧寒闷声一吼,下一刻,天地狂风席卷,一尊帝王虚影横空出世,令得萧寒躯体无限拔高,四周空气伏低,天风淡淡,瑞气祥云,全部加持!

一拳打出!

君临天下!

“砰!”

萧寒一拳将那尊隔空轰至的热气大手印打碎,些许热气轰入萧寒体内,也被不灭金身缠住,抽丝剥茧般化解。而且,不灭金身化解掉侵入躯体中的热气之后,不断反哺出来暖流,温养萧寒骨骼,使得粘附在萧寒骨骼上的炼髓丹药颗粒,稍微加快速度,渗透入骨髓。

电光火石之间,萧寒一记爆骨式,筋骨齐鸣,四周空气一炸,滚滚散开,整个人已经朝邵云风扑了过去!

“好胆!”邵云风双掌齐出,掌心热气狂涌,发出来噗噗噗的火山爆炸声,威震四野,轰杀萧寒。

萧寒腾空而起,右拳打出,如陨石落地,空气爆鸣,一大片一大片的撕裂!

这一拳再度勾动天子大势,君临天下,傲视苍生!

天子大势破灭邵云风的火势,如破竹石!

优势!

萧寒在武技的品质上,就直接占据了一些优势!

大势所趋,萧寒肉身力量增加一倍,相反,邵云风的力量几乎被消磨了一小半!

此消彼长!

“砰!”

两人拳掌相对!

在得到天子大势的加持之后,萧寒本身的肉壳力量,由110鼎,爆升至近乎220鼎,磨灭一切;而邵云风乃换血境强人,得天独厚,也获得过奇遇,肉壳力量有180鼎,被天子大势磨损一小半,只剩下120鼎。

力量上,萧寒又占据绝对优势。

萧寒这一拳,不但打散了空气中的火势,而且硬生生的将邵云风震飞出去!

“噗!”

邵云风狂退数十步,吐了一口鲜血,这才稳住身形,脸色惨白。

萧寒拍了拍胸口袍服上星星点点的火苗,淡然道。“你败了。”

“可恶!”邵云风龇牙咧嘴。

虽然说,邵云风现在只是受了轻伤,他还有一战之力,而且,他也有压箱底的绝招未曾使出。但一个照面,他受伤,萧寒行若无事,只不过衣衫被烧出一些小小洞孔。双方高下立判,胜负已分。

“什么?!换血境武者输给炼髓境武者?这就是传说中的越级挑战?”

全场耸动!

邵云风同桌的烈焰门弟子,一起站了起来,怒目看向萧寒。

………

PS:一个6000字的大章节送上

为了连贯性,这一章我就不分割开了,一次性上传,希望大家看起来舒服一些

今天凌晨就不更新了

哎,连续熬夜,神思有点恍惚,争取能够把时间调整过来,看行不行。

明天白天再更新了。

如果时间能调过来,那以后就白天更新,熬夜,三十岁的大叔真伤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