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拔你的刀!

第六十八章 拔你的刀!

萧寒一招击败邵云风,全场动容。

邵家三房阵营。

“不是吧?云蓉师姐,那个云雨宗外门,明显也被打中了,为什么却浑若无事?烈焰门的武技,走至刚至猛的路子,兼且带有火气,火气入体,灼人经脉肺腑,断绝生机,绝非等闲…”红衣少女一脸惊骇。

“炼体功法,”邵云蓉迅速作出评估。“那少年一定修行了一门顶级炼体功法。水火不侵。自古以来,高明的炼体功法,都被视为武学秘典,可遇不可求…”她深深的看了萧寒一眼,眸子中的好奇,越来越浓郁了。

“不管他修行了什么炼体功法,依旧是一剑轰杀,一剑爆体。任何炼体功法,都承受不住名剑山庄的剑气锋芒。”白衣剑客傲然道。

邵云蓉笑而不语。

……

邵家大房阵营。

一群八荒殿刀客也面面相觑。

大少爷邵云天战意轰然爆升,欲要站起身来。

“云天师弟,先等等。”同桌一名资深刀客淡然道。

……

大厅上首。

“这…这怎么可能?云风居然败了…”族长邵老爷子满脸不可思议。“炼髓境和换血境之间如天堑一般的差距,就这么被他无视了?”

“老爷子,看来,云帆少爷结交的这位少年朋友,很不简单啊!不过…他现在成了众矢之的,老爷子你看,烈焰门其他弟子要出手了!”城主急声道。

……

大厅正中。

萧寒屹立如山。

“随着我肉壳力量的提升,天子神拳的威力也越来越大了。不过,论杀伤力和洞穿力,还是刀法更胜一筹…”萧寒默默计算评估目前自己所掌握的各种武技。

“果然有点小伎俩,很好,有资格作为我西门霜的对手,”烈焰门中,一名神色冷漠的少年,走了过来,同萧寒对峙。他虽然神色冷漠,但周身气息却灼热无比,随随便便一站,就好似骄阳当空,海天云蒸。

“西门师兄,小弟我…”邵云风擦了擦嘴角沁出的血丝,一脸惶恐。

“云风师弟,你退下,先疗伤,回到烈焰门,罚你面壁三个月。”西门霜挥了挥手。颐指气使,威严十足。

“小弟…小弟遵命,”邵云风无奈一叹,退走之前,深深的看了萧寒一眼,怨恨无穷。

“想不到云雨宗外门,竟然涌现出来你这样一名可堪一战的人才。你叫什么名字?想必也并非籍籍无名吧?在云雨宗外门,排名多少?”西门霜居高临下道,有一种顾盼自雄的味道。

“废话连篇!”萧寒嗤笑道。“你并非邵家之人,那我亦不用给你面子。你就多吐几口血吧!”

“哈哈哈哈!找死!”西门霜怒发雷霆,目光如炬。“有点小小的本事,就学人家桀骜不驯了…可笑!你想让我吐血,我就让你死!”

赫然之间,以西门霜的身体为中心,方圆三丈范围内,热气冲天而起,空气爆滚,热气沸腾,大厅中无数观战者纷纷后退,汗如雨下。

虚空中,接引下来一道紫气,如长虹,如拱桥,加持在西门霜释放出来的热气中,沸腾的空气,骤然变成深紫色,诡异莫名。

“大日紫气诀!给我死!”

“轰!”

一尊半亩地大小的紫气手掌,撕裂虚空,当头就朝萧寒拍了下来!

“喀喀喀喀喀喀”

地面龟裂,烟熏火燎,热浪排空,焚山煮海!

下一刻…

“砰!”

紫气手掌突兀爆炸成无尽的紫气乱流,一下子将萧寒包裹住!

“噗!”

萧寒所处的区域,地板直接掀翻,形成一团小型蘑菇云,夹杂着无数的流金铄石,冲天而起!狂暴的热气将这一片区域的空气,彻底蒸发,白烟肆虐席卷!

“哈哈哈哈哈!狂?我叫你尸骨无存!还敢在我面前狂?”西门霜洋洋得意,忍不住大笑起来。“我西门霜的战绩薄上,又要写上一名云雨宗天才的名字。击杀天才,乃我西门霜生平最大的爱好…哈哈哈哈……”

“什么?紫气手掌突然爆炸了…太凶险了,令人防不胜防啊!”

“太厉害了,大日紫气诀,烈焰门的八大小秘技之一,其紫气温度,可比岩浆,焚烧万物。”

……

然而…

在众人的倒抽凉气和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中,萧寒所处区域的浓烟中,惊艳刀光连闪,一尊人影直接破开紫气热浪屏障,龙行虎步踏出!

赫然正是萧寒!

此时此刻的萧寒,全身竟然纤尘不染,干干净净,似乎一点也没有受到紫气热浪的侵蚀!

而且,在萧寒身体周围,萦绕着密密麻麻的电弧刀光,如镜花水月,惊艳而近乎虚无。

“咻咻咻咻”

萧寒手刀连劈,几个呼吸,已经在身前形成一道接近一丈长的刀罡!

“给我败!”

“轰”

刀罡破空而出!

空气如水流般一分为二,形成一片近乎无阻力状态的真空,使得刀罡速度骤然提升!

激流闪电一般碾杀向西门霜!

“什么?!”西门霜惊骇欲绝,只看见一道可怕的刀罡,在自己瞳孔中瞬间放大,碾杀而至!

“破!”

西门霜避无可避,立即沉腰坐马,双掌平平拍出,紫气滔天,空气中爆发出**汐涌动声。

“噗嗤”

紫气热浪不断被这道刀罡碾爆,西门霜身形朝后面爆退!所过之处,双足犁出两道沟壑,烟尘弥漫。

观战者吓得四散逃奔。

西门霜足足退了三十五步,几乎是使尽浑身解数,才将这道刀罡磨灭。

他刚刚松了口气,一抬眼…

一尊拳头,又在他瞳孔中无限放大!

下一刻…

“砰!”

萧寒一拳砸在西门霜胸部,将他打得凌空后抛。

刚才,萧寒斩出一道刀罡之后,人已经朝西门霜冲了过来!刀罡先至,人紧随其后!

因而,刀罡刚刚被西门霜应付下来,萧寒的拳头又轰向西门霜!

西门霜能够消磨掉萧寒的刀罡,就已经历尽千辛了,此刻,万万抵挡不住萧寒近身的拳打脚踢!

“砰!”

半空中的西门霜,再中一拳!

电光火石之间…

“砰!”

萧寒右腿闪电般抽出,破开空气,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嚎声,将西门霜沙袋一般踢飞数十米,直接砸破大厅一面墙壁,摔在外面花园的地上,**,抽搐,吐血,想爬起来,但是终究爬不起来。

“废物!”萧寒弹了弹指甲,轻佻道。

几名烈焰门的弟子,想冲上来动手,但终究不敢,只好抢出去搀扶西门霜。

全场鸦雀无声!

萧寒脸上霸气纵横,目光横扫全场,但凡接触到萧寒目光的人,纷纷缩脖子低头,噤若寒蝉。

……

邵家三房阵营。

“果然是修刀道!刀气之盛,非同小可。”邵云蓉微笑点头。

“云蓉师姐,为什么烈焰门西门霜的大日紫气诀,吞噬了那名云雨宗少年,但那少年不受其害?反而后发制人,击败西门霜?难道他的炼体功法,已经达到了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不死之身境界了么?”红衣少女动容道。

“这次不是炼体功法。”邵云蓉淡笑道。“这次是刀气。西门霜的大日紫气诀刚刚覆盖他,他周身刀气纵横切割,将紫气热浪切开,安然无恙。”说完,邵云蓉似笑非笑的看向邵云天那一桌,“云天堂哥和八荒殿的人马,现在应该很紧张了。”

这次,白衣剑客倒是不敢再说一剑斩杀之类的话了。

……

邵家大房阵营。

“刀客!”

八荒殿人马,异口同声惊呼道。

“这小子手段很多,一会儿又是拳法,一会儿又展现出来炼体功法,现在又放出刀气,”邵云天眸中战意越来越狂暴,刀气森森,赫然站了起来。“在烽火帝国,任何刀客在八荒殿弟子面前用刀,都被视为挑衅,班门弄斧。”

“云天师弟,你要战?”那名八荒殿资深刀客抬头看向邵云天。

“师兄,小弟刚刚摸到刀意的门槛,必须要经过不断的战斗,来淬炼刀势,以求尽快将刀意凝实。这云雨宗少年,太强势了,影响到了小弟的刀心,小弟若避而不战,恐怕不妥。”邵云天眼中刀气越来越锋锐,几乎就要激射而出,洞穿万物。

资深刀客深吸了一口气,“云天师弟,你考虑清楚,对方同为刀客,此战一败,你刚刚触摸到的刀意,将彻底湮灭。以后,你都无法再觊觎无上刀意了。三思。”

“师兄,小弟战意已决,且看小弟亲手击败这名刀客!在烽火帝国,任何刀客在八荒殿眼中,都不是正统!不配用刀!”

邵云天大踏步走出。

……

大厅上首。

“我孙云天要出战了!”族长邵老爷子一脸激动。“我孙云天,战斗力甚至比云风高出几个档次,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斩对手!”

……

大厅正中。

邵云天已然站立在萧寒身前!

萧寒目光一扫,只觉得这邵云天整个人如同一口出鞘的宝刀,光芒四射,稍微触碰,就要被割伤!

兼且,眼神坚如磐石,信心万古不灭!

“嗯?”冥冥中,萧寒感觉到,自己的刀意,颤抖起来,传递出来战斗的渴望!

“眼前这名刀客,实力较强,竟然能够激发我的刀意,看来,他亦属于正在领悟刀意的超凡刀客…”

萧寒暂时将刀意压制住,笑看邵云天。

“你也是刀客?”邵云天淡漠道。

“可以这样说吧。”萧寒并不否认。

“拔你的刀!”邵云天整个人锋芒纯利,硬语盘空,无形刀气从他身上冲出,轻而易举绞碎身边空气,嗤嗤嗤作响。

“我拔刀,必伤人命,”萧寒很认真的道。“你是邵家的人,邵云天吧?刚才阿丑师兄在我面前说过你。今日我做客邵家,不想伤害邵家子弟。拔刀则免。我不想杀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邵云天仰天咆哮起来。“狂!够狂的!不过,越狂妄,越容易死!刀意无情,我不会因为你是云帆堂弟的朋友,就对你心慈手软,我拔刀,你也必死!”

话音刚落,邵云天背上的单刀,如有生命般跳了起来,邵云天右手一抓,单刀在手。

整个人的气势骤然升腾,节节攀升!刀客的锋利和冷酷,弥漫全场!

“最后说一次,拔你的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