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刀意对剑意

第六十九章 刀意对剑意

萧寒对阵八荒殿刀客邵云天!

这令现场的气氛空前绝后的高涨起来。

这是刀客和刀客之间的对决。

在武道中,最正统的兵器,莫过于刀和剑;而,要将这两样兵器练好,练精,简直千难万难。万中无一。

也就只有刀和剑这两种兵器,才能够令武者领悟出来梦寐以求的‘刀意’,‘剑意’,越级斩杀如无物。

因此,刀客和刀客之间的对决,刀客和剑客的对决,剑客和剑客的对决,在武道中,被认为是最让人热血沸腾的战斗。

邵云天乃八荒殿外门中出类拔萃的刀客,其战力毋庸置疑,有心人一看邵云天的气势,眼神,就能发现,此子已经触摸到刀意的门槛,非同小可;

而萧寒虽然未拔刀,但锋芒之气已经破体而出。刚才萧寒以无形刀气破掉西门霜的大日紫气诀,已经证明他绝非等闲之辈。

两强对垒,还未交手,整个大厅就刀气弥漫,战意狂暴,令得在场许多宾客都窒息得喘不过气来,纷纷把椅子搬到厅外,远远的观战,隔岸观火。

“既然你狂妄到这等地步,那么,便为你的无知和愚蠢,付出代价吧!自掘坟墓而已!”邵云天双手持刀,凌厉刀气滚滚而出!

骤然,这刀气,演变为青铜色!如有实质!

青铜刀气,带有浓烈的上古气息,有一种厚重的历史感,沧桑感,破尽万物!

顷刻之间,整个大厅都被渲染成青铜色,诡异莫名!

“嗯?这刀气的品质,大异寻常,比普通的刀气,高出几个档次!”萧寒心中一动。“难怪当初我在挑选刀谱的时候,三位主事就曾经告诉过我,烽火帝国最强的刀法,是在八荒殿。”

……

邵家三房阵营。

“青铜刀气?”邵云蓉微微一蹙眉,尊贵的眸子中,掠过一抹淡淡的欣赏之色。“想不到云天堂哥这一年精进励行,居然修炼出来了青铜刀气。”

“云蓉师妹,你这个堂哥,倒是尊人才。八荒殿以刀立宗,典藏无数上古刀谱,而其中,八荒殿弟子修行出来的刀气,最有特点。生铁刀气,青铜刀气,白银刀气,黄金刀气,到最后返璞归真的木刀。这些都是八荒殿的不传之秘,绝招…据说,青铜刀气乃是肉身境刀客所能够达到的极致,要修成白银刀气,必须要有真气为根基。青铜刀气,分金断玉,碾碎山岳,截断江流,鬼神俱灭。而且,我看你堂哥眼中有衍生出来刀意的可怕征兆。云雨宗那小子,必败无疑!不管他拔不拔刀,都是身死败亡的结局。”白衣剑客评估道。

“鹿死谁手,犹未可知。”邵云蓉莫测高深道。“触摸到刀意的门槛,不等于领悟刀意,有很多刀客都能够成功触摸到刀意的门槛,但终生无法领悟刀意。领悟刀意,剑意,看似一念之间,但天人永隔。”

……

大厅中。

“死吧!本人的刀道,摒弃一切花哨,以力破万物,但凡被本人的刀气碾中,必然肉身爆炸,四分五裂而死!”邵云天残酷一笑,全身刀势燃烧起来,轰然之间,双手持刀猛劈,一道道残影掠过,昭示着他的刀速,快得异乎寻常,让普通人肉眼难以捕捉!

“破山刀!”

“咻咻咻咻”

一道道青铜刀气,蜂拥而出,朝萧寒爆碾而去!

空气滚滚爆炸,地面不断塌陷!

“好!每一道青铜刀气的力量,足足达到100鼎!果然霸绝天下!不过,一个呼吸,仅仅也就是砍出50道刀气,刀速远不及我!”

萧寒于电光火石之间做出评估,手刀连挥!

“砰!砰!砰!砰!”

一道道手刀刀气斩出,和青铜刀气在空气中碰撞,而后如烟花般爆炸开来。绚烂缤纷,蔚为奇观。

两名刀客之间的碰撞,迅速进入到一个白热化阶段。

邵云天的青铜刀气,重如山岳,碾爆一切;萧寒的刀气轻若无物,如昙花一现,速度奇快。

两人竟然战成平手!

不分伯仲!

“也就不过如此,不拔刀,死路一条!”邵云天周身燃烧起来青铜色的刀气火焰,人如魔神,持刀一步步走向萧寒,每走一步,气势就攀升一截,似乎永无止境!

“嗡嗡嗡”

密密麻麻的青铜刀气从邵云天躯体中冲出,在空气中载沉载浮,如龙蛇蜿蜒,雄霸蛮荒。

“噗!噗!噗!噗!”

邵云天的气势越来越狂野,脚步所过之处,地面龟裂爆炸,形成一个个深坑,尘烟漫卷!

……

“他必然要拔刀了!否则,必死无疑!”

“岂止!邵云天的刀势惨烈无匹,不断提升,可以说,邵云天已经掌控住了这场战斗的节奏,此时此刻,云雨宗那少年,就算拔刀,也迟了!无法挽回败局!”

……

此时,在邵云天的刀势压迫之下,萧寒竟然由动转静,精神气度瞬间古井不波,深邃如潭,嘴角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好!太好了!在这种压力之下,骨骼表面粘附的炼髓药物颗粒,如潮水般渗入骨髓!太爽了!现在,通体舒坦,神清气爽,肉身品质都在巩固和提升!果然是有压力才能进步啊!”

萧寒于惊涛骇浪的刀势压迫之下,居然心静如水,超然物外。

下一刻…

“结束吧!”

赫然之间,虚空一阵颤抖,一道九五之尊的虚影,破空而出!

天子大势,横空出世!

萧寒体内劲气爆卷而出,在体表形成一层明黄色气流,这气流,瞬间扭曲,化为一件皇袍,星辰日月,江山社稷,尽在其中!

头顶显现出帝王冠冕,五帝华盖袅袅升腾,平定江山,霸绝天下!

一息之间,萧寒整个人的气势不断拔高,顶天立地,渐露帝王之相,四周匍匐!

天子大势加持在刀势中!

萧寒的又一张底牌!

当初萧寒之所以选择修行刀道,并不是因为其他原因,就是因为天子大势能够和刀势相溶,从而大幅度提升气势,相得益彰。

现在,天子大势破空而出,令得萧寒的刀势,达到了一种极为浓郁,彻彻底底以势压人的程度。

一大片空间彻彻底底的凝固住了!

那些游走穿梭的青铜刀气,仿佛被冻结,纹丝不动!

而邵云天积蓄起来的气势,则如扎破的气球一般,不断委顿,**!

“什么?!”邵云天惊恐无措!那坚不可摧的刀心,出现巨大的破绽。恐惧,紧张,焦虑,彷徨,败亡……无数的负面情绪,趁虚而入!

“噗嗤!”

邵云天双目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刀意被碾碎了!我…我正在领悟的刀意,被生生碾碎了!再也抓不住半分痕迹!啊!!!!”

邵云天一声悲鸣。

“噗!噗!噗!噗!噗!”

这个空间内的青铜刀气,一道道的土崩瓦解,粉碎成虚无。

“败吧!”

萧寒一记手刀刀气,将邵云天击飞。

“噗”邵云天仰天吐出一口鲜血,双膝跪地,眼角也有血丝渗出。

“云天师哥!”一群八荒殿弟子迅速抢了上来,搀扶邵云天。

那资深刀客沉默了一下,深深的看了萧寒一眼,旋即道。“云天师弟,你败了,刀势被死死压制,刚刚触摸到的刀意,也彻底湮灭…以后修行刀道,恐怕就难有寸进了。”

“师哥!请师哥出手,斩灭那云雨宗狂徒!为云天师哥报仇雪恨!”一群八荒殿刀客,群情激奋,吠叫连连。

“他的气势太强了,有君臣佐使的霸意,我不是他的对手。他一旦拔刀,我必死无疑。”资深刀客眼角肌肉抽搐了几下,黯然道。“这件事情,回去禀告宗门,让宗门处理吧。云雨宗外门,舍薛剑风之外,又涌现出来一尊惊世之才。他今日技惊四座,已经彻彻底底扬名了…”

……

击败了邵云天之后,萧寒全身气势收敛,渊渟岳峙一站,气质如拈花神祇,让人折服。

全场一片死寂,没有人再敢站出来挑战。

大厅上首的太师椅上。

族长邵老爷子全身颤抖,不能自己…“云天…云天也败了…想不到云风,云天,相继落败…我邵家族会,终究…终究要被这名少年出尽风头么?我邵家乃炎火城第一大家族,开枝散叶,人才济济,居然…居然斗不过一名炼髓境少年…”邵老爷子全身冰冷,万念俱灰。

……

邵氏三房阵营。

邵云蓉站了起来。

“云蓉师姐,你要出手了么?”红衣少女兴奋道。

“呵…这少年让我有战斗的欲望。再说,家族荣辱,让我无法坐视不理。”邵云蓉淡然一笑,空山灵雨。

白衣剑客看见邵云蓉绽现出来的绝世仙姿,简直心神俱醉,忍不住脱口道,“云蓉师妹,让为兄代你出手吧!”

“白师哥,你不是他的对手,”邵云蓉轻声道。旋即,闲庭信步般走入大厅中间,和萧寒面面相对。

“云雨宗的朋友,你好。我是云帆的堂姐,邵云蓉。”邵云蓉对萧寒礼貌一笑。

“嗯?”萧寒心中一动,只觉得眼前这女子,不但拥有出尘之姿,超凡脱俗,而且,整个人有一种风光霁月,日月经天,江河行地的大气。

更让萧寒心惊的是,邵云蓉的气势,令得萧寒的刀意灼热起来,蠢蠢欲动,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和干扰!

刀意无形,能够干扰刀意的,只能是同样无形之物!

“朋友,我来自名剑山庄,今日,你我略作切磋吧。”邵云蓉优雅一笑,右手幽光一闪,一口长剑,被她握住!

这只是一把普通的四尺青锋剑,但握在邵云蓉素手之中,竟然焕发出来绝世锋芒!一种轻灵缥缈,却似乎能够斩断天地大势,洞穿所有虚无的气势,附身于邵云蓉!

一剑在手,邵云蓉竟然有了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嫡仙临尘一般卓绝!

“名剑山庄的高手…她拥有斩断虚无大势的能力…剑意!难道她领悟了剑客梦寐以求的剑意!”萧寒首次涌起一种如临大敌的危险感觉。“原来,整个邵家,最厉害的角色,并不是邵云风,亦不是邵云天,而是眼前这个温婉尊贵的女子,邵云蓉!不过没什么!不管她领悟了什么,在我萧寒手中,只有一个败字!”

萧寒瞬间斩断杂念,无坚不摧的战意升腾起来,同样的,萧寒右手幽光一闪,一口单刀被他握住!

一刀在手,萧寒目光如电,如魔神,洞穿人心,无可匹敌!

他终于出刀了!

刀客和剑客之间的对决!

全场一下子变得既安静,却暗潮涌动,人心澎湃!

……

大厅上首太师椅上。

“老爷子,看来,邵家这一代的年轻人中,隐藏最深,也是最厉害的,原来是邵云蓉小姐。”城主啧啧叹息起来。“之前的邵云天少爷,给我的感觉是刚猛凌厉,但是过刚易折,反倒不美;而邵云蓉小姐,气质如深潭般,深不可测,让人无法揣摩。这一战,我看好邵云蓉小姐!”

“云蓉!”老爷子忐忑不安。“不知道云蓉能不能击败那狂小子。”

……

“朋友,今次你我二人,只论胜负,不分生死,而且,云蓉有个不情之请。”邵云蓉侃侃而谈,看起来,让人感觉她并不是正和萧寒对垒沙场,反而像是两个老朋友在闲话家常。气度十分超然。

“嗯?”萧寒微微蹙眉。

“朋友,若云蓉能侥幸胜过一招半式,朋友可否将那门炼体功法,传给云蓉?”邵云蓉微笑道。

“哦?觊觎我的不灭金身?”萧寒心中一阵冷笑,脱口道。“你不可能赢我的!哈哈哈哈!当然,你若做我的女人,我的功法便是你的功法,哈哈哈哈哈!”

“朋友失言了!”邵云蓉脸色微微一红,嘴角嗔怒。

“哈哈哈哈!闲话少说,给我败下去!”萧寒一刀在手,信心达到空前未有的高度,赫然之间,天子大势加持,手中单刀迸发出来呜呜呜的声音,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萧寒身形在众人眼中,似乎不断拔高,状如天神!

邵云蓉亦不敢怠慢,周身剑气开始疯狂涌动,剑气如虹,八方风雨,一起涌动!

两人各将生机状态和‘势’,臻至巅峰!

“轰!”

加持了天子大势之后,萧寒一刀砍出,刀光如梦似幻,去势无定,有一种超脱了世俗的美感,但却蕴含着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凶威。

八荒殿那群刀客,看到萧寒一刀在手之威,都吓得栗栗危惧。

“摩诃大力降魔剑诀!”

邵云蓉长剑一抖,一抹惊艳的剑气隔空轰杀而出!

这剑气门板大小,蕴含了镇压山岳之力,看似轻如鸿毛,但轻轻松松,就能碾碎山峰,截断江流。

而且,这一门剑诀中,对于‘轻’和‘重’的理解,玄之又玄。

“噗!”

刀气和剑气在空中碰撞,直接炸开,滔天气浪四溢!

“砰!砰!砰!砰!”

大厅中顷刻之间刀光剑影,萧寒和邵云蓉,竟然杀得难分难解,一刀一剑,不分轩轾!

“这女人厉害,一定是得到过很大的奇遇,在出手的速度和力量方面,根本不输给我!而且,这还是在我加持了天子大势的前提之下…厉害!太厉害了!这女子,恐怕和薛剑风,是一级数的!”萧寒心念电转。

“好了,朋友,到此为止了。你的刀道确实已臻至肉身境所能达到的极限,不过…结束了!你能够逼出我用这一招,足以自傲了!”邵云蓉赫然收剑,眼观鼻鼻观心,似乎老僧入定!

下一刻…

“嗡!!!!嗡!!!!”

空气颤抖起来!凝固起来!扭曲起来!

赫然!几缕空气化为剑形,喷薄出来撕裂虚无的可怕锐气!

“嗡嗡嗡”

在场所有佩带了剑的武者,鞘中长剑,都发出来了呜咽声,跳动不已!一道道剑势,四面八方,玄之又玄的融入到邵云蓉的气势中!

“天啊!剑意!剑客梦寐以求,万中无一的剑意!剑意一出,万剑俯首!”

整个大厅轰然杂乱惊慌起来,所有剑客,意志都被牵动,忍不住想跪下去对邵云蓉膜拜!

……

“云蓉小姐要胜了!剑意!居然真的领悟出剑意!惊世之才!名剑山庄又一惊世之才!成就真气境,指日可待!”那城主厉声咆哮起来,他用手死死摁住腰间长剑的剑柄,不让长剑受到剑意影响,跳出鞘来。

“哈哈哈哈!云蓉居然领悟出来了剑意!我邵家之荣!我邵家之幸!”邵老爷子老泪纵横!

……

就在这时。

“你以为领悟了剑意,就能稳稳当当压住我了么?我说过,在我手中,你唯有败!!!!”

萧寒身躯一动,猛然之间,一股绝世刀气,从他躯体中冲了出来!

如孽龙一般,将空气冲得支离破碎!

一种粉碎虚无之势,从萧寒眼中爆射而出!

几缕空气,化为刀光,以超越声音的速度,萦绕萧寒身体,不停切割,轻而易举的将空气切开,真空不断显现。

“我的单刀!我的刀!”

八荒殿几名顶尖刀客,背上的单刀仿佛被赋予了某种生命力,牵引悸动起来,无形刀势,如海绵吸水一般,被萧寒强行吸纳而去!

“刀……刀意……他…他领悟了刀意!!!!”

八荒殿那名资深刀客,目光痴呆的看着萧寒,双膝颤抖,欲要跪伏。

一息之后,资深刀客左右一看,自己的师弟们,竟然统统对着萧寒的方位,跪了下去!竟然是意志被夺,行君臣之礼!

……

全场使刀的武者,跪了一地!

与此同时,在邵云蓉的剑意侵体之下,粘附在萧寒骨骼表面的炼髓药物颗粒,竟然以比平时快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速度,疯狂涌入萧寒骨髓之中!

肉身品质节节攀升!

下一刻…

“噗!噗!噗!噗!”

萧寒心脏悸动,密密麻麻的光茧,从萧寒心脏中炸出,每一个光茧,都炸裂开来各种图案!

‘天子神拳第三式……御驾亲征’

‘不灭金身第2130个动作’

‘七碎刀诀第一式……碎玉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