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肉身境中无敌手!

第七十章 肉身境中无敌手!

小小一个邵家族会,竟然涌现出来两尊惊世天才!

邵云蓉展现出来剑客梦寐以求,万中无一的剑意,本就已经让全场惊爆眼球了;可没想到,萧寒居然不让邵云蓉专美,体内冲出灭杀虚无,谁与争锋的刀意!

刀意无情,剑意无双!

场面惊艳到了极致!

烽火帝国的剑客和刀客,如过江之鲫,恒沙之数,但能够成功领悟出来刀意和剑意的,简直凤毛麟角。

而今日,萧寒和邵云蓉之间的碰撞,刀意对剑意,龙争虎斗,即便是在大宗门的外门排位赛,甚至内门排外赛,都不多见!

此时此刻,大厅中刀光剑影,斩灭虚无的刀意和剑意,嗤嗤爆响,仿佛随时都能喷薄出来灭世之威。

与会宾客,衣袍无风自动,须发倒卷,惊恐莫名,个个都匍匐退走,如履薄冰的离开大厅,唯恐遭受池鱼之殃。

很快,偌大的厅堂中,空空如也,就只剩下萧寒和邵云蓉。

邵云蓉持剑傲立,绝世风采;

萧寒握刀横行,霸绝天下。

“朋友…想不到…你果然领悟出了刀意…云雨宗外门舍薛剑风之外的又一超卓人物,真气境之下,罕逢敌手。”邵云蓉动容不已。

“哈哈哈哈哈!”猛然,萧寒嘶声狂笑起来,身上的气势越来越浓烈,自信和霸气如潮水一般滚滚而来,冲天而起,无法磨灭。

“嗯?”邵云蓉微微一蹙眉。“朋友为何发笑?虽然朋友拥有斩断虚无的刀意,但云蓉亦拥有可堪匹敌的剑意,你我伯仲之间,不分轩轾。云蓉不敢说稳赢朋友,朋友亦不可能击败云蓉。若一定要分出胜负,恐怕是玉石俱焚,刀毁剑亡之局!”

“好一个伯仲之间,不分轩轾!”萧寒一脸霸气升腾,舍我其谁,“我如今堪堪炼髓境,还未能将肉身臻至圆满,尚有潜力可挖;而你,早就开始换血了吧,你的肉身,已经达到瓶颈,除非突破到达真气境,否则再无寸进!你对我说伯仲之间?我若进入换血境,恐怕灭你如拾草芥!”

“这…”一番话,说得邵云蓉哑口无言。

对,萧寒年龄比邵云蓉小了好几岁,境界又比邵云蓉低得多。萧寒和邵云蓉对决,属于越级挑战。看似平手,实则,萧寒已经算是胜过邵云蓉了,这一点一目了然,无须争辩。

“朋友,不管以后如何,但今时今日,我们也就是一个平局。刀客的刀心一向是刚猛凌厉,横扫一切,领悟出了刀意的刀客,更是每战必胜,势如破竹,永不言败。但事实是,朋友击败不了云蓉。难道非要拼一个鱼死网破?两败俱伤?”邵云蓉微微摇头。

“击败不了你?我说过,你必败无疑!”萧寒厉声道。下一刻,萧寒做出一个奇怪的举动。

只见萧寒并不对邵云蓉发出任何攻击,他一下子盘膝而坐,双眼似空非空,似想非想,似乎是突兀进入了玄奥的悟势状态。

“嗯?这是什么意思?在领悟什么?”邵云蓉一头雾水。

“罢了…势均力敌之局,亦没必要再纠缠下去了,”看到萧寒气势愈发空灵无物,呼吸似草似石,捉摸不透,邵云蓉起了退走之念。

岂料,心念刚刚一动,还未来得及抽身而出,邵云蓉便感觉到,冥冥中的刀意,在窥伺着自己,似乎自己一旦有所动作,那斩碎虚无的绝世刀意,便会对自己发出致命一击。

“他究竟在玩什么花样?”邵云蓉秀眉深锁,但她亦不可能暴起斩杀攻击萧寒,萧寒周身气息圆润,有刀意守护,固若金汤,一旦贸然攻击他,必然遭受到反噬。

进退维谷。

“罢了,就看看他究竟想玩什么花样…我有剑意护体,自不必怕他。”邵云蓉摇头失笑,索性也就学着萧寒那样,盘膝坐了下来,静静温养剑意。

场面一下子变得奇峰突出,荒诞怪异。

两大天才,谁也不主动出击,都选择了盘膝而坐,由动转静。

这令大厅外探头探脑围观的人,摸不着头脑。

数千人围在大厅外面,忐忑不安的观望着,既不离去,也不敢踏进大厅。

……

“师哥,他们这是在干嘛?”八荒殿一名年轻刀客,对那资深刀客询问道。

“一名弱冠少年,居然领悟了刀中之皇的刀意,天赋异禀,惊才绝艳…这种人在我们八荒殿,都会被青睐和笼络,重点培养。”资深刀客惊声颤抖着,好半天才蹙眉道。“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我远远没有达到这两人的层次,不敢妄加揣测,这或许是领悟了刀意和剑意的天才之间,独有的比拼方式。我唯一能够判断出来的,是这两人谁也奈何不了谁,分不出高下。继续拼下去,只可能玉石俱焚,同归于尽。没有第二种可能。”

……

大厅中。

此时此刻,密密麻麻的光茧,萦绕着萧寒,浮光掠影,蔚为奇观。

“不灭金身的第2130个动作从光茧中炸裂开来,学会这10个后续动作,我的肉身抗打能力,将再度增强,在真气境之下,有可能就是刀枪不入,万邪不侵了。”萧寒无人无我,潜心钻研从心脏中喷薄而出的至高武学光茧。

“七碎刀诀的第一式,终于显形了,让我有机会学到。‘碎玉式’,这是什么招数?”萧寒对七碎刀诀的第一式,‘碎玉式’,展开钻研。

小片刻之后…

“哦…我明白了,‘碎玉式’,是令我随随便便斩杀出去一道刀气,刀气可以随心所欲的碎裂开来,如漫天花雨,横扫千军,血流成河。而且,敌人根本就无法防御突兀炸裂开来的刀气,猝不及防之下,很可能直接就被刀气碎片乱流绞成齑粉了。厉害,太厉害了。”

萧寒明白了这一招‘碎玉式’的奥妙,心中狂喜,不过这记奥妙凌厉的刀招,一时片刻,也无法修行成功。

萧寒心念一转,开始研究起来天子神拳。

天子神拳第三式…‘御驾亲征’。

“嗯?天子神拳的第三式,‘御驾亲征’,竟然是一招身法武学…”萧寒一愣。

要知道,萧寒目前所掌握的武技中,有拳法,刀法,被动防御炼体功法,还有江湖杂学枯木宝录,但从没学会身法武技。

“这御驾亲征,是瞬间将气势和速度同时臻至极限,声势浩大,四周空气匍匐,而且,并不是一种轻灵的身法,亦不是借力的身法,而是……霸意十足的身法。用天子大势,强行碾开空气,一息之间,碾至敌人身前,杀敌殒命于瞬息之间!”

“好身法!学会了这招身法,我的战力,何止翻倍?而且,我学过天子神拳的前两招,君临天下和皇袍加身,对于天子大势的感悟,越来越趋于完美,学会御驾亲征,顺理成章,事半功倍!我立刻就参悟这一招身法吧!”

萧寒开始默默观想自光茧中爆裂开来的御驾亲征一式的图谱,口诀,气势。

渐渐的,萧寒头顶上方的空气,蒸腾波动,微微朝两方分开,如江河分流,蔚为奇观。

“嗯?”邵云蓉抬眼看了一下,心中微动。“他在做什么?难道是在领悟什么武技?不过不可能。怎么可能临阵磨枪?他若能在此等形势之下,领悟出来战败我的绝招,那一句天才都不足以形容他了,简直就是逆天妖孽!不可能!我只要紧守剑心,和他磨下去,他迟早会罢手言和的。”

两个时辰后…

厅外。

没有一名观众愿意离开,都一瞬不瞬的注视着阒寂大厅中的,萧寒和邵云蓉的一举一动。

“莫…莫城主…这就奇哉怪也了,云蓉和那少年已经盘坐了几个时辰,纹丝不动,稳如山岳,他们是在交锋?还是在比拼耐性?”邵家族长邵老爷子,一脸狐疑。“太邪门了吧!”

“老爷子,别的我不知道,但我隐隐约约,感觉到云雨宗那少年的气势,越来越强…云蓉小姐,恐怕…但愿是我的感觉错了。”城主一脸凝重。

……

“云帆,你…你那朋友…居然领悟出可遇不可求的刀意,真是天纵奇才,你能够结交到这种朋友,爹娘都为你感到自豪,面子上有光彩。”阿丑父亲一脸笑意,“云帆,不管怎么说,今次族会,你是出风头了,压过了大房,二房。但云蓉的强势崛起,也出乎整个邵家的意料。”

“爹,娘,孩儿也不知道萧寒已经领悟出刀意了,他修行刀道,还不足半年时间,真是……不可思议!之前萧寒挑战薛剑风,我还以为他是意气之争,现在看来,他的确有资格角逐这一代的云雨宗外门第一!”阿丑神色激动。

“云雨宗外门第一?孩子…这…这也太强横了…”阿丑母亲目眩神迷。

……

大厅。

时间已经足足过去了三个时辰。

而这时,萧寒的气势越来越盛烈。

在萧寒头顶,空气如波浪般滚动翻卷起来,迸发出**汐呼啸之声,如滚滚浊浪,左右分开。

“气势越来越强…不能够…不能够再继续任由他这样下去了…”邵云蓉剑心微颤,涌起来一种危险不详的预感。

“够了,朋友,不要再故弄玄虚了。云蓉这就要退出大厅了。”邵云蓉是准备拼着和萧寒的刀意对拼一记,也要立时脱身。

就在这时…

“哈哈哈哈”萧寒终于睁开眼睛,漆黑的眸子中,掠过一抹精芒,霸意纵横,并吞山河。

萧寒站了起来。背脊挺直,有拔地参天之势。

“你败了。”萧寒微微一笑,狂野的自信弥漫而出。

“朋友,话不要说得这么满,以你此时的战力,无论如何都无法击败云蓉!”邵云蓉微怒道。“何必苦苦纠缠?有点风度好么?”

“纠缠?我说要你败,你便败!”

骤然之间,萧寒暴吼一声,全身骨骼一起炸开,一记爆骨式,震得厅中烛影摇曳,风声鹤唳!

下一刻…

“轰!”

一股霸绝天下的气势,从萧寒体内狂暴席卷而出,四面八方空气骤然匍匐分开,翻翻滚滚,四散退避!

萧寒整个人化为一道浩浩荡荡的残影,强行碾开空气,朝邵云蓉生生压迫而去!

声势简直是风行电击,睥睨天下,百无禁忌。

与此同时,在萧寒头顶上方,出现真龙拉辇,帝王出行的绝世虚影!

“什么?!”邵云蓉花容失色,四面八方空气怪异的一分为二,滚滚散散的空气,给她带来一种独自面对千军万马冲击的无力感!

“咻”说时迟那时快,一缕空气化为剑形,以超越声音的速度,直接朝萧寒切了下去!

然而…

“轰!”

这一缕剑意,将萧寒立身的地方,强行切割开来一道五丈长,数尺阔的沟壑,尘烟滚滚。

但!萧寒已经碾开空气,以超过这缕剑意的速度,强行掠至邵云蓉身前!

生死之间,邵云蓉刚想放出第二缕剑意,粉颈处一凉,寒气入体,令她生出一种刀气割体的可怕感觉。

“你的剑意还是慢了一点点,你败了。”萧寒右手持刀,刀刃已经架在邵云蓉脖子上!

“我…”邵云蓉全身汗毛炸开,她知道,她的确败了,即便是拥有超越音速,无形无相,斩杀虚无的剑意,此时此刻,她依旧败了,没有翻盘的余地。

拥有刀意的萧寒,可以抢在剑意护主之前,一刀灭杀邵云蓉!

“我…我败了…”邵云蓉苦笑道。“朋友…你…你的确…的确是逆天之才,云蓉不是你的对手。甚至可以说,真气境之下,已经很难找到能击败你的对手了。”

忽然,邵云蓉深深的看了萧寒一眼,眼中掠过一抹微不可查的旖旎之色,柔声道。“云蓉败了,朋友可以将刀拿开了么?朋友,不要对云蓉这么强势霸道好么?人家好歹是女儿家来的。有点风度好么?”

……

大厅外。

“啊?云蓉小姐败了?这…这怎么可能?云蓉小姐可是领悟出来剑意的绝世妖娆啊!怎么瞬间就落败了?”

“那小子偷袭云蓉小姐!”

“不是偷袭,是身法太快了。而且,那身法霸意纵横,可以切开空气,无视万物阻隔,如万马奔腾,无可匹敌…云蓉小姐败得不冤,她只是败在比自己更强的人手中。”

……

几名名剑山庄的弟子。

“这…这怎么可能?云蓉是我们名剑山庄外门数一数二的存在,怎么可能败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里…”那白衣剑客,目眦欲裂。

“白师哥,好像,好像云蓉师姐,亲口认输了。”红衣少女尖声道。“不是吧?云蓉师姐曾经立下誓言,肉身境中,哪个男子能击败他,她就嫁给他…这下…有好戏看了。”

“妈的!”白衣剑客气急败坏。

……

八荒殿一群人马

那资深刀客微微一闭眼。“厉害…太厉害了…此人,肉身境中无敌手!好了,我们这就返回八荒殿吧。今次参加邵家族会,也大有好处,让我们知道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道理。就都回去好好修行吧,以后不要再夜郎自大了。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师哥,这不是吧?临阵磨枪,都能击败一名领悟了剑意的强者。太虚幻了吧?”

“这就是天才。天才之所以被称之为天才,就是因为常人的目光无法看透他们,也无法揣测他们的行为。走吧!以后遇到云雨宗的人,千万不要太张扬了,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