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妖族再现!

第七十二章 妖族再现!

萧寒跟着阿丑一起,绕出曲廊错落的邵家府邸群,来到大门口。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邵云蓉已经亭亭玉立站在大门口等待。今天的邵云蓉,将一头披散的金黄色头发写意的扎了起来,身形纤美修长,腰肢挺直,盈盈巧步,风姿优雅,她只着一身简简单单的粗布白衣,但却拥有一种华服无法比拟的健康洁美的美感。英姿飒爽。

“萧寒,云帆堂弟,”邵云蓉笑着招呼道。

“呃…云蓉小姐,”萧寒错愕了一下,心中不得不再度承认,这邵云蓉的确风华绝代。

萧寒和阿丑一前一后走了上去。

“萧寒,我们都是武道中人,不拘俗礼,‘小姐’二字可以去掉,叫我‘云蓉’就好了。”邵云蓉嘴角蕴着一丝笑意。

说话间,三人已经走出邵府区域,随意漫步在炎火城的主干道上。

“对了,云蓉小姐…呃,云蓉,邵家族会已经结束,没想到你还逗留在府中。本以为你要返回名剑山庄的。”萧寒随口道。

“云蓉自幼离家,拜入名剑山庄修行武道,和亲人聚少离多,每逢佳节倍思亲,今次归家,也想多陪陪老父老母。”邵云蓉爽直道。

“呵…很多大宗门的武者,往往醉心武道,心中舍此再无他物,渐渐也忽略了家族和故乡,想不到云蓉倒没有忘本,很是难得。”萧寒微笑道。

邵云蓉美眸流转,看向街道市坊中川流不息的人潮,贩夫走卒,喟然叹道。“云蓉生于炎火城,长于炎火城,自不会忘记这极美动人的家乡。走吧,萧寒,前方有一家小店,店主亲手做的白面包子,皮薄肉鲜,是云蓉幼时最喜欢的小吃之一,现在带你去品尝品尝这绝味。”

“好!”萧寒大喜道。

这些年,萧寒都呆在云雨宗,先是做活靶子,而后得到奇遇,成为武者,总的来说,山中岁月十分枯燥乏闷,有时候单调得令人歇斯底里,现在身处于这车水马龙的繁华城池中,也倍感新鲜和亲切,整个人彻彻底底的放松了下来。心境竟然得到了一种升华。

“大哥哥…可以给小茵买几个饼么?小茵好几天没有吃过东西了…”突兀,一个小乞儿从横巷中窜出,怯生生的挡在萧寒身前。

是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满脸乌黑,瘦骨嶙峋,衣衫褴褛,可怜兮兮的用卑微的眼神看着萧寒。

“小茵别闹…”一名中年女乞赶紧跟了上来,将小女孩抱起,缩身后退,口中告饶道。“小孩子不懂事,冲撞了几位…”

“呵…没事,小茵很可爱,”萧寒露齿一笑,旋即从储物戒中,取出大把世俗中的金银翡翠宝石,塞到中年女乞手中,“去给小茵买吃的和衣服吧。”

“谢谢大哥哥!大哥哥真是好人!”小家伙拍手道。

中年女乞看了看手中的金银珠宝,一下子懵住了。

邵云蓉看着萧寒的一举一动,美眸中掠过异芒,忍不住脱口而出道。“萧寒你真是好心肠。大家族出来的子弟,像你这般怜惜穷苦凡人的,真是凤毛麟角。”

“哈哈…大家族?”萧寒哑然失笑。

“萧寒你在世俗中,应当也有庞大的背景吧?否则不太可能修行到今日的成就。武者从小就要依靠丰硕的物质来打好基础。”邵云蓉理所当然的道。

“错了。我就是个活靶子,哪里是什么大家族出来的子弟?云蓉你太高看我了。”萧寒阳光般一笑,闪身进入一家热气喷香的包子铺。

“活靶子?”邵云蓉一窒,旋即一跺脚,银牙紧咬。“萧寒你说话总是没正经!什么活靶子?又来骗人!”

“云蓉堂姐,萧寒可没骗你,他以前真是我们云雨宗的一个活靶子,每天挨打,死中求生。”阿丑在旁边很是认真的道。

“啊?”邵云蓉呆若木鸡。

一整个上午,萧寒由阿丑和邵云蓉两个东道主带着,在炎火城畅游。吃遍了各种著名小吃,大快朵颐,还观瞻了一些名胜古迹。

傍晚时分,阿丑和邵云蓉又将萧寒带到城内最有特色的一家酒楼,‘抱天揽月楼’,品尝美味。

三人在二楼临窗一个座位坐好。

“萧寒,玩了一天,你觉得炎火城如何?”阿丑笑问道。

“很好,我喜欢这里,”萧寒由衷赞道。

“对了,萧寒,我听云帆堂弟说,你在云雨宗,的确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活靶子,被入门弟子暴打…真有这种事?”邵云蓉瞪大眼睛看着萧寒。

“陈年旧事,就不细说了。”萧寒搪塞道。

邵云蓉不依不饶,正准备软磨硬泡的追问,就在这时…

酒楼下的长街上,一阵骚乱,一群人惊恐的跑过,口中大呼道。“不好了!出事了!炎火城出事了!邵家出事了!”

“邵家出大事了!邵家出大事了!”

……

很快,又是一群人脚步凌乱的从街面跑过,惊声尖叫道。“邵家出妖族了!灭顶之灾啊!大祸临头!大祸临头!整个炎火城怕是都要遭殃了!”

……

“妖族?”邵云蓉霍然站了起来,脸上充满了惊疑和担忧的神色。“炎火城数百年没有出过妖族了,城中有照妖大镜守护,还有烽火帝国的军队驻扎,甚至于还有一些江湖散修帮派植根于炎火城,一般妖族,不可能来犯…”

“先返回邵家再说。”萧寒和阿丑亦是直接站了起来。

三人疾步下楼,展开身法,朝邵家府邸奔马般返回。

……

邵府。

此时,邵府外围,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上百名大汉手持火把,照亮夜空。

围观之人,个个都惊悚惶恐,栗栗危惧。

萧寒,邵云蓉,阿丑,三人急忙分开人丛,顷刻间来到府邸大门口。

在府邸大门口,整个邵家高层,以邵老爷子为首,各房的当家人,也都聚集在一起,个个脸上阴云密布,眼睛里面装满了恐慌。

阿丑和父母,也赫然在列。

炎火城城主,也已经亲临。

“萧寒少侠,云蓉,云帆,你们回来了!”邵老爷子看到萧寒三人,昏花老眼中掠过一抹希冀,赶紧招呼道。

萧寒等三人迎了上去。

“爷爷,怎么回事?”邵云蓉还算是沉稳,颇有临危不惧的风度,不愧为名剑山庄培养出来的精锐弟子。

萧寒不动声色的站在一旁,心神沉入心脏中,那心脏中的奇怪东西立即微微悸动起来,感应四周;兼且,萧寒左臂上的妖帝手掌纹身,也产生玄之又玄的感应力,四面扩张。

萧寒虽然不是真气境,亦没有照妖镜之类宝贝,但得天独厚,能够非常准确的感应附近的妖族。

不过,一番感应,心脏中蛰伏的奇怪东西,以及左臂的妖帝手掌纹身,静若深潭,并没有找出妖族的气息和痕迹。

看来,似乎是害人的妖族在邵家大快朵颐之后,饱食远扬,已然遁出这片区域。

萧寒舔了舔嘴唇,看向邵老爷子。

“云…云蓉,我们邵家闹妖族了…”邵老爷子嘴唇乌青道。“一个时辰之前,七房的宅邸区域,发出尖叫声,附近五房,六房,八房的人赶过去一看…死了…死了足足三十七人…老七的三名妾侍,连同花匠,婢女,子嗣,一共三十七人,全部…全部罹难…个个…个个都是头上破开大洞,脑浆…脑浆已经被吸干…是…是传说中的妖族所为…”

“三十七人同时遇难?”邵云蓉赫然动容。

“云蓉…我那一房,这回…真是…真是遭殃了…灭顶之灾啊…”一名魁伟中年男子,脸白如纸,惊魂未定,站出来颤声落泪哭诉道。他还搀扶着一个美妇,那美妇早已经吓得浑身瘫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七叔,事发当时,有何异状?或者有何征兆?”邵云蓉秀眉深锁。

“没有…没有丝毫异状和征兆,一切一如往常…”魁伟中年男子,抖抖索索的道。“也…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人就没了…全部…全部遭难…三十七人,脑浆…脑浆都被吸干了…惨绝人寰…”他已经有些语无伦次的状况。

邵云蓉不再多问,右手一翻,一面照妖镜出现在她纤纤素手之中。

镜面琉璃色真气徐徐滚动,却不起任何波澜。

“云蓉小姐,不必取出照妖镜了…”城主忽然出口道,他双眸中,也没有了一向执掌全城的威仪和淡定,有的全部都是惶恐惊乱。顿了一顿,他低声道。“老爷子,云蓉小姐,萧寒少侠,我们借一步说话吧。”

“嗯,”萧寒首先点头答允道。

……

邵家府邸群,一处雅致的阁楼中。

红烛高烧。

萧寒,邵云蓉,阿丑,邵老爷子,炎火城莫城主,几人坐在一间上房。

“诸位…事情…事情有点严重…”莫城主喝了口热茶压惊,旋即一字一句的道。“从遇害者的尸体来看,必然是妖族所为,这一点不需要再有任何疑问了。然则,若是一般的妖族,以咱们炎火城的底蕴和力量,足以斩灭,甚至不需要向帝国及各大宗门求救。可是…城中的照妖大镜,一直…一直平静无波,并…并没有发出预警…即便是在邵家三十七口人遇难的关键时候,照妖大镜依旧…依旧…毫无异状…”

顿了一顿,莫城主又喝了一大口茶水,“老爷子,你也知道,我们炎火城的照妖大镜,乃是当年八荒殿,名剑山庄,烈焰门,足足七位真气境大能亲手炼制…笼罩全城。无论是散妖,妖兵,甚至于妖将…但凡出现在炎火城,顷刻间就会被照妖大镜感应到…而这次…照妖大镜…居然,居然失效了……”

“也就是说,在邵家作祟的妖族,能够轻松瞒过照妖大镜的扫察,在炎火城中吃人,如入无人之境…境界有可能超过了妖族中的妖将境…”萧寒脱口而出。

下一刻…

“妖将之上,是妖皇…”

萧寒,邵云蓉,阿丑,三人异口同声。

与此同时,窗外的明月,被一大片乌云遮住,大地一片漆黑…

一股阴风吹入屋内,红烛摇晃,几人的脸色,都是阴晴不定。

气氛极为僵硬。

………

顺便推荐2本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