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屠城

第七十三章 屠城

“妖…妖皇……”

听到这个结论之后,邵老爷子整个人瘫软滑倒在地,小鸡似的筛糠抖动起来,双目浑浊。

阿丑过去将其扶起。

那莫城主,也面如土色,几欲晕厥过去。

萧寒亦感觉有些头大。不过他好歹经历过妖镇一战,心脏中蛰伏的奇怪东西,屏蔽妖气,令他在面对妖族的时候,不至于土崩瓦解。

虽然妖皇是妖族中至强的存在,一念之间吼碎山河,但萧寒刀心犀利,刀意甚至可以斩断杂念和诸般负面情绪。

因此,萧寒很快就冷静下来,思维运转了几圈,便对邵云蓉蹙眉道。“或有可能是妖皇,但并不排除其他情况,譬如妖将级的妖族,服用了什么丹药,可以完美屏蔽自身妖气,不被照妖镜窥破。”

萧寒想到了柳镇发生的事情。

当时,一尊妖将,伪装为柳镇镇长,成功瞒过了华容手持的照妖镜。

“萧寒,你亦知道人族最大叛徒,炼药师‘颜郎’的事情?”邵云蓉微微点头。“对,作为我们人族历史上最可耻的叛徒,颜郎的确帮助一些高级妖族炼制丹药,其中有一些丹药,有屏蔽妖气的作用。我就知道一种叫做‘敛妖丹’的丹药,妖族服用,几乎可以令自身妖气销声匿迹,极其诡诈。”

“不…应当…应当不是妖将…”莫城主颤栗道。“瞬息之间蚕食三十七口人…普通妖将不会这般凶残。也…也不应该有这么大的食欲…况且,若是服用了诸如‘敛妖丹’之类的丹药,那么,悄悄藏起来,慢慢的吃人多好,何必如此肆无忌惮?妖将,终究也怕我们向帝国和各大宗门求援,请来真气境大能,出手降妖。”

莫城主的话,让萧寒和邵云蓉不由的点了点头。

“云蓉,我知道妖将的实力,等若我们人族普通的真气境强者;那妖皇呢?”萧寒突然问道。

“妖皇一出,山河崩碎。只有人族中,高段真气境武者,才有抗衡与斩杀妖皇的手段。”邵云蓉回答道。“真气境大能,也分段数。有高段和低段之别。不过云蓉亦不太清楚其中关窍,这些都是听名剑山庄一些主事讲述的。略知皮毛。”

就在这时…

“啊!!!!”

一声尖嚎,自邵氏府邸群外某个区域冲起,如利刃般撕破静谧的夜空,久久盘旋,令人闻之断肠。

“这是什么?!”

萧寒和邵云蓉同时站了起来,朝窗外循声望去。

“难道又是…又是妖族……”莫城主和邵老爷子一阵心悸,瑟缩着身体。阿丑脸色也发白了。

“云蓉,由你留下保护老爷子和莫城主,我出去看看。”萧寒对邵云蓉点了点头,旋即一阵劲风般掠了出去。

“萧寒你小心点!”邵云蓉大叫道。

……

夜风萧瑟。凉意翻卷。

萧寒展开身法,狂掠而出。

小片刻之后,萧寒来到那声惨叫事发的地点。

那是一个古宅建筑群,此时已经血腥味铺天盖地,中人欲呕。

古宅附近有人举起了火把,还有大量惊恐围观的路人,但都蜷缩着身体,远远的探头观望,并不敢过分接近古宅。

萧寒深吸了一口气,推开古宅那斑驳的铜门,步了进去。

满地尸体。

宅内布满了头破大洞,脑浆被吸食得涓滴不剩的残尸。

花园里,天井中,厢房中,正房中…无一处没有尸体。

丫鬟,仆役,小厮,老者,男主人,女主人,小孩…

这古宅是炎火城的大户人家,有百来口人,现在尽皆被妖族蚕食了,遭到了可怕的灭门惨祸。

不多时,镇守炎火城的官兵进入古宅。

萧寒退出。

清点之后,这古宅满门,合计殒命了一百二十九口人,惨绝人寰。

一具具残尸,被守城官兵小心翼翼的抬了出来。萧寒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心脏位置。

然而,萧寒心脏部位蛰伏的奇怪东西,依旧是古井不波,并没有发现妖族的蛛丝马迹。

左臂的妖帝手掌纹身,也毫无异状。

“太凶残了,一夜之间,邵家和这古宅人家,将近两百口人,都被吸食脑浆…而蛰伏在我心脏中的奇怪东西,居然毫无反应。”萧寒俏立无语。“我曾经有好几次遭遇妖族,不管是柳镇镇长,还是药王谷那个‘莫师兄’,隐藏至深,但都被蛰伏在我心脏中的奇怪东西窥破了行迹…心脏中的奇怪东西,对于妖族的感应,可以说是屡试不爽。而且我炼化了妖帝手掌,感应妖气,十分敏锐。今次居然古井不波…唯一的解释便是,那妖族瞬息之间,吸食掉上百人脑浆,而后惊雷闪电般遁走,无迹可寻…厉害,太厉害了。不是一般的妖族。”

萧寒沉思了小片刻,一咬牙,向守城官兵借了一匹高头骏马,在炎火城中疾奔起来,与此同时,心脏中蛰伏的奇怪东西和左臂的妖帝手掌纹身,都微微翕张,感应四周妖气的存在。

但事与愿违,足足策马狂奔到第二天清晨,近乎在炎火城绕了一个大圈子,结果遍寻不获,竟然没有发现一丝一缕的妖气。

萧寒满腹狐疑,最终骑马回到邵府。

此时此刻,天刚蒙蒙亮,整个邵府已经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中。大量家兵,手持利刃,在府中四处巡逻。邵家满门主仆,个个如坐针毡,焦虑与窒息,有的甚至在低声商议,要逃离炎火城。

……

邵府议事厅。

萧寒步入议事厅的时候,一阵压抑与惶恐的气息,扑人而来。

邵老爷子,各房当家人,莫城主,炎火城几尊守城军官,齐聚一堂。

“莫城主,你我都有偌大的家业在炎火城,不是说走就能走的。现在怎么办?赶紧向帝国,以及各大宗门发出求救信号吧!现在我等危如累卵,生死存亡一线之间,十万火急!必须要有真气境大能,亲临炎火城,才能够解救我们于水火之中。总之,不管付出多少代价,我邵家都愿意承受。只要真气境大能出面降妖,倾尽家产,也在所不惜。”

萧寒一进议事厅,便听到邵老爷子充满了哀求的声音。

“萧寒,你一夜未归,吓死我们了…”阿丑一见到萧寒,就赶紧冲过来,一脸担忧。邵云蓉亦站了起来,目视萧寒。

“没什么,昨晚我策马在炎火城兜了一圈,却没有发现妖族的任何蛛丝马迹,事情非常棘手。”萧寒走进议事厅。

“没有用的。萧寒少侠,炎火城有照妖大镜,守卫森严,然而,邵府和古宅宋府,却相继被妖族所乘。照妖大镜如同虚设。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真气境大能出手了。”莫城主苦涩道。“萧寒少侠,在下已经安排妥当,正午时分,一百铁骑出城,向各大势力求援,如果不出意外,三天之内,就会有真气境大能进入炎火城了。”

“放心吧,老爷子,帝国对这种事情,不会坐视不理的。”莫城主勉强安慰着邵老爷子。

“爷爷,云蓉亦已经通过特殊手段,向名剑山庄求援。相信几天之后,我名剑山庄的真气境大高手,就会赶来。”邵云蓉亦开口道。

“事到如今,亦只能寄希望于真气境大高手了。”萧寒有点力不从心的耸了耸肩。

“萧…萧寒少侠…在真气境大高手驾临炎火城之前,你…你能否留守邵家…维护…维护我等安全…”邵老爷子恳求萧寒道。“云风和云天等人,早已经各自返回宗门,现在,邵家就只剩下萧寒少侠你,以及云蓉,云帆,三名强者了…”

“爷爷请放心,云蓉至死亦会留守邵家。”邵云蓉斩钉截铁的说道。

萧寒看了看阿丑,旋即道。“老爷子,我会逗留到真气境大高手前来降妖的一天。老爷子大可放心。”

闻言,邵老爷子才惊魂稍定的舒了口气。

……

这时,不但是邵家,就连整个炎火城,都处于一种极度恐慌和绝望的状态。虽然守城官兵已经将真气境大能将要降临炎火城降妖的消息散播出去,企图稳定人心,但恐惧仍然如瘟疫般在炎火城辐射开来。

正午时分,炎火城白氏古宅,惨遭灭门,足足两百三十八口人,死于瞬息之间,头破大洞,脑浆抽干,惨无人道。

当萧寒和邵云蓉等人赶到白氏古宅时,妖族早已经逃之夭夭,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妈的!”萧寒憋屈的咒骂了一声。

白氏古宅的惨案,加剧了炎火城的人心崩散,从下午开始,陆陆续续有城中民众收拾细软,拖家带口,逃难似的离开炎火城。

傍晚。

萧寒,邵云蓉,阿丑,及邵老爷子,邵家各方当家人,默默站立在炎火城东门,看着一大群逃难者涌出城去。

守城官兵已经无法控制局面。

“真想不到,千年繁华,夜夜笙歌的炎火城,因为一只妖族,近乎毁于一旦。”萧寒无奈苦笑道。

“萧寒,妖族是我们人族的天敌。我在名剑山庄的时候,就曾听说过,无数兴旺的城池,因为妖族的祸害,尸骨盈野。妖族屠城的惨案,在真武大陆的历史上,不胜枚举。甚至有一些国家,都因为妖族,山河破碎,消弭于历史长河中。但愿炎火城能够躲过一劫。”邵云蓉满面悲色道。

就在这时……

咚!咚!咚!咚!

自炎火城东门外,传递过来近乎山崩地裂之声,震得整个炎火城都颤抖起来,仿佛城池在顷刻之间,就有分崩解体之危!

“这是什么?”萧寒和邵云蓉飞快的交换了一下眼色。

下一刻…

“啊…有巨兽…荒古巨兽…”

本来自东门逃离出炎火城的难民,忽然又如潮水般冲了回来,一个个的脸色惊恐欲绝,连滚带爬,仿佛是被什么可怕的东西撵了回来。

“出…出去瞧瞧…”邵云蓉用微颤的声音对萧寒道。

岂料,她话音刚落……

“砰!”

一声震天巨响,炎火城东门轰然爆裂,城门崩碎,城墙分解为一块块巨石,四散炸开。

“砰!砰!砰!”

激飞的巨石一通乱砸,将城内部分街道和房舍,砸得七零八乱,一片狼藉,无数平民,被砸成肉酱,死于非命。城门口的守城官兵,死伤一大片,哀鸿遍野。

突兀降临的灾难令炎火城陷入一种极度恐慌和茫然无措中。

就在这时…

咚!咚!咚!咚!

终于,一尊庞然大物,迈开步子,由东门处跨入炎火城。

那是一头巨熊蛮兽!

足足有十丈高,凶煞弥天,水缸大小的熊眼中,爆射出来荒古气息,残暴与峥嵘。

巨熊全身黑毛,每一根毛发都锋锐如刀剑,甚至散发出来一种庚金之气,嗤嗤嗤的切割空气,发出来爆鸣声。

它每踏出一步,地面就被践踏出来一块深坑,处处龟裂。

“这…”萧寒目视那巨熊,整个人的神经都绷紧了,“足足十丈高的巨熊…”

而站在萧寒附近的邵家人,除了邵云蓉和阿丑勉强能够支撑外,其他人都吓得匍匐下去!

然而,更令萧寒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是,在那巨熊的手掌上,竟然矗立着一尊人类!

那是一名黑发中年男子,样貌极尽粗犷,身高接近两米,一头散乱的黑发披肩,而且,他的头发极浓,长至腰部,在风中翻卷,状如魔神!在他双瞳之中,有神曦绽现,更酝酿着三灾九难的灭世之光,周身被神霞烟云蟠绕,目射金光,随意扫荡炎火城,带来山岳一般的恐怖压力,顷刻之间,炎火城中人人下跪,匍匐颤抖,如同蝼蚁一般!

萧寒和邵云蓉同时缩身靠在一面墙壁上,呼吸急促,支撑着没有跪下去。

阿丑半蹲着,身体瑟瑟发抖,颤声道。“萧寒…是…是真气境…是真气境的大高手……”

“想…想不到求援讯息今日才发出去,就有真气境的大高手赶到炎火城了…不过…这家伙…也太蛮横了吧,随意撞破城墙,误杀平民…”萧寒叹了口气,“真气境的高手,也太霸道了吧?视人命如草芥…”

“萧寒,真气境高手,生命层次和我们不同,不能够用我们的眼光去揣测他们。真气之下皆蝼蚁,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你我,稍微惹怒了他们,也是说杀就杀的。不过…各大宗门的真气境高手,都还是有一些风度的,不太可能如这位般,漠视人命…而且…莫城主和我发出的求援讯号,至少要三天之后才能够被帝国和各大宗门接收到,派遣下来真气境。这一位…恐怕…恐怕并不是帝国的真气境高手,亦绝非名剑山庄的真气境…他是什么来头?”

那尊真气境驱巨熊而来,地动山摇,进城之后,一字不说,眼睛抬起,看向天际,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整个炎火城,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全城安静,落针可闻!

小片刻之后…

“吼”

一声兽吼自西门方向传来,震得人心酥软,耳膜欲裂。

下一刻…

“轰”

一条灰色巨蛟,横空出世,自西门方向碾碎空气,洞穿长空而来。

这巨蛟足足有十几丈长,浑身鳞片熠熠生辉,散发出来上古文明气息,蛟目戾气翻滚,残暴不仁。蛟龙双爪散发出来绝世锋芒,拥有一抓崩碎一座山岳的可怕力量。这蛟龙神异无匹,背生双翼,横空而过,在炎火城投下恐怖的剪影。

在蛟龙头部,傲然站立一名羽衣男子。他大约就是二十多岁,头戴金冠,目空四海,全身亦有神曦霞辉笼罩,飘渺如神。光洁白皙的脸庞,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然而,他眼眸开合之间,偶尔也绽放出来绝世凶危,仿佛上古猛禽的目光,瞪碎山河。

又一尊真气境!

而且,这一尊真气境,是驱蛟破空而来,派头比驱巨熊而来那位,似乎还要大一些。

“真气境,果然太强太强了,我将肉身修行到达极致,遇到真气境强者,也是死于瞬间。我有刀意亦不可能抵挡一二…真气之下皆蝼蚁…这句话果然大有道理。真气境,肉身境,两种截然不同的生命层次,万万不能够拿来做比较…”萧寒此时此刻,更加深刻的明白了真气境的恐怖。心灵深处,涌起来一种无法遏制的欲望,想要成为真气境,生杀予夺,名动山河。

那驱蛟的真气境,飞临炎火城上空,同样一言不发,只是对那巨熊掌心矗立的真气境,微微点了点头。

很快,炎火城北门方向,一名紫袍老者背负双手,施施然凌空虚渡,踩踏空气,在空中行走如履平地,闲庭信步走入炎火城。

他每走一步,天上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住了,留下一个个脚印痕迹。

他并没有驱熊,亦没有驱蛟,然而,他的气势,丝毫不亚于驱熊和驱蛟的两尊真气境。

他如恒星照射,日月经天,整个人包裹在数十亩地大小的神曦和紫气中,有一种紫气东来的味道。而每一缕紫气,都霸绝无双,重如山岳。孑然独行间,散发出来傲视天地的强势。

第三尊真气境到来!

随着这三尊真气境大能的到来,萧寒心脏中蛰伏的奇怪东西,以及左臂的妖帝手掌纹身,深深的隐匿了起来,似乎是浓缩成了微尘,不被发现。

“好了!人到齐了!”赫然,那熊掌上站立的真气境,发出来雷霆似的声音。他也就是随随便便说一句话,音量笼罩全城,震得城内屋瓦翻飞,所有家禽家畜失浸,全城跪下去的人,头都深深的埋着,不敢抬起来,就好似有山岳压在脖颈上,稍微一动,脖子就会崩断。

“嗯我闻到了妖气的余韵…”站在蛟龙头上那尊羽衣真气境,深深的闭起眼睛,翕动鼻翼,很是享受的说道,“好强大的妖气余韵…是‘北玄妖皇’的味道…不过,似乎的确受到重创…妖力百不存一了…”赫然,他眼睛一睁,两道神光从眼眸中爆射而出,直接将地面一栋豪宅炸成废墟!他眼神极度亢奋,“北玄妖皇,可以给我们三人带来巨大的利益…斩杀了他,可以换取到足够多的秘宝…甚至于,让我们获得妖侠榜排名,都不是不可能…”

“不过…师灭天,慕容逍,老夫已经用紫霞真气扫荡过这座城池了,居然没有发现‘北玄妖皇’的行迹…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即便是受到重创,一路被追杀至此,依旧能够很好的屏蔽住妖气,不让我们发现…”那包裹在通天紫气中的老者,蹙眉道。“妖皇就是妖皇,不是那么好斩杀的。”

“秦阳老头,毫无疑问的是,这座城池中,处处充斥着北玄妖皇的妖气余韵,它一定混迹在这座城池中,或许,已经伪装成这座城池中的某一个凡人…嘿嘿,很有意思的事情…”站在蛟龙头上的羽衣真气境,眼眸中闪烁出精光,“那么,既然用真气都无法将他找出来,嗯,就用我们的老办法吧。”

“好!”驱熊的真气境,眼中杀气爆射,盖世凶人一般,“动作快点,我从这边开始杀过去,你们负责另外两边,全城的人,统统斩杀,直到找出北玄妖皇为止。”

雷霆似的声音,传递到全城每一个角落,使得任何一个人,只要不是听力出了问题,都能够非常清楚的听到驱熊真气境的话语。

他们要屠城!

为了找出隐匿在炎火城的妖族,居然要将全城之人,全部屠杀!

惊骇!

恐怖!

绝望!

震惊!

……

全城崩溃了!

三名无上真气境,竟然要屠城!

这是极度不可思议的事情!

“好吧,开始屠城,北玄妖皇被困此城,妖力百不存一,是斩杀他的不世良机,今日必须要将其斩杀。失去这种机会,抱憾终身。”紫气老者轻描淡写的说道。

这三名真气境,似乎是将屠城这种惨剧人寰之事,当成了家常小事,侃侃而谈,轻易做出决定。

他们根本就没有询问过炎火城生灵,是否愿意接受被杀戮的命运。

就好像,炎火城数百万人,都失去了对自己生命的支配能力,连活下去,都不能够自己做主了!

视人命为草芥!

大多数炎火城生灵,此时此刻已经晕厥过去。但是没有人站出来反抗。在三名真气境的凶威和庞大的压迫力面前,凡人是没有任何反抗勇气的。

“这…这…为了斩杀妖族,居然屠城…这太凶残了,凶残到极致了…杀人如吹灰尘…不过,我萧寒不想死在这里!真气境又如何?休想轻易取我性命!我命由人不由天!没有人可以主宰我萧寒的命运!”生死一线之间,萧寒刀意不断斩杀思维中的恐惧和绝望,生出来悍然挣扎和反抗的意念。

邵云蓉亦是俏脸苍白,双目空明,似乎是在催动剑意,斩灭各种纷至沓来的负面情绪。

“不!不!不可能!”临死的恐惧之下,莫城主终于艰难的站了起来,声嘶力竭的吼道。“就算是真气境,也不可能随意屠城的!这是丧尽天良的事情!帝国也不会允许的!”

“蚂蚁!谁让你说话的?区区一名肉身境武者,也敢对我们咆哮?帝国?帝国算个屁!给老子死!”

巨熊手掌上的真气境大能,屈指一弹,一缕凌厉真气破空碾出,空气支离破碎,“噗”的一下,莫城主全身如同瓦片一般爆碎开来,尸骨散落一地,死无全尸!

“哈哈哈哈…蝼蚁们,接受命运吧。”蛟龙头上的真气境,右手随意一挥,一块黑色令牌脱手而出。

那黑色令牌迎风就涨,瞬息间变得一丈高,数尺阔,轰然砸落,镶嵌到城中地面,四面八方一片片的龟裂。

这块黑色令牌上,布满了铭文和篆字,还有一幅幅上古图案,描述的似乎是人族和妖族无尽的搏杀,战争。

在黑色令牌上,镌刻着三个古意盎然的大字…

“妖侠令”

“噗”赫然之间,邵云蓉剑心失守,剑意紊乱,一口鲜血从她口中喷溅而出,她脸色惨白如纸,眼中终于显现出来滔天的恐惧和绝望,用近乎梦呓的声音道…“妖侠…他们,他们是妖侠…妖侠令一出,生杀予夺,山河成灰,众生可灭…”

说完,邵云蓉一下子跌坐在地,满脸死灰。

………

PS:熬夜到接近3点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