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暴打!

第七十六章 暴打!

“嗯…和封印了真气的真气境强者交手,原来是这般滋味…”萧寒横刀在手,战意飙升,那无形的刀意,也在身体周围游走,择人而噬。“在速度,气势,力量,诸多方面,或许的确要比任何肉身境武者都强。但并非那么高不可攀,不可战胜!”

承受了慕容逍狂暴一击之后,反而激起了萧寒的悍勇,甚至有自信滋生了出来。

“轰!”

天子大势横空出世!

一尊帝王虚影盘踞在萧寒头顶,镇压诸天,俯视众生。

“嗡”

萧寒的刀势同天子大势契合,产生出来叠加气势,倚天拔地,气吞山河。

受到重击后的萧寒,气势不但没有委顿,反而节节攀升!血气旺盛!

“嗯?”方凌若有所思的看着萧寒,眼中流露出来不加掩饰的激赞。

师灭天和秦阳,面面相觑。

另一边忐忑揪心观战的阿丑和邵云蓉,更是心弦紧绷,近乎快要窒息了。

邵云蓉喃喃自语,“他…他不会…不会真的击败那尊封住了真穴的真气境大能吧?若真击败了,那么,在烽火帝国肉身境中,惊才绝艳,无出其右。”

邵云蓉明媚的美眸中,掠过一抹异芒。

而此时的慕容逍…

在短暂的惊骇之后,慕容逍迅速调整状态,显现出来妖侠身经百战,从尸山骨海中获得的珍贵搏杀经验,以及稳如磐石的心理素质。

“嗯…果然有一些张狂的本钱,不过,还未够!”慕容逍的气势亦平地拔起,巍峨如山,眼神如狻猊,下一刻,他手中劲气扭曲,形成一张巨弓,一条凶蛟凝聚为箭,拉满弓,四面八方劲气鼓吹,大片大片的房舍被掀翻。

“灰蛟裂天箭!”

“吼!”

凶蛟箭离弦而出,排山倒海,如龙卷风般朝萧寒席卷而去,仿若可吞万物。撕裂苍穹。

狂风刮得城中民众身体悬空起来,四处崩飞,撞碎墙壁。

萧寒躯体不动如山!

说时迟那时快,萧寒双手持刀,手中单刀化为虚影!

“咻!咻!咻!咻!”

刀光如飓风般狂卷而出,速度一点不慢,绝世锋芒,切开空气如切水流。

如今,萧寒修为臻至炼髓巅峰,肉壳力量达到170鼎,一个呼吸能斩出230刀,超过声音一半的速度。每一道刀气的力量,都达到了恐怖的120鼎上下,摧枯拉朽,横扫一切。

“轰!轰!轰!轰!”

无尽的刀光漫天轰杀而出,天子大势加持,风雷潮汐之声不绝于耳!

“刀法修炼得不错,但还是要死!龙蛟裂天箭!”时至此刻,慕容逍不敢再轻视萧寒了,他不断拉弓,一支支凶蛟箭密密麻麻,狂风骤雨,爆射而出。

整片空间,都是箭雨和刀光,两人战得太激烈了。

“砰!砰!砰!砰!”

赫然之间,萧寒斩杀出去的所有刀光,一下子全部炸开!碎玉痕迹蜘蛛网一般蔓延开来,无尽的刀光化为细细碎碎的刀雨,在夜空中如烟花一般绽放盛开着,绚烂与辉煌,蔚为奇观。让人痴迷。

七碎刀诀第一式…碎玉式!

“噗嗤”

漫天疾飞的凶蛟箭,被无尽瑰丽的刀雨粉碎了!

狂暴的劲气四溢。

“我说过,封掉真气,你也就是个渣!”

萧寒一脸霸气纵横,愈战愈勇,赫然之间,天子大势节节攀升,头顶出现真龙拉辇,帝王出行的绝世虚影!

下一刻…

“轰!”

空气匍匐,如江流分支,左右滚滚散开,萧寒强行碾碎空气,浩浩荡荡的朝慕容逍轰杀而去!撼动日月,有千军万马对决沙场的气势!

天子神拳第三式…御驾亲征!

萧寒和慕容逍之间的距离,完全被无视掉!一息之间,萧寒已经掠到慕容逍身前!

“皇袍加身!君临天下!给我败!”

呼吸之间,萧寒连续催动天子神拳前两式,劲气狂暴,睥睨天下,明黄色皇袍虚影加身,头顶冠冕,五帝华盖,一拳横扫!一拳镇压!一拳平定天下!

萧寒整个人的气势无限的拔高,如天神附体,盛气凌人!

而慕容逍的气势,居然节节败退!处于天子大势之下,虽然他的气势不像那些肉身境武者般,一触即溃,迅速萎靡,但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枯萎着!

“好小子!”

慕容逍又惊又怒,右拳一抬,筋肉鼓动,一尊凶蛟蟠绕于右臂,悍然朝萧寒轰出!

“砰!!!!”

两人硬桥硬马的对轰一招!

发出一声巨响!

像是有一条山岭被崩碎了!

紧接着,两人同时爆退!

所过之处,地面塌方龟裂爆炸!

当两人停下来之后,慕容逍右手不断的**抽搐,嘴角都溢出鲜血,呼吸急促,眼神狰狞可怖,低声痛哼。

不可思议!刚才对拼一招,慕容逍竟然也受伤了!而且,他右臂垂下,似乎一时半会也抬不起来了!

萧寒亦是被震得不轻,满脸血污,但眼神中充满了亢奋和汪洋斗志。

不灭金身热流,山洪一般在萧寒体内冲刷,逐分逐寸的化解掉伤痛。

“真是想不到,天子神拳三招同时打出,居然有这等大势,简直风起云涌,徜徉恣肆。能够和封掉真气的真气境抗衡!”

萧寒的斗志越打越强,精神越来越通透,身体内部的潜力,大幅度的激发了出来,使得萧寒灵台一片清明,似乎就微微有了一种灵魂出窍的玄奥感。

“再来!”

还未等慕容逍喘过气,萧寒又千军万马般碾杀过去!御驾亲征施展出来,空气让道,暴力碾出一条杀敌之路,地上的石块都被冲得四面八方激射。

现在慕容逍亦是有苦难言,要知道,他修行的很多凌厉功法,都必须要耗费真气,才能够施展出来。但封掉真气之后,这些奥妙功法,就全无用武之地,只能够靠肉壳和萧寒血拼。而萧寒显然是个怪物,体内如豢养了一尊远古蛮兽,令他的神勇连绵悠长,而且似乎打不死的金刚铁人一般,非常难缠。

慕容逍不敢怠慢,他全身劲气冲了出来,化为一尊巨蛟,能有三丈长,朝萧寒扑杀过去,要阻止萧寒践踏过来的速度。

就在这时…

“噗”

空气中骤然生起一阵涟漪,以极快的速度凝成刀形,旋即狂斩而出!

这气刀绝世凶危,无情,可以斩灭一切虚无!

是刀意!

这一缕刀意,以声音的速度,无视了空气的阻力,一下就斩在巨蛟狰狞头部的中间位置。

下一刻…

“噗嗤”

劲气巨蛟,竟然被刀意一分为二,断口处平整光滑,被斩开的两片,大小一模一样…

还未等劲气巨蛟重新糅合,萧寒人已经冲到慕容逍身前!

这一下,萧寒抓住了慕容逍前力刚尽,后力未生的空档处!

这是击败慕容逍的千载良机。

皇袍加身!

君临天下!

一起打出!

“砰!”

这一拳硬生生的轰在慕容逍胸口!

“噗!!!!”

慕容逍仰天吐出一口鲜血,身形再度爆退!

“趁你病要你命!”

萧寒抓准时机,步步紧逼,一拳拳的爆轰而出!

“噗!噗!噗!噗!噗!”

呼吸之间,慕容逍身上中了不知道多少拳,后退之势无法遏制!

萧寒将他当成了肉沙包一般殴打!暴打!

下一刻…

“铿!铿!铿!铿!”

萧寒竟然举刀狂砍!

一刀刀砍在慕容逍身上,迸发出来四溅的火星!一道道刀气杀入慕容逍体内!

“吼!!!!啊!!!!啊!!!!!!”

慕容逍发出来撕心裂肺的惨嚎声!

不过,慕容逍的肉壳比肉身境武者强横了不知道多少倍,萧寒只砍了十几刀,单刀就崩碎了。

萧寒双目血红,将碎刀一扔,双手猛然一抓,竟然将慕容逍抓了起来!

“给老子死!”

双手奋力一掷!

“砰!”

慕容逍如沙袋般,被萧寒直接扔进街边一栋石屋,屋壁龟裂粉碎!

“死!死!死!”

接下来,萧寒抓起身边几块之前被巨熊崩飞的城墙巨石,奋力朝那石屋砸去!

巨石如投石机发射一般,轰轰轰的将那石屋彻底砸毁,成为一小片废墟,烟尘弥漫。慕容逍被掩埋在其中。

“够了…”方凌叫道。“萧寒,可以了。”他眼神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师灭天和秦阳完全就傻了。

阿丑和邵云蓉亦中邪般痴痴呆呆的看着萧寒。

“呼”

这时,萧寒才停歇下来,弯腰大口大口的喘气,体力已经彻底透支。

“噗!!!!”

石屋废墟中,一道真气冲天而起,神曦涌动,宝霞瑰丽。

慕容逍从废墟中缓步走出。

月光之下,只见他满脸肿胀如猪,全身衣衫破碎,已经不成人形。

真气不断的涌动,修复着他的伤势,平复伤肿。

他眼中充满了难以描述的愤怒,怨毒,仇恨,杀机,憎恨,不甘……

“嗯……”忽然,方凌整个人的气势一下子犀利起来,仿佛要洞穿一切。

慕容逍脸色剧变,抬头看向方凌,“方凌,我没有动用真气,你难道想出尔反尔,对我下杀手?!”

方凌全身剑气从头顶升腾而出,凝聚成一朵朵至美的莲花,他用思索的眼神看着慕容逍,杀机闪灭。整个人显现出来一种主宰生死的味道。

“方凌,你一向说话算话,你…你想杀我们?”秦阳和师灭天亦脸色紧绷,栗栗危惧。

方凌用气息锁定住这三名真气境,令他们不敢稍动。

旋即,方凌在虚空中踱步行走起来,每一步都踩在人心跳的间隙处,十分邪异。

四下一片安静,唯有方凌在空中踏步的声音。

过了小片刻,方凌喃喃道。“罢了,萧寒,便为你留一些成长中的小麻烦吧。”

说完,方凌杀机消散,淡漠道。“滚吧。”

三人如释重负。

慕容逍深深的看了萧寒一眼,似乎是将萧寒烙印到了脑海中,但是不敢多说什么话,直接和师灭天,秦阳一起,化为流光,离开炎火城。

“呼”

这时,萧寒心神一松,紧绷的精神一下子倦怠,直接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出气。

“萧寒,你没事吧?”

阿丑和邵云蓉同时抢了上来。

阿丑扶住萧寒。

“没事。休养一刻便好了。”萧寒轻松一笑。“炎火城不必遭受屠城的噩运了。”

邵云蓉低声道。“萧寒,原来你这么厉害,看来,族会的时候,你和我交手,是有意忍让,否则,我早就败在你手中了…”

“萧寒,你的刀法和拳法,都十分高明,有上古的气息,是绝世神功,即便你修成了真气境,也可以继续使用这些功法。你倒不必为功法发愁了。”

方凌已经从天上降落下来,漫天剑气余韵消散。

这时的方凌,气息显得非常朴素,内敛,甚至如同一名不谙武道的普通人般。

只不过,他眼眸深处,偶尔还是会有绝世锋芒绽现。

“方师哥!”萧寒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行礼。

阿丑和邵云蓉亦忐忑不安的行礼。

“这城池中,被北玄妖皇残害了多少人?”方凌对邵云蓉问道。

“回禀方大侠,两天之间,有数百人遭到毒手。但是城中照妖大镜,形同虚设,找不出任何线索。”邵云蓉赶紧回答道。

“我的真气亦没有读取到北玄妖皇的妖气,的确非常狡猾与棘手。或可能并不在这座城池,而是在城外的某处,伺机而动,进城猎食。”方凌微微眯了一下眼睛,似在思考。

“可是…方大侠,自昨晚炎火城遭遇到妖族袭击之后,全城戒备,各大城门重兵把守,枕戈待旦,如果那妖族蛰伏在城外,再进城捕猎,难免被守城的官兵发现。它或可能是伪装成了人族,混迹进城,亦或者,拥有隐身之类的妖法,瞒天过海。”邵云蓉低声道。

“北玄妖皇被追杀数十万里,妖力百不存一,不可能施展太高深的妖法了。而且,每天都只能够在短暂的时间内,屏蔽妖气,瞒天过海,不被这座城池的照妖大镜发现。一定是伪装成人族的样子,偷偷进城,饱餐之后,又迅速遁走。北玄妖皇,一定在城外某处。”方凌目露出深思之色。

“罢了,我亲自出城查找北玄妖皇的下落,并将其斩杀。”方凌说走便走,直接迈步出城。

突兀,他脚步一顿,回头道,“萧寒,你跟我一起吧。我说过,要赐给你一场天大的造化。你随我来。”

“啊?”萧寒身体一震,旋即赶紧抢上几步,跟随方凌,并回头道。“阿丑师兄,你自己先返回云雨宗吧,我跟随方师哥去了。外门排位赛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一定会赶回来的。”

就在这时,邵老爷子磨磨蹭蹭的从后面跑了上来,鼓起勇气道。“这…这位真气境大能…我…我炎火城遇害的百姓,尸骸储放于城外的墓地。暂时没有焚烧尸体,便是为了让大能们从尸体中获得蛛丝马迹。这位真气境大能,您可以去城外的墓地,瞧一瞧那些尸体,说不定,就能发现什么端倪。”

“什么?尸体?”

萧寒脱口而出,旋即双目放光。“方师哥,会不会是那头妖皇,每一次害人之后,隐匿于被害者的尸体中,被抬出城外?”

萧寒自己在查找线索的时候,有几次并没有看见被害者的尸体,当他到达现场之时,尸体早已经被抬走!

“嗯?”方凌神色一顿,旋即拍了拍萧寒的肩膀。“萧寒,你不错,有做妖侠的潜质。走吧,我们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