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一场造化!

第七十七章 一场造化!

萧寒和方凌并肩出了炎火城,行走在城外山土肥沃的道路上。

黑夜之中,方凌躯体中,散发出来一道道明珠宝玉般的神曦,朦胧与绚烂,照亮前路,十分神异。

“方师哥,这就是真气?”萧寒大着胆子问了一句。“好瑰美…”

“萧寒,你应有许多事情想要问我。不过且先去追杀北玄妖皇。”方凌淡笑了一下,此番面对萧寒,他有了一种虚怀若谷的味道,将一身的锋芒和犀利,尽数收敛起来,“北玄妖皇自北域被妖侠围攻,负伤逃遁,一路上遭受无尽的追杀,最终流落到这座城池,全身妖力百不存一,亟须吞噬人类,滋养伤体。”

“方师哥,据说妖皇是极其恐怖的存在,必须要高段的真气境大能,才有斩杀的可能。”萧寒小声道。

“全盛时期的妖皇,一口就能将这座炎火城百万生灵吞掉,渣都不会剩。”方凌淡笑。

“什么?一口气吞掉一座城的生灵?”萧寒彻彻底底震惊住了。就连思维都出现了短暂的紊乱。

“萧寒,你目前只不过肉身境修为,目光十分短浅。这个世界很大很大,疆域无垠,穷其一生都不能够探索百中之一。等你修为高了,自然会明白很多道理。”方师哥微微看向萧寒,明亮如剑的眼眸中,掠过一抹不加掩饰的欣赏,“萧寒,想必你也有很大的奇遇。你和封印真穴的慕容逍一战,身受重伤,但全身生机勃勃,恣意弥漫,伤体恢复的速度十分惊人。人如荒古蛮兽一般。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追问你。每一位名动这片山河的武者,都有自己的奇遇和机缘,也有关系到生死存亡的秘密。”

“嘿…”萧寒干笑了一下,心想,若方师哥知道自己心脏中蛰伏的奇怪东西和妖族似乎有莫大关联,恐怕会一剑斩杀过来吧?

萧寒的秘密,自然不能够宣之于口,左臂的妖帝手掌纹身,也不能够让任何人知道。每一步都必须谨小慎微。稍微露出什么马脚,性命堪忧。

就在这时,后面马蹄声杂沓,城中数十骑官兵举着火把赶了上来。

“两位大人请等等,”

官兵们赶上来后,纷纷翻身下马,执礼甚恭,“两位大人可是要去城外的墓地?”

“带路吧。”方凌淡淡的说道。

“是,是,”一群官兵唯唯诺诺。牵着马,举着火把,在前带路。

在离城数里地,果然有一片荒芜的坟茔。

圆月高悬在夜空中,幽怨如弃妇的月光惨惨地照在冰凉的石碑上。凄凉的夜风伴随着守墓人拉动的断断续续二胡声,吟唱着那古老的安魂曲,为这里沉眠的逝者悲哀。空气中有烈酒的味道。

看到大队人马赶来过来,十几名守墓人纷纷站了起来。

“两位大人,这边请,”一名官兵头领赶紧带着萧寒和方凌朝守墓人那边走去。

赫然之间!

萧寒敏锐的察觉到,蛰伏在心脏中的奇怪东西,缓缓的转动起来!左臂的妖帝手掌纹身,也悸动起来!

终于!

心脏中蛰伏的奇怪东西,以及左臂妖帝手掌纹身,预警!发现了妖族的存在!

就隐匿在这片墓地!

“方师哥…”萧寒脱口而出。

“好了,我知道了,”方凌挥了挥手,嘴角掠过一抹笑意,眼神炙热与亢奋起来!

一群官兵开路,两人走了过去。

在那边,一块草坪上,十几名守墓人守护着一地的尸体。

一共是五排尸体,还未能入土下葬,整整齐齐的罗列着,共计数百具。

用草席裹着。

每一具尸体的头部,都破开大洞,脑浆早已经被吸干。死尸面白如纸,面部表情狰狞与扭曲,犹若厉鬼。

“都退下…”

方师哥扫了一眼地上的死尸,淡漠的说道。他的瞳孔逐渐收缩,燃烧着亢奋和些许的凝重。

“铿!”

一声剑啸,方师哥背上的长剑出鞘。若有灵性般的跳到方师哥手中。

他握剑的手很稳。稳如磐石。

这是一口普普通通的青钢剑,但是在方师哥手中,却焕发出来绝世锋芒,一缕缕神曦和真气缠绕,遇神杀神,遇鬼斩鬼。

“啊…退下,快退下……”官兵和守墓人被剑气逼得毛骨悚然,如芒刺背,潮水般四散退开。

萧寒也不由的退了一小步。而左臂的妖帝手掌纹身,悸颤得越来越厉害,流露出来蠢蠢欲动的嗜血和贪婪之意。

“妈的,安分点!难道要当着方师哥的面,吸食妖族生命精血?这不是找死么!”萧寒心提嗓子眼,心念控制左臂妖帝手掌纹身,再退了一步。

萧寒左臂的妖帝手掌纹身,枯涸了无数妖脉和妖族符文,要靠不断吸食妖族生命精血来滋养,觉醒,眼下这头妖族,是摘星拿月的妖皇,若能将这尊妖皇给吸了,将成为妖帝手掌纹身最肥美的养料。但是萧寒不敢这么做,必须控制住,否则,一个不好,就暴露了惊天秘密,就算今夜不死在这里,日后也必将遭受到无尽的追杀,祸患无穷。

“好了,北玄妖皇,不要再装神弄鬼了。显出本体吧!”方凌语气依旧淡漠如水,但气势不断拔高,头顶上方冲出琉璃色的剑气,绽放开来一朵朵绝世剑莲。

夜空都在绝世剑莲的衬托之下,分外妖娆起来…

“不愧是在妖侠排行榜上,拥有一席之位的人物。本尊屏蔽住妖气,伪装成尸体,不露行迹,都被发现了…厉害,真厉害…不过,若不是你们这些该死的妖侠,围攻本尊,万里追杀,令本尊身受重伤,本尊会怕你?可恶!!!!”

一把阴森森的声音自一具枯瘦老者的尸体中传出来。

下一刻…

那枯瘦尸体一下子立了起来!

惨淡的月光照射下,他死寂的侧脸上,竟然勾勒出一抹惨厉绝伦的表情…

“啊!!!!!”

那些官兵和守墓人,有的吓昏了,有的大小便失浸,有的甚至跪伏在地上。

“轰!”

萧寒心脏内蛰伏的奇怪东西,潮水般涌动起来!越来越快!一阵阵恐怖的妖气,从那枯瘦尸体中喷薄而出!

萧寒连退三步。

“好强的妖气,即便有心脏中的奇怪东西在溶解妖气,我亦感觉有些压力。妖皇就是妖皇,即便妖力百不存一,依旧比妖兵妖将之流,恐怖了不知道多少倍!”

“噗嗤!”

那枯瘦尸体一下子炸开,碎成齑粉,一尊庞然大物,直接冲天而起!

无边无际的妖气,开始肆无忌惮的笼罩出去,铺天盖地,邪异无匹!

皎洁的明月,被妖云遮没…

萧寒再退五步!而且整个人差点匍匐下去。

不过还好,心脏中蛰伏的奇怪东西,转速越来越快,马达似的,疯狂的溶解妖气,令得萧寒最终还是站直了。

抬头一看!

只见,夜空之下,一尊妖异的生物,凌空悬浮。

大约有两丈多高,全身竟然是雪白的肌肤,显现出来了一种妖异而莫名尊贵的光泽,熠熠生辉,只不过,此时此刻,在这雪白肌肤上,布满了横七竖八的各种伤痕,伤口凝结有干涸的妖血。

它竟然长了一张人脸!

是一张苍白俊俏的男子脸庞,眼珠是碧绿色的,燃烧着妖火,如果按照人类的年龄来评估,这张脸也就是大约二十五,六岁上下,算得上年轻。

它还有一对肉翅,和雪白的肌肤不相称的是,这肉翅是血红色的,狰狞,腥风阵阵,长满了蛮兽锯齿般的尖刺,稍微一扇动,空气就一片片的碎裂。

“原来妖皇长成这样?”萧寒心里一嘀咕。但他亦万万不敢怠慢,将储物戒中的一口单刀取出。严阵以待。

赫然!

“咻”

这妖皇稍微动了一动,无穷无尽的幻影就叠加出来,使人彻底迷失,找不到它的真身。显现出来一种玄奥的空间错落感,抓不住虚实。

“动静如幻,北玄妖皇。”方凌目光凝视半空中的北玄妖皇,一缕缕剑气,在瞳孔中衍生出来剑之国度。

猛然之间!

萧寒全身一阵灼烧!半空中的北玄妖皇,一对邪异的妖目,竟然凝视萧寒!

“哦?肉身境武者?不过很奇怪…你身上藏了什么?吃了你!本尊要吃了你!”北玄妖皇迸发出来撕心裂肺的尖嚎声,幻影一闪,就要朝萧寒扑来!

它竟然舍弃了方凌,要扑杀萧寒!

“轰!”

萧寒被飓风般的妖气直接吹飞,整个人的思维完全跟不上局势的变化,亦完全跟不上北玄妖皇的动作。萧寒这刻如一片怒涛中的孤舟,随时随刻都有覆灭的可能!

萧寒首次涌起无力感和深邃的绝望感,在这一刻,他的刀意似乎都运转不过来!慢了半拍的感觉!

“太强了…难道我萧寒要死在这里?”电光火石之间,萧寒心中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不过,下一刻…

“铿!!!!”

一朵瑰美的剑莲,在萧寒瞳孔中无限放大,这剑莲纯由无上剑气组成,于绝美中现出来鬼神俱灭的杀机。

“噗”

“可恶!本尊不会放过你们的!”

北玄妖皇的惨叫呜嚎一闪而灭,以超越声音的速度,消失于天地之间。

“砰!”

萧寒从半空中摔了下来,迷迷糊糊的抬起眼睛一看,那北玄妖皇已经遁走,方凌持剑而立,剑尖上一滴滴的妖血溅落在地上。

犹豫了一下,萧寒慢吞吞的爬了起来,忐忑的道。“方师哥,它逃走了?”

现在,萧寒一颗心都绷紧了。

刚才,北玄妖皇居然厉声咆哮,发问萧寒身上藏了什么,并且不顾方凌的威慑,竟然要抢先吃掉萧寒。

萧寒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一定是蛰伏在心脏内那奇怪东西,吸引了北玄妖皇!

现在,萧寒千怕万怕,就怕方凌质问。

不过还好,方凌并没有任何追问的意思,他只是淡淡道。“北玄妖皇,不愧为若干妖皇中,以身法速度,逃遁,隐匿而著称的邪异生物。无尽的妖侠,万里追杀,从北域杀到南域,大小数百次战斗,竟然都没有杀死它…”

“方师哥,这妖皇也太厉害了吧?妖力百不存一,都能够从您剑下逃生,若是鼎盛时期,那…那岂非恐怖无边。”萧寒故意发问,转移方凌的注意力。

“北玄妖皇若是全盛时期,我亦绝不敢单独来杀它。而且还会遭受它反杀。罢了,它此刻奄奄欲毙,迟早被其他妖侠斩灭。”方凌一挥手,“萧寒,你现在跟我走。”

“是,是,方师哥。”萧寒舔了舔嘴唇,暗呼一声侥幸,心脏中蛰伏的奇怪东西,以及左臂的妖帝手掌纹身,亦平息下来,古井不波。

……

半个时辰后,远离炎火城的一座荒山。

山坳中。

燃烧起来篝火。萧寒打了几只野兔,正在烧烤,油脂滴答,香气扑鼻。

“方师哥,你饿了吧?给你…”萧寒将一只烤好的野兔,递给方凌。

方凌盘膝而坐,淡笑道。“萧寒你吃吧,我不饿。”

“哦…”萧寒亦盘坐着,他此刻饥肠辘辘,也不客气,大口大口撕吃野兔,满嘴飚油。

“萧寒,今日之事,你有何感想?”方凌突然发问道。

“嗯…方师哥,我的感想便是……真气之下皆蝼蚁,我觉得自己很没用,在真气境面前,我如蝼蚁般不能够反抗。真气境和肉身境的差距,天人永隔。”萧寒抹了抹嘴角的油腻,略微有些颓败道。

“你不必如此,短短时间,你从一名活靶子达到如今修为,肉身境几乎无敌,已经是一等一的妖孽了。”方凌平淡说道。“不过,若不能够晋升真气境,你在肉身境再天才,也是废物,迟早被人斩杀,如今日般。萧寒,这世界很大很大,人口万万亿不止,诞生出来无数的天才,但许许多多的天才,或是在肉身境便夭折了;亦或者终其一生,无法窥伺真气境,最终碌碌。认真来说,不修成真气境,统统都是废材。不过,萧寒你算是底子打得好,冲击真气境的把握比别人大。”

“那么,方师哥,真气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萧寒赶紧问道。以前没有机会探究种问题,就连三位主事,都回答不出来,现在方师哥这尊真气境大高手在面前,不问白不问。

“所谓真气境,是武者通过炼筋皮,炼骨,炼脏,炼髓,换血,将肉身淬炼至最饱满,最强横的状态,而后开始打磨精神,要把精神打磨得通透无瑕,万邪不侵,锋锐如刀,没有任何一丝杂质。那么,接下来,便是开真穴,以最纯粹的精神力,感应人体真穴,并破开真穴,接引真气入体。人体有101处真穴,因而,破开110个真穴,便是真气境一段;破开1120个真穴,为真气境二段……破开91100个真穴,便为真气境十段。最后一个真穴,在眉心处,又被称之为‘仙穴’,‘仙眼’,一旦冲开此穴,传说是可以成仙的。不过这枚真穴最是奥妙不过,据我所知道,整个真武大陆,似乎还没有人打开‘仙穴’。但我不知道是否有隐藏的高人。毕竟真武大陆太广袤了,卧虎藏龙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原来真气境是这么一回事…真气境分为十段,最后是要开眉心处的‘仙穴’,我明白了…”萧寒一边倾听,一边理解。

“为什么说肉身境永远不可能战胜真气境?”方凌继续道。“人力有时而穷,肉身再强横,亦会达到一个极致,超过这个极致,就要爆体了。就肉身境而言,我所知的最强肉壳,是身具800鼎之力。这已经是天赋异禀了。而真气境,即便是真气境一段,每一个真穴中,至少储存等同于1000鼎力量的真气。至于更高的真气段位,其力量,那彻彻底底就不是肉身境所能够想象的。就好似蚂蚁永远不明白巨兽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和手段。”

“啊?真气境一段,每一个真穴中,都至少储存1000鼎力量,而肉身境修行达到极致,也就是7.800鼎。那的确,肉身境永远无法和真气境抗衡,真气境武者,随随便便开2个真穴,力量就是肉身境武者的数倍。”萧寒点头。

“而且,一旦达到真气境,炼气成芒,成飞虹,超然于物外,可以修行各种神功,威力无穷,举手投足,就能够移山填海,擒龙掷象,摘星拿月。还可以飞行,悬空,鬼神莫测。”方师哥阐述道。

“太好了!我萧寒要是能够修成真气境,那该多好?简直就是一步登天了!”萧寒脱口而出。

“萧寒,冲击真气境千山万水,难于登天。就拿云雨宗来说,数不清的半步真气,最终有多少人成功问鼎,冲开真穴?别看半步真气离真气境只有半步之遥,而这半步,便是天堑!这便是天人永隔!无数的天才,都止步于这最后半步!要踏出这最后半步,便如凡人摇身一变,成为仙人一般?鲤鱼跃龙门,你说有多难?这半步,需要积累,底蕴,大毅力,大决心,大无畏,大神勇,大奇遇,大机缘,大气运……难!难!难!”方凌的语气中,丝毫也没有夸张的成分。

这些话,令萧寒倍感压力…难,的确太难了,不过,再难,我萧寒也要碾平一切障碍,问鼎真气境,否则,永远都只是一只蝼蚁!不修成真气境,我萧寒宁愿死去!肉身炼得再好又如何?遭遇到真气境,如今天这般,还不是被碾碎成渣,一点抗争的余地都没有!

“那方师哥,妖侠又是什么?你好像也是妖侠吧?”萧寒又继续提问道。

“萧寒,妖侠的事情,你暂且不需要知道太多,这已经是超出你能力范围的事情了。我就简单的告诉你,妖侠是从人族真气境中的至强者中诞生的。天生不畏惧妖族。近乎是为斩杀妖族而生。要成为妖侠,必须要通过层层的考验,一次次的生死磨砺,九死一生,才有可能。可以说,每一尊妖侠,都是真气境中的佼佼者,天纵奇才。你现在最紧要的,是冲击真气境,等你成为真气境武者,再来问妖侠的事情吧。”方凌不疾不徐道。

“萧寒,现在我给你一个选择,”忽然,方凌的语气,变得凝重起来。

“方师哥,什么选择?”萧寒心中一震。

下一刻,方凌手中多出一枚黑色丹药,龙眼大小,有淡淡的太古气息波动,还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七日求死丹’,这是我从西域一处秘境中得到的无上丹药,肉身境武者服用。”方凌看向萧寒。

“呃…‘七日求死丹’,方师哥,这丹药的名字,好古怪…充满了晦气。像是毒药的名字。”萧寒舔了舔嘴唇。

“这‘七日求死丹’,亦可以当成是毒药。”方凌眼神变得犀利起来。“肉身境武者,服用此丹药,七日之内,必死无疑!”

“什么?”萧寒全身巨震,“方师哥…这…这是毒药…难道…你…你想让我服用?”

“萧寒,服用下去这枚‘七日求死丹’,若想不死,只有一个法门,七日内,冲开第一个真穴,踏入无上真气境!”方凌字字铿锵道。“这枚丹药,可以理解为毒药,但同样是冲击真气境的无上宝药,可遇不可求!这是上古丹药,已经失去了炼制的方法。服下这枚丹药,在七日内,精神通透无垢,神经时时刻刻紧绷,生命潜力最大幅度激发,可以直接令肉身境冲击真气境的把握,提升三成!”

天啊!天人永隔!千难万难的真气境,现在能够提升三成把握去冲击!绝世宝药!万载难求!但唯一的,也是致命的缺陷便是,七日之内,不成功便成仁!不成真气境,人就死了!

赫然,方凌厉声道。“萧寒,这枚‘七日求死丹’,是上古遗物,药力已经开始在挥发了,数月之后,恐怕药效全无。你敢不敢赌一把?我告诉你,肉身境冲击真气境,最占便宜的,最有优势的,是领悟了刀意或剑意的武者。刀意和剑意,能够斩灭虚无,碎尽各种负面情绪,打磨精神。但凡拥有剑意或刀意的肉身境武者,冲击真气境的把握,至少有两成!萧寒,你是领悟出了刀意的,在刀客中万中无一!”

“萧寒,我看你也经历过许多生死磨难,精神中的杂质得到了煅烧和淬炼,这让你拥有两成底蕴!”

“也就是说,服用‘七日求死丹’,加上你的刀意,再加上你如今的底蕴,你有七成把握,问鼎真气境!”

“你敢不敢赌?服下这枚‘七日求死丹’,以七赌三!七日之内,要么一步登天,要么身死道消!”

“你若只想回去参加外门排位赛,夺得一个外门第一的头衔,以后停留在换血境,半步真气,终生无法逾越鸿沟,那你尽管回去。”

“你若想一步登天,以后走出烽火帝国,甚至于走出南域,去探求那无限的未知,那你便赌一赌!我帮助你换血,并带你去西域,磨练精神,强行冲击真气境!”

“这是一场造化,就看你敢不敢拿命出来赌了!”

………

PS:熬夜至凌晨3点,更新出6000字,大脑一片眩晕

这6000字,是阐述和设定较多,大家看起来可能会枯燥

但这些设定,也是必须要引出来的

嗯,萧寒要面临生死选择了

斗胆向大家求一个赞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