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赌命

第七十八章 赌命

服用下去‘七日求死丹’,赌命!七日之内若不成就真气境,那就灰飞烟灭,不存于世间!

这是一场豪赌!

萧寒一时间无语,整个人口干舌燥,心脏嘭嘭嘭狂跳,如擂鼓,如雷鸣,全身血液都往太阳穴狂飙。面红耳赤!

“赌不赌?方师哥说得很清楚了,武道,真气境以下,统统都是渣滓!蝼蚁!肉身炼得再好,都只是在打基础,只有踏入真气境,才算是在武道上正式初窥门径。我的肉身,炼得极好,还领悟了刀意,但是在真气境强者面前,彻彻底底没有反抗的能力。一下子就能将我碾死。太窝囊了!太憋屈了!我萧寒好不容易穿越一遭,一定要纵横天下,不能够这样碌碌一生,搞不好再遇到真气境,抬手之间就把我轰毙了。这‘七日求死丹’,虽然是毒药,但亦是冲击真气境的无上宝药,可遇不可求。”

“七成把握…以七赌三…”

“赌了!”

猛然,萧寒眼中掠过一抹霸意与厉芒,毅然道。“方师哥,我萧寒赌了!我萧寒本是一介活靶子,每日被入门弟子暴打,朝不保夕,侥幸活了下来,算是捡了一条命。这条命是捡来的,现在拿出来豪赌,要是赌赢了,那是天大的运道;即便赌输了,也不过是将这条命还给老天…况且,以七赌三,我胜算很大!方师哥,我萧寒没有什么妇人之仁,修行武道,是万万人过独木桥,不过则灭,这一点,我也很清楚。赌!方师哥,请将这枚‘七日求死丹’给我服用吧!”

“好!萧寒,我方凌果然没有看错你!”方凌眼中闪过激赏之色。“就修行到我等境界的,哪一个不是经历了数百上千次生死存亡的考验?哪一个没有曾和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不敢赌命,趁早不要修行武道!”

顿了一顿,方凌继续道。“萧寒,你听好,现在,我便将这枚‘七日求死丹’,交给你服用下去。两天时间,药力将布满你全身血脉筋骨内脏,并且刺激你的精神,让你达到一种时时刻刻高度紧绷的至佳状态,心无旁骛;而你生命中潜能,也将臻至最浓烈的巅峰时刻!两天之后,我们到达西域,我带你参加一次妖侠围杀妖皇的战役,到时候,在妖皇的气势压迫之下,你的精神和潜力,将彻彻底底的爆发出来,并且,你用刀意将精神中仅存的杂念斩碎,使得心灵空明,无瑕无垢,神游太虚,那时候感应真穴位置,一举劈开真穴!一步登天!”

“去西域参加妖侠围杀妖皇的战役?”萧寒一窒。

“嗯…”方凌微微闭眼,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瞳深处,掠过一抹从所未有的凝重与熊熊燃烧的战意,“今次要围杀的妖皇,是一尊全盛时期的妖皇。妖力无边。有无尽的妖侠,殒命在它的妖刀之下。‘灭世妖刀,擎霖妖皇。妖刀一出,天下大乱。’论妖力,擎霖妖皇胜过全盛时期的‘北玄妖皇’。”

“哦…”萧寒心中暗呼厉害,不过他胆子很大,也没有太多怯意,反而追问道。“方师哥,我们这就要去西域么?”

“对。西域以广袤的沙漠沼泽地形为主,也有人类国度,妖族猖獗。传说,在上古时期,西域存在过无数繁荣的人族国度,涌现出无尽的真气境,盛极一时。但如今已经掩埋在滚滚黄沙之下。不过许许多多人族探险者,在黄沙之下,找到过上古遗迹,宝器,洞天,甚至于武技秘典。西域,乃是充满了神秘气息和武道气运的宝地,但也极危险。谁也不知道黄沙下面,到底隐藏了多少择人而噬的妖族。人族,不修行达到真气境,贸然前往西域探险,也等于是白白送死。”

方凌侃侃而谈。

下一刻,方凌又取出一个水晶小瓶,瓶中盛满了琥珀色黏稠**。焕发出来迷离梦幻的光泽。而且,一股浓烈的上古气息,透瓶而出,令萧寒打了个冷颤。

“这是一瓶宝血,取自上古异兽狻猊。内中还纳入了九九八十一种灵草和丹药。是肉身境武者用来换血的圣物。萧寒,你喝掉这瓶圣药,让其融入到你血液中吧。”

方凌将‘七日求死丹’,以及那瓶换血宝药,一并交给萧寒。

萧寒接了过来,准备服用。

这时,方凌全身弥漫出**水般的神曦和宝辉,顷刻间就笼罩了方圆数十亩面积。

无尽的神曦和宝辉,在空中扭曲着,间中传来一声声隐晦的低吼,仿佛有什么绝世凶物,要诞生出来。

“呃…”萧寒看傻了眼。

“萧寒,你快服药吧。”方凌略微催促道。

“哦,好的,方师哥。”萧寒稍微收敛心神,将那瓶换血宝药的瓶塞拔掉,一仰脖子,将瓶中药液喝干,涓滴不漏。

骤然,萧寒全身沸腾滚烫,仿佛有一团火焰,在血管中灼烧起来。

萧寒阅读过书籍,他知道,换血和炼髓,有异曲同工之妙。换血宝药入口,渗入到全身血液中,凝固起来,最终要使得宝药充分溶解进血液中,才算完成换血。使得血液中的污垢和杂质,被剔除,进一步的洗毛伐髓,脱胎换骨。新生的血液,无瑕无垢,会散发出来宝玉般温润的光泽。非同小可。

和炼髓相同的一点是,换血的速度,一方面取决于武者自身的血脉根骨资质,另一方便,是后天的磨砺。

“我亦开始换血了。冲击真气境的最后一步!”萧寒将空瓶扔掉,又把那枚散发着浓郁死亡气息的‘七日求死丹’,塞进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

药力弥漫周身。

逐渐的,萧寒感觉自己周身神经果然一根根紧绷起来,有一种如临大敌的味道。而且,五感也变得敏锐起来,瞳孔发亮,黑夜中的一切,都越来越清晰。炳若观火。

萧寒知道,自己的潜力在慢慢的激发出来。

灵台也越来越清明。

但心中蛰伏着一种死亡的预感。非常灰暗与可怕。

“现在我已经毫无退路了。”萧寒也暗暗捏了把汗。“药已经吞服了,药力已经在我身体中弥散,吐不出来了。我只有七日的时间!七日之内,若不修成真气境,我就要灭亡!彻底消散于天地间!”

萧寒额头上开始渗出来一粒粒汗珠。

就在这时…

“吼!”

天空中,传来一声潮鸣电挚的虎吼声!这声音,有万兽之王的威严,近乎无敌!

萧寒抬头一看…

只见,在半空中,趴伏着一尊形似猛虎的巨兽。

大约就一丈高,三丈长,周身毛色五彩斑斓,气息雄霸蛮荒,吞并山河,而且,每一根虎毛,都散发出来剑气;每一根虎毛,都如同一口绝世宝剑!

这猛虎巨兽,还长了一对金黄色肉翅,翼展达到四丈。

“这…”萧寒看了看猛虎巨兽,又看了看方师哥,眼珠子都直了。

“萧寒,这是我的本命剑气,真气,衍化出来的‘飞天剑虎兽’,日行二十万里,可确保我们在两日之内,横穿南域,抵达西域边陲。我们走吧。连夜赶路。”

方凌手一挥,带着萧寒,轻飘飘的落足于猛虎巨兽之上。

方凌站在虎头上,背负双手,衣袂飘飘;

萧寒站在虎背上。

这‘飞天剑虎兽’非常庞大,犹若一座小山峰,萧寒站在虎背之上,也十分宽敞,东走走西走走,心中装满了好奇。“方凌师哥,这巨兽,是你的真气衍化?太厉害了!太神异了!对了,那三名扬言要屠城的真气境,其中一个用真气化蛟,一个化熊,和方师哥你化虎,殊途同归。”萧寒啧啧叹息。“不过,还是方师哥你的猛虎巨兽威猛许多。”

萧寒忍不住蹲下来,抓起一把虎毛,研究起来。

这虎毛十分柔顺,还有温度,犹若真的猛虎之毛。不过,每一根虎毛都有淡淡的剑气流动,似乎稍微一不注意,就会把人割伤。

“好了,萧寒,我们这就出发吧。你的时日也不多了,早一天赶到西域,你多一分机会。七天时间,一晃而过,万万不能够耽误每一秒钟。”方凌吩咐道。“萧寒,你坐在虎背上,消化药力,酝酿精神吧。尽量让精神和全身潜力臻至最旺盛的巅峰!”

“是!”萧寒也知道生死悬于一线,立即盘膝而坐,眼观鼻鼻观心,如老僧入定。

方凌看着萧寒用功,并很快进入玄奥的悟势状态,点了点头,目中射出淡淡的欣赏之意,旋即……

“吼!”

飞天剑虎兽咆哮了一声,化为一抹金色流光,往天际的西方穿云箭般激射而出!

速度快如飞火流星!

……

第一道曙光破云而出。

黑夜谢幕。新的一天粉墨登场。

这时,萧寒睁开眼一看,只见四周云层不断往身后掠过。

方凌依旧背负双手,傲然站立在虎头之上,他身上散发出来神曦真气,将天风驱开,使得萧寒舒舒服服的坐在虎背之上,不受到天风和气流的影响。

萧寒探头往下方一看,密密麻麻的云层和霞光间隙中,可以看见下面一块块琥珀般的湖泊,以及一条条玉带般的山脉,至于城池什么的,因为太高了,已经彻底看不见了。

“方师哥,我们还未离开南域么?”萧寒大声道。

“还要足足飞行两天一夜。”方凌并不回头。

“哦…”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萧寒愈发刻骨的感受到死亡的临近。

‘七日求死丹’的药力,在萧寒体内充分消融,那种灰暗和绝望的死亡气息,入木三分!

“我还剩下六天的命…”萧寒舔了舔嘴唇。

就在这时…

“轰!”

不远处,一团狂暴的龙卷风,直接刮了过来!

这龙卷风足足有十几丈长,数丈阔,呈乌黑之色,犹如磨盘一般,将云层天风空气统统碾爆,有一种吞噬万物的味道!

“方师哥…”萧寒一惊,直接从虎背上站了起来。

方凌微微一挥手,示意萧寒不要慌乱。

说时迟那时快…

“呼啦”

磨盘般的乌黑龙卷风,竟然从中间撕开一条缝隙,犹如拉开一道布帘!下一刻,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人,一身粗布短衣,头发凌乱,揉着惺忪睡眼,从缝隙中探出头来,打了个哈欠,看了方师哥一眼,懒散的道。“方凌,你动作挺快的啊…我说你老是站在虎头上干嘛?你不累么?你不困么?睡觉,睡觉,继续睡觉…”说完,他脑袋一缩,回到龙卷风中。不过很快又将头伸了出来,扫了萧寒一眼,朝方凌局促的眨了眨眼睛,表情一下子变得十分猥琐。“方凌,这小子难不成是你和安安妃的私生子?挺俊俏的嘛…都长这么大了,嗯,不错不错…”

听闻此言,方凌哑然失笑。“风兄,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安安妃那种女子,小弟可吃不消…”

“哦?你吃不消?那你还和她…罢了罢了,不说了,我再补一觉。”中年人返身回到龙卷风中。龙卷风中间那道缝隙‘呼啦’一下,又合并起来,严丝合缝。

“呜呜呜”

龙卷风锐啸着,碾磨空气,硬生生的朝前方横推而去。

“呃?方师哥,这人是?太神异了吧?居然在万米高空睡觉…而且还是睡在一团飓风中,这是?”萧寒口干舌燥的道。“这位,也是妖侠?”

方凌微微点头,刚想说话,忽然,一把幽怨的女声,顺风飘来…

“方凌大哥…你怎么背着人家,说人家的坏话…你这负心人……”

这声音酥酥麻麻,销魂蚀骨,勾魂摄魄,令人听之全身酥软,忍不住想要将发出这声音的女子好好搂在怀中,怜惜痛爱。

萧寒一回头。

只见,后面一团玫红色彩云之上,坐着一名袅娜女子。她…她全身似乎一丝不挂,象牙般的玉体,恣意绽露。

不过,玫红彩云之上,有飘渺轻烟在蒸腾,令她隐没于若隐若现之间,然而,这种似能看见又看不真切的朦胧状态,更加勾魂摄魄!

此刻,她背对着萧寒,隐约可以看见她线条柔美的粉背,那幼嫩的肌肤,似乎可以拧出水来。

她手握香帕,从一个木桶中蘸水,似乎在沐浴擦身。

一丝丝淡淡的幽香,飘逸过来,萦绕于萧寒鼻端。

萧寒涌起一种心猿意马的浮躁。

猛地,那女子一回头!一对充满了魔力的美眸,绽现出来媚光,深深注入萧寒瞳孔中。

赫然,萧寒两眼一黑。当萧寒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幽谧的山谷,鸟语花香,在山谷深处,流水淙淙,有女子唱歌的声音幽幽传来。萧寒忍不住走出几步,想要过去看个究竟。

不多时,萧寒看到,在山谷深处,林木环绕之间的一个浅潭中,一位极美的女子,正在洗浴,并欢快的唱着天真烂漫的童谣。

潭边的岩石上,放着衣衫,以及…一件极为性感惹火的肚兜。

萧寒鼻子一热,心中发痒,放缓脚步,但却还是一步步的走近过去,想要看个真切。

就在这时…

“咻!”

剑光一闪!

萧寒的意识仿佛被这道剑光劈碎!

“呃…”萧寒甩了甩头,再度睁开眼睛,骇然之间,只见自己已经走到了虎背的边缘,差点就要掉落下去,从万米高的天空摔落,粉身碎骨!

“咯咯咯”那女子吃吃娇笑,看着萧寒,“小弟弟,啧啧…还是童子之身呢,来,过来让姐姐抱抱…”

她二十五,六岁上下,面若桃花,美得令人窒息,但双目却如狐眼一样魅惑,要将人拉进深渊一般。

“什么?刚才我竟然产生幻象?误以为自己进入一个静谧的山谷,差点就失足坠落下去…好险,好险…”萧寒惊悚不已。

“萧寒,不要看她的眼睛。”方凌严肃道。

“是,方师哥。”萧寒赶紧背对那女子,回走几步,来到虎背中间,盘膝坐下,额头上汗水涔涔。

“萧寒,这女子是安安妃,天生媚骨,绝世尤物,不过,千万不能够去招惹,她精研‘欢喜大真气’,擅长男女采补之术,杀人于黯然销魂之间。非常厉害。”方凌告诫道。

“是,方师哥,这女人邪门,我可不敢去招惹。”萧寒心中暗暗纳罕。

“哼!伤风败俗!”

一把闷哼声从后面传来。

紧接着,一尊中年壮汉,身披黑袍,驾驭一道金色闪电,破空而来,气势非常强大,双目中金光熠熠,有电弧光从目中不断喷吐而出,状如雷神!

金电一闪而过,瞬间就远去了。

“方师哥,这些…这些都是妖侠?”萧寒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奇怪与神秘,强大的人物,脱口问道。

“嗯,他们和我一样,都是去西域,围剿‘擎霖妖皇’的人马。”方凌微微一笑。

“方师哥,你们妖侠的世界,还真是有趣得很哩…”萧寒舔了舔嘴唇,说话间,有一种悠然神往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