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擎霖妖皇!

第七十九章 擎霖妖皇!

“看来,妖侠不但天纵奇才,而且,多是一些放làng不羁,在天地之间逍遥自在的特立独行之人。不受到常态的束缚…还真让我有些目摇神驰,心生向往…不过,现在想这些没有任何意义。还是先冲破壁垒,进军无上真气境再说…妈的,我还有六天的命…凶险啊,这玩命的事,果然凶险万分…”

当即,萧寒催动刀意,斩灭脑中杂念,心神集中,温养体内弥散的‘七日求死丹’药力。

很快,就物我两忘。

当萧寒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夜晚。

天幕中,镶嵌了星罗棋布的宝石,那些都是不知名的星星。瑰丽,美得脱俗。此刻,萧寒是乘坐飞天剑虎兽,飞行在万米高空,因而感觉距离繁星触手可及,伸手就可以够到似的。很是神异。

“咕”

肚子里发出的尴尬声响,彻底打碎了这诗画般写意的氛围。

萧寒哑然一笑,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只烤兔,对矗立于虎头的方凌喊道。“方师哥,你要吃点东西么?”

这次,方凌并没有不领情,他返身走了过来,和萧寒对坐。他身上散发着神曦和宝光,气质如仙人。

萧寒又从储物戒中取出另一只烤兔,递给方凌。

方凌接过烤兔,身上亮起一团华光,是五角星形状,紧接着,两瓶佳酿出现在他手中。扔了一瓶给萧寒。“喝点酒吧。”

“呃?”萧寒顺手接过酒瓶,愣怔的看着方凌。

方凌解释道,“到达真气境之后,就不必再用外物储存物品了,自身的真穴中,可以存放无尽的物品。萧寒,事实上,每一枚真穴,都是一个庞大的空间。”

“好神异…”萧寒再度叹服。

两人喝酒,吃烤兔。

“萧寒,趁着空闲,我再提醒你一些事情。”方凌略显凝重的说道。

“方师兄请讲。”萧寒洗耳恭听。

“萧寒,此去西域一座荒城,围杀‘擎霖妖皇’,我的计划,是利用‘擎霖妖皇’的庞大压力,让你强行完成换血,并劈开真穴,一步登天。你服用‘七日求死丹’之后,全身精神紧绷,膨胀,潜力臻至巅峰,生命达到生死之间最浓烈的时刻。那时,便需要再添一把火,令你膨胀欲爆的精神,彻底炸开,在这种时候,你或有可能感应到真穴,你要做的,便是用无形刀意,破开真穴。”方凌指着自己心脏往下三寸的地方。“萧寒你记住,第一枚真穴的位置在此处。”

“嗯!”萧寒也用手摁在自己心脏往下三寸的位置,深深的闭了闭眼睛,而后点头道。“方师哥,我记住了。”

“当第一枚真穴冲开之后,正式踏入真气境,此后每一枚真穴的位置,你都能够顺藤摸瓜,准确感应。一般来说,破开第一枚真穴之后,会一鼓作气,接二连三绵绵不绝的破开数枚真穴。但第一次破开真穴的数量,是必然少于11枚的。不可能刚刚踏入真气境,就跨入真气境二段。”

“破开110枚真穴,为真气境一段;破开1120枚真穴,为真气境二段。其中,第11枚真穴,是一层坚固的壁垒。瓶颈。”

“刚刚踏入真气境一段,能够破开几枚真穴,就看你的生命潜能,血脉天赋,以及精神修养了。记得我当初跨入真气境,第一枚真穴破开之后,势如破竹,连破6枚真穴,方才停歇。说起来,我应当属于中等之资吧。据说,一些高级妖侠,天纵奇才,稍微一踏入真气境一段,第一次破开真穴,就连续炸开9枚,那属于极品妖孽了。”

方凌滔滔不绝的讲述。

“萧寒,在我们和‘擎霖妖皇’动手之前,你利用他散发的妖气和压力强行冲关。这也非常凶险,到时候我不会帮你抵挡涌入我这个方位的妖气,你若抗不下来,很可能就爆体而死了。”方凌郑重其事的说道。

萧寒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心脏,暗道…“抵御妖气?这个我倒是有得天独厚的本钱。不过嘛,鼎盛时期的妖皇,散发出来的妖气,必然凶煞弥天,心脏中蛰伏的奇怪东西能不能承受,也是未知之数。但我还有不灭金身护体…有得一拼!”

“方师哥,我尽力而为,总而言之,我还有几天的寿元,早就豁出去了,不成功便成仁,大不了就是被那‘擎霖妖皇’的妖气和压力给震碎。”萧寒毅然道。

“嗯,你有破釜沉舟的决心,这是好事。”方凌点了点头。

旋即,方凌继续道。“萧寒,当你成功劈开真穴,晋升真气境,将会出现一段必须要极度谨慎,如履薄冰的时期。因为那时候,你还没能够修行真气功法,将真气灌入真穴。你的真穴是空的,所以,你的攻击和防御能力,不会比肉身境时提升多少。只不过精神境界和思维运转能力,发生蜕变。可以说,这是一个空档期,这个时期若被人,亦或者妖族击杀,那就成冤大头了。死了都不会瞑目。”

对,历尽千辛,冲开真穴,若在这种时候殒命,那真是遗恨万古。

“方师哥,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若没能晋升真气境,就这么死了,那也没什么;真要是晋升之后,因为来不及灌注真气,就横死非命,那简直就是天大的晦气。”萧寒一想到这种情况,就有些心悸,担心发生在自己身上,并迅速提醒自己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萧寒你听着,在‘擎霖妖皇’出手之际,不管你有没有冲开真穴,我都必然用真气将你送离那片区域。你不可能留下来观战,那种层次的战役,稍微一点余波,就能将你崩碎。你记住,如果你成功晋升真气境,你便找个地方躲起来,千万不要张扬,等我来寻你;你若晋升失败,那就自己找块风水宝地,作为葬身之地吧。”

“呃…”萧寒一窒,旋即重重的点了点头,“方师哥,我明白了。”

忽然,方凌的目光看向遥远的夜空尽头,怅然道。“还有第三种情况,那便是,今次战役,我被‘擎霖妖皇’击杀。萧寒,你若晋升真气境,便找个幽谧之处隐匿三日,三日之后,若我不来寻你,那你自己想办法返回云雨宗。”

“方师哥,你怎么可能战死?你们这么多妖侠联手,肯定一举歼灭‘擎霖妖皇’,旗开得胜!凯旋而归!”萧寒连忙道。

方凌摇头失笑道。“萧寒,你知道么,今次北玄妖皇的伤势,是以阵亡十一名妖侠的代价换来的。而擎霖妖皇的攻击力,比北玄妖皇更强几筹,妖刀一出,寸草不生。”他目光看向夜空中如流星一般掠过的真气光影,喃喃道。“今次,不知道会有多少妖侠,埋骨西域沙漠,永远失去回家的机会…”

话音刚落,方凌瞳孔中掠过一抹凌厉的剑光,甚至有剑意的衍生,强行将负面情绪切碎,杂念不生。他盘膝而坐,清淡如水道。“萧寒,我现在温养剑意,为今次战役做最后的准备,你也好好酝酿体内的药力吧。”

“是,方师哥。”萧寒亦催动刀意,将杂念斩杀,放空心灵,宠辱皆忘。

……

清晨。

这一天,距离萧寒殒命之期,还有五日。

此时此刻,萧寒全身上下,都有一种如坐针毡的不安感,精神紧绷如弓弦,不断的膨胀,五感变得出奇的敏锐,生命中的潜能被激发到了极致!令得,沉淀在萧寒血液中宝药,都不断的溶解,加速萧寒的换血,肉身品质倒是不经意间节节攀升。

“方师哥,我感觉,那枚‘七日求死丹’的药力,在我体内彻彻底底的弥漫开来,现在,我体内的阴郁死气,越来越浓烈,不过,我的神经反应能力,思维能力,判断能力,都有大幅度提升,这就是你所说的精神绷紧至巅峰时刻,生命潜能洪水般暴泻而出…我对危险的预感能力,也增强了,任何一丝风吹草动,都能够洞察!”萧寒神色紧张的对负手站在虎头上的方凌说道。

“嗯,就是这种状态,能够让你更清晰,更入木三分,淋漓尽致的感应到接下来的危险气息,当精神炸开的时候,你会出现近乎灵魂出窍的错觉,那时候,用刀意斩灭所有杂念,令精神无瑕无垢,感应真穴位置,记住我告诉你的第一枚真穴位置。”方凌不厌其烦的告诫道。

“方师哥,我知道。”萧寒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心脏往下三寸的位置。“我已经将第一枚真穴的位置,牢牢烙入脑海,杀了我都不会忘记的!”

“这就好!好了,我们到达西域了!”方凌心念一动,飞天剑虎兽顷刻之间便往下方俯冲!

萧寒赶紧探头一看,下面一片深黄色!

是浩瀚无垠的大沙漠!茫茫没有穷尽!极其荒苦!

在沙漠中,亦点缀着翡翠宝石般的些许绿洲。

另外有大大小小的人族国度。

飞天剑虎兽降低了数千米,骤然提速,破开空气,朝前方疾掠而去。

萧寒左右一看,有不少真气境大能,或是驾驭霞光,或者驱蛟,或是驱大鹏,亦或者御剑飞行…都朝相同的方向行进。速度太快,萧寒看不清楚这些真气境的样貌,但能够从他们身上,感觉到冲天的气势和蒸腾的战意。

数个时辰之后,飞天剑虎兽再次降低,并且,飞行速度开始减慢。

赫然,萧寒心脏部位蛰伏的奇怪东西,缓缓的转动起来!

萧寒侧目看向方凌。

只见,方凌眯起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喃喃道。“要到了。”

而此时的萧寒,全身神经开始鼓涨起来,精神甚至于都发出嘣嘣嘣的拉紧弹动声,巨大的危险,开始笼罩萧寒。

“呼…精神越来越亢奋了,仿佛随时随刻都要炸开,感应真穴吧!现在开始感应真穴!”

萧寒丝毫不敢怠慢,盘膝而坐,心神沉入心脏往下三寸的位置,凝神感应起来。那处,本应存在人体的第一枚真穴,但此时此刻,却枯寂无声,一潭死水。

不多时,极目尽头处,此起彼伏的沙丘之后,出现一座荒城!

一道琉璃色的光柱,冲天而起,破开空气,笼罩全城!

那琉璃色光柱,在太阳和沙砾的反光之下,焕发出来彩虹般绚烂至美的瑰色,但并不是美景奇观,那是妖气!

实实在在的妖气!

萧寒周身的压力越来越大,心脏中蛰伏的东西,马达般转动起来,溶解妖气。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萧寒的心脏狂跳起来,疯狂的撞击胸腔,两边太阳穴微微鼓动。

甚至感觉到一些窒息。

然而,就在这时…

“什么?我感应到一些迹象!”赫然之间,在这种近乎危机四伏的气氛之下,一直枯寂无声的第一真穴位置,微微悸动起来,但这种微妙的感觉,一闪即灭,没有被萧寒捕捉到太多。

“我的的确确感觉到了第一真穴的痕迹!但压力还不够!”萧寒睁开眼睛。

这时,飞天剑虎兽已经停止飞行,离地能有数十米,凌空悬浮着。方凌傲立虎头,全身剑气涌动,稳如磐石,目光死死盯住前面的荒城。

“铿”

方凌背上的长剑,发出一声剑啸。

与此同时,数十尊妖侠已经站定方位,将这座荒城围了起来。

荒城一片死寂,似乎早已经没有了生机。

但那铺天盖地的妖气,昭示着,城中蛰伏着一尊妖族大能,妖力无边的擎霖妖皇!

“咻”

又一尊妖侠从地平线处飞行过来,全身神曦喷薄,霞光万道,背负一杆长枪,他默不作声,同几名相熟的妖侠点头打了个招呼,便站好自己的方位。

“砰!”

一道刀光横空出世,撕开苍穹,隔空斩杀在沙漠中,刀气狂暴,卷起万吨黄沙,一名黄衫刀客,三十岁上下,脸容古朴,踏空而来。无形刀气不断的切开白云,分出一条大道,刀气纵横之下,就连无形的空气都如同水流一样分开。

“嗡”萧寒只觉得自己的刀意和刀势,都有一种被死死压制住的感觉,憋屈得要吐血一般。

“绝世刀客!这黄衫刀客,一定领悟出了比我更强的刀意!”萧寒暗暗道。

黄衫刀客背上背着一口断刀,整个人拥有一股霸绝天下,唯我独尊的气势,径直走到方凌身畔,面无表情的道。“你来了。”

“刚来。”方凌回答道。

黄衫刀客深深的看了方凌一眼,平淡的脸上,镶嵌着一对宝石般的眸子,那一对眸子中衍生出来万中无一的刀意,鬼神辟易。“你的剑意越来越锋锐了,希望下次能够再和你对战三天三夜,那才痛快。像你这种绝世剑客,总让我技痒。一年前我得到一本刀谱,或许,现在的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不过要分出胜负,总要在一千招之外。想想就觉得痛快。”

“彼此彼此。”方凌淡漠道。

“今次,你不要战死了。”黄衫刀客微微点头。

“尽量。你也尽量活下来吧。少了你这种对手,以后我难免寂寞。”方凌和黄衫刀客目光对视,下一刻,居然同时发笑。两人的手,同时伸出,握在一起。

很快便松开。

“今次这一战,很艰难啊,免不了要死伤一些人。”黄衫刀客摇了摇头。忽然,他目光看向萧寒,动容道。“这少年…不错,很不错!方凌,这少年,让给我,让他拜入我门下,我传他绝世刀法!”

“他自己有自己的路。”方凌断然拒绝道。

黄衫刀客掠过一抹失望,旋即破天荒的对萧寒一笑,“少年,你好好修行。”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开,站好一个方位。

气氛越来越紧张。

那荒城仿佛越来越安静,越来越诡异!

萧寒口干舌燥,心跳如擂,放眼看了看四周,在数十尊妖侠中,他之前所见过的龙卷风中睡觉的中年男子,眼中喷射出电弧光,宛若雷神般的中年壮汉,以及那媚骨天生的安安妃,都已经到场,他们面部表情都如临大敌。

就在这时…

“诸位不远万里赶到此处,让本尊宰杀,真是辛苦诸位了…”

一把优雅至极的嗓音,从荒城中响起。

“轰!”

萧寒心脏中蛰伏的奇怪东西,剧烈膨胀起来!

狂暴的危机感,一下子覆盖萧寒!令得,萧寒的精神,似乎都要爆炸!

“萧寒!擎霖妖皇要出世了,冲向我这个方位的妖气和压力,我不抵挡,你自己全部承受!开始感应真穴吧!”方凌几乎是厉声对萧寒低吼道。

“是!”

萧寒盘膝而坐,正对荒城,脸容一片肃穆。

下一刻…

“咻咻咻”

999道霞光,999道瑞气,东西南北纵横贯穿,交织如网,天空中洒落下来密密麻麻的花瓣,天花乱坠。

一名白衫如雪的年轻男子,缓缓从荒城中升腾起来。

他沐浴在霞光和瑞气,以及琉璃色光柱之中,矫矫不群,超凡脱俗,整个人的气度,简直就是气定神闲,从容不迫。

他悬浮在空中,背脊挺直,两手空空,没有兵器。

竟然是个年轻男子的模样,看起来就是人族,根本不是什么妖族!

他大约二十五,六岁上下,脸如美玉,五官显得十分清秀,一头乌黑的头发随意的披散着,发质柔软,根根轻灵。他给人一种安静的感觉,如堆雪的玉树。但是,他的一双眼睛,却是血红的!

他拥有妖异的红眸!

这血红的眼眸,如血海一般,似乎一下子就能将人吞进去!

可怕至极!

擎霖妖皇!这便是令人闻风丧胆,妖力无边的擎霖妖皇!

他在面对数十尊妖侠的时候,不但没有半点不适,反而越来越从容,形势极度诡异!

“轰轰轰”

萧寒心脏中蛰伏的东西,如潮汐般涌动起来,十分艰难的抵挡着擎霖妖皇的气势,溶解着那横扫一切的庞大妖气。

与此同时,整个人的精神膨胀至极限,似乎顷刻之间要爆炸开来了!

全身冷汗淋漓,呼吸不畅,不停的颤抖。

“萧寒!开始感应真穴!”方凌的声音,在萧寒耳边炸响。

………

PS:晕,3点半了

真是伤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