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妖侠之下是众生!

第八十五章 妖侠之下是众生!

萧寒十分警觉的感应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危险妁。

脚下的黄沙滚滚如潮,热气氤氲。萧寒知道,在这片沙漠之中,隐藏了不知道多少不为人知的传说。

灵龟尊者的洞府,恐怕只是冰山一角。

“也不知道方师哥什么时候会来找我…”萧寒微微有些发愣。旋即,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要不然,我现在主动寻觅到一些妖族部落,大开杀戒,横扫一切,为我的左臂妖帝手掌纹身添加肥料。”

如今,萧寒得到了真气,战斗力非同小可,未尝不能够和普通妖将一战。至于散妖和妖兵,更是来多少杀多少。

放开了杀,左臂妖帝手掌纹身,必然得到海量的滋补,觉醒出来一根又一根妖脉,甚至有可能觉醒妖帝手掌纹身上更为尊贵玄妙-的妖族符文。

不过,萧寒还是略有忌惮。现在他稍微一闭眼,脑海中就浮现出来一双血红妖眸,散发着至邪的滔天妖气。

那是擎霖妖皇的监视,万里锁魂,跗骨之蛆。

只不过,这种被监视的味道,并不十分浓烈,淡淡的,需要萧寒刻意去感受,才能够察觉。

“妈的,那擎霖妖皇现在是把我盯得死死的。是我心脏中被封印的妖蛋吸引了它。这片大沙漠虽然酝酿着无数的机缘,但目前对于我来说,还是不够安全。一旦擎霖妖皇追杀过来,我瞬间就死无葬身之地。”萧寒背脊涌起一阵淡淡的凉意。赫然,他只觉得惊心动魄……“什么?擎霖妖皇对我的窥视至今还未消散,也就是说,它还活着!那方师哥等人…”

就在萧寒惊骇之时,一把淡淡的嗓音从后面传来···

“萧寒,”

是方凌的声音!

萧寒一回头,就看见一身麻衣,束发背剑的方凌!

而此时此刻,方凌整个人的气息非常萎靡,脸色略显苍白,竟连眼中的锋芒都有些迟钝!

貌似是受了重伤!

“方师哥”萧寒赶紧迎了上去。赫然,萧寒脚步一顿,他看到方凌体内,涌动着48枚五角星真穴,神曦微微闪烁,但更多的是干涸枯败。

晋升真气境之后,萧寒不但能够完成自我内视而且还可以洞察别人的生机状态。当然,或可能是因为方凌此刻有伤之体,所以才让萧寒如此轻易的看透修为。

“啧啧方师哥冲开了48枚真穴,是真气境五段的修为,直逼真气六段。和那灵龟尊者伯仲之间。当然了,境界是境界,战力是战力,两者不可混为一谈。”萧寒暗暗点头。

与此同时,方凌眼中也爆射出罕有的惊骇。“萧寒,你···你这是怎么回事?你明明冲开了真穴,一步登天晋升真气境,这是我亲眼所见。但现在为何又察觉不到你的真穴,彻彻底底就是一潭死水·…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怪事?”

“咦?我用龟息式将全身真气屏蔽,真穴紧闭,如闭门自守固步自封,居然连方师哥都瞒过了!”萧寒心中微微一喜。

旋即,萧寒不置可否的一笑,转移话题道。“方师哥,你受伤了?那擎霖妖皇被斩杀了么?其他妖侠呢?”

萧寒心里面其实很清楚,擎霖妖皇还活着!

方凌眼中掠过一抹苦涩,微微摇头道。“擎霖妖皇真不愧为妖族大能拥有惊世的战力,妖法无边。那灭世妖刀太妖异了,刀光一闪,妖艳的刀气,简直要将人吸进去…”方凌脸上绽现出来一抹惊容。“今次,若不是大日天子加盟围剿行动,我们将全部阵亡,无一生还。即便如此,也阵亡了名妖侠,大日天子和擎霖妖皇两败俱伤。我亦被一道刀气重伤。擎霖妖皇已遁走,我们也赶快离开西域沙漠。如今,我的战力十不存一,全身真气干涸,若遭遇稍微厉害一点的妖将,都万万不能够抵挡。”

方凌眉头紧锁,低声道。“只不过,如今我的真气几近干涸,无法化形出飞天剑虎兽,倒要想想其他法子,离开西域。”

“呃···方师哥,如果你不嫌弃的话…那个···”萧寒吞吞吐吐的道。“我倒是可以载你一程…”

下一刻…

“咻~~~咻~~~咻~~咻~~~~~~”

一道道神曦与烟霞,从萧寒体内9枚真穴中涌出,鱼龙曼衍,蔚为奇观!

强烈的真气波动,令得萧寒四面八方的空气都被吹出一阵阵曼妙'轻柔的涟漪。

再看萧寒,整个人沐浴在宝辉之中,流光溢彩。他眸若星辰,头发迎风翻卷,衣袂滚滚,气质由平庸趋于绚烂。

萧寒一下子将qbˉ被封印的真穴解封,充沛的真气喷薄而出。

不多时,真气化形,一尊硕大无朋的灵龟,悬浮在半空中,周身光辉熠熠,在烈日的照射下,焕发出来一种古铜色。

“这真气···这真气古老与朴质,而且十分精纯,一定是什么古人留下的真气!不可能是萧寒你修炼出来的!”方凌终于大声道。“萧寒,你得到了什么奇遇?刚才封印真穴,连我都瞒过了···”

方凌双目凝视,仔细端详萧寒,紧接着,他更是惊得合不拢嘴…“萧寒!你竟然冲开穴!你初成真气境,一下子破开9枚真穴!小小年纪,惊才绝艳!”

萧寒接二连三给方凌带去了震撼。使得这个拥有剑意的绝世剑客,都彻底失态。

“方师哥,我们走吧!一边赶路,小弟一边将事情原原的告诉方师哥。”萧寒嘿嘿一笑。

“好…”方凌用剑意斩断了满脑子的震惊。

神曦在两人身上一闪,一股神异的力量,拖着两人凌空拔地而起,跳上龟背。

“走!返回南域!”

真气灵龟化为一道流光,破开空气,往南域方向返回。

萧寒和方凌盘膝坐在宽阔的龟背上,周身真气驱散着天风和气流。

萧寒将遭受到妖族大军围攻,莫名其妙-陷入沙底世界·灵龟尊者洞府,得到灌顶输功的事情,告诉方凌。

当然,关于心脏中妖蛋的秘密·萧寒是打死也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想不到萧寒你居然拥有如此气运…”方凌听完,连连感叹。“修行武道,天赋根骨固然重要,后天的勤奋努力亦不可缺少。但排在第一位的,永远都是气运。有的武者天纵奇才,但一辈子都没有气运,最终也碌碌一生。萧寒你真是气运加身。白白获得了一位古人的真气灌顶。捡到了天大的便宜。而且·这灵龟真气,防御极强。龟息式,更是一门得天独厚的功法·隐匿真气,封闭真穴,瞒天过海…厉害,非常厉害。”

“嘿嘿嘿···”听到方凌的夸赞,萧寒也有些沾沾自喜,忍不住道。“方师哥,我也真是运道,如果我先去浸泡那地脉灵泉,此刻也早就魂飞天外了。”

“哼···”方凌冷哼了一声·“那灵龟尊者,其奸似鬼,萧寒·你的确好运道,你若炼出真气,再被灵龟真气强行灌顶·此番也尸骨早寒了。异种真气在真穴中冲撞,多半是要爆体的。”

萧寒心中一颤。“方师哥,这怎么说?难道,那灵龟尊者留下来命真气,是为了害人?”

“萧寒,一般来说,只要真穴中炼出了一种真气·就绝对不能够贸然同时修行另一种属性特点完全不相同的真气。否则,两股真气在真穴中水火不容·龙虎相冲,互相倾轧,想不爆体都难!你以为那灵龟尊者愿意死后白白将一身命真气输给不相干的人么?萧寒你是初成真气境,真穴空空,所以没有中招,反而白捡便宜。”方凌嘴角有一抹冷笑。“江湖险恶。”

萧寒冷汗直流。

过了一会,萧寒才出声道。“方师哥,那灵龟尊者生前是真气五段的大高手,也非同小可。在西域恐怕也是鼎鼎大名的人物。”

“依我看,无非也就是普通散修,什么‘纵横西域,,乃是吹嘘。”方师哥略微有些不屑,淡然道。“群仙之下是妖侠,妖侠之下是众生。”

“群仙之下是妖侠,妖侠之下是众生?”萧寒心中一震。“方师哥,这,这是什么意思?”

“普通的真气境没什么了不起。真要是厉害人物,无一不是妖侠。

萧寒你记住,妖侠是真气境中的至强者,通过九死一生的考核,选拔出来的。击杀普通真气境,犹如吹灰拔草。不过这些事情,萧寒你修为还稍微弱了一些,不必要知道太多,等你强了起来,或可能就有资格去参加妖侠选拔了。”

“嗯···”萧寒重重的点了点头。口中反复不停的喃喃道。“群仙之下是妖侠,妖侠之下是众生…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接下来赶路的几天,方凌将一些最基的运用真气之法,教给萧寒。譬如真气化手。

至于如何将肉身境时修炼的天子神拳和刀道,以真气的方式演绎出来,那就需要萧寒回到宗,闭关融合了。

返回宗门的前一天。

“方师哥,我们已经离开荒古的北域,返回南域,明日一早,就可以回到宗了。”萧寒略微有些兴奋的道。

方凌点了点头。

萧寒舔了舔嘴唇,“方师哥,回到宗门,我准备先用龟息式,将真穴封住,不暴露出来真气境的修为…嘿嘿,还望方师哥替小弟隐瞒一

“哦?”方凌抬眼看了看萧寒,淡笑道。“你想一鸣惊人?”

“嗯!一鸣惊人!”萧寒重重点头。

“放心吧,我回去之后,立即闭关疗伤,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包括宗门高层。”

第二天一大早,真气灵龟终于飞行到达山脉上空。

和西域的酷热迥然有别,南域已经进入初冬,寒风凛冽,鹅毛大雪飘舞。

整条山脉,银装素裹,淡淡仙气贯穿山脉,和大雪相映成趣。

“哈哈哈哈哈!我萧寒终于回来了!哈哈哈哈哈!”萧寒仰天大笑起来。

距离宗每年一届的外门排位赛,还有三天!

许许多多在江湖中历练的外门妖娆才俊,此时都和萧寒一样,返回了宗门。

个个都摩拳擦掌,要在外门排位赛中,扬威吐气,声名鹊起,一飞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