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外门排位赛!

第八十六章 外门排位赛!

真气灵龟消无声息在云雨山脉之外的某处幽谧山岗着陆。

下一刻,灵龟分解为一道道古色盎然的曦霞,吸入到萧寒的9枚真穴。紧接着,萧寒催动龟息式,彻彻底底将9枚真穴封印了,静如死水。甚至于,连眼中那灿若星辰的霞光,都神奇的封印了。使得方凌都完全看不出破绽,在一边啧啧称奇。

现在,萧寒一眼望去,也就是个肉身境武者,平平无奇。

而后,两人分道扬镳。

萧寒优哉游哉的辗转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外门山峰。

此番外出历练,在邵家族会上大出风头,却又遭遇到诡秘的北玄妖皇,甚至于差点被三尊真气境大能灭杀;随后赌命服下‘七日求死丹’,死中求生,晋升真气境,亡命西域大沙漠,偶得奇遇…

种种磨砺与蜕变,生死之间的徘徊…

现在平安返回宗门,萧寒也生出一种恍如隔世与莫名的亲切感。

因而,当萧寒看到街道上来来回回的外门弟子,便主动客客气气的笑着与他们打招呼。

这令所有外门弟子受宠若惊。

“萧寒师兄,你回来了?太好了!还有三日,便是今年的外门排位赛,我们这一峰,全靠萧寒师兄撑脸面…”

“是啊是啊,前几天,三位主事还在不停的念叨萧寒师兄哩。”

“萧寒师兄现在是我们这一峰的压轴人物,精神领袖。让我们都得到了实惠,每个月的基础福利,从100真武币,涨到了500真武币哩…萧寒师兄加油。今次外门排位赛,你一定跻身前三!”一名粉白可爱的外门女弟子,玉脸霞烧的说道,一边说,一边拿丹凤眼偷偷瞄萧寒。娇羞无限。

……

萧寒现在。受到这一峰所有弟子的拥戴。

萧寒在积满皑皑白雪的长街上溜达了一会儿,便回到自己的别院。

刚刚打开院门,就看见一个人在扫着院中积雪。

不是阿丑又是谁?

萧寒心中升腾起来久别重逢的友谊,大声道。“阿丑师兄,小弟回来了!”

阿丑赶紧放下扫帚,冲过来同萧寒来了个熊抱。“萧寒你终于回来了!还来得及赶上外门排位赛。真好!”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阿丑烧水烹茶。

旋即,一边品茶,一边畅谈起来。

萧寒稍微一洞察阿丑的生机状态,就知道阿丑炼髓已经有相当的火候,气脉悠长。呼吸吐纳之间,沉雄有力。而且,阿丑瞳孔中有木质年轮绽现,显然触摸到了那门‘枯木宝录’的神髓。

“嘿…阿丑师兄,这段时间,你进步很大啊!一日千里!我看,这一届的外门排位赛。阿丑师兄一定成为一匹黑马!”萧寒极为欣慰。

“嘿嘿嘿…”阿丑搓着手,神色也极为激动。“萧寒,或可能是因为上次族会,你的一言一行,激励了我;而且,那三尊真气境凶人扬言屠城,那可怕与近乎绝望的感觉,促使我心灵都产生了些许蜕变。总而言之,我自己能够感觉到进步。当然,黑马我是不敢奢求。只希望不要在第一轮就被淘汰了。对了,萧寒,炎火城一别,你和真传方师哥去了什么地方?这段时间,你的武道修为。也一定精进了不少吧?”

“普普通通了,也就是跟着方师哥瞎逛,开阔眼界。”萧寒吹了吹茶水中的一片茶叶。

他不敢把自己已经踏入真气境的事情告诉阿丑,估计会把阿丑当场吓昏过去。

“萧寒,总之,今次外门排位赛,你一定会名扬云雨宗,声威大震。唯一能够和你掰掰手腕的,也就是薛剑风了。”阿丑放低声音悄悄道。“对了,萧寒,你要当心点,据说薛剑风今次同几名真传弟子,前往西域历练,满载而归!我听人说,薛剑风已经无限接近真气境,就差半步,便能一步登天,逆天篡命!而且,他还在西域一个古国遗迹中,找到了一把古剑,是宝兵,附有真气,龟蛇缠绕,切割万物。”

“呵…无限接近真气境?”萧寒轻描淡写的喝了口茶,满脸都是冷笑和不屑,“阿丑师兄,有无数的武者,曾经无限接近真气境,但最终没有踏过去。这半步,不是那么好跨越的!中间是天堑!至于什么宝兵之类的…真正的强者,是不会借助外力的!强,是自身强,并不是靠什么宝物!”

难以描述的自信,从萧寒眼中爆射而出。

阿丑在一边惊得呆了!

……

薛剑风那一峰。

薛剑风的别院。

此刻,薛剑风负手傲立,他的精神气度,愈来愈超然物外了。虽然是寒冬,但他亦只穿着单薄的长衫。皮肤晶莹通透,闪烁着炫目的光泽,一头乌黑亮光的长发,中分而下,垂在两边肩膀上。双目神采飞扬,如若电闪,藏着近乎倾城的剑意与骄傲。渊停岳峙。让人油然心悸。

他背上背着一口古拙的连鞘长剑,一道大拇指粗细,约有丈许长的曦光,不停的流转,发出来龙吟似的嗡嗡声,头顶飘坠的雪花,在离薛剑风还有数尺的时候,便被无形的剑意灭尽,使得薛剑风整个人干干净净的,一尘不染。

他有一种似乎快要得道飞升的味道!

四名外门弟子,双腿颤抖的垂手站在一边,深深的埋着头,不敢抬起头,呼吸急促,被薛剑风的气势,压迫得很惨。

“师兄…三位…三位师弟,被您派去监视那萧寒,结果…结果…统统没有再回来过了。而那萧寒,则大摇大摆的自深山老林中闭关修炼返回,一招之间废掉了他们那一峰的凌飞羽,还…还铲平了公孙康那一峰…公孙康和郑闪等人,纷纷殒命,尸骨不存……”

“师兄…恐怕。三位监视萧寒的师弟,早已经…早已经遭到毒手…”

……

这四名外门弟子,战战兢兢的禀告。

“哼!”薛剑风一声冷哼,四周空气都震了一震,漫天雪花。似乎都受到薛剑风的怒意影响,碎成雪粉,漫天挥洒。

“一个活靶子,狗一般的下贱人物,偶尔得到奇遇,就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居然一再挑衅本座。连本座的人都敢杀…他这是在找死!大约,他是认为,在今年的外门排位赛上,可以和本座稍微抗衡一二……真是天大的笑话!如今,本座的精神已经被磨砺得锋芒毕露,隐隐约约。触摸到了那层天人永隔的壁垒,两年之内,本座必然晋升真气境!一步登天!”薛剑风傲然道。背上的宝剑,发出来欢畅的龙吟声,与之应和,相得益彰。

“罢了,自作孽不可活。几日后的外门排位赛上,本座亲手宰了他!”狂暴的杀机,自薛剑风双瞳中狂卷而出!

“是,是,师兄无敌!师兄无敌!”

四名外门弟子,终于统统跪了下去,战栗不停。

……

云雨宗内门群山。

长老院。

在温暖香洁的厢房中,一名年轻男子坐在酸枝木椅子上品茶。

这男子,看上去大约就是二十五,六岁上下。他的相貌十分秀丽,眼珠子是纯粹的漆黑,黑得好像无尽的深渊,多看一会儿便有一种快要被吸进去的错觉。他的肌肤不是纯粹的雪白,而是温润细腻宛如玉石。可是又比玉石温暖柔软。

他周身有淡淡的烟霞与曦光在流动,珠圆玉润,是一尊真气境。

几名肉身修为达到了换血境极致,但又终生无法觊觎真气境的老者,在一旁小心翼翼的侍奉着。

“今次的外门排位赛,由你们内门长老院负责主持。”那男子放下茶杯,慢条斯理的说道,整个人有一种掌握一切的气势,“嗯,必须要做到井然有序,到时候,许许多多的真传,都会亲临现场观战。千万不能够乱。”

“是,是,子煜公子请放心,我们内门长老院,已经连续主持了许多届外门排位赛,经验丰富,不可能出什么纰漏。”一名老者赶紧唯唯诺诺的道。

“嗯,”年轻男子淡笑一下,气质如高山流水,潇洒不羁。“今次外门排位赛,赏赐丰厚,外门弟子们,一定已经摩拳擦掌,按捺不住,要在擂台上一决高下了。今年,你们是如何看的?”

“子煜公子,今年的排名,特别是前三名,应当和去年没有太大的差别。第一名,九成九,还是薛剑风的囊中之物。薛剑风是天才啊,百年难遇的天才。”一名老者感叹道。“这种妖娆,迟早进军真气境,顶多也就是两三年的时间。”

“薛剑风此子,本座非常推崇。他甚至有本座年轻时候的影子。他的孤傲和锐气,本座都是极欣赏的。”年轻男子微微点头道。

几个老者交换了一下玩味的眼色,旋即,一个老者低声道。“子煜公子…前段时间,外门出了一名妖孽般的少年,名叫萧寒,此子也天纵奇才,一人铲平了一座外门山峰,如今风头正劲,将成为本次外门排位赛最大的黑马。若说起这一届前三名的变数,恐怕,就当属萧寒此子了。不过,子煜公子请放心,萧寒再妖孽,底蕴和根骨毕竟差了一些,也威胁不到薛剑风的位置。但是……萧寒和薛剑风,好像有一些私人恩怨。上次薛剑风和药王谷外门女弟子订亲,萧寒居然当面对薛剑风咆哮…”

“嗯?”年轻男子剑眉一挑,眼中酝酿出来不悦的神色。

“子煜公子,我们已经彻查过了,原来,当年这萧寒在当活靶子的时候,曾经被当时还是入门弟子的薛剑风暴打,吐血三升,差点一命呜呼。”

“哼!这一届的冠军,一定是薛剑风!实至名归!什么阿狗阿猫的,不要贴上来胡搅蛮缠。”年轻男子微怒道。“你们去敲打一下萧寒那一峰的外门主事,那萧寒纵然是天才,亦要守规矩,不要喧宾夺主!”

……

萧寒这两天,在自己别院中睡懒觉,吃饭的时候,便是和阿丑一起结伴去食堂。他也没有修炼。

整个人彻彻底底的放松下来,休养生息。

距离外门排位赛还有一天的时候。萧寒被三位主事叫上峰顶白玉广场。

白玉广场中。

“三位主事,久违了。”萧寒笑眯眯的道。

“萧寒,这段时间历练得如何?”三位主事也是笑呵呵的同萧寒随意闲聊起来。

“马马虎虎吧。”萧寒并不多说。

骤然,三位主事的眼神中,绽现出来深深的憋屈和尴尬。

“三位主事,你们怎么了?”萧寒鉴貌辨色,立即追问道。

“萧寒…我们都知道你武道天赋奇高,进步神速,近乎妖孽,又是天生的刀客,惊才绝艳,都看好你在今年外门排位赛中的表现。不过,薛剑风进步也很大,整个人隐隐约约,就有踏入真气境的味道,举手投足,处处高人一等。萧寒,我们的意思是,你要和薛剑风争第一,恐怕,终究欠缺一些底蕴。这个…萧寒,要不然,这一届,你就争争前三吧。反正薛剑风今次蝉联外门冠军之后,就会立即晋升入内门。明年的外门冠军,非你莫属!”

萧寒直接洞察出,三位主事的话,有弦外之音,言不由衷,当即,不动声色道。“三位主事,难道你们不想弟子萧寒为本峰争夺第一名么?”

三位主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极为复杂。

赫然,一名主事脱口而出道。“萧寒,实不相瞒,内门长老院,让我们给你通个气,今次的外门第一,是薛剑风的。萧寒,我告诉你吧,薛剑风巴结上了几名真传弟子…”

“嘿嘿,无妨。”萧寒挥了挥手。“弟子知道了。三位主事尽管放宽心,弟子决计不会让三位主事难做。”

“巴结上真传弟子又如何?老子已经是真气境,而且冲开9枚真穴,在整个烽火帝国的初入真气境武者中,恐怕都凤毛麟角。薛剑风,你拿什么和老子斗?老子倒要看看,宗门是重视你这个半步真气,还是老子这个货真价实的真气境!”萧寒冷笑着离开峰顶。

……

第二天大清早。

自云雨宗内门群山中,响彻起来悠长深远的晨钟声。

这是在召集所有外门弟子,进入内门群山!

外门排位赛!

开始!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