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比赛开始!

第八十七章 比赛开始!

随着内门群山的晨钟响彻,云雨宗一年一度的外门弟子排位赛,终于拉开帷幕。

许许多多有志于在这次外门排位赛中扬名立万,出人头地的外门弟子,早就已经枕戈待旦,技痒难挠,恨不得立刻站在擂台上与对手一决雌雄。

就听说这一届外门排位赛的冠军,赏赐非常丰厚,有消息传出来,是极品的圣药与一本真气功法。

真气功法,绝对是非同小可的宝贝。比之肉身境武者修行的武技秘籍,简直高出一百个档次都不止。

就不说第一名了,甚至于前三,前十,都有厚赏。

而且,比赛过程中,内门弟子,内门长老,全部到场;还有一部分真气境大能,真传弟子,也会出席。若有表现出众的外门弟子,一定会受到招揽与笼络。

此时此刻,外门十峰,各峰的主事,都带着门下弟子,鱼贯进入到内门山峰。

萧寒这一峰…

三位主事领头,后面潮水般跟着数千外门。萧寒理所当然走在最前方,有一种领头羊的气派。阿丑沾了光,走在萧寒旁边,与萧寒窃窃私议的聊天。

这一峰舍凌飞羽之外的另一天才,孟然,则走在萧寒屁股后面,用怨毒的眼神看着萧寒的背影。但是他不敢张扬,更加不敢咆哮。自孟然历练回峰之后,就多次听到了萧寒的凶名,而且,一招废掉凌飞羽,暴厉恣睢,横行霸道,令孟然瞠目结舌。

“萧寒,昨天我听到风声,今次外门排位赛第一名的赏赐,不但有提升冲击真气境概率的宝药,甚至有一本真气秘典。拿到了这两件赏赐,晋升真气境,很可能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这可是天大的造化。萧寒,你尽量力争第一吧。你要是成就真气境,我脸上可光彩了,以后在外门十峰,谁都不敢欺侮我阿丑,嘿嘿嘿嘿…”阿丑低声笑道。

“阿丑师兄你放心,今次比赛,我必然摘得桂冠,这一点,没有任何悬念。阻挡我的人,统统踩死!”萧寒霸气纵横。

三位主事在前面听到萧寒的豪言壮语,又感到欣慰,又有些忐忑不安。

……

内门群山。

‘论战峰’。

这‘论战峰’的峰顶,十分的广袤,占地面积数百亩不止。

在正中间,有一个莲台似的建筑体,是由一个个比武擂台组成。能有十二层高。最巅峰一层,一个擂台孤峰般矗立,有一种鹤立鸡群的味道。

下一层,是2个擂台;

再下一层,是3个擂台;

……

在莲台四面八方,布满了坐席。

其中有外门十峰的坐席,参赛者坐席,内门弟子坐席,内门长老坐席。还有一块坐席,寥寥十几个席位,用高贵的兽皮铺垫,并且有一些精挑细选出来的琦年玉貌内外门女弟子端茶递水奏琴弹曲子伺候着。不过,那十几个尊贵坐席,还空空如也,不见一人。

潮水般的人流,涌入峰顶,各找各的坐席。

虽然人很多,但不显得嘈杂喧闹,个个都肃穆,循规蹈矩,不敢大声说话。

萧寒这一峰,也统统就位,进入一个坐席方阵。

三位主事从储物戒中,拿出许多号牌,分发给这一峰即将要参赛的弟子。

“孟然,这是你的号牌…”

“阿丑,你的号牌,拿好。今届外门挑战赛,阿丑你是第一次参赛,祝你好运,不要首轮就遭遇到强人。”

“张小花,你的号牌。”

……

“萧寒,你的号牌。”

萧寒从一名主事手中接过一块巴掌大的方形牌子,铜铸,上面凿刻了一个数字…‘821’。

“嗯,”萧寒朝三位主事点了点头。

“对了,萧寒,你年纪轻轻,就天纵奇才,进入外门才一年,已经取得惊世的武道成就。不过,强中自有强中手,如果你遭遇到有可能击败你的对手,可以选择认输。这不丢人。”一名主事谨慎提醒道。

“弟子明白,”萧寒笑了笑。

领取了号牌之后,萧寒这一峰数百名参加比赛的弟子,便转入参赛选手坐席。纷纷坐好,等待比赛开始。

阿丑坐在萧寒身边的座位上。

萧寒脸色无悲无喜,全身真穴封得死死的,眼眸质朴无华,竟连刀气都屏蔽住了。

“昨天晚上我试过了,这龟息式,不但能够封闭真穴,屏蔽真气,连脏腑和血脉涌动都能封住,但唯一无法封印的,是心跳。因为我心脏中融有妖蛋,至邪至强的妖气渗出,龟息式无法封印。”萧寒心念微动。

“萧寒,我好紧张…好紧张啊…第一次参赛啊…而且我这个人一向与人为善,脾气非常好,很少与人打架斗殴的…我现在真的好紧张…”阿丑在一旁忐忑不安的低叫着。

“阿丑师兄,不要紧张,上了擂台,你直接祭出木龙桩远攻,若对手要和你近身肉搏,你便用枯木掌。”萧寒支招道。

这时,其他峰的参赛选手,也纷纷涌入参赛席。

这些参赛选手中,倒也有几个气息如龙虎,半步真气的强者,但萧寒连眼尾都不扫向他们。

不一会儿…

“啊!薛剑风现身了!”

“你看你看,是薛剑风师兄!去年的冠军!好帅啊!气质好冷酷啊!”一群女弟子犯了花痴似的低嚷起来。

……

只见,薛剑风一袭白衫,背了一口滚动着曦光的宝剑,龙行虎步走入参赛席,后面簇拥着一大群外门弟子,个个都一脸崇拜。

强大的锋芒与气势,席卷参赛席,令诸多参赛选手,个个如芒刺背,有一些修为稍低的,额头上都冒出冷汗,脸色发青。

薛剑风随意一坐,虎踞龙盘,脸上全部都是冷笑和不屑。目光一转,深深的看向萧寒。

“萧…萧寒…薛剑风…薛剑风来了…好强的气势…”阿丑在萧寒耳边结结巴巴的道。

“嘿…”萧寒笑了笑,也不去看薛剑风。但他能够敏锐的察觉到,薛剑风在观察他。萧寒感觉到了薛剑风的目光,也感觉到了这目光里的杀机和藐视。

“萧寒!”忽然,薛剑风旁边一名外门弟子,怒目圆瞪,呲牙咧嘴的低吼起来。“你把林,何,慕容三位师弟怎么样了?狗胆!竟然对我们外门第一峰的人下毒手!弥天大罪!”

“嘿…是谁家的狗没有看好,在这里乱叫乱吠?滚一边去!”骤然之间,萧寒将目光转了过去,眼眸中爆射出去一抹凌厉如电,摄人心魂的刀光!

“噗!”

那叫骂萧寒的外门弟子,在这目光之下,如中电击,整个人脸色瞬间苍白,吐了一口血,一下子跪到地上,失魂落魄,颤抖不已。

“啊?什么?一个目光就让人受伤…这…这…太…太强了…”

“是萧寒!这家伙一人铲平了一座外门山峰,使得那座原本排名第三的外门山峰,人才凋零,一下子就衰败了…太厉害了,果然是个凶人,刁天厥地,连薛剑风师兄的面子都不给。”

“撕破脸皮了!这下子,两人直接撕破脸皮了。恐怕擂台上遭遇到,是不死不休之局啊,不可能有什么情面讲了…”

……

参赛席中,一片议论。

薛剑风脸色一变,不过很快就沉稳下来,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萧寒。“嗯,不错,短短时间,已经开始在换血了,而且,目中有刀光,看来,刀道修行得还不错。有几分狂妄的本钱,如果不夭折,再修行十年八年,或可能获得进军无上真气境的资格…但是……明年今曰,就是你的忌曰!萧寒,你是作死!”

“嘿嘿…”萧寒笑了一下,也不多说什么,把脸转开,“真气境?你也有资格评断什么真气境?真是笑掉老子的大牙…”

……

内门弟子席位那边,也有许多半步真气的强者,注意力转移到了参赛席位。自然,薛剑风和萧寒,成为了他们评论的焦点。

“薛剑风的气势越来越锋锐了,看来,精神已经淬炼到吹毛断发,无垢无尘之境。冲击真气境,板上钉钉。”

“我们云雨宗许久没有出过少年真气境了,这个薛剑风成就真气境,这已经没有半点疑问。不过不知道他有没有可能代表我们云雨宗,去参加妖侠选拔。”

“嘿,妖侠选拔,九死一生,就看薛剑风敢不敢去了,我们偌大一个云雨宗,屹立万年,底蕴深厚,人才辈出,至今才出几个妖侠?屈指可数!”

“话不能这样说,史料记载,我们云雨宗也曾经繁荣过,有一段时间,出过不少妖侠,只不过在和妖族的战争中,阵亡了。”

“好了,话题扯远了。一个外门排位赛,你们倒是扯上妖侠了。薛剑风是天纵奇才,但目前的底蕴,还远远不能够和妖侠相提并论,天壤云泥!等他晋升真气境再来讨论这个话题吧。而那萧寒,深藏不露,也是个人才,但是一山不容二虎,算他倒霉了。”

“哎…我们这些内门弟子,也必须要好好修炼了,停留在半步真气这么久,就差一步…大家都励精图治吧!”

……

就在内门弟子议论不停之时,赫然,一道道曦霞和祥云瑞气,从天而降!

无尽的气流涌动,幻化为气龙,气蛟,气虎,气鹤,气猿……栩栩如生!

天花乱坠。

蒙蒙曦光中,显现出来十几尊超凡入圣的大人物!

这些人,有男有女,但看起来年龄都不大,都是少男少女的模样。

论气质,有的深邃如古井;有的强横如天神;有的云淡风轻;有的睥睨天下。

每个人身上,都有曦光涌动,宝霞生成。

这些人一现身,就朝那十几个兽皮铺垫,美女伺候的坐席走去。

真气境!

这是云雨宗的真传弟子!

……

“恭迎各位真传惠临!”几名内门长老纷纷站起来,弯腰,鞠躬,行大礼。

一时间,整个山峰云集的数万人,全部站了起来,一起颂声道,“恭迎各位真传惠临!”

参赛者席位中,所有的参赛者,包括那目空一切的薛剑风,全部都站了起来,也都是弯腰行礼,目中填满了尊敬与膜拜,高喊道。“恭迎各位真气境大能!”

萧寒装模作样也站了起来,目光扫了过去,却没有发现方师哥到场。心想,方师哥没来?看来,他是在闭关疗伤。

……

诸位真气境坐定。

其中一名眼如深渊,肌肤如暖玉的锦袍年轻男子,就慢条斯理的从一名内门少女手中接过一杯茶,淡淡的道。“可以开始了。”

这男子,正是那极为看好薛剑风,指定要让薛剑风拿第一的‘子煜公子’。

……

几名内门长老一起站了起来,弯腰道。“是,诸位真传,那么,本届外门弟子排位赛,这就开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