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不太友善

第九十三章 不太友善

萧寒与东方禽携手离开云雨殿。

此时此刻的东方禽,战意蒸腾,那病态的面容,苍白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热血与炽盛,眸若凶禽。“萧寒师弟,你亦没有什么好准备的吧?即刻就出发吧,前往烽火帝国皇家狩猎山脉,‘落日山脉’。今次有得战了,五大宗门与烽火帝国,精英尽出,其他帝国宗门的妖侠亦会趁虚而入。在帝国境内,许久没有发生如此空前的大战役了。围剿妖皇,人人争先。”

“哦…”萧寒愣了一下,旋即嘟囔道。“小弟原本还想再闭关一段时间,而后去药王谷走一遭。”

“萧寒师弟,你去药王谷做什么?”东方禽问道。

“一点小小的私人恩怨。”萧寒淡然道。

“无妨。今次围剿北玄妖皇战役,药王谷的人马必然参与其中。萧寒师弟,近年来,药王谷已经逐渐沦为帝国的走狗,诞生了许多宫廷御用炼药师。所谓的秘药,已经不再向几大宗门出售,专供帝国,平添了帝国的底蕴与气焰。”东方禽言辞之间,似乎对药王谷颇有微词。“药王谷门人,战力稀松平常,主要是靠各种秘药强行透支生命潜力,舍本逐末。萧寒师弟你同药王谷有仇?那不要顾忌,师兄帮你撑腰,快意恩仇!”东方禽眸子中,闪过一抹凶光。

萧寒连忙道。“东方师兄…些许小恩怨,不足挂齿。”

“那走吧!”

……

云雨宗内门山峰。

五十名内门弟子,半步真气,已经枕戈待旦,准备出发。

足足十名真传弟子,全身曦光闪烁。真气蒸腾,亦做好了征战的准备。

萧寒与东方禽步入偌大的广场。

“东方师哥,”十名真传弟子齐声尊称道。

那‘子煜公子’,亦在其中。

子煜公子眼角余光扫向萧寒,眼中掠过一层戾气。不阴不阳的道。“萧寒师弟,你初入真气境,便参与今次围杀北玄妖皇的行动,实属不智…嘿,你要当心点,否则有可能殒命。”

“哦?”萧寒抬头看了看子煜公子。在他躯体中,有25枚真穴五角星在翕动,渗出炽烈的曦光,真火在微微燃烧,有焚尽虚无的味道。

“真气三段…这家伙似乎在外门排位赛时,便对我有所不满…”萧寒心中微微一动。旋即淡笑道,“这位师兄,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嘿…你真气三段的修为,恐怕也难保平安吧?稍微一不小心,也有可能命丧落日山脉哩…这位师兄,你还没见过妖皇吧?哈哈哈哈!”

萧寒知道,在云雨宗。目前仅有四名妖侠。方师哥是一位,东方师哥也占据一席。剩下两名妖侠,眼前这家伙修为并不高,不太可能是其中之一。若不是妖侠,一生中恐怕极少机会见过妖皇这种妖族大能。

“哼!”子煜公子显然是被萧寒戳中了心事,脸色微微发烫,目露凶光。“萧寒,你还是内敛一些吧!区区真气一段,也敢在我子煜面前咆哮与挑衅?”

“够了,”东方禽一挥手。“出发吧。不要做口舌之争。子煜。我警告你,今次行动事关重要,而且会混入其他帝国势力的妖侠,萧寒师弟说得对,你若不提高警惕。的确有陨落的可能。出发!”

“哼!”子煜公子杀气森森的瞪视萧寒一眼,周身曦光喷薄,真气化为一条十丈长的火龙,破空而去。

其余真传,各自真气化形凶禽蛮兽,亦或者干脆踩着霞曦神虹,闪电般遁去。

“萧寒师弟,你将真穴封印吧,藏拙,同内门弟子一起,骑乘蛟马赶路。”东方禽吩咐道。“为兄同你一道。”

“是,东方师兄。”萧寒在广场一边牵了一匹蛟马。同时催动龟息式,将全身9枚真穴封印住,若一潭死水,不起波澜。

东方禽亦骑了一匹蛟马。

两人率领五十名半步真气,浩浩荡荡疾驰下山。

这五十名半步真气,个个都龙精虎猛,精神饱满,气脉悠长,的确是只差一个契机,便能一步登天。今次行动,在这批半步真气中,诞生出来十分之一的真气境,亦或者哪怕产生一,两名真气境,都能够壮大云雨宗的底蕴。

“哈哈哈…萧寒师弟,你这门真气,果然神异,封闭真穴,连为兄都无法察觉丝毫真气波动,可以瞒天过海,掩人耳目。”东方禽爽朗大笑。

山下。

五十二骑蛟马,沿着一条官道,往帝都方向驰驱。

“萧寒师弟,落日山脉位于烽火帝国帝都之侧,如真龙盘旋,守护帝国,骑乘蛟马,兼程赶路,十日可抵达。”东方禽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了。

第二天.

大队人马正在赶路,左侧一条岔道上马蹄声如疾风骤雨,烟尘飞卷,蛟马声嘶吼连连。

“嗯?”萧寒一勒马,目光看了过去。

只见,一队气势汹汹的人马,策马而出。

这队人马大约有一百人上下,个个身穿黄袍,外罩披风,背负单刀,洪流般的刀气直冲上天,堂堂皇皇,气势十足。

为首一个,是三十岁上下的男子,背负一口镶嵌满翡翠宝石的单刀,目光阴鸷,身体毛孔中有神曦涌动,银白色刀气袅袅蒸腾,发出江河湖海澎湃之声,锋芒纯利。是真气境。

这真气境刀客身后,清一色全部都是半步真气刀客,个个都有功力飞升的征兆。

萧寒目光一扫,就从这群刀客中,发现了熟人。

阿丑的堂哥,曾在邵家族会上,被萧寒击败,连刀意都被碾碎的邵云天。

“哦?是八荒殿的人马。想不到在这里撞见。”萧寒微微点头。再一看那领头的真气境刀客,修为也不怎么高明,也就是开了10枚真穴,真气一段。

两批人马遭遇。都纷纷勒马停住,彼此对视,目光中绽现出来火药味。

在烽火帝国,五大宗门之间,关系并不是非常和睦。反而时常有争斗与厮杀。

就在这时……

“轰!”

一道刀光横空出世,将天上一片白云切开,一道十几丈长的黄金刀气,凝为实质,横贯长空,如一条金桥。天风淡淡,一尊轩伟男子,负手而立,矗立金桥,身穿一件光明长袍,在强烈的天风之中。一动不动,似乎铁铸的一般,他双手空空,但周身曦光喷射,有浓烈的刀气传递出来,每一缕刀气中,都蕴含了斩碎虚无的刀意。他目光俯视。睥睨天下,拥有很深的威严,任何人接触到他的目光,都会觉得天旋地转,肌肤如被刀锋掠过。

“鹿师兄!”

八荒殿那边的所有刀客,都下马,深深的膜拜下去,包括那名领头的真气境刀客在内。

“这人的刀意好强,有一刀倾城的绝世手段。”萧寒即便用龟息式封住刀意,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刀意在微微悸动与战栗。受到了天空中那绝世刀客之刀意的干扰与影响。

东方禽右手一挥,天空中那刀客传递下来的压力,立刻土崩瓦解。

“哦…鹿一鸣,鹿兄,想不到。八荒殿把你这压轴人物都派出来了…”东方禽说话之间,全身气势疯涨,神曦爆射,竟然生出一对数丈长的黑色羽翼,翎羽锋锐如刀,霞辉闪烁,每一根翎羽上,似乎都布满了繁复的篆字与符文。

东方禽魔神般升腾到天空,与那刀客对峙起来。

两人气势分庭抗礼。

“彼此彼此。东方兄,云雨宗不也将你这至强者派出来了么?今次,大家对北玄妖皇,都势在必得,高手尽出,怎少得了你我?不过,小弟要提醒东方兄,听说其他帝国,一些恶名昭彰的妖侠,已秘密潜入烽火帝国,要强分一杯羹。东方兄,可不要阴沟里翻船,陨落于落日山脉。”

“是啊,鹿兄,东方兄,你们二位,必须要小心谨慎,否则被斩灭了,咱们烽火帝国又少了两位妖侠…哈哈哈哈……”

一道剑气自千里而来,瞬息而至,这剑气四面八方,有星辉萦绕,无尽的星辰与星沙,泛起璀璨的光亮。

一尊白衣少年,意态慵懒的站在剑光之上,群星之下,他周身绽现出点点星辉,无尘无垢,如白衣星君,潇洒出尘。

一条星河从他头上冲出来,如涓涓细流,七颗最璀璨的繁星,在星河中浮浮沉沉,大放异彩。

“嘿…鹿兄,东方兄,今次,你们只能做陪衬了。抱歉,北玄妖皇,必被我们名剑山庄斩杀!没有什么悬念。”白衣少年涩然一笑,语气狂到极点。

“哦…满星月,你终于将‘北斗七星大剑诀’修炼到圆满之境了。”东方禽冷笑道。“不过,就凭这一手,恐怕还不足以力压群雄。”

“东方兄,你们云雨宗第一剑修方凌呢?今次去不去落日山脉?”满星月眸中剑意炽盛起来,蠢蠢欲动。“小弟早就想领教一下方凌的剑气仙莲了,希望今次不要失望而归。”

“好了,不要在此浪费时间了。要不然,我们三人比试一番,看看谁先到达落日山脉。”鹿一鸣冷漠道。

“我赞成。”满星月附和道。

东方禽扇动着黑色羽翼,冷笑连连,“论身法,你们只有在我后面吃尘的份!”

“比比吧!”鹿一鸣话音刚落,脚下金桥一闪,人已经在千丈之外,宛如瞬移。

“嘿…”满星月化为一道庚金之气,破空而去。

东方禽低头对下面的萧寒道。“萧寒师弟,你们先玩玩,为兄这就去落日山脉。”他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人已经化为一道黑色幽光,消失无踪。天空中有类似于乌鸦的呱呱叫声响起,令人毛骨悚然。

“不是吧?东方师哥就这么自个儿遁走了?他是在考验我?”萧寒一阵无语。

这时候,萧寒目光一抬,就看到那边八荒殿的一群刀客,眼中刀光越来越盛,战意蒸腾的看向萧寒这边。

那邵云天走到领头那真气境刀客身前。附耳说了几句,真气境刀客脸色微微一变,瞳孔收缩如锥,咄咄逼人的看向萧寒。

云雨宗一名半步真气内门弟子策马到萧寒跟前,低声道。“萧寒师兄…东方师兄就这么一走了之…这…这恐怕不妙啊…八荒殿那边的人。似乎不太友善啊…”

“不友善?”萧寒哑然失笑,也压低嗓音道。“今次抢夺北玄妖皇,五大宗门各施手段,你还指望他们友善?走…咱们赶路吧。说不得,他们若要战,只好陪他们战了…”

萧寒倒是怡然无惧。精神磨砺得如刀锋一般,无瑕无垢,若无其事的策马朝前面疾奔。五十名半步真气连忙策马跟随。

“厉师哥,咱们就这么放走这群云雨宗的弟子?”一名魁伟刀客凑身到那领头的真气境刀客身前,“干脆,直接灭了他们。”

真气境刀客目光阴冷。“一群肉身境的废物而已。本座想灭就灭。暂时不要动手,此时东方禽还能够有所感应,等他去远了,再慢慢炮制这群云雨宗的废物!”

“厉师哥,小弟的刀意,便是被云雨宗一个狂徒碾灭,那小子今次也去落日山脉历练。刚才小弟在云雨宗的人马中,清清楚楚看见他。请厉师哥务必将那小子擒住,由小弟亲手处决,修复心灵破绽,重拾刀意。”邵云天一脸恨意。

“哼!我八荒殿肉身境弟子中,出一名领悟刀意的才俊,亦极为珍贵了,居然被云雨宗的人毁掉,这是弥天大罪!邵师弟,你放心。为兄一定如你所愿。”真气境刀客双目中白银刀光绽放,万象俱灭。“跟上去,盯紧那群云雨宗的废物!”

………

西域。

大沙漠。

沙漠中一个中等国家,人口有数千万上下,以一片绿洲为根基。建立起来了王朝。其中也有武道宗门。

这一日…

异象降临这个与世无争的沙漠国度。

四面八方,有风沙涌入这片珍珠般的绿洲。

下一刻…

原本晴朗与风和日丽的天穹,骤然被无尽的黑暗笼罩了!

就在沙漠国度的百姓惊惶错愕之时。

黑暗中,出现一双猩红的妖眸,狂暴与邪异的妖气,如龙卷风般扫荡了这片沙漠绿洲。

“吼!!!!”

妖吼声仿若来自上古蛮荒,要降临下来灭世的灾难。

一个呼吸之后。黑幕被撕开,光明重现。

然而,沙漠中的这片绿洲,竟然已经寸草不生,沦为无尽的荒芜与废墟。再也没有人活下来。

一尊年轻男子,沐浴在无尽的霞光与瑞气中,十分安静,如堆雪的玉树,悬浮在虚空中,舔舐了一下嘴唇,而后打了一个饱嗝。

他的双眸若血海一般深邃与可怕,可以吞噬一切生灵。

擎霖妖皇!

竟然是被一群妖侠围攻,负伤遁走的擎霖妖皇!

“该死的妖侠!若不是你们将本皇逼到绝路,本皇亦不会吃这种血脉卑贱的沙漠人族!太难吃了呢……”擎霖妖皇,竟然一口气将一个沙漠中等国家的数千万生灵,瞬间吞吃了!

手段之凶残狂暴,无法描述。

“皇,您恢复了,”

十道至邪的妖光闪烁,下一刻,出现十头满身黑甲,头有尖角的妖将,妖气如渊似海。

十头妖将单膝跪伏在擎霖妖皇身前。

“皇,北玄妖皇的部族,正涌入南域,战争要爆发了。北玄妖皇被困死在南域烽火帝国落日山脉。等待无尽的妖侠猎杀。”一头妖将禀告道。

“嗯…”擎霖妖皇头上冲出琉璃色的尊贵妖气,慢条斯理的道。“我们也去南域吧!”

“皇,我们要救援北玄妖皇么?”另一名妖将错愕。

“南域有本皇感兴趣的至宝!”擎霖妖皇缓缓闭合那猩红妖目,“那人族少年,逃遁回了南域,但本皇能够闻到他的气味…他身上,有一件妖族至宝,连本皇都被吸引了,一定要得到!”

“十大妖将!随本皇一起,潜入南域!去饱尝那南域生灵的脑浆与血肉!”

至邪的妖音,响彻这片荒苦的大沙漠。

一片片妖风吹过,留下无尽的焦土与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