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一巴掌抽翻

第九十四章 一巴掌抽翻

夜幕四合。无星无月。

在一块广袤的平原上,熊熊燃烧着几团篝火。

极目处是怪兽般择人而噬的群山,莽莽丛林。有寒鸦聒噪与蛮兽咆哮之声,由远及近传来。

萧寒与五十名云雨宗内门弟子,围坐在篝火边,烧烤着野味,分吃干粮;一群倦怠的蛟马趴在一边打着响鼻。

“萧寒师兄,翻过这片山脉,会出现几条岔道…”一名娇美少妇,半步真气,手握一张地图,与萧寒商议道。“这几条岔道,都可直通帝都。不过,其中一条岔道,不能够通行,那是为北玄妖皇的部族准备的。今次的计划,是引蛇出洞,将北玄妖皇的部族,诸多的妖将与妖兵,统统诱到落日山脉,一网打尽。”

“嗯…”萧寒微微点头。

这时,一名面目粗矿的男子,凑过来低声道。“萧寒师兄,事情透着些不妙啊…东方师哥与诸多真传,别下我们,早早就奔赴落日山脉了。刚才你也瞧见了,八荒殿的人马,虎视眈眈,他们人数足足是我们的一倍,还有真气境坐镇…这个…一个不好,恐怕……”他脸上显现出惊惧的神色,“萧寒师兄,我们还是连夜赶路吧!”

萧寒哑然失笑,心道,这些半步真气,有的是怂包,心中无勇,恐怕终生难以进军真气境了。

“明日再赶路,”萧寒挥了挥手,旋即朗声道。“大家休息吧。”

这些半步真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

“抱歉,萧寒师兄。我等认为,还是早些赶到落日山脉,同东方师兄等真气境大能汇合,方是良策。迟恐生变。既然萧寒师兄要在此白白浪费时间,我等便不奉陪了。先走一步!”

超过一半的内门弟子。站了起来。

“看来,我初入真气境,终究缺少了底蕴,没有威慑力。不能够服众。”萧寒心念一动,“围杀北玄妖皇,歼灭前来救援的妖族。这计划,有许许多多手段通天的妖侠参与,宗主让我这个初入真气境的菜鸟参加行动,事实上,或可能不是为了让我去狩杀北玄妖皇,而是应付路途中的危机四伏。各大宗门。似东方禽师兄这一级数的大高手,早就飞速前往落日山脉了,剩下赶路的,都是些肉身境武者,亦或者真气一段的存在。东方禽师兄并非孟浪之人,之所以别下我,肯定也是在考验我。让我得到磨砺与淬炼…”

萧寒一下子想通了一些关节。

“好吧,既然你们要连夜赶路,那我萧寒亦不阻拦。都走吧,希望你们有机会猎杀北玄妖皇,获得天大赏赐,哈哈哈哈…”萧寒不无讽刺的大笑道。

“走!”

“连夜翻山越岭,前面或可能有我们的人接应,留在这里过夜,恐怕遭到八荒殿与其他势力的偷袭。”

“萧寒师兄毕竟刚入真气境,恐怕是靠不住的…”

……

有三十名内门弟子。最终选择了离开。牵出蛟马,驰入黑黝黝的群山中。

“你们为何不离开?”萧寒笑看剩下的二十名内门弟子。

“萧寒师兄,以我们的修为,半步真气,即便进入落日山脉。亦无济于事,恐怕连北玄妖皇的影都瞧不见,便被它的妖气崩碎了。传说每一尊妖皇,都是吼碎山河的大能,一口气能吞噬一个国度的无尽生灵。只有高段真气境,才有本钱与妖皇抗衡。北玄妖皇虽然重伤,奄奄欲毙,也不是我等肉身境能够觊觎的。况且,局势非常混乱,有其他帝国的妖侠秘密潜入,这非常危险。与其前去冒险,还不如沿途与其他宗门的肉身境,低段真气境周旋,死中求生,锤炼精神。”一名瘦小的半步真气快人快语道。

萧寒点了点头,眼睛微微一眯,“我曾与妖侠方师哥去往西域,围剿另一尊妖皇,在几十位妖侠分担了绝大多数妖气的情况下,我依旧险些被妖皇些许妖气崩碎肉身。妖皇一吼,山河成灰,的确非同小可。好了,大家休息吧。”

萧寒盘膝坐在篝火边,眼观鼻鼻观心,犹若老僧入定,自我内视…

心脏深处,缠满封印的妖蛋。

至邪的妖气在翕张,有四枚封印碎掉了。

除了带有‘天子神拳’,‘不灭金身’,‘七碎刀诀’痕迹的三枚封印之外。

另一封印,初碎,有‘九转神功’痕迹。

“一定是我走火入魔,触发了这枚带有‘九转神功’痕迹的封印,使其碎裂掉了。救了我一命。”萧寒心中默想。“不过,随着封印越碎越多,妖蛋的生命力便越来越强…”

四枚封印碎掉的位置,那白壁般莹润的蛋壳上,出现了如发丝的裂痕,惊世的妖气缓缓渗透而出。

这强化了萧寒感应妖族的能力,但亦极危险。

每碎裂一枚封印,妖蛋就愈加接近孵化!

“天知道这妖蛋中,会孵化出来什么凶物…不行,我必须要悬梁刺股,刻苦修行,将一切危险,扼杀于摇篮!再不济,也要将灵龟真气修行到极高境界,用龟息式,去强行封印妖蛋。”

萧寒预感到了潜在的危险。

“抓紧时间修行吧…”

萧寒心念一动,武学光茧从心脏中喷射而出,不灭金身第31~40个动作,萦绕在萧寒身前。

萧寒催动刀意,斩碎任何虚无杂念,潜心观想起这些动作来。

渐渐臻至无人无我之境。

……

半个时辰后。

马蹄声响彻如闷雷。

八荒殿上百名内门刀客,由一名真气境刀客率领,抵达这片平原,纷纷翻身下马。

他们亦选择在这片平原安营扎寨。

篝火燃烧了起来。

上百名刀客盘膝坐在篝火边,用充满敌意与蠢蠢欲动的眼神,看着萧寒等人。

“厉师哥。他们的人貌似越来越少了…要不然,就在此处动手吧!”邵云天凑到真气境刀客身前,低声道。“今次我们的任务,是伺机将拖在后面的各宗人马铲除,致使各宗元气大伤。底蕴磨灭…”

“邵师弟,你先坐下,”真气境刀客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今次云雨宗太托大了,居然不派真气境殿后…嘿嘿…一群肉身境的垃圾,我杀他们易如反掌,一刀砍碎一片!让他们再多活一刻吧!”

而此时。云雨宗仅剩下二十名内门弟子,从八荒殿那边传来的凶戾与杀气,令他们心中惴惴不安,几乎遍体生寒。他们潜意识都将目光看向萧寒。

萧寒正在修行不灭金身,物我两忘,岩石枯木般一动不动。

“萧寒师兄的定力可真强…”

……

八荒殿那名真气境刀客。享用完整整一头烤羊羔,正准备起身站起来,就在这时,他眉头微微一蹙,低声道。“有人来了。”

下一刻,上百骑蛟马抵达这片广袤无垠的平原。

带来了滔天剑气,将黯淡的夜空照亮。

来了一群剑修。

个个都气息锋锐。剑气盈野。统一身着白色长衫,干干净净,无尘无垢。

是名剑山庄人马。

上百名半步真气剑修,由一名年轻真气境剑修带领。

这真气境剑修,是一名俊伟的男子,大约就是二十二,三岁上下,一身白衣,白净如雪,气势不染尘埃。不沾俗气,十分出尘,仿若是从世外净土中走来,有大宗门弟子的气韵。周身曦光如涓涓水流般流淌。

背着一口普通的青钢剑,超然物外。

“厉渊兄。你好。”真气境剑修朝八荒殿的真气境刀客微微点头,眼中略有一些骄傲与不屑。

“哦?刘锋,你也来了。”八荒殿真气境刀客厉渊,眉头一蹙,分明是对这二十岁出头的真气境剑修,有着很大的忌惮,“你为何不兼程赶赴落日山脉,拖在后面干嘛?很有趣么?”

“呵…厉兄,小弟同你一样,是为了保护这些内门的师弟师妹。”刘锋洒然一笑,意态极为潇洒,玉树临风,令名剑山庄内门诸多年轻女弟子,霞飞双颊,脸如花痴。

“诸位师弟师妹,今夜,便在此处休憩一晚,明早再赶路吧。”刘锋挥了挥手,旋即独自站到一边,双手背负,仰望夜空,似乎是在领悟什么奥妙的意境,淡淡的曦光与宝霞在他挺直如山脊的躯体上流转,飘然若仙。他是一名绝世的天才,处处绽现出来天才的孤独与寂寞。

名剑山庄诸多内门弟子,翻身下马,动作整齐划一,若训练有素的军队,手脚利索的燃起篝火。

“云蓉师妹,吃一块烤肉吧。”一名白衣剑客,将手中烤好的羊肉递给一名风华绝代的女子。

那女子最引人的是一头慵懒微卷的金黄色头发,双眸若宝石,肌肤如象牙,全身剑气若有若无,眼中剑气几乎衍化为实质,令目光都能隔空杀人似的,非常厉害。赫然正是邵家三房的邵云蓉。

自炎火城一场浩劫之后,邵云蓉剑意产生碎痕,但她天纵奇才,在当日那三名真气境凶人巨大的压力之下,产生蜕变,破而后立,不但修复了剑意,反而更加凝实几分,而且已经触及到那层天人永隔的壁垒,整个人处处显现出来尊贵与快要得道飞升的味道。

“白师兄,云蓉不饿。”邵云蓉淡漠的拒绝道。

她目光一扫,忽然,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美眸,一下子亮了起来!她看到了萧寒…“他也来了?分别数月,不知道他的修为达到了什么地步。不过,他的战力已经极为强横了,肉身境中无敌手,现在就看他有没有冲击真气境的契机。”

“恩?”白衣剑客顺着邵云蓉的目光,发现了萧寒,他眼角肌肉一阵跳动,冷厉道。“这小子也来了!当日在邵家族会中,出尽风头,今次,刘锋师兄在场,二十二岁的真气境。整个烽火帝国数得着的妖娆,我倒要看看,他还敢不敢乱出风头!”说完,白衣剑客眼中浮现出来酝酿阴谋诡计的表情。

“白师哥,你不要轻举妄动。今次行动非同小可,别节外生枝。”邵云蓉警觉道。

“嘿…云蓉师妹,那小子同刘锋师哥比,简直就是萤火与皓月争辉!”白衣剑客不停的冷笑。

邵云蓉本想过去同萧寒打这个招呼,但眼前显然并不是时候。

……

云雨宗那边,二十名内门弟子。现在心弦更加紧绷。八荒殿人马虎视眈眈,这就不说了,现在居然来了一群名剑山庄精锐,由一尊少年真气境率领,敌我未分。

他们再度看向萧寒。

而这时,萧寒整个人肌肤下面。绽现出来道道金光,圆润无暇,似乎还有符文与篆字隐隐绽放,说不出的神异。

而且,这层金光,并不是真气所致,而是纯粹由肉身迸发出来!

肉身焕发出来金光。这是什么功法?

“萧寒…萧寒师兄在修炼什么功法?似乎是炼体功法…”

萧寒似乎并不知道名剑山庄大批精锐至此,他依旧是潜心修炼,无人无我。

不灭金身的31~40个动作,不停的观想,体内热流越来越狂暴与汹涌,有一种溢出体外的味道。

……

隔不多时,马蹄声再响,又是一队人马,抵达这片平原。

人未至,浓郁的药香已经远远飘来。沁人心脾。

“药王谷的朋友到了。”真气境剑修刘锋,微微一笑。

下一刻,数十匹蛟马驰入平原。

马上乘客多是年轻貌美的女子,环肥燕瘦,婀娜多姿。

这一队人马。由两名真气境老者率领。这两名老者,全身真气深如渊海,眼眸开合之间,星辉幻灭,曦光炽盛如潮。

……

“是药王谷的女弟子!”八荒殿那边的少年刀客,眼光纷纷炙热起来,一瞬不瞬的盯着那边活色生香的药王谷女弟子,口干舌燥。低声嘀咕道。“真是一个比一个漂亮…身材也极为惹火…早就听说药王谷出来的女弟子,个个都是绝色,若天仙临尘,果然如此…”

……

名剑山庄的诸多男弟子,也心猿意马。

就连那刘锋,眼中都闪过一抹精芒,落落大方的走了过去。“两位药王谷前辈,在下名剑山庄刘锋,这里有礼了。”

“嗯,刘锋,老朽听说过你,烽火帝国年轻一辈中,屈指可数的天才,据说你三岁炼筋皮,五岁就爆骨了。十九岁踏入真气境,一步登天。嗯,果然是不世出的天才,已经冲开11枚真穴,踏入真气二段了。”一名药王谷真气境老者,面露笑容,赞许道。

“前辈谬赞了。”刘锋从容道。

另一名药王谷真气境老者,喟然道。“我药王谷何时才能涌现此等少年天才?真是令人艳慕啊!”

就在这时…

“主事,烟雪不要嫁到皇室…主事开恩…为什么要让烟雪与溪溶师姐嫁到皇室…一入宫门深似海,我们才不要…”一把脆生生的女声,若出谷黄莺,在平原上空缭绕,语气中充满了楚楚可怜的哀求。

“够了!烟雪,溪溶,你们不要再胡搅蛮缠了!你们当知道,能够嫁入帝国皇室,是多么荣耀的事情。今次入宫的,又不止你们两个。就你们两个不住口的聒噪,都给本座闭嘴!”一名中年美妇,脸罩寒霜,叱道。

熊熊篝火之下,只见两名绝色女子,正拉着中年美妇的衣袖,不停的求恳。

一个身穿红衣,十六,七岁,精美的鹅蛋脸,梨涡浅浅,如粉雕玉琢,又如明珠美玉;

另一个身穿白衫,青丝如瀑,玉雪琼枝,肤光似雪,气质空山灵雨,凛然不可侵犯!

这两名女子,赫然正是景烟雪与蓝溪溶!

“别吵了!都安分点!你们两个,上次下山胡闹的事情,本应该受到重罚,面壁思过三年!不过今次,诸多太子与世子要选妃,才免罚你们。坐下!好好温习皇宫守则!”中年美妇冷厉道。

“主事……”景烟雪泫然欲泣,美眸中滚动着令人心碎的泪珠。

“好了,烟雪,先坐下再说。”蓝溪溶拉了拉景烟雪的袖子。

刘锋看到景烟雪与蓝溪溶两大绝色,眼神出现了瞬间的呆滞,下一刻,一抹占有欲掠过他双眸。

“嗯?她们也来了?”恰好在这时,萧寒停止修炼,缓缓睁开眼睛,眼中辐射出道道金光,旋即粉为碎金。他看到了景烟雪与蓝溪溶。说不清道不明的思念之情,立即涌入萧寒心扉,他微微一笑,直接站了起来,朝药王谷众弟子那边走去。

“萧寒师兄你…”云雨宗诸多内门弟子都诧异。

“遇到故人了,过去打个招呼。”萧寒微微一笑。

与此同时,蓝溪溶与景烟雪,也都同时看见了萧寒。她们都欣喜若狂。景烟雪更是脱口叫道,“大叔!你也来了?大叔你过来!”她神态极为亲昵,破涕为笑,若雨过天晴,娇美绝伦。

“嗯?”

这一下,药王谷,八荒殿,名剑山庄,三波人,同时看向萧寒。其中不少男弟子,眼中都流露出妒意与敌意。

那刘锋亦是双目直视萧寒,眸中剑气微闪,全身曦光真气涌动。

萧寒走到药王谷两名真气境老者身前,淡笑道。“两位前辈,晚辈遇到两位朋友,过来一叙。”

两名真气境老者交换了一下眼色,不置可否。

就在这时……

“站住!”

名剑山庄,那名一直殷勤讨好邵云蓉的白衣剑客,霍然站了起来,一步踏出,直指萧寒。“萧寒对吧?竟敢冲撞药王谷女眷!半夜三更,你和药王谷这些姑娘有什么好叙旧的?”

他一边说,一边走近萧寒,并趁机对刘锋道。“刘锋师兄,这小子非常狂妄,曾视我们名剑山庄为无物,在炎火城,口出狂言,行为猖獗。”

白衣剑客走到距离萧寒五步外,停了下来,有恃无恐。“萧寒,你站住,不要动,你不是很狂么?现在我名剑山庄年轻一辈第一天才刘锋师兄就在这里,你放聪明点,现在给你一个选择……”

话音未落!

萧寒身躯一动,人已经闪到白衣剑客身前,一巴掌抽了出去,肉身350鼎力量如青山压塌,瞬间将白衣剑客抽翻在地!

白衣剑客半边身体微嵌在地面,不停的抽搐,爬不起来,满嘴牙齿爆碎,生死不知。

萧寒一脚踩在他脸上,冷笑道。“废物一个,也敢跳出来咆哮,真是不知道死是怎么写的!”

说完,萧寒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全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全场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