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我也是真气境!

第九十五章 我也是真气境!

萧寒一巴掌便将一位名剑山庄弟子拍废了,躺在地上抽搐。

在场所有人都石化了。

要知道,今夜荟萃于这荒原的人马,涵盖了云雨宗,八荒殿,名剑山庄,药王谷,四方势力。

其中,八荒殿,名剑山庄,药王谷,都阵容鼎盛,有真气境坐镇。

就只有云雨宗,寥寥二十名半步真气,与萧寒这个十六,七岁的弱冠少年。可谓人丁单薄。而且,萧寒将真穴封得死死的,枯寂无声,让人深信他是肉身境。

最弱势的一方,一个肉身境少年,就敢当着名剑山庄年轻一辈惊艳妖娆刘锋的面,拍废名剑山庄弟子,他脑袋被驴踢了么?

“哦?”八荒殿上百位刀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真气境刀客厉渊,嘴角扯出一抹狞笑。“看来,这回不需要我们动手了。刘锋一剑就能铲平云雨宗这群废物。”

云雨宗那二十名内门弟子,心中又是震惊,又觉得过瘾,但他们都为萧寒捏了一把冷汗。同时也栗栗自危。

药王谷两名真气境老者,交换了一下眼色。其中一位淡然一笑,“有点意思。”

蓝溪溶与景烟雪目瞪口呆的看着萧寒。

上次带蓝溪溶与景烟雪到薛剑风那一峰拒婚,并出言藐视萧寒的三位药王谷主事,今次也来了。她们一下子就认出了萧寒…

“又是那小子?”

“这小子很狂,上次在云雨宗,当面顶撞,还口口声声要踏入真气境,再到药王谷寻我们晦气。我看他现在,也还徘徊在肉身境,不知道这辈子有没有窥伺真气境的资格。”

“没有任何可能了,今晚就会夭折于此,死在刘锋手中。他当面拍废名剑山庄弟子,这是挑衅与作死。”

……

刘锋眼中闪过一抹暴怒,但很快就平静下来。眼神中有杀机与冷酷,但更多的是不屑与从容。他非常有风度,并没有立即拔剑斩杀萧寒,而是冷冷的看着萧寒,嘴角勾勒出一抹怜悯的弧度。

顷刻之间,名剑山庄所有弟子,全部站了起来。

铿铿铿的拔剑声不绝于耳。

萧寒亦是看着刘锋。他脸无惧色,心道,东方禽师兄临走的时候,让我慢慢玩,宗主又暗示我与其他宗门年轻一辈天才争锋…我萧寒必不会让他们失望,堕了云雨宗的名声。

“你很镇定。或许是对自己的天赋与战力非常自信。”刘锋开口了,语气十分干净与出尘,白衣飘飘,像是从世外净土中走来的圣人,“但你应当明白,肉身境与真气境,天人永隔。我不想亲自出手,你还不配。好了,自碎全身骨骼,下跪,对白师弟磕头,可以保全一条性命。”

他的语气中没有任何威胁与恐吓的成分,平淡得像是在叙述一件事实。

“嘿…挺高高在上的…”萧寒飒然一笑,生命潜能狂暴升腾起来,战意飙升,封印在灵龟式之下的9枚真穴,都微微的悸动;左臂妖帝手掌纹身,亦轻颤起来。

就在这时…

“刘锋师兄!且慢!”邵云蓉展开身法,一下子到了刘锋身边,微微欠腰行礼。“刘锋师兄,萧寒是云蓉的朋友…有生死之交。云蓉恳求刘锋师兄网开一面…”

“嗯?”刘锋深深的看了一眼邵云蓉美好惹火的身段,与那出尘的样貌,微微点头,“好,云蓉师妹,看在你的面子上,为兄网开一面吧。你……”他看向萧寒,“自废一身修为吧。这是底线。亦是一种恩赐。”

“萧寒!”邵云蓉着急的看着萧寒。虽然她知晓萧寒天赋异禀,肉身境中无敌手,但永远不可能和真气境抗衡。刘锋冲开11枚真穴,一剑斩杀,有万鼎之力,以星辰淬炼剑气,无可匹敌,斩杀肉身境武者,动念之间!

“哈哈哈…”忽然,萧寒大笑起来,“高高在上的感觉很好么?我看你乐此不疲。你想碎我全身骨骼?那我就断你四肢!踩你头颅!抽你耳光!”

萧寒厉声咆哮,声音若洪钟大吕,远远传递开去,振聋发聩。

刘锋终于动了真怒,一道真气将邵云蓉送到一边,戟指萧寒。“蝼蚁!给过你机会了,是你不知道珍惜!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你死定了!”

赫然之间,刘锋双瞳中星光曦霞涌动,刹那间,两道剑气朝萧寒头颅与心脏部位爆射而去!剑光璀璨夺目,比世间任何宝剑都要锋利!莫说是人的血肉之躯了,就算是金石,都要被崩成齑粉!

“啊!”三把女声同时尖叫起来。分别来自于蓝溪溶,景烟雪,邵云蓉。

云雨宗那边的二十名内门弟子,相比较而言,还要稍微冷静一丝。他们毕竟知道萧寒也是真气境,不可能连一招都接不下来吧?

说时迟那时快,萧寒身躯一晃,竟然于电光火石之间,躲开了这两道必杀剑气。

“噗嗤!!!!”

大地被洞穿两个巨坑,触目惊心。

萧寒全身无丝毫真气波动,依旧将真穴封得丝丝的,不打开,他闪身到一边,全身战意节节攀升…‘先试试如今我肉身的极限吧!都说肉身境无法与真气境抗衡,我且试试看!’

猛地,萧寒右脚一踢,空气炸开,一个横扫千军,将一块竖在荒原中的巨岩踢了起来,若投石机发射石弹,轰然砸向刘锋。

萧寒开始了悍然反击。

“哦…思维反应速度,比绝大多数肉身境武者快了数倍,能躲开我的星光目剑,不错…是一只较为强壮的蚂蚁。”刘锋右手食中二指成剑诀,一道曦光轻轻一扫,将那巨石震为齑粉。

“死!”

萧寒肉身力量鼓动,如人形蛮兽一般,天子大势横空出世,空气若水波般一分为二,强行碾开,令萧寒气势臻至巅峰,躯体都仿若高大了起来,指天踏地,霸绝天下!

一式御驾亲征,令萧寒呼吸之间,已经暴窜至刘锋全身,右拳轰出!

君临天下!

刘锋全身衣袂长发,被刮得往后飞扬,但他嘴角蕴含冷笑,右手食中二指上沾满星辉,横扫而出,“破!”

“噗嗤!”

萧寒的天子大势被曦光直接击溃,四散而开。

剑气余韵瞬间扫过萧寒躯体!

……

“死了,这小子身躯都将被剑气撕碎,四分五裂。肉身是挡不住真气的。更何况是名剑山庄十大剑诀之一的‘星空剑诀’。”药王谷一名真气境老者断言道。

说时迟那时快!

“轰!”

萧寒肌肤下面,爆出无尽的金光!他双眸亦变得金光灿灿,耀眼生辉!整个人,若金佛一般,宝相庄严,镀了层金似的。

不灭金身热流,从体内涌出,化为无尽与神异的金光!

这道剑气余韵,在萧寒躯体上碾过,竟然只留下一道发丝似的剑痕,鲜血刚刚飚出,便被金光湮没,伤口迅速开始修复!

“嗯…这道剑气,大约是1500鼎的力量,破掉了我的天子大势之后,力量十不存五,我修行不灭金身31~40个动作,体内热流化为金光,足可以抵御这股绝强的力量!看来,不灭金身只修肉身,与真气无法融合,也是大有玄机的,恐怕,将不灭金身100个动作全部炼成,肉身将硬扛真气攻击,不死不灭!”

萧寒双足矗立如山,整个人沐浴在金辉之中,不带半点真气波动,但肉身之强,令人侧目!

“什么?真气都杀不死?这是什么怪物?肉身强横得如人形蛮兽!”

“不!他修行了一门炼体功法,绝世无双,能够扛下真气!”

“太不可思议了,但凡肉身境武者,只要被真气稍微擦一下,全身都会被碾碎成渣,这小子却能硬扛…”

所有人都动容了。

“哈哈哈哈!你就这点本事么?”萧寒金光绽现,脑中还在不停观想不灭金身的31~40个动作,不停的巩固,使金光越来越炽盛,四面八方的温度,都逐渐升腾起来。

蓝溪溶与景烟雪,都看得痴了,心想,大叔真是无所不能啊!

邵云蓉忐忑的心终于平复了一些,心中震惊不已…短短几个月,他的修为竟然又有了疯狂的进步…

……

八荒殿刀客一方。

“这小子必须扼杀。肉身境就这么厉害了,万一成长为真气境,日后将成为我八荒殿的劲敌!必须要趁他羽翼未丰之前,将其剪除!”真气境刀客厉渊,脸上阴晴不定。

……

而云雨宗二十名内门弟子,现在都对萧寒产生了膜拜与彻彻底底的折服。他们没想到,萧寒不暴露真气,都能够和刘锋这种妖娆对抗一二。这简直不可思议。

……

“雕虫小技!”刘锋脸目阴鸷,双手剑诀成型,一缕缕星河曦光冲出,大开大合,眨眼间,就有数十道曦光斩向萧寒。这星光剑气,以本命真气为根源,用星光淬炼,一旦炼成,洞穿一切,杀人杀鬼,非同小可。

一时间,整个荒原上布满了迷离的星光,星沙飞卷,意境浪漫飘渺,但任何人都知道,每一缕星光剑气,都重如山岳。

萧寒身法疾快,在星光中不停的穿插,看似狼狈,但总能够险之又险的躲过去。而且,萧寒的身躯不停朝刘锋靠近!

……

“这少年的思维反应速度,竟然不输给真气境一段的武者,真是异数,难怪能够躲开刘锋的剑气。”药王谷一位真气境老者动容道。

“是很难得。不过,迟早要死。刘锋还未拔剑,一旦拔剑,一步杀人!”另一真气境老者断言道。

当萧寒靠近刘锋还有二十步的时候!

“铿!”

一口单刀突然从储物戒中跳出,握于萧寒右手!

本来,萧寒开辟出真穴之后,就不需要再用储物戒了,但这次为了隐匿伪装,他便放了几口单刀于储物戒中,以备不时之需。

单刀在手,萧寒气势越来越锋锐,刀势节节攀升,永无遏制!

绝世孽龙出世!

“死!”

萧寒右手化为虚影,一道道刀光以声音的速度,朝刘锋爆斩而去!

如今,萧寒已经将刀道融入真气。在不催动真气的情况下,萧寒一个呼吸恰好可以斩出340刀,同音速一致;若催动真气,则一个呼吸680刀,是音速的一倍。

“噗!噗!噗!噗!”

音速刀光,暴风骤雨般朝刘锋席卷而去。

“咻!咻!咻!咻!”

无尽的星沙与曦光,萦绕刘锋周身,将刀光绞灭。

赫然之间!

“碎玉式!给我碎!”

“砰!砰!砰!砰!”

无尽的刀光,开始炸开,夜空中撕出漫天的碎玉痕迹,璀璨的刀雨将刘锋裹住了!

“噗!噗!”

刘锋的衣袍被一点刀雨切开一线。

萧寒状若疯狂,音速刀光永无止歇的斩出,而后又炸开,令人防不胜防!

终于!刘锋退了一步!

萧寒纯以肉身修为,令一名真气境天才退了一步!

就这种成就,足以名动这片山河了!

但还没完…

赫然!

“嗡!!!!”

八荒殿那边,所有内门刀客,背上的单刀发出悸颤与刀鸣,并轻微挣扎起来,一缕缕无形刀势,朝萧寒汇聚!

“是刀意!”

真气境刀客厉渊,脱口而出!

下一刻…

一缕空气化为刀意,以超过声音一倍的速度,骤然切向刘锋!鬼神易辟!灭尽虚无!

“咻~~~~”

一缕星光冲刷,欲要阻止这缕刀意。

但刀意的速度超过声音一倍,猝不及防之下,竟差了半步!

“哼!”刘锋微微一蹙眉,头一偏。

“噗嗤!”

一撮黑发被刀意切断!

整个荒原,响起倒抽凉气的声音!

“够了!”刘锋终于盛怒若狂。

他右手握住背上的剑柄,赫然之间,无尽的星沙从他头顶洒落,衬得他飘渺出尘。足足十一道庞大星河,奔腾咆哮,冲天而起!

无星无月的夜空,被照得璀璨无匹,星辉耀眼,十一道星河横贯长空,每一道星河中,都酝酿绝世剑气!

一轮皎洁的明月,从刘锋身后冉冉升起,他长剑在手,宝相庄严。“能够逼我拔剑,你死得其所!”

……

“将再无悬念了。那云雨宗少年,瞬间被斩成灰飞烟灭。”

……

“哈哈哈哈哈!过瘾!刚才打得真是过瘾!”萧寒大笑起来,浑身金光灿灿,双目中亦有金色光束喷出。

下一刻…

“砰!砰!砰!砰!”

9枚被封印的真穴,一起炸开!

无尽的曦光与宝霞从萧寒躯体中喷薄而出,梦幻迷离,古老质朴的真气布满了整个荒原。

“嘿嘿,真气境很了不起么?我也是!”萧寒洒然一笑。

……

全场呆滞!

石化!

鸦雀无声!

……

“什么?这少年也是真气境?他才多少岁?没搞错吧?”药王谷一位真气境老者,直接站了起来,目瞪口呆的看着萧寒。

“十六,七岁的真气境…这天赋…”另一真气境老者颤声道。“堪称逆天了。”

……

“大叔…大叔是真气境!天啊!溪溶师姐!大叔居然是真气境!”景烟雪忽然热泪盈眶,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怎么的。

蓝溪溶呆滞的看着萧寒,美眸中异彩连连。

……

当初藐视萧寒的三位药王谷主事,亦感觉脸皮火辣辣的,像是被人狠狠的抽了一巴掌似的。

……

“没…没想到…他…他已是真气境了…”邵云蓉安静了下来,痴痴的看着萧寒。

……

萧寒全身曦霞缠绕,气质变得尊贵无匹,看着刘锋。“我说过了,做人不要太自以为是了。你不是想断我的骨头么?我今天要打得你满地找牙!连你妈都不认识你!”

“嘿…宗主与东方禽师兄的意思,恐怕就是要我这么干吧?”萧寒心中愈发得意起来。

………

PS:汗,兄弟们能否支援几张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