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异国妖侠

第九十六章 异国妖侠(大章)

荒原被无尽的神曦与霞光笼罩了。

荒寂的夜空变得瑰丽起来,处处都是虹光。

两位少年真气境,在对峙。

一个是名剑山庄当代最年轻的真气境,冲开11枚真穴,初入真气二段,妖娆明媚。引星光淬炼剑气,修成星空剑诀;

另一个是云雨宗彗星般崛起,名不见经传的真气境一段,年仅十六岁,冲开9枚真穴,真气古意盎然。一直藏拙,骤然爆发,一鸣惊人。

“哦…原来你亦是真气境,怪不得如此狷狂。有狂的资。不过,我看你的真气,有古意,应当不是自己修行出来的。是有奇遇吧?不能够自己修行出真气,依靠奇遇,不能称之为天才。”刘锋全身沾满星沙,头上11道星河,大放异彩,剑啸天下,身后有一轮圆月。意境十足。

“我不管那么多,能够拥有力量,就是王道!物尽其用!不要啰嗦了!你是名剑山庄最年轻的真气境,我是云雨宗最年轻的真气境,战吧!势不两立!战吧!”萧寒全身战意沸腾,天子大势加持,整个人仿佛拔地而起,昂藏盖世!

用肉身力量释放天子大势,与用真气释放天子大势,是两个概念。

如今,萧寒头上的天子虚影,神曦缭绕,几乎凝为实质,霸绝天下,蕴含君臣佐使之道。

“好强的气势…”观战诸人,身体都忍不住往后缩。唯恐殃及池鱼。

八荒殿的内门刀客,刚才还叫嚷要灭掉萧寒等人,现在都噤口不言。真气境刀客厉渊,眼中白银刀气炽盛,蠢蠢欲动。

就在这时…

“死吧!既然你是真气境,斩杀了你。才能显出我的天才!星空剑诀!星河剑气!”

刘锋心念一动!

“轰~~~~~”

“轰~~~~~~”

“轰~~~~~~”

……

头顶星河澎湃,终于酝酿出璀璨与熏天赫地的绝强剑气,一道道的斩杀下来!

每一道剑气,都有门板大小,数十丈长,星沙漫卷,犹如群星陨落。

手段通天。

刘锋双眸中曦光炙盛,星辉喷薄,厉声道。“死!”

强烈的星光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嘿…灵龟甲!”

萧寒心念一动。漫天曦光瞬间组成一片五,六亩地大小的龟甲,古铜色,布满的象形文字与甲骨文,固若金汤。遮天蔽日,盖住萧寒。

“噗!噗!噗!噗!”

一道道星河剑气轰杀在龟甲上,爆发出来地裂山崩之声,四面八方的土地都被剑气余韵崩得龟裂四起。

“天!真气境武者之间的战斗,同肉身境武者的战斗,简直天壤云泥!这些剑气,足以毁灭一座城池了!退!快后退!”

然而。至强的星河剑气,却没有洞穿龟壳防御!只是斩得龟壳表面荡起波纹涟漪,却没有被击穿。

要知道,灵龟尊者当年。就是靠一张龟壳,纵横西域而不死。

灵龟真气的神髓,就是隐匿与至强的防御。

“轰!轰!轰!轰!”

一道道星河倒垂与暴泻,流星雨似的陨落于那片龟甲。奈何,龟甲屹立不动。任凭风浪起,就是不破不灭。

萧寒隐匿于龟甲之下,悄无声息。

过不多时…

“什么?这家伙的防御竟然强横如斯…”刘锋白璧般出尘与俊俏的脸容,泛起些许疲态,一**风骤雨般的狂攻,令他的真气,有所消耗,但寸功不立!

“我看你能躲几时!”刘锋停止轰击,保留真气。

就在这时…

“轰!”

龟甲化为无尽曦光,冲天而起!

萧寒裹在曦光之中,人已经冲到天上一道星河前!

“给老子破!”

萧寒吐气扬声,一招君临天下,暴打而出!

君临天下,以势压人,可以令力量提升一倍!

可以说,萧寒这一拳,以真气的形势宣泄而出,有万鼎之力都不止!

“砰!”

一条星河,竟然被萧寒仿若巨兽般的拳力,直接崩碎!

星河粉碎!化为斑斑驳驳的星光,若蒲公英般漫天飘扬。

“再破!”

击碎一道星河,萧寒身躯在半空中横移,又将第二道星河击穿了;

接着是第三道,第四道…

“放肆!”

刘锋又怒又急,欲要重整旗鼓,从星河中轰出剑气,斩杀萧寒。

但似乎已没有机会。

“噗~~~~~~”

一道刀光蕴着炽盛的霞光,以超过音速一倍的可怕速度,狂斩而至!

这一道刀气,最起码有数千鼎力量,排山倒海,所向披靡!

“可恶!”

刘锋身形闪动,间不容发闪了开去。

地面撕开一道十丈长,一丈阔,足足一米深的巨坑,烟尘飞卷,触目惊心!

“噗嗤!噗嗤!噗嗤!”

与此同时,天空中的星河,再裂两道!无尽的星光在徜徉与飘翔,瑰美到了极致。

萧寒左手挥刀,右手出拳,如入无人之境!

刘锋刚刚躲开一道刀光,又是一道刀光劈头盖脸的砍了下来,仿若上古巨兽的啃噬。

……

“云雨宗这名少年真气境,手段太多了。机变百出。论修为,他真气一段,开9穴,真气量不如开11穴的刘锋。但他先守后攻,磨灭了刘锋的锐气,而后一鼓作气反击,拳与刀并用,既诡诈,又凶残…”一名药王谷真气境老者,双目显惊容。“我仿佛看到了一尊未来的妖侠在冉冉升起。”

“对,云雨宗这少年,相比刘锋,或可能更有资格成为妖侠。虽然我们不是妖侠,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做出评价。”另一真气境老者点头道。“所谓的妖侠。并不一定是修为多高,但一定是战斗力强横,手段层出不穷,兼且诡变万端。”

……

不多时,11道星河,已经彻底粉碎,夜空中霞光炽盛,如梦似幻。

而刘锋被萧寒不断砍出的刀气,逼得手忙脚乱。应接不暇。

地上布满了横七竖八交错的刀痕,一片狼藉。

“哈哈哈哈!你该不会只修炼了一种剑术吧?真是白痴!你若多学几门武技,也不至于这样被小爷我压着打吧?哈哈哈哈!”

赫然之间,萧寒打出一式御驾亲征,曦光破开空气。萧寒如一头人形凶兽,眨眼就从半空中碾压下来…

刘锋只看见一尊拳头在他瞳孔中骤然放大!

下一刻…

“砰!”

刘锋面门上重重挨了一拳,一口牙齿爆碎,面部被打得微微凹陷下去,惨嚎一声,人已经横飞出去。

萧寒一只脚踩在刘锋那肿胀如猪的脸上,不停的碾着。“你不是高高在上么?你不是自以为是么?还不是被小爷我踩在脚下?修炼了一门剑术,就跑出来装世外高人,彻彻底底就是找死!”

刘锋双目中爆射出凶戾与怨毒的光芒,赫然。躯体中冲出一道星光剑气,直斩萧寒!

“砰!”

萧寒一拳将这道强弩之末的剑气崩碎,右脚暴踢,将刘锋如沙包般踢飞出去数十米远。骨骼碎裂声炒豆子般响起。

萧寒身躯一晃,又冲过去将刘锋踩住。嘿嘿嘿的狞笑连连,心想,看来,武技还是学得越多越好,底牌越多越好。

萧寒身兼灵龟三式,刀道,天子神拳,花样的确很多,对战时,可以随心所欲的施展出来诸般绝学。效果惊人。

“对了,你似乎连剑意都没有领悟…妄称天才!你若有剑意,我还忌惮你几分,废物!”萧寒又一脚,将刘锋踢飞出去。

刘锋虽有真气护体,但也架不住萧寒这样**,此时,全身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连连咳血,战力全无。

“快…快去救刘锋师哥…”名剑山庄上百内门弟子,纷纷惊恐,持剑朝萧寒这边靠了一步。

“一个个的都站住!谁再敢过来一步,立刻杀死!”萧寒用手一指,眼中曦光闪灭,名剑山庄上百内门弟子,个个噤若寒蝉,显然是被震慑住了,吓得一动不动。有的甚至连连缩身后退。

云雨宗二十名内门弟子,热血沸腾,全部站起来,恨不得朝萧寒跪拜下去。

这一回,是狠狠的折辱了名剑山庄,为云雨宗争夺了脸面。

“萧寒…能否…能否不要再伤害刘锋师兄了…”邵云蓉出口道,用央求与一种极为复杂的眼神看着萧寒。她始终没有想到,眼前这个脸上犹有稚气的少年,如今已经成长到她永远遥不可及的地步。

“哦…云蓉,既然你求情,我就放他一马。”萧寒蹲下身,拍了拍刘锋肿胀的脸颊,轻声道。“好了,以后行走江湖,不要这么多优越感了。不然,你会死得很惨。我这个人,心肠柔软,这才饶你不死,若是遇到其他凶人,此刻你早就粉身碎骨了。哈哈哈哈!”

萧寒如拧小鸡似的将刘锋抓起,直接往名剑山庄那边一扔。

众名剑山庄内门弟子,手忙脚乱的将刘锋接住。

“把这人杀了也不妙。会挑起云雨宗与名剑山庄之间的激斗。不过,现在他已经半残,就算是伤势恢复旧观,今日一败,也必然在他心灵留下阴影,以后恐怕也不会再有寸进了。”萧寒心中暗道。“我将名剑山庄最年轻的真气境废了,不知道宗主会不会高兴,他老人家要是一高兴,给我百八十块真气灵石,那我就爽死了…”

旋即,萧寒朝药王谷那边走去。

八荒殿诸多刀客,一个个都将目光看向厉渊。

邵云天失魂落魄,“想不到…这…这小子已经晋升真气境…而且,而且手段这般凶残…我…我这一生,怕是及不上他了…”他心灵破绽越来越大,全身刀势驽钝,也算是彻底废了。

厉渊狠狠的盯着萧寒,想出手。但看了看昏死过去的刘锋,还是忍住了,心道,这件事情,必须要上报给我八荒殿高层,让师哥师姐们出手,将这小子击杀,不能够任由他成长下去。否则,极可能成为云雨宗又一名妖侠。

“两位前辈。晚辈想和两位朋友叙叙旧。”萧寒对药王谷两位真气境老者微微施礼道。

萧寒悄悄查看这两位老者的生机状态,只见他们体内都有31枚五角星真穴在翕动,曦光流淌。是初入真气四段的人物。

“可以。”一名真气境老者笑着点头道。

萧寒称了声谢,走到景烟雪和蓝溪溶身边。

现在,药王谷众女弟子。个个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蓝溪溶和景烟雪。

“你…你…”那三位曾经藐视过萧寒的药王谷主事,此刻都哑口无言,神色十分尴尬。

“哦?三位,我们又见面了?嘿嘿,当初,你们似乎说过,但凡我萧寒晋升真气境。到了药王谷,你们扫榻相迎,对吧?还说过要给我端茶递水?不过,扫榻相迎与端茶递水。就免了吧,我萧寒并不是一个锱铢必较之人。”萧寒淡笑了一下。

“小人得志!”那三位主事灰溜溜的走开了。她们只是肉身境,与真气境相比,生命层次不同。没有底气抗衡。

“大叔,你真成就真气境啦?你好厉害!”景烟雪眼冒金星的道。

蓝溪溶亦再也难保芳心的平静。粉拳紧握。“大叔…你真厉害…你才十几岁耶,就成功冲击真气境了,真是难以想象。”

这时,萧寒发现两女粉脸上犹有泪痕,显然是刚刚恸哭过。萧寒不解道。“你们遇到什么伤心事了么?”

“大叔…”景烟雪拉着萧寒的袖子,将芳嘴凑到萧寒耳边,吐气如兰,低语道。“大叔,今次我们要被强嫁入烽火帝国皇室。烟雪和溪溶师姐都很不情愿哩…大叔…要不然,你立刻带烟雪和溪溶师姐走吧!我们才不要嫁到皇室!”

“呃?”萧寒目光一扫,看见景烟雪俏脸羞红,眼波迷醉,眼神中充满了期待与一丝情窦初开的少女情怀。她亦抬头看了萧寒一眼,接触到萧寒的目光,立即躲开,低着头,咬着牙。

“强嫁到皇室?”萧寒听到这件事,心中涌起一阵很不舒服的感觉。他没有再说话,直接走到药王谷两位真气境老者身前。

“两位前辈…”萧寒刚刚开口。

“少年,你不必说了,我们都知道了。”其中一名老者看了看蓝溪溶与景烟雪那边,又看了看萧寒,颇有深意的道。“十六,七岁的少年真气境,战力又如此高明,能够越级挑战…是有资格迎娶我药王谷女弟子。不过,此事关系到皇室。”

“两位前辈,烟雪与溪溶,意并不愿意嫁到皇室。强嫁,恐怕不妥吧?”萧寒蹙眉道。

“嫁到皇室,是非常荣耀的。是她们最好的归宿。”另一名老者语调略微生硬的道。“少年,你虽然妖娆,却还未有底蕴与皇室作比较。”

“哦?”萧寒心中恼怒,强行隐忍。

“少年,看来你很不忿。这样吧,老朽愿意同你赌一赌你的前途。”先前说话那老者,眸中睿光闪动。“两年。以我们的身份,可保烟雪与溪溶两年不嫁入皇室。这两年,你若能够成长到足够强,那么,未必不能够让你得偿所愿。但两年是极限,到时候,你若裹足不前,亦或者进步不够大,烟雪与溪溶,势必嫁入皇室。好了,多余的废话不需要再说了,能够许给你两年之期,已经是天大的脸面了。你现在想强抢人,亦不可能,你少年天才,但不是我们的对手。而且,一旦抢人,将遭受药王谷的通缉,整个帝国,容不下你,即便是你们宗主,亦护不住你。”

“两年…”萧寒目光闪动。

“放心,以我们在药王谷的地位,保护烟雪与溪溶两年时间,不成问题。”老者微微一笑。

萧寒权衡一番,侧头看了看绝美的蓝溪溶与景烟雪,而后点头道,“两年时间,一言为定!”

三人定下誓约。

萧寒步到景烟雪与蓝溪溶身边,低声道。“好了。别哭鼻子了,我已和你们药王谷那两位真气境前辈说好了,今次,你们不用嫁入皇室,两年后,如果你们愿意,我可以去药王谷接你们。”

“愿意,愿意,怎么不愿意!”景烟雪连连点头。欢喜无限,一脸羞红。“大叔,说好了!两年,你一定来药王谷接我们!”

蓝溪溶偷看了萧寒一眼,亦是一脸通红。芳心砰砰乱跳。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道。“溪溶亦愿意…”

气氛变得有些旖旎。

然而,就在这时…

“哦…果然有一些人拖在后面…”一把冷漠高傲的声音,从荒原一端传来。“全部都是半步真气,是烽火帝国几大宗门,最有可能突破,晋升真气境的弟子。不错,很不错。”

“谁?!”

荒原中所有人。循声望去。

只见,一名二十六,七岁上下的年轻男子,闲庭信步般踱了过来。

他身穿一身金黄色的战甲。手持黄金战矛,全身曦光涌动。

那是金色的曦光,金光万丈,他的头发根根晶莹。是金色。双眸中亦是喷射出金色光束。

整个人,便若黄金铸成!

黄金战矛上。缭绕着淡淡的符文。

他走到哪里,哪里就被炽盛的金色光芒淹没。

萧寒双眉紧蹙,他看到,这金甲人的躯体中,燃烧着48枚犹若黄金般的五角星,那金色的炙盛真穴,让人看一眼,就双目刺痛。

“这人和方师哥的境界一样!是真气五段!而且,他的气势似乎不比方师哥弱!这是哪方势力的至强者?肯定不是我们云雨宗的!”萧寒心中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阁下是谁?”药王谷一名老者站了起来,脸上渲染出来很明显的不安。“阁下真气五段,神曦如海,一定不是籍籍无名之辈。但并不是我烽火帝国皇室,以及五大宗门中的高手……阁下是?”

“今次,你们烽火帝国与几大宗门,真是太过了。北玄妖皇,人人得而诛之,你们竟然将其困死在落日山脉,不许其他帝国势力插手,想要独吞。这样很过分。你们引起了公愤,懂么?”那金甲人,用怜悯的目光看着荒原上的人。

他全身金光越来越炽盛,每走一步,气势就攀升一分,泼洒下金色光辉,让人产生了一种要朝圣的心境,要去膜拜。

萧寒心中一动……是其他帝国宗门的高手!或许是妖侠!潜入了烽火帝国,想对北玄妖皇强分一杯羹!这人能够瞒过烽火帝国皇室与五大宗门,从我们后面包抄而来,一定有着非凡的领与心计!

“阁下,北玄妖皇的事情,是烽火帝国同其他帝国经过协商之后,诸多势力许可,我们才在烽火帝国境内,进行围杀…”一名药王谷老者解释道。

“不,北玄妖皇的价值太大了,你们烽火帝国与几大宗门吞不下去的。”金甲人摇了摇头。

“阁下…既然…既然你觊觎北玄妖皇,为何不直接去落日山脉厮杀争夺…为何…为何追踪我们!”八荒殿真气境刀客厉渊,满头大汗,惊惧发问道。

“我可以迟些再去落日山脉。但是你们这次太过了…我必须要给你们一个小小的惩罚…这里全部都是半步真气,甚至还有几名真气境,如果全部死亡,那么…几大宗门,应当会小小的肉疼吧…”

说话间,金甲人全身战意沸腾,手中黄金战矛,斜斜一举,怒击苍天,淡淡的金色铭文与神曦喷薄而出,隐隐约约,有嘹亮的战歌在唱响!

整片荒原,都被炽盛如海的金光覆盖了!

“这完全就不是一个级数的!”萧寒被这金光压制得满头大汗,他知道,金甲人的战斗力,至少与方凌师哥,是一个级数的!他要杀荒原上的生灵,吹灰般简单!

“阁下,你一定是其他帝国的妖侠!你真气五段,摘星拿月!你为何要持强凌弱!”厉渊用哀求的声音嚎叫道。

“嗯…”金甲人认真的点了点头。“这样杀你们,你们未免不甘,而且,对于我来说,没有挑战性…好了,给你们一个时辰的时间,你们迅速逃遁,一个时辰之后,我开始猎杀…哈哈哈哈!很好玩!”

他竟然将众人当成了猎物,要一个个的猎杀,从中获得乐趣!

说完,金甲人竟然盘膝坐了下来,黄金战矛平放于膝上。“一个时辰,抓紧时间逃命吧。或可能有生还的机会。虽然很难。”

……

“马上走!”两位药王谷真气境老者,脸色紧绷,马上组织药王谷人马逃离。

“少年,你自己逃命吧。不过你放心,两年之约,我们不会忘记。但你今次若死在那异国妖侠手中,一切作废。”一名老者走到萧寒身边,凝重的道。

萧寒隐约感觉到,这两名老者身上,或可能有什么逃命的底牌。

“好!”萧寒重重的点了点头,对蓝溪溶与景烟雪道。“你们等我两年。”

说完,直接奔到二十名云雨宗内门弟子那边。

经过名剑山庄阵营的时候,萧寒停了下来。

此时,荒原已经被一种近乎瘟疫的气氛感染,人人都惊恐慌乱,有一种兵荒马乱的味道。

“萧寒,”邵云蓉牵着一匹蛟马,神色有些紧张。

“云蓉,各自逃命吧。不过,今次你若不死,在庞大的压力之下,很可能冲入真气境。你领悟了剑意,一旦晋入真气境,日后成就一定比那个刘锋高!保重!若有可能,落日山脉见!”

说完,萧寒回到自己那边的阵营。

“萧寒师兄,现在怎么办?”二十名半步真气,以萧寒马首是瞻。

“大家听好了,那金甲妖侠,战力非常恐怖,我们这里所有人加起来,都不够他杀。不要心存侥幸,只能够逃命。前面或可能有我们的人接引。还有…你们之中,今次能够活命的,九成可以突破那天人永隔的关口,踏入真气境!走吧!”

萧寒跨上一匹蛟马,疾驰而去。

很快,荒原上空空如也,留下数十堆篝火。

金甲人盘膝而坐,气息滂沱,金光滔天,金色的眸子中,掠过玩味的表情…“狩猎游戏,是我最喜欢的游戏…”

…… …… ……

ps:是个大章节,没分开,希望大家看爽

月票支持一下吧,被爆出翔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