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我更喜欢扼杀天才

第九十七章 我更喜欢扼杀天才/墨坛文学

异国金甲妖侠的猎杀游戏开始了。几方人马蜂拥而逃。骑乘蛟马翻过山岭。他们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

不多时,众人越过群山,来到一小片荒原,极目尽处,是几条岔道。

停步。

“萧寒师兄,一共有5条岔道,如何抉择?其中一条岔道,应属于妖族通道,有北玄妖皇部族通行。”一名娇艳少妇,策马步到萧寒身前,面容比其他内门弟子冷静些许。

就在这时…

“八荒殿弟子跟我来!”厉渊一声咆哮,直指一条岔道。“前方应有我八荒殿真气境大能接应!我感应到了本源刀气!走!”

话音刚落,厉渊周身曦光喷涌,真气化形为一头巨猿,能有两丈高,青面獠牙,闷声低吼如雷。厉渊一跃跳上巨猿粗犷宽厚的肩背。巨猿践踏地面,发足狂奔,轰隆隆的冲入一条岔道。众八荒殿刀客策马追随。

药王谷两位真气境老者彻底沉稳下来,井然有序的安排诸多弟子进入一条岔道。

蓝溪溶与景烟雪频频回头凝视萧寒,被三位主事催赶着,最终没入黑暗中。

名剑山庄百来名内门剑客,经过商议,分成几队,舍那条渗着妖气的岔道之外,分别有数十人各自进入另外四条岔道。

名剑山庄折损了刘锋这一真气境,群龙无首,只能分散撤离。生死各安天命。

萧寒心中一动,“大家进入药王谷人马选择的那条岔道,快!”

也不知道为什么,萧寒总感觉,药王谷两位真气境老者,似乎过于临危不惧了。彻彻底底就是有恃无恐的味道。

“是!”那娇艳少妇当机立断,旋即蛾眉微蹙道。“萧寒师兄,你不和我们一起么?”

“你们先走。”萧寒脱口道。

娇艳少妇亦不矫情,带领云雨宗门内弟子,快马加鞭,冲入之前药王谷人马选择的那条岔道。

这时,邵云蓉快步走到萧寒身边,沉声道。“萧寒,你怎么走?”

萧寒快人快语道。“云蓉。你亦见过我云雨宗方凌师哥的超卓手段,我感觉那金甲妖侠,气势同方师哥伯仲之间,非同小可。认真来讲,那金甲妖侠纵然给我们一个时辰的时间。我们亦九死一生,危如累卵。今次真是与天争命了。云蓉,你赶紧走吧,不过,你若肯相信我,便选择药王谷人马遁去的那一条岔道吧。”

邵云蓉深深的看了萧寒一眼。“好!萧寒,落日山脉见!”她眼眸中虚无剑意凝实。斩灭恐惧,显示是已经将精神淬炼得锋芒毕露,视死如归。

说完,邵云蓉展开身法。消失于药王谷人马与云雨宗二十名内门弟子所选择的那条岔道。

四周阒寂。便只剩萧寒一人。

萧寒踱步走到那条‘妖族通道’。

“我的真气从这个方位读取到了大量扭曲的妖气,”萧寒微微闭了闭眼睛,心脏中的妖蛋与左臂妖帝手掌纹身,亦感应到了妖气。特别是妖蛋。随着第四枚封印的碎裂,感应妖气的能力递增。此时快速转动着,呼呼呼如马达。

“便行险一搏吧!进入这所谓的妖族通道,利用无数扭曲的妖气,蒙蔽那金甲妖侠。死中求生!”萧寒催动刀意,将脑中杂念泯灭,灵台清明,竟然另辟奇径,发足便朝留给北玄妖皇部族通行的岔道奔去。

奔跑之间,萧寒全身曦光冲出,顷刻间化形为硕大无朋的灵龟,萧寒跃上龟背,向前疾飞。

飞不多时…

猛地,萧寒心脏中的妖蛋高速转动,发出来预警!

“吼!”

一声妖吼从左侧密林中炸响,妖风弥漫,一大片参天巨木拔地而起,近乎布满了整个空间,朝萧寒轰然撞击而至!

“咻~~咻~~咻~~~咻~~~~~”

萧寒挥刀如残影,真气刀光疾风骤雨爆闪,将如山岳般挤压而至的巨木砍成灰飞,漫天爆开。

下一刻…

“人族…真气境人族!”

一头能有一丈高的大妖,头角峥嵘,全身骨刺,周身妖气冲刷,挡在萧寒前面,脚下踏着一条两丈长的猩红色蜥蜴,角质鳞片若神铁铸造。

是一头妖将。

“人族,死!”

那妖将极为残暴,右手一抓,狰狞的妖气巨爪朝萧寒当头抓来,空间扭曲,处处都是中人欲呕的妖气。妖气蜥蜴亦酝酿出一枚脸盆大的妖气弹,一口吐出,腐山蚀海。

“灵龟甲!”

一张古朴龟壳竖在萧寒身前,上古甲骨文与象形文字流转不停,古铜色光泽熠熠生辉。

“砰!砰!砰!”

龟甲挡住妖将凶残绝伦的攻击,下一刻…

“噗!”

空气中涟漪一闪,一缕刀意蕴藉无尽曦光,长达丈许,以鬼神易辟之势,爆斩而出,其速度达到了声音的四倍,杀人杀鬼,一念之间!

“砰!”

妖将硕大的妖头,被刀意绞成粉末。

顷刻之间,无头妖尸分解为一缕缕浓郁的生命精华,流光似的融入萧寒左臂妖帝手掌纹身。

“咻!咻!”

萧寒左臂妖光连闪两次,光泽若琉璃,净无瑕秽。

“又觉醒了两条妖脉!”萧寒心中一喜。

左臂妖帝手掌纹身,已足足觉醒8条妖脉,拥有800鼎之力,差不多能够和一枚真穴中储存的真气媲美了。

就在这时,一种极度可怕的感觉,直刺萧寒背脊!如跗骨之蛆!令萧寒全身汗毛竖起!

“这可怕的感觉,并非来自妖族,那金甲妖侠开始狩杀了!”萧寒不敢怠慢,催动真气灵龟,化为一道流光,没命似的朝前方飞掠。沿途遇到大量散妖与妖兵,萧寒置之不理。只顾奔命。然而,那如芒刺背的危机感,反而越来越炙烈!

………

五条岔道外的小片荒原。

金色曦光照亮的夜空,金甲妖侠手持黄金战矛,仿若从黄金古国中步出。

炽盛的金光衬得他如一尊上古神祇。充满了矜贵与高不可攀的尊严。

他的眼神中交织着莫名的亢奋与盎然。

他走到五条岔道口。

“有点意思…”他冷酷的笑了笑。下一刻…

“咻~咻~咻~~~”

金光万丈,金甲妖侠竟然一分为五,一人化为五人。

顷刻间,五名金甲人,提着黄金战矛。化为五道金色曦霞,分别射入五条岔道。

………

萧寒驾驭灵龟,始终无法甩掉那令他坐卧不安的凶煞与危机,不多时,掠过一片丛林。一片湖泊出现在萧寒视野中。

“吼!吼!吼!”

湖泊外的丛林中,凶残嗜血的妖吼声此起彼伏。

“妈的,再赌一赌!”

萧寒一咬牙,脚下灵龟分解为曦霞,融入萧寒真穴,萧寒一头栽进了湖泊!

入水后,萧寒双目紧闭。无尽曦光内敛,灵龟式涌出,封闭了萧寒的眼耳口鼻身五识,亦封住了脉搏。呼吸…

萧寒若一块没有生命力的枯木,又似一块岩石,彻底坠入湖底,再无声息。

现在。唯一没有封住的,是心脏中妖蛋散发的些许妖气。就连左臂妖帝手掌纹身,都一片死寂。

然而,这一丁点妖气,混淆在这片妖族通道中,与浓烈扭曲的庞大妖气交织在一起,简直无迹可寻,堪称天衣无缝。

……

“吼!吼!吼!”

数头妖将驾驭妖蝠,妖蜥,妖蛾,从密林中冲出,凝视这片安宁的湖泊。但一无所获,正准备离去。

赫然…

一片炽盛的金霞掠过,淡淡铭文闪现,彷如诸神的战歌唱响,那数头妖将,顷刻间就化为虚无。

一尊金甲人,手持黄金战矛,从金光万重的曦辉中走出,凝目看向湖泊,两道金色光束将湖泊照耀成金黄色,若一池碎金。

数个呼吸之后…

“轰~~~~~~~”

金霞一闪,消失于这片区域。

……

一片死寂的湖底。

萧寒沉睡在沙泥与乱石中,双目紧闭,状若死尸。

但萧寒的灵识,并没有封死。

他能够感应到周遭发生的一切,玄之又玄。

“好险…那金甲人刚刚从这片区域掠过…他气息太强了…凶残如上古魔禽…我还不能够出去。就呆在这里吧!小心驶得万年船。”

这时,萧寒悄无声息的内视心脏中几枚破碎封印,那些已经能够修行的武学光茧。

不灭金身第31~40个动作,趁机继续巩固;

研修天子神拳第四式……龙颜大怒;

研修七碎刀诀第二式……碎空式;

……

赫然,萧寒感觉到,在催动龟息式,封掉五识之后,领悟起诸般武学,比平时更加深刻与清晰。

这是一种极为玄奥的状态,无人无我,宠辱不惊,似乎是一个自我小世界。

在这个小世界中,那吞噬人意志的恐惧,似乎再也无关痛痒。

萧寒静心修行。

“天子神拳第四式,龙颜大怒,原来是需要真气,才能够修行的!方师哥说得不错,这门拳法,不单是肉身境可以修行,就连晋升真气境之后,都不可能被淘汰!是至强的武学!”

“龙颜大怒!燃烧真气!发出怒击!”

“所谓怒击,便是将生命潜力爆发到极致,以燃烧真气,大幅度消耗真气为代价,打出超过自身力量数倍的拳法!这便是怒击!”

“燃烧一枚真穴中储存的真气,可爆发出一倍怒击!燃烧两枚真穴中储存的真气,可爆发两倍怒击……以此类推!竟然没有上限!随着真穴越开越多,真气量储存充裕,怒击的倍数越来越大,威力狂暴!移山填海!”

“但是,燃烧真气之后,人会非常虚弱,必须要有充足的真气灵石,亦或者宝药,随时补充耗损的真气。”

“龙颜大怒,亦可以称之为搏命一击,敌若不死,则我亡!”

……

“七碎刀诀第二式,碎空式。这一式,竟然是粉碎一片空间!而且,也必须要以真气为根基,才能够催动!”

“这碎空式,也是根据自己的底蕴,威力层层递进!”

“真气一段巅峰,可以碎裂一丈空间;真气二段巅峰,可以碎裂两丈空间……”

“碎空式,臻至巅峰,一刀可杀千人!”

……

萧寒沉浸于修行‘龙颜大怒’与‘碎空式’两招至强武学。浑然忘却了时间的流逝。

不灭金身第31~40个动作,也是被萧寒观想得愈加坚实圆润。体内热流如万马奔腾,稍微一溢出体外,便金光灿灿,如神祇,如金佛。肉身被淬炼得强横无匹,每一寸血肉中,都有至强的金光在闪烁。

……

三天三夜过去了。

……

“已经过去数天了,那金甲妖侠,或可能已经遁走。说不定,他已经直接前往落日山脉了。”

成功穴蛰三天三夜,令萧寒略微松了口气。

“现在出去吧!或可能赶上落日山脉围杀北玄妖皇的大行动!虽然我修为低微,但亦对北玄妖皇所有觊觎!若能让妖帝手掌纹身,吞噬北玄妖皇,那将是巨大滋补,难以言喻!虽然这很难很难…”

……

就在这时…

赫然!

萧寒脑中浮现出一双至邪至强,妖气滔天的猩红色妖眸!

萧寒全身涌起一种被上古妖禽盯上的危机感!这种危险,比金甲妖侠带来的凶险,还要强了数倍不止,简直令萧寒毛骨悚然!

是擎霖妖皇!

“天啊!这妖族巨擘也来了!它是为了北玄妖皇,还是为了我心脏中的妖蛋?”萧寒全身冰凉,如坠冰窖。

“不行!要赶快到达落日山脉,与东方禽师哥汇合!”

萧寒再也不敢逗留了。

“轰!”

整个人一下子冲出湖面。一跃到湖边。

全身曦光涌动,蒸发着浸湿的衣衫。

此时,已是一个烈日高悬的正午时分。冬日暖阳,令人格外神清气爽。

“呼…抓紧时间去落日山脉吧!”萧寒活动了一下筋骨。

“啪~啪~啪~~~~~”

拍掌声响起。

下一刻,万丈金光从前面密林中渗出。

瑞气祥云。

一尊金甲人,缓缓踱步出林,拍着手掌,顾盼之间,风起云涌。肩上斜插着黄金战矛。

无尽的金曦与符文,缭绕着黄金战矛,他双眸中亦有金色炽霞,整个人若黄金古国的不死战士。

非常神异。

“不错…相当不错…”金甲人点了点头。“在湖底蛰伏了三天三夜,敛藏气息,隐忍,若不是刚才心境紊乱,产生了恐惧的情愫,我会被你骗过。你比那些窝囊废强太多太多了。或许能够成为烽火帝国新一代的妖侠。”

“金…金甲妖侠…”萧寒后退了小半步,在金色的霞光中,他似乎看到了一个遥远的国度,耳边缭绕着圣歌,极强的威压笼罩了他!

“不得不说,我有些惜才了…”金甲人面现犹豫之色,“我是提前扼杀掉你呢,还是给你一些成长的时间…”

他有着生杀予夺的气势。

“嗯,相比较而言,我更喜欢扼杀天才…”他抬起眼睛看向萧寒,两道旺盛如海的金曦,笼罩萧寒,疯狂的压力罩住萧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