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落日山脉

第九十八章 落日山脉

萧寒想不到自己屏住五识,在湖底穴蛰了三天三夜,依旧被金甲妖侠发现了。

仅仅因为情绪上的一丝波动,一丝恐惧,就暴露行藏。

妖侠实在太厉害了!

能够利用些许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蛛丝马迹,致人死命。

而且,萧寒隐忍躲藏三天三夜,这金甲妖侠,何尝不是等了三天三夜?这份耐心,让人心寒。

这令萧寒又想起了那句话,妖侠之下是众生…

然而,萧寒却发现,眼前的金甲妖侠,在气势上,似乎比初见时,弱了几筹!

“嗯?”萧寒目中绽现出狐疑之色。

“哦…真是机灵…察觉到我的气势弱化了,对吧?”金甲妖侠慢条斯理的说道。“怎么说呢,你现在面对的我,并不是我的本体,只是我的一尊分身。嗯,你或许不懂我在说什么。不过你只需要知道,即便是五分之一的我,依旧可以虐杀你。你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五分之一?分身?”萧寒心中一动。“眼前这家伙,竟不是真人?类似于镜像与投影,只有本体战力的五分之一?”

刀意斩断萧寒脑中的恐惧及诸多负面情绪,取而代之的是冷静与熊熊燃烧起来的战意,以及可怕与顽强的求生欲…

“只有五分之一么?那我或许还有活下去的希望!”

萧寒的精神已经淬炼得无尘无垢,锋芒毕露,不会轻易被击溃。

古朴的曦霞萦绕于萧寒体表,三天三夜的穴蛰,令萧寒与刘锋一战消耗的真气,补给盈满。他精神饱满,生死一线的可怕感觉,令他全身潜力疯狂激发,斗志反而更加坚挺与昂然,第10枚真穴,竟然蠢蠢欲动起来!

“其他的人都被你杀了么?”萧寒一边发问,一边将单刀取出,握于手中,狂暴的刀势升腾起来。“你是其他帝国的妖侠。竟然大摇大摆的潜入烽火帝国。未免也太肆无忌惮了吧?恐怕会埋骨于这片异土。”

“哦?真气一段,在我的威压之下,斗志居然节节攀升…了不得啊。”金甲妖侠的语气中,充满了赞许。“根据我的经验,你这种人。至少有五成机会,成为妖侠。啧啧,埋骨于这片异土?居然懂得攻心与恐吓的战术…不过这些小把戏对于一名妖侠来说,没有任何作用。你记住,千万不要去尝试摧毁一名妖侠的信念。这反而会激起妖侠无尽的怒火与战意。区区烽火帝国,我来得,也去得。舍几大宗主级巨擘,与皇室一些高级妖侠,没有人能留下我。况且,你们的人。正忙于争夺北玄妖皇,令我有大把时间选择去留。好了,不得不说,我越来越欣赏你了!你尽可闯来。让我看看你有多大的潜力!”

金甲妖侠背负的黄金战矛若有生命的一跳。

金甲妖侠握住黄金战矛,矛尖斜指。怒击苍穹,金色霞光炽盛如海,浮现出来无尽的古老铭文,并展现出来上古先民祭祀礼仪的场面。一尊神祇虚影,从金甲妖侠头顶升腾而出。

“轰!!!!”

四面八方的地面开始下陷!

“拼了!”

萧寒彻底豁出去了,右手刀光一闪,真气刀芒狂斩而出!

刀光所过之处,地面崩起一块块巨石,虚悬于半空!

“嗡~~~~~”

然而,这一道千军易辟的真气刀光,速度达到了声音的两倍,却瞬间没入一片金霞中,若泥牛入海,再无半点声息。

“噢,原来是一名刀客,真气刀光的速度,达到了一个呼吸680刀…不错,但还未有资格从我手中活命。”金甲妖侠慢条斯理的道。他并没有立刻动手,全身纹丝不动。“你有三次机会,我让你三招,在这三次机会里,你表现出来的潜力若没有达到我的预期,那么,我会结束你的生命。刚才算是第一招。你剩下两次机会。”

“死!”

一交手,萧寒浑然忘却了恐惧,心念一动,一缕刀意骤然成型,若一尊孽龙破空而出,吞噬一切,骤然斩向金甲妖侠!刀速达到了声音的四倍!这是萧寒的一大杀招,当机立断,释放而出!

“刀意?”金甲妖侠手中战矛微微一抖动,金色符文弥漫而出,裹住那缕刀意,顷刻之间,刀意黯然,渐渐沉沦。

然而,此时此刻,萧寒已经冲向金甲妖侠!

“刀意刚刚趋于小成,还是未够!你只剩下一次机会了!”金甲妖侠身形磐石般屹立。浑身金辉徜徉,若夕阳,若晚霞,四面八方响起上古先民祭祀时咏唱的歌谣。有一种诸神黄昏的味道。肃穆,庄重。破灭万古。

萧寒舍刀不用,头顶上方,真气曦光冲天而起,虚空破开,一尊天子虚影横空出世,傲视苍生!

“怒!”

赫然,萧寒整个人的气势变得勃然大怒!

整片天地似乎都一下子匍匐起来!瑟瑟抖动!

金霞出现了刹那间的黯淡!

龙颜大怒!

天子一怒,十方云动,山河成灰!

萧寒的身躯都燃烧起来,沐浴在真气曦火中,若怒火金刚,力量节节攀升!狂暴到了极致!

“嗯?”金甲妖侠,终于动容。

萧寒一拳砸出!

燃烧9枚真穴中的所有真气!换来一怒!换来一拳!力量提升9倍!

孤注一掷!

“噗!噗!噗!噗!噗!”

拳未至,拳风已将金甲妖侠所处区域的地面,彻底拔起,撕裂!

金甲妖侠凌空悬浮。

“铿~~~~~~”

刹那间,又是一缕刀意近距离轰然斩向金甲妖侠!这一下事出突然,猝不及防,属于偷袭!

“嘿,有意思…”金甲妖侠战矛轻轻一拨,无尽金曦将那缕刀意吞噬掉。

然而…

“砰!”

萧寒雷霆万钧的一拳。悍然砸中金甲妖侠前胸!

金甲妖侠连退五大步,每一步都将地面踩沉一大片。

“铿!”

金甲妖侠手中战矛落地!

而此时此刻的萧寒,9枚真穴中的真气,完全燃烧殆尽,涓滴不剩,还拼死斩杀出了一缕刀意偷袭,可谓是出尽了底牌,最终趴伏在地上,气喘如牛。汗如雨下,精神力极为疲倦,若风中残烛,随时有可能熄灭。

“真气全部消耗掉了…这被掏空的滋味,太难受了。像是要死去…”萧寒虚弱至极。

“啪~~啪~~~~啪~~~”

拍掌声响起。

只见,金甲妖侠胸口位置的铠甲,被砸出一个数寸深的拳印,战矛掉落在数步之外的地上。

“很好,燃尽全身真气,殊死一拼,瞬间将力量提升了8倍。哦,不,是9倍……”金甲妖侠脸上殊无怒意,反而充满了赞誉。“能够将我的一个分身,逼到这种程度,少年,你很了不起。不得不说。你的狠劲让你赢得了生命。你若只有刀道与刀意,那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你若有半分保留。同样,我会杀了你。我很欣赏你这种孤注一掷的狠劲。我就破例不杀你…嘿,我很想看看,你未来能够成长到什么地步。”

“什…什么…你,你不杀我?”萧寒抬起苍白的脸,看着金甲妖侠。现在,萧寒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欠奉。

“没什么好奇怪的。今次我潜入烽火帝国,主要是想碰碰运气,看看能否在你们烽火帝国诸多妖侠手中,抢到北玄妖皇。顺便给你们一些教训。半步真气我已经杀了不少。而你…本来我是要扼杀你的,但你的天赋超过了我的预期。或许未来会成为一名很有意思的妖侠。”金甲妖侠目中忽然露出思索的神色,旋即慢条斯理道。“少年,记住,燃烧真气换取力量这一招,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使用。还有,小成期的刀意,越级斩杀普通真气境武者,毫无悬念。但对于我这一级数的妖侠,没有太多效果。除非将刀意淬炼到中期。但刀意虚无,要达到中期,是非常飘渺的。你日后若想成为一名妖侠,还需要掌握一些底牌与秘而不宣的杀手锏。你现在还未够。只能说拥有成为妖侠的一线资格。但极有可能在残酷的选拔中死去。”

说完,金甲妖侠拾起战矛,洒然而去,经过萧寒身畔的时候,他脚步一顿,旋即,将两块巴掌大,若水晶般炫彩夺目的灵石,放在萧寒身边。“少年,记住,小心点,别死了,否则今日就白白放过你了。哈哈哈哈…”

说完,人已经远去。

“这…”萧寒顺手抓起两块灵石,无尽的曦光在缭绕,这两块灵石中,蕴含了最精纯的真气!

“是真气灵石!竟然比普通真气灵石储存的真气量高出百倍不止!而且极为纯粹…这就是东方禽师哥说过的极品真气灵石?”萧寒大喜若狂,将两块瑰美的极品真气灵石,纳入真穴,补充透支的真气。

小片刻之后,萧寒站了起来,恢复了一些真气,喃喃道。“妖侠还真是喜怒无常,一会儿要杀我,一会儿又给我极品真气灵石,真是搞不懂…不过嘛,想想也对,妖侠太强大了,如我这种修为的人,在他们面前,杀亦或者是不杀,并无半点区别。全凭一念之间的想法。”

“嗯!我一定会强大起来的!终有一天,我会成为一名妖侠!”

今次,同金甲妖侠分身一战,令萧寒获益匪浅。积累了宝贵的战斗经验,而且精神再度得到提炼,第10枚真穴,亦有一种随时随刻要崩开的味道!

“呼……”吐了一口浊气,萧寒展开身法,朝落日山脉奔行而去。

一路上,萧寒再也没有察觉到任何妖族的气息。这条岔道,空旷寂寥,一片死阒,唯有萧寒在发足狂奔。

“看来,北玄妖皇的所有部族,都已经涌入落日山脉。不知道这几天过去了,北玄妖皇有没有被各方势力斩杀瓜分。那擎霖妖皇,是否也已进入落日山脉,亦或者是蛰伏在暗中,择人而噬……”

萧寒微微一闭眼,脑海中就浮现出擎霖妖皇那妖气滔天,猩红与凶戾的妖目。

“擎霖妖皇若是惦记我心脏中的妖蛋,从西域远赴南域,那今次,在落日山脉,高手云集,其中不乏其他帝国的妖侠,诸如金甲妖侠之流。若能趁势将擎霖妖皇亦一网打尽,那就千好万好,斩去我的后顾之忧。”

萧寒脑中诸般念头,纷至沓来。

两天之后,萧寒终于来到一片广袤无垠的大平原。

在平原东侧,耸立着一片巍峨的皇城,宏伟壮阔,仿佛是天穹上坠落下来的神城,城墙若山岭一般跌宕起伏。皇城中宫殿无穷,隐隐约约有瑞兽在咆哮,天空中有大量鸾鸟与瑞禽在飞旋。好一派皇家风范!

在皇城西侧,一条雄伟的山脉,如卧龙匍匐。山中有妖气冲天而起!

山下,无尽的强者各成阵营。

强大的曦光与宝霞,神虹与雾霭,将一片天空冲刷得瑰丽壮美。

一些强大的宝字与上古符文,都在天空中绽现出来。

天地间一片安静,散发着决战前夕的紧张与窒息。

“落日山脉终于到了!果然,这里荟萃了许多至强者,都是能够令这片大地战栗的超卓人物啊!”

萧寒目光一扫,就看到了东方禽等人,他赶紧快步走了过去!

看起来,围剿北玄妖皇的大行动,尚未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