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北玄妖皇晶!

第九十九章 北玄妖皇晶!

萧寒历尽千辛,从至强的金甲妖侠分身手中获得一线生机,最终抵达落日山脉。

此时的落日山脉中,妖气沸腾,人族各方强者守在山脚下,山雨欲来风满楼,快要动手了!抢夺瓜分这奄奄欲毙的妖族巨擘!北玄妖皇!

萧寒赶紧冲到云雨宗一方阵营中。

“萧寒师弟,你来了…不错!看起来,你似是经历了一场苦战,精神得到了淬炼,只看你的眼神,便知你气度更胜往昔。”东方禽十分欣慰的看向萧寒,点了点头。“萧寒师弟,你真气消耗严重,可坐下调息,北玄妖皇,交给为兄对付。”

“是,东方师兄!”萧寒也不罗嗦,盘膝而坐,一边分解吸收真穴中的两块极品真气灵石,一边左顾右盼观察起来。

“萧寒师兄,”先前那娇美少妇,此刻也死中求生,活了下来,坐在萧寒身旁。

“嗯?你晋升真气境了?”萧寒一惊。只见,娇美少妇周身流动着出尘的宝光与仙霞,珠圆玉润,精神气度彻彻底底蜕变了。是真气境无疑!

萧寒观察她的生机状态,体内冲开了3枚真穴,曦光溢彩。

除了这娇美少妇之外,另外还有两名云雨宗内门弟子,皆冲开那天人永隔的壁垒,晋升真气境。一个开了2枚真穴;另一个同娇美少妇一般,开了3枚真穴。

今次下山的五十名云雨宗内门,现在还剩下十三人。

最开始脱离萧寒的三十人,似乎全部殒命了,不在活下来的十三人之中。活下来的十三人,都是在最后留在萧寒身边的二十名内门中诞生的。

“萧寒师兄,多亏你让我们跟随药王谷的人…”娇美少妇用感激与心有余悸的眼神看着萧寒。“我们进入那条岔道之后,那金甲妖侠很快就杀来了,威不可挡,一道金霞闪过,就会收割一条生命,连尸骨都不剩下。但很快就有帝国方面的真气境大能出现在那条岔道,似乎是为了接应药王谷门人。帝国的真气境,击退了金甲妖侠,使我们活了下来。而且,在金甲妖侠那如渊似海的压力下,我们二十人中,有三人,临阵突破,飞升真气境。但也折损了七人。”

“嗯,你们本就是半步真气,积累够了,只差一个契机,便能摸到真气境的门槛。今次我们云雨宗又崛起三名真气境,平添底蕴。”萧寒点头道。

旋即,萧寒目光看向其他几大宗门的阵营。

名剑山庄一方,由那修炼‘北斗七星大剑诀’的满星月率领,座下有十余名真气境。至于半步真气,仅仅存活下来不到十人。但这十人中,竟有诞生了五名真气境!邵云蓉亦在其中,她盘膝而坐,头上光华升腾,明珠美玉,宝相庄严。稍微一窥伺,看到她体内有6枚五角星真穴,曦光与剑气滚动,非同小可。这些初入真气境的弟子,被严密保护起来,特别是邵云蓉,由满星月亲自守护在她身旁,不容有失;刘锋的伤势亦治愈了,不过脸色苍白,全身真气十不存一,眼神中盈满了怨毒与仇恨,目光恰好也转过来,同萧寒对视!

萧寒无视刘锋那盈满仇杀的目光,只是看着邵云蓉…云蓉果然天纵奇才,初成真气境,便开了6枚真穴!和方凌师哥当年一般无二!她是领悟出了剑意的超卓剑修,一旦晋升真气境,前途无量。至于刘锋之流,很快将在邵云蓉的光环下,黯然失色。

“今次,名剑山庄崛起了足足五名真气境,这底蕴,果然比我们云雨宗强一筹。”萧寒暗暗纳罕。

再看八荒殿那边,由超卓刀客鹿一鸣坐镇,十余名真气境刀客簇拥。但半步真气刀客,一个也没剩下来,就连那真气境一段巅峰,开了10枚真穴的厉渊,亦不在场,或可能是被金甲妖侠斩杀了。就看看鹿一鸣的脸色,十分的阴沉,眸中绽现着凶戾与杀机。

烽火帝国五大宗门之一的烈焰门,此番也有高手到场,但人数较少,领头的是一尊全身被曦火缭绕的年轻人,头上有九重真火在焚烧,神霞似海,圣歌如潮,天上地下,莫可匹敌。是足以同东方禽,鹿一鸣,满星月这一级数的强者抗衡的存在。必然也是妖侠。

至于药王谷,并没有看到有门人在场。

“药王谷的人马呢?”萧寒蹙眉问向娇美少妇。

“药王谷的人刚刚抵达落日山脉,就进入皇宫了。传说药王谷同帝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果然不假。萧寒师兄请放心,你那两位药王谷娇滴滴的小美人,安然无恙,已进了皇宫…”娇美少妇嫣然一笑,也风情万种。

“呃…”萧寒有点不好意思的转开目光。

舍烽火帝国几大宗门的人马之外,在另一个阵营,还站立着几尊瑞气蒸腾,神曦裹体的至强者。他们全身有成片成片的符文闪烁,气息非常危险,有的眸子中还浮现出日月星河,粉碎虚空。都是大能。

“萧寒师兄,那边有几位,是其他帝国的妖侠,觊觎北玄妖皇,刚才已经同我们烽火帝国几大势力的中坚人物发生过争执,险些就动手了。”娇美少妇在一旁低声道。

“帝国方面的人呢?”萧寒奇道。

“今次,帝国方面似乎有隔岸观火的味道。至今未有强者现身。或可能是想坐收渔人之利。而且,今次有金甲妖侠尾随我们,进行狩杀,帝国方面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件事值得玩味。”娇美少妇蹙眉道。

……

“好了,可以动手了吧!”

在不属于烽火帝国势力阵营的另一个阵营中,一尊昂藏巨汉,踏步走出,他全身赤霞蒸腾,整个人若沐浴在天火之中,真穴中涌出来了汹涌的能量,厉声道。“僵持了几日几夜了,再不动手,迟恐生变。你们是在给北玄妖皇喘息的时间!真是愚蠢!”

“步赤炎,你是暗影帝国的妖侠,今番越界,插手狩杀北玄妖皇的行动,但愿你好运,不要埋骨烽火帝国!”八荒殿的鹿一鸣不满的咆哮道。

“哈哈哈哈!”其他帝国潜来的几尊妖侠,都发出了狂笑声。

“鹿一鸣,你也曾去过其他帝国,甚至其他域,围杀妖将与妖皇。北玄妖皇,你们烽火帝国,还吞不下,何不分一杯羹给我们?再说了,每一头妖皇,都是巨宝,能者居之,有什么越界之说?”步赤炎嗤笑连连。

“好一个能者居之!那就战吧!北玄妖皇,必是我云雨宗囊中之物!”东方禽全身战意沸腾,顷刻之间,他周身曦光缭绕,上古气息滂沱,一头黑色鸾鸟,从他躯体中冲了出来!

这是一头长有二十丈的鸾鸟,黑色翎羽若神铁铸造,幽光熠熠生辉,稍微一鸣叫,大地都战栗起来,吼碎山河,那凶戾的气息让人灵魂都惊悸,这黑色鸾鸟,一定是什么太古凶禽遗种!

“东方禽师兄好猛…”萧寒暗暗咂舌,他感觉到,黑鸾一根羽毛,恐怕就能压塌一座山岳。

“动手吧!”名剑山庄的满星月,头上剑气冲出,倾国倾城,北斗七星闪耀,震慑万古,叱咤风云。一道道迷离的剑光之中,显现出来了巍峨群山,各种宫殿,天空海洋……

“早就该动手了!拖到现在,还不是要一起出手!哈哈哈哈哈!”其他帝国的一名妖侠,躯体中冲出一条二十丈长的水晶蜈蚣,摇头摆尾,吞吐绿色曦光。

就在这时…

“轰!轰!轰!轰!”

皇城上方,一下子飞出足足八头荒古巨兽,有麒麟,狻猊,獬豸,饕餮……虽然血脉都并不十分纯粹,但威压铺天盖地,可令十方云动,山河色变。每一头巨兽,都拉着一辆古老的青铜战车。战车碾碎虚空,上面站立着身披将军铠甲,气息如海的战士。岁月长河,史诗般的气息,到处弥漫,令这些巨兽与战车,战士,若从古老的画卷中走出,抖落满地历史的尘埃,让人触目惊心与震撼。

各方大能荟萃,终于到动手了!

云雨宗舍东方禽之外的十名真气境,并没有动手的迹象,而是死死的守护着萧寒与新诞生出来的三尊真气境,不允许有半点差池。

“这是至强者之间的战斗与争夺,似我这一层次的,根本插不上手,太强了!其中不乏妖侠,要各施神通,对拼!或可能有人会陨落……”萧寒精神也彻底紧绷。“北玄妖皇,真不是我能够去觊觎的。之前我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而且,更可怕的是,擎霖妖皇蛰伏在阴暗的角落,伺机而动!”

……

“北玄妖皇!死吧!”

一名大能首先出手!

只见,一尊巨大的真气大手印,横空出世!

这真气大手印,通体成血红色,似乎是鲜血缔造,能有二十亩地大小,凶煞弥天,发出来杜鹃啼血猿哀鸣的惨嚎声,有七根手指,每一根手指重如群山,崩碎一切,而且,在每一根手指上,都写着一个血淋淋的大字…“杀!”

七根手指,七个‘杀’字。

“杀!杀!杀!杀!杀!杀!杀!”

七杀大手印!

“轰!”

整条落日山脉,都震动起来,山体开始崩碎!

一掌崩碎一条山脉!这简直就是纵横天下,叱咤风云的绝杀大术了!

“妖族!死来!”

下一刻,在落日山脉上方,虚空破开,出现一条腿!

一条金黄色,镂刻了无数铭文与宝字的大腿!脚板能有十几亩地大小,神光缭绕,若远古蛮人之脚!只一跺!镇压群山!整片整片的空间都坍塌,肢解,化为混沌!

“砰!”

落日山脉完了!

四分五裂!

一片片的山体,沦为齑粉与尘埃!

……

“吼!!!!”

山中,有妖吼声传来。

下一刻…

身长两丈多,雪白的肌肤上跳动着妖异与尊贵光泽,长了一双肉翅,白皙俊朗的北玄妖皇,飞上高天!

在北玄妖皇下方,悬浮着密密麻麻的妖将与妖兵。

恐怖的妖气以落日山脉为中心,四散辐射,无尽的妖光扫过,山石空气,都沦为焦灰。

“杀!北玄妖皇现身!击杀它!”

八荒殿至强者鹿一鸣,斩出一道十丈长的黄金刀气,虚空深处都绽现出来无尽的刀光,刀气纵横十万八千里,更有斩杀虚无的刀意加持,速度不知道是声音的多少倍,一下子斩向北玄妖皇!鬼神俱灭!

“这刀术…太强了…”萧寒只看得目摇神驰。也幸亏有足足十名真气境在护卫,否则,萧寒等人,在这等战斗的余波中,恐怕都会被震成血粉。

黄金刀气直接斩中北玄妖皇!

然而…

“咻~~~~~~”

北玄妖皇产生无数残影与幻象。

下一刻…

它已经距离黄金刀气,千步之外!

“动静如幻,北玄妖皇!重伤之下,依旧拥有如此神异的妖法。不过,今次必死无疑!”东方禽眸若凶禽,那二十几丈的黑鸾,撕开空气,一声戾叫,扑向北玄妖皇!黑色的符文将虚空撕成碎片!

“北斗七星大剑诀!”满星月头顶上方北斗七星闪耀出并不属于世俗的绝美璀璨之光,七道瑰丽的剑气,一起斩出!七道剑气,瞬间凝聚为七条巨龙,日月经天,恒星照射,所向无敌!

大战开始了!

无尽的妖将与妖兵,被轰成碎片。而北玄妖皇却幻化出层层叠叠的残影,间不容发的躲开一道道绝杀大术。

……

皇宫。

金銮宝殿。

一尊身披皇袍,头戴冠冕,腰缠玉带,气息威严的中年男子,端坐在龙椅之上,眸子中闪现出来江山社稷,日月星辰,天空海洋。

他天庭饱满,鼻直口方,目空四海,有容乃大。

赫然正是烽火帝国当今圣上!

无尽的祥云,瑞气,曦光,仙霞,从他躯体内涌出。

此刻,在皇城之外,烽火连绵,这尊皇帝居然高踞龙椅,面不改色,气度沉稳得可怕!

宝殿中,文武百官云集,阵容鼎盛。其中不乏真气境大能。

“皇上,战争爆发了。几大宗门与其他帝国的一部分妖侠,要斩杀北玄妖皇。我们也应该出手了吧。”一名面容威武,双瞳中散发着荒古兽道的大将军,站出来道。

“等等吧。朕与诸位卿家,煮酒坐看风云。北玄妖皇,本次必死无疑。且看看妖皇晶最终落于谁手。”皇帝语气清淡,但是却充满了一种慑人的魅力,执掌春秋,一统天下。“若能以一枚妖皇晶为代价,换来各宗许多鼎盛人物的陨落,朕亦会感到欣慰。”

“皇上,这些年,五大宗门,舍药王谷被皇上诏安之外,其他几大宗门,大逆不道,居然妄想同帝国分庭抗礼。今次围剿北玄妖皇,希望他们争个你死我活,最好全部陨落,致令各大宗门元气大伤。”一名清瘦的文官走了出来,眼中不断酝酿着阴谋诡计。

“无妨。”皇帝轻轻挥手。“我烽火帝国的祖地,是在东域,而并非这南域。众卿家应当知晓东域之繁华,实在远超南域。与东域相比,南域说成一块未开教化的蛮夷之地,亦不为过。今次,朕终于同祖地方面的一些高层达成共识。将来或有可能,我们烽火帝国,认祖归宗,回到东域。此番将北玄妖皇,困死在落日山脉,令诸多势力争杀,亦不过是朕略施手段,小小的教训各宗一番。”

“皇上英明!”

………

落日山脉。

整条落日山脉,已经彻彻底底毁灭了,被夷为平地。

北玄妖皇一脉的所有部族,无尽的妖将与妖兵,都已经化为尘埃。

在各方大能的强攻之下,重伤之余的北玄妖皇,在苦苦支撑了许久之后,终于被击中了!

“噗嗤!!!!”

东方禽真气所化形的黑色鸾鸟,一爪子可以崩碎一条山岭,且攻击速度奇快,赫然一爪,终于洞穿北玄妖皇的动静如幻,撕开了它的本体!

“轰!!!!”

令周遭生色的玫红色妖血,一片片的飚射了出来!

“吼!!!!”

北玄妖皇终于爆发出来穷途暮路的惨嚎声!

“咻~~~~”

二十丈长的水晶蜈蚣,陡然缩小,周身绿色曦光吞吐,从北玄妖皇的残体中一穿而过!

“砰!”

炸开了!

北玄妖皇的躯体炸开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枚璀璨若繁星,比世俗任何宝石更加瑰美万倍的发光体,从北玄妖皇粉碎的妖体中爆了出来!

这是巴掌大的一块晶体。接近琥珀色,通体无瑕无垢,一尘不染。内中蕴含着无尽的上古妖族符文,篆字。

纯粹的妖气在运转着。

熠熠生辉。

这枚晶体,还展现出来古老的妖族国度,衍生出来无尽的画面。

有祭坛。

有无尽妖族大能。

有妖族的繁衍与文明。

讲述了妖族的起源与兴衰。

……

“妖皇晶!”

“北玄妖皇晶!这是血脉纯粹的妖皇,体内缔造出来的无上晶体,蕴含了最纯粹的妖族血脉与能量!无价之宝!”

“抢夺吧!这是北玄妖皇毕生的精华!象征了它在妖族中上层与无上贵族的地位!”

……

各方大能都出手了!

整片天地,曦霞涌动,神芒闪烁,各种真气化形的凶禽与巨兽,展开了殊死搏杀。

至高无上的剑气和刀气,掌印,拳术,开始了毁天灭地的对轰!

就连皇宫上方悬浮的战车与荒古蛮兽遗种,都一起出手了!

冥冥中窥伺的另一些超级大能,也准备出手了。天空中显现出来了无数神光,一双双炽热的眼睛,一道道滂沱曦辉…

“什么?!”

这时,萧寒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

他只感觉到,心脏中的妖蛋与左臂妖帝手掌纹身,竟然同远处硝烟战火中的北玄妖皇晶,建立起来一种血脉相连的特殊感应!

妖蛋在跳跃;

妖帝手掌纹身在悸动!

“萧寒师兄你?”旁边的娇美少妇,抬起眼睛看着萧寒。“萧寒师兄,这一层次的战斗,已不是我们能够参与,师兄你坐下,以免遭受到真气余波的攻击。”

“砰!!!!”

东方禽的黑色鸾鸟,将那水晶蜈蚣轰爆,利爪抓向北玄妖皇晶,“轰!”天空中巨大的黄金脚踩下来,风云炸开;一道黄金刀气瞬间洞穿这黄金脚;北斗七星在旋转,剑气如潮,天下无敌……

战局混乱到极致。

然而!

极度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北玄妖皇晶,一个小距离的空间跳跃,竟然闪开所有至强者的攻击与抢夺!

下一刻…

“咻~~~~~~~”

这块瑰美至极,耀眼生辉,代表了北玄妖皇血脉与地位的晶体,以超过光的速度,一下子飞向萧寒!

“铿!”

北玄妖皇晶瞬间融入到萧寒的左臂妖帝手掌纹身中,镶嵌入妖帝手掌上的一个凹槽!

“嗡~~~~~”

萧寒左臂上,妖光一闪而灭!

“呃?这…这…”萧寒大惊。抬头一看,无尽的至强者,纷纷停止攻击,眼睛齐刷刷的看向自己!

“哦?云雨宗的少年,你将北玄妖皇晶收入你的真穴了?你用的什么手段?连本座都没有看清…”烈焰门那尊真气境至强者,一步跨出,朝萧寒走了过来,眼中全部都是无尽的贪婪与炙热。“把北玄妖皇晶交出来吧!”

“这个…这个……”萧寒脚步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

谢谢第三位盟主,魂牵梦颖…感激莫名!

感谢支持我的所有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