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动静如幻!

第100章 动静如幻!

无尽的大能垂涎三尺,打生打死争夺的北玄妖皇晶,竟然鬼使神差,被萧寒这个局外人得到!

场面瞬间变得极为安静!

每一位大能,都将注意力放到萧寒身上,包括冥冥中还未现身的那些神秘至强者。

“这…”事实上,此时此刻,就连萧寒自己,都出现了短时间的错愕。“我寸功不立,居然…居然唾手得到了北玄妖皇晶…这是怎么回事?对了!始作俑者,一定是心脏中的妖蛋与左臂妖帝手掌纹身!不过…现在的局势,恐怕有点不妙…”

萧寒本能的一步步往后退…

就在这时!

一些玄奥与晦涩艰深的上古妖族文字,从萧寒脑中一闪而过!

并且,在极短的时间内,北玄妖皇晶,便同萧寒的左臂妖帝手掌纹身,融为一体,亲密无间,无法分割。彻彻底底,成为萧寒身体的一部分!

“少年,将北玄妖皇晶交出来吧…这是妖族巨宝,你吞不下的。你懂得怀璧其罪的道理么?今日,你若不交出北玄妖皇晶,极可能夭折在此地…”烈焰门那尊真气境大能,眼睛里满满的全部都是贪婪与痴狂,一步步靠近萧寒,全身曦火蒸腾,无物不焚。

“裘恨松,你站住!你再靠近那少年一步,休怪我满星月剑下不留情!”满星月手中长剑一举,剑尖直指烈焰门真气境大能背部,北斗七星转动,酝酿杀势。

“少年,你过本座这边来,本座一刀在手。没有人敢伤你!”八荒殿鹿一鸣亦朝萧寒那边挪了一挪。

几尊其他帝国的妖侠,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杀气腾腾,蓄势待发。

皇城方向,八尊蛮兽拉拽的八辆青铜古战车。亦朝萧寒这边碾压过来。

呼吸之间,萧寒便似身处一个风暴漩涡之中,又如怒海惊涛中摇摇晃晃颠沛流离的一叶孤舟,随时随刻,都有覆灭的可能。

狂暴的威压,四面八方逼迫萧寒。

“妈的!这回。成众矢之的了!这北玄妖皇晶,被老子得到,这些家伙居然持强凌弱,想要横加抢夺…真是卑劣与龌龊!不过,吃进老子萧寒肚子里的东西,就万万没有吐出来的道理!”受到压迫。不但没有磨灭萧寒的心志,反而激起了他一腔怒意与不忿。

“谁敢欺侮我云雨宗弟子!”

东方禽一声怒吼,那长有二十丈的黑色鸾鸟,已经飞至萧寒头顶上方,东方禽矗立于鸾鸟之上,睥睨四方。“北玄妖皇晶,已被我师弟萧寒得到。成了有主之物,谁敢动他,便是和我云雨宗开战!我云雨宗屹立万年不倒,倒也不会怯弱。”

此时的东方禽,全身战意飙升,眸若上古魔禽,横扫全场,威风八面。

无尽的曦光笼罩下来,将萧寒护住。

“东方禽,若是你得到北玄妖皇晶。我们亦无话可说。可你这个师弟,刚才并未参与斩杀北玄妖皇…他得到至宝,不能够服众。而且,他境界十分低劣,仅仅真气一段。微不足道。他没有坐拥北玄妖皇晶的器量与德行!交出来!否则事无善了!”一名其他帝国的妖侠,一步步踏出,他每走一步,全身气势就暴涨一分,而且,他的躯体也不断拔高,通体金曦万道,瞬间就拔高至三丈多,状若天神,地面被践踏得四分五裂。

“废话!谁敢出手,我东方禽必让他血溅五步!死无葬身之地!”东方禽极为强势,半步不退。“萧寒师弟你放心,为兄会庇护你!宗门会庇护你!”

“嘿…东方禽,你尚未有资格说出这种话,你以为,单凭你一人,可以挡住我们么?真是不自量力…罢了,你若一意孤行,那云雨宗,将就此陨落一位妖侠。”

另一名其他帝国的妖侠走了出来,他头顶上方有一尊血色手掌,二十亩地大小,凶煞弥天,血气翻滚,手掌有七根手指,每一根手指上都有一个狰狞可怖的‘杀’字。杀性惊天,屠人灭鬼。

“少年,只要你将北玄妖皇晶交出,帝国方面确保你的安全。至于其他帝国的妖侠,则没有任何染指北玄妖皇晶的可能。”

帝国方面,八辆青铜古战车上,其中一尊身披将军铠甲,魁伟如山岳的中年男子,闷声闷气的低吼道。他双目中,酝酿着雷霆世界,一怒生万电,非同小可。

就在这时…

“噗!”

天空中,一团白云被剑气切开,一名麻衣,束发,背剑的年轻人,龙行虎步走了出来,每走一步,剑气莲花绽放,剑啸天下,空间晶壁系,都被锋锐剑气切割得嗤嗤爆响。

方凌来了!云雨宗历史上最可怕的剑修!

“我也想看看,谁敢动一动我云雨宗弟子。”方凌淡漠道。一道曦光射出,护住萧寒。

“方师弟,你也来了。好,很好。很久没有和方师弟并肩作战了。”东方禽笑着对方凌点了点头。

“嗯…东方师哥。”方凌微微颌首。

“方师哥也来了!我云雨宗两大妖侠都到场了!”萧寒心中一喜。不过,方凌与东方禽,能否挡住眼前这许多妖侠,实在难说。

“哎…方凌,东方禽,你们不要自误…就你们二人加起来,亦还是不够看啊…”八荒殿鹿一鸣喟然一叹。他眼中,闪烁起来蠢蠢欲动与隐晦的杀机。心道,趁此机会,将东方禽与方凌一起灭了,从此之后,云雨宗将一蹶不振!甚至于在烽火帝国五大宗门中被除名,都不是不可能。

“可惜大师兄不在场,否则,眼下这些人,没有一个可以活下来。”东方禽略微惋惜的摇了摇头。

“不要说废话了!出手吧!抢下北玄妖皇晶!”

其他帝国一尊妖侠,首先按捺不住,暴起出手!

赫然!天空中破开一个骇人的豁口,一只萦绕着神曦的黄金巨脚,一下子踩了下来!直接踩向东方禽与地面上的萧寒。

“轰!轰!轰!”

大地坍塌。沉陷。四面八方处处都是混沌。

“狗胆!”东方禽戾吼一声。黑色鸾鸟化为一道曦光,直接从黄金巨脚的脚板钻了进去。

“噗嗤!噗嗤!噗嗤!”

整只黄金巨脚,若瓷片般龟裂,眨眼间碎成齑粉。

“动手!”

下一刻,闪电交织。符文密布,无尽曦光炽盛如海,各种魔禽凶兽扑杀而至!

萧寒,东方禽,方凌,处于围攻的漩涡之中。

空间都出现了不稳定的坍塌状态。摇摇欲坠。无尽的气流。压力,都在挤迫。

云雨宗其他十名真气境,护着三名初成真气境的弟子,以及十名内门弟子,闪到一边。这个层次的战斗,已经不是他们能够参与了。

那子煜公子。深深的看了萧寒一眼,怨毒至深,心道。“萧寒,你就死在此处吧!”

惨烈的激战拉开帷幕。

很快,烽火帝国皇室的八尊真气境,亦加入战局,对东方禽与方凌。进行围攻。

虽然东方禽与方凌二人,战力超凡,但此时亦寡不敌众,顷刻之间,便疲于防守。

“咻~~~~”

一道炽盛的曦光,将萧寒直接从黑色鸾鸟的羽翼中推开!

“抓住那小子!”

顷刻之间,十几尊真气大手掌,同时朝萧寒抓了过来!

这十几尊真气大手掌,都有数亩地大小,弥漫着曦霞宝光。缠满字符,长虹缭绕,非同小可。

而东方禽与方凌,正被几名异国妖侠围攻,腾不出手来替萧寒解围。

就在这时…

“嘎嘎嘎嘎~~~~~~~~”

一把冷入骨髓的阴笑声响起。

下一刻。一对猩红的妖目,从虚空中猛然张开!

“噗!噗!噗!噗!”

所有的真气大手掌,几乎是同时,被震成粉碎!

无边无际的妖气笼罩了这一片区域!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一名眼眸赤红的年轻男子,从虚空中走了出来。

白衫似雪,二十五,六岁上下,脸如美玉,五官显得十分清秀,一头乌黑的头发随意的披散着,发质轻柔,根根轻灵。他给人一种安静的感觉,如堆雪的玉树。

“擎霖妖皇!是擎霖妖皇!”

天地之间,全部都是妖气。入木三分。

在场的任何一名妖侠,都被这妖气压住住了。

处于这股妖气之中,萧寒亦是浑身动弹不得!

“嗯…你们都不要动,否则,本皇要大开杀戒了。”擎霖妖皇很有风度的笑了笑。“谁动一下,谁死。”

所有的妖侠,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然全部停止了攻击与任何动作,竟然真的连一动都不敢再动了!

眼前的擎霖妖皇,实力处于鼎盛时期,不似伤势严重的北玄妖皇。这是真正的妖族巨擘,吼碎山河,一根指头,可以粉碎一片虚空。

况且,擎霖妖皇,以攻击见长,一口妖刀,有灭世凶危,斩杀过不计其数的妖侠。

“嗯,很好,这少年,归本皇了。嘎嘎嘎嘎……”震住全场之后,擎霖妖皇俯视萧寒,嘶声长笑,惊世的妖气冲天而起,十方云动,山河变色!

“妈的,擎霖妖皇果然来了!看样子,真是冲着我来的!不能够落在它手中,否则,它一定会剖开我的心脏!得到妖蛋!”萧寒心念电转,但奈何,全身被妖气压制,不能够稍动,否则,气机牵引之下,很可能被妖气碎掉肉身。

就在这时……

“擎霖妖皇,真是搞不懂,你为什么甘冒奇险,从西域远赴南域。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吧!和北玄妖皇一样,死在南域吧!”

顷刻之间,嘹亮的战歌唱响,一轮烈日出现在擎霖妖皇头顶,烈日中盘坐一尊上古神祇,眼睛微闭,酝酿着灭世的神威与尊严。

一名脸若岩石雕琢的年轻人,吸引了天地之间所有的光线。沐浴着神火,若上古天神,从天而降!横扫八方!

阳光普照天下,每一道阳光之中,都显现出上古先民祭祀朝拜的礼仪。

“大日天子。又是你!”擎霖妖皇低吼出来。“还真是阴魂不散呢!”

“擎霖妖皇,既然你敢来,那就死在这里吧!等你很久了!你以为,你从西域偷偷潜入南域,我们不知道么?”

一把冷淡的嗓音在大日天子身边响起。

下一刻…

“吼!”

一把上古龙吼声,从天空传来!

紧接着。虚空被一点点的撕开,似乎是有什么荒古巨兽,要挤出来,降临人世间。

“噗!噗!噗!噗!”

终于,一尊骨龙,彻彻底底的粉碎虚空。出现在天空。

这是一头百丈长的骨龙,每一根骨骼上,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龙形文字,充斥着久远的历史与恒古不变的沧桑,威压如渊似海。

一尊身穿黄色长袍的年轻人,一步踏出。他双眼中酝酿着上古龙族的文明,全身沐浴在道道龙气之中。举手投足之间,有不可抗拒的威严,天大地大,尽在掌握。

“轰!”

那百丈长的骨龙,赫然分解,化为一口骨刀,被那黄袍年轻人握住。

“龙骨圣刀!”东方禽脱口而出。

“可恶…大日天子,龙骨圣刀,竟然都来了…”擎霖妖皇终于显现出来了深深的忌惮。

下一刻…

“好了,本皇不陪你们玩了!本皇只带走这少年便可…南域有什么好玩的?不如本皇的西域……”

擎霖妖皇右手一抓。直接抓向萧寒!

“死吧!”

“擎霖妖皇,将殒命于此!”

大日天子与龙骨圣刀,同时出手!

“轰!”

那轮煌煌烈日中,盘踞的神祇,猛然睁开眼眸!

一道阳光洞穿天地。从神祇眼中爆射而出!

“咻!”

龙骨圣刀隔空劈杀出一记刀光,刀光瞬间化为一头巨龙,头角峥嵘,横推三千大世界,爆碾而出!撼动日月,打爆空间!

“本皇不怕你们!”擎霖妖皇左手一挥,妖刀出世!一道红色刀芒闪过,那妖艳的光芒,似乎可以吞噬世间的一切物质!

在场妖侠,身体都忍不住朝那刀光扯了过去!像是要被吸食!

“就是这个时候!”

擎霖妖皇对抗大日天子与龙骨圣刀的联手攻击,令得加持在萧寒身上的妖气威压,竟然弱化了不少!

赫然之间,萧寒身形一动,竟朝前方狂奔出去十几丈远!

“回来!”

擎霖妖皇右手一抓,一道妖爪一闪而至!瞬间攫住萧寒!

无尽的妖气涌入萧寒四肢百骸!

“噗!”

一口鲜血从萧寒口中喷溅而出!

下一刻…

“给老子破!”

萧寒全身金光熠熠,猛然一撑!人已经从妖爪的笼罩范围中强行冲出!眨眼间又跑出数丈!

“本皇生气了!”擎霖妖皇勃然大怒,再一抓,轻而易举的抓住萧寒。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当擎霖妖皇抓住萧寒躯体的一瞬间,萧寒的躯体竟然碎裂!

但这并不是萧寒的本体,而是残影与镜像!

一个呼吸不到,残影重重,萧寒已经冲出数十丈远,一边吐血,一边飞闪,整个人化为一道道残影,虚实难测。

“噗!噗!噗!”

擎霖妖皇连抓数下,都只是抓住萧寒残影,竟然没有抓住萧寒的真身!

“什么?动静如幻?”擎霖妖皇大惊失色。

天空中的大日天子与龙骨圣刀,彼此交换了一下眼色,脱口而出,“动静如幻!北玄妖皇的妖法…为什么…出现在一名人族少年身上!”

“先抓住那少年!”大日天子当机立断。“大有古怪!”

“那少年在施展动静如幻之时,有妖气溢出!抓住他!”龙骨圣刀亦出言道。

然而此时此刻,萧寒已经消失无踪,不知道逃往什么地方!

“追!”

擎霖妖皇,大日天子,龙骨圣刀。三大惊世强者,同时发喊。

与此同时,其他妖侠,亦准备追拿萧寒。

然而…

“够了!为什么要对我云雨宗一名少年苦苦相逼…”

东边天际,出现无尽的白云。细雨霏霏。

一名青衫少年,自白云深处走出,给人一种朦胧如雾的飘渺之感,看不分明他下一步将走向何处。他全身没有半点真气波动,行走在天空,云雨相伴。气质空灵。若宁静流水下澄澈的月光。

左眸白云飘飘去无定数;右眸细雨霏霏温润缠绵。

“大日天子,龙骨圣刀,许久不见了。”青衫少年淡淡的说道。

“宗主!拜见宗主!”

云雨宗上下,以东方禽与方凌为首,所有门人,全部施礼。

云雨宗宗主降临!

“够了。不要再逼迫我门下的弟子了。否则,我会出手的。灭他满门。”宗主淡淡的说道。

“乌云雨…”大日天子眼角肌肉不断跳动。“你…你门下的弟子,身上有妖气!必须要抓住!”

“大日天子,我许久没有和人争斗了。但萧寒是我门下弟子,他秉性纯善,绝不是妖类。我说过,谁敢再说抓他。我会灭他满门。大日天子,你大可以试试看。”宗主淡笑了一下。

顷刻之间,他全身气势暴涨,眨眼间,由平淡趋于绚烂,神光与曦霞涌动,云雨缠绵,天风云雷,龙虎,各种异象。全部加持,他的目光变得俯视苍生,万象俱灭,几乎无敌!

“嘿…你们…你们争执吧,本皇先走一步……”擎霖妖皇阴笑一下。就要遁走。

“擎霖妖皇,南域不是你想来就来的,嗯…杀你是很难,不过…滚回西域吧!”宗主袖袍一挥。

没有什么真气波动溢出。但擎霖妖皇仰天喷出一口妖血,妖气萎靡,整个人化为一抹妖光,飞沙走石,瞬间消弭。“你们这些妖侠!本皇会一个个的灭掉你们的!本皇一定会灭掉你们的!”

“要彻底抹杀一尊妖皇是很难的,擎霖妖皇若死拼,一口妖刀足以灭掉在场大多数人。”宗主温和的笑了笑。“让它负伤遁走,是最好的结果。大日天子,龙骨圣刀,你们认为呢?”

“乌云雨…你,你…你这种宗主级巨擘,妖侠排行榜上的资深妖侠,你一向不会出世的,你为什么来了!你今天为什么会来!”大日天子恼恨不已。

“为了我的弟子。”宗主笑得极为优雅。

“乌云雨!虽然你实力比我们强,在妖侠排行榜上的排名比我们高,但你不可能只手遮天!今日之事,你要给我们一个说法!”龙骨圣刀不甘的咆哮道。“你的弟子,居然使用了北玄妖皇的本命妖法,动静如幻!这种事情,你护不住的!”

“乌云雨,那少年鬼使神差,收取北玄妖皇晶,本就非常诡异了。刚才分明使用了动静如幻。你不要告诉我,这是你传给他的功法。人族中,没有这种功法!那是北玄妖皇的本命妖法!你要强行维护他,你亦会磨灭的!”

宗主面露思索之色。“据我所知,在无尽的妖侠中,有一些妖侠,战斗的手段很特殊,可以驱策妖族战斗。有的甚至豢养了妖族仆人。萧寒无意中触发了北玄妖皇的本命妖法,罪不至死。”

“可他不是妖侠!”龙骨圣刀低吼不已。

“嗯…总而言之,你们暂时不能够追杀他。否则,我会杀了你们。而今次之后,我亦不会护他。我希望他参加两年后的妖侠挑战赛。他若能成为一名妖侠,一切将迎刃而解。”宗主正色道。

“哦?今次之后,你便不再护他?”大日天子道。

“我若一直维护他,他永远不可能成为妖侠……让他去闯吧!”宗主目光看向远处的天空。“他若能挨过这两年不死,或可能成为我云雨宗新一代的妖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