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十七公主

第101章 十七公主

“乌云雨…出了名的护短,果然如此…”大日天子若太阳神般炙盛的眸中,爆射出慑人精光。“我大日天子承诺,短时间内,不再追杀那少年。不过,事关重大,那少年身上有妖族的秘辛,不得不彻查!希望乌云雨你亦遵守诺言,过了今次,便放手不管吧!”

“哼!乌云雨,那少年虽然触发动静如幻逃脱,但承受了我们与擎霖妖皇激战时的一部分攻击余波,能否活下去,亦是未知之数…说不定,很快你就该为他收尸了。”龙骨圣刀愤愤不平的低嚷道。

这两位,都是桀骜不驯的妖侠,此番被宗主强压了一头,心中肯定怨恨滔天。

撂下几句狠话,大日天子与龙骨圣刀,化为两道曦光,远遁而去。

在场的其他妖侠,亦一溜烟四散退走。

烽火帝国方面的战士,悄无声息返回皇城。

被尽毁的落日山脉脚下,只剩下云雨宗一方的人马。

“宗主…”东方禽与方凌直接步到宗主身边。东方禽低声道。“宗主,此番萧寒师弟,怕是闯了弥天大祸。北玄妖皇晶,乃妖族至宝,我等妖侠,手持妖皇晶,都可以兑换到无尽的资源,甚至兑换绝世神功宝典都不是不可能…萧寒师弟怀璧其罪,将被全天下觊觎。一旦今日在场的诸人,将这消息放出去,天大地大,萧寒师弟恐怕将无立锥之地。”

宗主淡然一笑。反问道。“东方,方凌,你们对萧寒是怎么看的?他突然触发北玄妖皇的本命妖法,的确惹人猜忌。”

“宗主,弟子认为,萧寒师弟与妖族。应当没有关系。弟子纵横天下百年,亲手斩杀过无尽的妖族。弟子能分辨正与邪。”东方禽断然道。

“萧寒这少年很不错。”方凌惜字如金道。

宗主双手背负,左眸云,右眸雨,有出尘之姿。“我们云雨宗袒护萧寒,这没有用,妖侠塔的人追查下来,非同小可。即便是本宗,亦保不住萧寒。他唯有成为一名妖侠。才能解开此厄。”

“那么…宗主,我们是否暗中保护萧寒师弟?”东方禽低声道。“要不然,请宗主亲自寻觅萧寒师弟此时的下落。咱们偷偷将萧寒师弟送回云雨宗,严加保护起来。秘密培养。”

宗主看向天际浮云,语气不带丝毫烟火气。“东方。方凌,从今天开始,你们不得插手萧寒之事,更不能暗中找寻与帮助他。这两年,本宗希望他能够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并变强。两年之后,妖侠选拔赛。本宗会让他代表云雨宗参加;每一届的妖侠选拔赛,都会有无数古国与大荒部族的少年至强者参加,死亡率极高,若我们将萧寒藏在云雨宗。无论如何培养,两年后,他都必然死于那残酷与无情的妖侠选拔赛。还不如让他自己出去闯闯。”

“走吧。返回宗门。今次,我宗又涌现三位真气境弟子。亦算是喜事一桩。”宗主御烟云而去。

顷刻之间,云雨宗弟子退走得干干净净。

………

烽火帝国皇宫。

金銮宝殿。

皇帝与文武百官商谈。气氛严谨。若在商议军机大事。

“皇上,想不到北玄妖皇晶,竟然被一名云雨宗少年得到。那少年真气一段,籍籍无名。但却非常古怪。不但在群雄手中夺取重宝,而且身上有妖气,可以触发北玄妖皇的本命妖法,动静如幻。皇上,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一名铠甲鲜明,目中酝酿着雷霆世界的大将军,出口道。

“嗯…朕都知道了。”皇帝目中神光炯炯。“事实上,整件事最离奇的,便是擎霖妖皇,竟然冒着被无尽妖侠围杀的危险,从西域老巢,潜入南域。它绝非为了援救北玄妖皇。因为北玄妖皇在濒死之际,擎霖妖皇亦隐忍不发。朕猜测,擎霖妖皇是为了那云雨宗少年而来。诸位爱卿应当明白,一位妖皇,绝不可能轻易离开巢穴,跨域,一定是有极为重要,值得它冒死的秘密与宝藏。一块北玄妖皇晶,不值得擎霖妖皇拿尊贵的妖命去赌…”

“皇上,您是说,那少年本身,隐藏着比北玄妖皇更加珍贵与重要的秘密?”一位文官当即道。

“对!皇上明鉴,微臣亲眼所见,擎霖妖皇用妖气控制住那少年,大有机会将那少年一举撕灭,轰杀至渣。但它显然是想活捉,带走那少年。”一名参与了之前那场激战的战将说道。“看来,那少年身上怀有惊世的绝密!”

“传令下去,举国通缉那少年!皇室所有妖侠,一起出动!务必要抢在其他势力找到那少年之前,将其抓住!掘地三尺,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得有误!”皇帝声音宏亮,手握天下生杀大权,发号施令,天下莫不从风,“朕亦对擎霖妖皇这等高级妖族冒死都想觊觎的秘辛,很感兴趣!”

“遵旨!”

………

萧寒在奔命!

他从未遇到过今日这种岌岌可危,生死只在呼吸之间的凶险!

这近乎让人绝望!

北玄妖皇晶,这块烫手山芋,被萧寒莫名其妙的得到,这暂且不说;而后妖族大能,擎霖妖皇的出现,迫使萧寒暴露了妖气!

此时,萧寒全身伤势严重,虽然躲过了擎霖妖皇的连番抓摄,但大能终究是大能,摘星拿月,吼碎山河。承受了大日天子,龙骨圣刀,擎霖妖皇,三大惊世强者的攻击余波后,即便侥幸脱身,萧寒亦是一副伤体了。若不是不灭金身强行修复萧寒被严重破坏的生机,此番他已经倒下去了。

而且,迷迷糊糊,近乎昏厥的状态中,萧寒亦明白,他成了众矢之的!突遭奇变后。不但擎霖妖皇要抓他,恐怕无尽的人族妖侠,亦会蜂拥而至!

形势已经劣无可劣!

“我萧寒可…可不想被人抓住,挖心砍手…更加不想落入擎霖妖皇手中…”萧寒的生命潜力都在透支。

终于,他两眼直冒金星,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昏昏沉沉,极想倒下,沉睡过去。

“我不能倒在这里。否则,将堕入万劫不复之境…”萧寒强行提起一口气,继续狂奔。“此时此刻,不知道多少人族与妖族在追杀我…但我萧寒要活下去…不能够就这样殒命……”

前方,一条奔腾的怒江。挡住萧寒去路。

波涛汹涌,浊浪翻滚。

萧寒毫不犹豫,纵身跳入江中。

体内残留的少许真气,令萧寒催动灵龟式,封住眼耳口鼻身五识,封住脉搏与呼吸。

江水将萧寒往下游冲去。

“真想不到…那北玄妖皇晶被妖帝手掌纹身炼化之后,镶入凹槽。一些妖族文字涌入我脑中,令我掌握了北玄妖皇的本命妖法,动静如幻…”

“所谓动静如幻,乃是一种极为高妙。堪称诡异的身法。身躯稍微一动,就缔造出无尽的残影与镜像,让人无法锁定真身…”

“我要施展动静如幻,全凭妖脉中蕴含的妖力。供给北玄妖皇晶足够的能量…”

“但是,我的左臂妖帝手掌纹身。仅仅觉醒8条妖脉,还不能够施展出最高境界的动静如幻。”

“鼎盛时期的北玄妖皇,妖体稍微一动,可以瞬移千里,鬼神难测…但需要消耗太庞大的妖力了…”

“刚才,为了从擎霖妖皇手中逃出生天,我将8条妖脉中储存的妖力,全部耗尽了…极限,也就是瞬间挪开数十丈…”

“今次,我若侥幸不死,一定要猎杀大量妖族,不断的觉醒妖脉,以后能够发挥出至高境界的动静如幻,那么…谁也不能轻易杀我……”

………

郁郁葱葱的山脚。

杂花生树的低地。

十几匹蛟马被系在树林中。还有一辆四匹蛟马拉拽的华贵大辇。

低地临江。江水平缓,乃是这一节支流的下游。水浅,可以看见水中的鹅卵石与小鱼小虾。

在绿草如茵的低地,用麻石堆砌出来一个粗陋的神龛,里边供奉着一尊无名神祇。

十几名绫罗绸缎,神色恭敬的少女,有的手挽竹篮。从竹篮中取出三牲供品,整整齐齐的放在神龛前。并燃起香烛。

另外,还有几尊武者,守护在林边,竟然都是真气境武者!

“公主殿下,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参拜了。”两名绯红色衣衫的绝色少女,莲步轻移,从大辇中,扶出一位淡黄色衣衫的少女。

这少女十七,八岁上下,身材高挑,眼神气质,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矜持与娇贵,一望而知,是长期身居高位,养成了气度。

她样貌极美,新月如佳人,潋潋初弄月,衣饰并不繁复,亦没有佩戴过多的珠玉,但整个人显得流光溢彩。青丝如瀑,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手如柔荑,颜如舜华。回身举步,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

不过,此时此刻,在她的眉梢眼角,却显现出来浓浓的忧色。令人心碎。

她走到神龛前,表情变得极为虔诚,轻轻跪伏在早已准备好的蒲团上,双手合十,看了看左右的婢女。淡笑道。“好了。漓洛,冰兰,你们先退下吧。”

“是,公主殿下。”众婢女一步步的恭敬退开。

这时,少女才叩拜神灵,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道。“神灵在上,小女墨痕,多听民间百姓口口相传,您虽无名,却有大神通,赐福天下。普度众生。墨痕特来祭拜。墨痕不日便将远嫁异国,实非本愿。亦不知有生之年,能否重回故土。墨痕曾多次向父皇请命,求恳父皇免去墨痕远嫁异国他邦……然,父皇心意已决。神灵在上,小女墨痕虽身在皇室,但自幼孤独,祈盼…祈盼……”忽然,少女脸色变得羞红起来,欲言又止,吞吐了良久。才用蚊呐般的声音继续道,“祈盼神灵赐福,降下一位至强的男子,与墨痕倾心相爱,并一生保护墨痕,令墨痕不至嫁入异国他邦,饱受思乡之苦。墨痕愿舍弃荣华富贵,舍弃公主之位,甘为平民……”

说完。少女又拜了几下。十分虔诚。

就在这时……

“公主殿下!这…这…有个人!有个男子!”一名婢女失声尖叫道。

另一名婢女接着道。“公主殿下,有一名男子,从上游江山中飘了下来……似乎…似乎是个死人……”

……

“啊?!”少女一惊,失态的鼓起眼睛看了看神龛中供奉的无名神灵,旋即直接站了起来。

这时。在江岸边,几名真气境武者,已将上游飘坠下来的一具‘尸体’,打捞了上来。

婢女们又惊又吓的在一边围观。

少女赶紧快步走了上去,几名贴身婢女赶快过来搀扶。

“让我看看。”少女急道。

“公主殿下,是一具男尸…您还是别看了,怕被鬼怪冲撞了不好。”一名杏眼桃腮的婢女赶紧劝道。

“无妨。看看。”少女声音有些激动。

终于。少女看到了‘男尸’。

那是一张年轻的脸庞,棱角分明,脸色一如常人,不像是死尸。全身亦不显得浮肿。眼睛微微闭起。纹丝不动。

“哪里是死尸了?明明是活人!”少女立即道。

“公主殿下。都没呼吸了哩…”一名婢女弱弱的道。

下一刻,一名真气境武者右手一挥,一道曦光笼罩‘男尸’,逐分逐寸的细细查看。很快。这真气境武者额头上,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左护卫。怎么……怎么样?”少女颤声道。

“公主殿下…这…这真是怪事……”那真气境武者蹙眉道。“脉搏与呼吸都停止了,但有些许心跳。若不是卑职耗费真气,一寸寸的检查生机,肯本无法发现这微不可查的心跳。公主殿下,或许…或许还没死,但……但极可能是受了重伤。”

“公主殿下一向宅心仁厚,心肠柔软。索性,便将这具‘男尸’就地掩埋吧。”另一名真气境武者,是名老者,慈眉善目,在看向少女的时候,眼中盛载着一种长辈看向晚辈的溺爱与呵护。

“胡伯伯,刚才左护卫不是说,还有心跳么?兴许还没死,怎么可以掩埋?那不成了草菅人命么?”

少女回头看了看那神龛中的莫名神祇,又转头看了看‘男尸’,银牙一咬,“将…将他带回去……”

“啊?!”在场的婢女与真气境护卫,尽皆愕然。

“嗯,带回去,胡伯伯,左护卫,麻烦你们二位,将他扶到我的辇车上,可要小心点,千万别再弄伤了他……”少女急切道。“还有,这件事,大家都保密吧,不能够对任何人说,也别告诉父皇。父皇日夜操劳国事,这种…这种小事,不用告知。”

顿了一顿,少女幽幽道。“其实,告不告诉父皇亦不重要,父皇已经许久许久没有来看过我了……”

两位真气境对视了一眼,旋即小心翼翼的用真气将‘男尸’裹住,放进辇车。

“哎…这么多公主与皇子,最善良的,便是十七公主了。”

“是啊,咱们是看着十七公主长大的,兰心蕙质,温柔敦厚。却没想到,今次要远嫁到东域……哎,也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这不是逼死十七公主么。”

“好了,别瞎说了。此去东域,路途遥远,咱们一路上,必须小心防备,一定要保护公主周全。到了东域,谁要敢对十七公主不敬,冒犯公主,咱们豁出老命,同他拼了!”

……

“什么…什么十七公主…什么…什么远嫁…东域……”萧寒迷迷糊糊,听到耳边有人说话,但具体说什么,他只能够听到只言片语。而且,他感觉自己的身躯被人搬动。但已无力觉醒过来。

“睡……再睡会儿…我…我就能站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