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嫁妆

第102章 嫁妆

神智恍惚间,萧寒只觉得自己被搬上了一辆诸如马车之类的物器。不多时,车声辘辘,一缕缕如兰似麝的馨香,萦绕于自己鼻端。竟令萧寒于这兵荒马乱之际,心灵一阵轻松,有了一种平安喜乐的感觉。

并且,接下来,萧寒还听到了一把好听的女声,娓娓袅袅,柔柔诉说。但蕴含着一种让人心碎的伤感与忧郁。

“是…是谁…救了我…似乎,是一名女子…”萧寒的意志,十分坚韧,于重伤昏迷之际,逐分逐寸的苏醒。“不过…我…我要醒来…她…她会带我去什么地方……”

萧寒的9枚真穴中,真气在缓慢的恢复;意识开始本能的观想不灭金身1~40个动作,体内那细若游丝的热流,一点一滴的茁长与苏醒。

几乎肉眼不可见的淡淡金光,充盈萧寒的每一寸筋皮骨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萧寒感觉自己被人用真气从马车中搬运出来。

而后…躺到一张**。

过不久…

“胡伯伯,他仍未苏醒过来,请刘太医过来瞧瞧吧。”一把淡雅的女声响起。

“公主殿下,这少年或可能不是生病,乃是受了很重的伤,应是一场激烈战斗造成的。”一把老成持重的嗓音响起。“恐怕刘太医亦束手无策哩。”

这时,萧寒终于能够睁开眼睛!

“不用了…不用请…请什么太医了…”这是萧寒的第一句话。

“你醒来了?!”那淡雅的女声又惊又喜道。

渐渐的,萧寒的视觉开始清晰起来,一名绝美少女,风姿出尘,气质矜贵,出现在他视线中。

虽是奄奄一息。但萧寒仍被这少女的无上气质与美貌惊艳住了。

这少女的姿容,决计不会输给蓝溪溶与景烟雪,邵云蓉,三女!

目光一转,看见少女身后,站着几名婢女模样的女子,另外还有一老一少两名真气境武者。

“这…这是什么地方……”萧寒心中又惊又奇。目光再一扫,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软**,这房间极为宽敞。布局巧妙,窗明几净,朱门碧窗,红木家具,古色古香。处处珠光宝气。一眼望之,是大户人家。

“哦…你不必惊慌,此处乃是‘颐华宫’,墨痕的封邑。绝不会有外人来打扰…打扰先生养伤。”公主墨痕冰雪聪明,鉴貌辨色,看到萧寒眼中闪烁着很大的警惕与不安,立即宽慰道。

“颐华宫?封邑?”萧寒一愣。

“嗯。”墨痕明媚的眼眸转了一转,解释道。“先生,封邑的意思,便是父皇赐给墨痕的私人甲第

。外人不敢轻易闯入。否则论罪当斩。”

“父…父皇?”萧寒越来越惊。

“少年,这里是烽火帝国皇宫,这位是十七公主殿下。是公主殿下将你从江水中救起。你是谁?”那真气境老者,用戒备的眼神看着萧寒。

“咳咳…”萧寒一下子就被呛住了。心道,妈的。老子真是晦气,竟然被人送到皇宫来了…

“胡伯伯,你别吓住他了。他才刚刚苏醒过来哩…”墨痕微嗔的瞪了真气境老者一眼。

真气境老者赶紧将墨痕拉到一边,“公主殿下,这少年来历不明,你将他贸然带到颐华宫,恐怕不妙…要不,将这件事,禀告给皇上,让皇上决断!”

“胡伯伯,父皇不会理睬这些小事。再说,他兴许还会责骂墨痕哩…胡伯伯,求求你了,别将这件事说出去。”墨痕拉着真气境老者的袖子,撒着娇。

“哎……”真气境老者溺爱的看了墨痕一眼,脑中忍不住浮想起当年,她还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就时不时这样拉着自己的袖子撒娇,求恳各种事情。老者心中一软,笑道。“好了,公主殿下,老臣依你便是。不过,公主殿下金枝玉叶,万万不能够以身犯险。这少年,现在还摸不准是什么路数,公主以后不能够单独来见他。”

“胡伯伯,墨痕看他不像坏人哩,墨痕救了他,他应不会加害墨痕,恩将仇报的。”墨痕道。

“我的公主殿下,江湖鬼蜮,人心险恶啊…”真气境老者叹了口气。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墨痕那如瀑般的秀发,如一位慈父。“皇上真是狠心啊,竟要将墨痕公主远嫁到东域。不过,墨痕公主,老臣这一生,必然侍奉左右,维护你的安全。”

“墨痕知道胡伯伯的好。嗯…胡伯伯,你们先出去,我单独和他聊聊……”墨痕公主连拉带拽,要将真气境老者与另一名真气境,还有几名婢女屏退出去。

“好了好了,胡伯伯,左护卫,他重伤之体,刚刚醒过来,没有力气害墨痕的。你们在门外守着就好了…”

墨痕将众人屏退后,小心翼翼的关上门,来到床边,坐在一张名贵的木凳上,睁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萧寒,脱口而出道。“先生,你…你不会害墨痕吧?”

“呃…”萧寒感觉这个公主,似乎有一些不谙世事的味道。“在下自然不会加害公主殿下。公主殿下看在下像是奸恶之徒么?”

“不像,”墨痕很认真的道。

“嘿…”随着体内不灭金身热流的涌动,萧寒的伤体,恢复得很快。“公主殿下,实不相瞒,在下正被大量至强者追杀,因而,在下必须要确保身处之地的安全…这个…皇宫,似乎有些不妥…”

“先生不必担心。天大地大,没有什么地方比皇宫更安全了。”墨痕自信道。“先生没来过皇宫吧?烽火帝国的皇宫,是很大很大的,大小宫殿数以千计,就连墨痕自己,从小在皇宫中长大,现在走久了,都会迷路哩。况且。皇宫里人很多很多,各司其职,没有人会来计较墨痕的颐华宫中,是否多了一位先生你。”

“嗯?似乎有一些道理

。”萧寒心中微微一动。

墨痕继续说道。“先生,墨痕的颐华宫,是上等的华丽住宅。有数十座偏殿,还有山庄,园林,宫内所有的婢女。丫鬟,仆役,太医,花匠,厨子。护卫,都是墨痕的家臣,他们直接听命于墨痕。我让他们保密,他们不可能将先生的事情讲出去的。我从小和他们一起长大,他们都极爱护我,事事宠着我,没人可以使得动他们…”

“这样么?”萧寒略微放下心来。心道。皇宫应该是极大极大的,这位墨痕公主说得对,就算有人进来搜查,一时半会。根本查不到我。只要我时时刻刻用龟息式,将气息封印住,谁会想到,我萧寒正藏在一位公主的封邑中呢?哈哈哈哈!正应了那句老话。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先生。你说,你被一群至强者追杀?那…那你应该也是至强者吧?”墨痕眼放异彩的问道。心中不由想到了自己刚才在神祇面前许下的愿望。

“咳咳…我么?”萧寒略微有些尴尬,旋即,心中生出一抹决然霸意,语调铿锵无二。“公主殿下,就算在下如今不是至强者,总有一天,必然成为至强者!名动这片山河!让所有追杀在下的凶人,统统饮恨收场!”

也不知道为什么,墨痕居然十分相信萧寒所说的话,或许是被气势所慑,连连点头称是,芳心窃喜。心道,看来神祇真的显灵了!赐给墨痕一位至强的男子!

“嘿…公主殿下,那么…在下便留在颐华宫养伤了。还望公主殿下严守秘密,他日必有回报。”萧寒笑道。

“先生放心,墨痕岂是言而无信之人?”墨痕非常认真的说道。

“对了,公主殿下,你若能给在下一些真气灵石之类的,那在下的伤势,好起来更加快了。”萧寒厚着脸皮道。

“真气灵石么?墨痕有很多。”墨痕公主温婉一笑。“胡伯伯他们说,我的真气灵石,都是品质最好的极品真气灵石,拿到几大宗门,会令无数真气境大能趋之若鹜哩。”

“呃……公主殿下你?”萧寒一眼望去,就知道这墨痕公主,没有修行过武道,她怎么会有极品真气灵石。“你怎么会有极品真气灵石?而且还很多?”

“嗯,先生,这些都是墨痕的嫁妆。”墨痕脱口而出道。“墨痕不日将远嫁到东域,父皇陆陆续续,命人将嫁妆搬到颐华宫,有堆积如山的药材,有宝石与翡翠,还有一些瑞禽与瑞兽,也有不少极品真气灵石,堆满了大半座偏殿。”

“嫁妆?远嫁到东域?”萧寒一窒。旋即低声道。“原来,公主已经许配给别国的皇室。”

“先生取笑墨痕了。墨痕…墨痕死亦不愿意嫁到异国他邦哩。墨痕看过许多书籍,上面提到远嫁的公主,都很苦楚哩,最后都郁郁而终,香消玉殒,死在别国。墨痕不想嫁…只是碍于父皇严命。”墨痕公主眼中伤感炽盛,泫然欲泣起来。

很快,她鼓足勇气,抬头道,“先生…先生可否帮助墨痕,让墨痕免去远嫁之厄?”

赫然之间,萧寒怦然心动!

一抹灵光闪入萧寒脑际!

一个大胆的计划,瞬间在萧寒脑中酝酿成型

“公主殿下,你国色天香,倾国倾城,金城公主,宗室名媛,如今却要远嫁异国番邦。生于帝王之家,命运坎坷多舛!一代富贵云烟迷幻,落得镜花水月,真是我见犹怜!嗯!公主殿下,在下愿亲自护送你去东域,并寻隙带公主远走高飞!”萧寒沉声道。“公主殿下放心,先离开南域,或在路途中逃走,亦或者到了东域再做打算。总而言之,在下拼死亦要将公主从那火坑中解救出来!”

“嘿嘿嘿……北玄妖皇晶与小爷我暴露妖气之事,发生在烽火帝国,全天下将觊觎追杀小爷我。但至多也就是在南域追杀,总追不到东域去吧?小爷我暂时离开南域,去那东域一方净土。等小爷修行有成,再返回南域,杀他个鸡犬不留!什么大日天子,什么龙骨圣刀,什么擎霖妖皇,统统废掉!”

“墨痕多谢先生了!”墨痕公主不谙世事,对萧寒的话深信不疑,心中颇为感动,竟然站了起来,对萧寒深深一鞠,心中默默祷告……神灵,多谢您赐给墨痕一位至强的男子!

“公主不必多礼。”萧寒连忙谦让道。“那个…公主,等几日,在下伤势便能够恢复一多半,到时候,请公主将嫁妆借给在下用用…嘿,就是那许许多多的极品真气灵石……”说着,萧寒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嗯。”墨痕公主答应道。

………

烽火帝国。御花园。

烽火帝国当今皇帝,正在花园中踱步。后面跟着几名文官。

“禀告皇上,皇室所有妖侠,都已经出动,寻找那云雨宗少年的下落。皇上放心,除非那少年已经离开烽火帝国,否则,决计逃不过缉拿。”一名文官滔滔不绝道。“还有,皇上,那少年的一些情况,我们已经掌握了。”

“哦?”皇帝停下脚步。“说给朕听听。”

“是,皇上。那少年名叫‘萧寒’,乃是云雨宗一位真传弟子,初入真气境,以前是一名活靶子,得到奇遇,突然发迹,性格非常狷狂,属于小人得志。他修行了一门灵龟真气,可令真气化形为灵龟,他还修行了一门拳术…对了,最显著的特点,萧寒此子,是一名刀客,领悟出了小成期的刀意。”

“刀客?真气化灵龟?拳术?”皇帝眼中掠过思考的表情。“这些消息可靠么?”

“皇上,消息没问题。是云雨宗一名真传弟子,‘子煜公子’亲自提供的。”文官非常肯定的道。

“哦?子煜公子?”皇帝微微一愣。

“皇上,您应该也知道,各大宗门,不管是外门,内门,甚至真传弟子之间,都有着各种勾心斗角,人心非常凶险。那少年萧寒,似乎是几次三番得罪了子煜公子,两人结下深仇。子煜公子亟想借助各方势力,趁此机会,将萧寒彻底铲除。”

“好!这些情报非常有用,立刻告知皇室妖侠知晓!有了这些情报,要抓住少年萧寒,又多了几分希望!”皇帝玩味一笑。“一个活靶子,成为真传弟子…哈哈哈哈……朕对他越来越感兴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