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螭龙玄冰大真气

第103章 螭龙玄冰大真气

时光如白驹过隙。.

不知不觉间,萧寒已在十七公主墨痕的颐华宫里,蛰伏了足足半个月!

在这半个月中,萧寒足不出户,闭门疗伤。墨痕每天傍晚都会过来找萧寒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一阵。两人很快熟稔起来。墨痕公主常年身居深宫内院,不谙世事,身边的家臣平时总是将她捧着呵护着,而且,她姓格和善与天真烂漫,从不参与宫廷争斗,因而极少遇到萧寒这种时常语出惊人的谈伴,加之,潜意识中将萧寒视为神灵赐给她的至强男子,一来二去,两人关系逐渐升温。

这一曰,萧寒盘膝坐在床榻之上。

双目似想非想。

赫然,只见萧寒躯体中,散发出来灿灿金光,熠熠生辉,令他通体若镀金一般,神异无匹。他眼皮稍微一掀,就有金光喷薄。

滂沱的生机,在萧寒体内涌动!骨骼无瑕无垢,内脏蠕动若荒古蛮兽出没,血液净无瑕秽……

伤势痊愈!

“这半个月中,我每天观想不灭金身前40个动作,获益匪浅,不但令伤体复原,而且肉壳强度亦雄浑了一筹,如今,我的肉身力量,竟然在不灭金身散发那沛然金光的温润与滋养下,提升至400鼎!”

另外,内视左臂妖帝手掌纹身。之前逃命时,触发动静如幻,将8条妖脉中的妖力压榨一空,而如今也自动恢复了一部分妖力,其中2条干涸的妖脉,重新注满琉璃色妖力。可令萧寒再度使用一次短距离闪烁跳跃的动静如幻。

“这样静养,自动回复妖力,十分缓慢,除非是直接斩杀妖族,吸收妖族的生命精华,能够瞬间填满妖脉中流失掉的妖力。甚至再度觉醒妖脉,都不是不可能。”萧寒脑子转动起来。“北玄妖皇的动静如幻,的确是逃匿与走避的一大秘技,诡异得可怕。也难怪它在重伤之下,都能够连连逃过无尽妖侠谋定后动的围剿。不过,我要发挥出北玄妖皇那一级数的动静如幻,恐怕还得再觉醒千八百条妖脉才行…嗯,妖皇晶。想不到,妖皇晶能够令我获得妖族秘而不宣的妖法,真是有意思。那擎霖妖皇体内的妖皇晶,若被小爷我得到,那又如何?嘿嘿…擎霖妖皇一口妖刀,毁天灭世,刀光一闪,妖艳的刀芒吞噬天地。若被我得到这一招,那真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了……”

想到这里,萧寒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但很快将这疯狂的遐想收敛起来。“擎霖妖皇还是太强了,妖族巨擘,比北玄妖皇的攻击力强横了几筹,我暂时不能够乱想,免得误入歧途。”

就在这时,门开。

风华绝代的墨痕公主步了进来,香风扑鼻。

“十七,你来了。”熟稔之后,萧寒称呼墨痕,便非常随意了。

“嗯,云,你的伤势全好了么?今天你气色特别好。”墨痕返身将门关好。半个月的接触,令她彻底相信了萧寒,决计不可能加害她。

萧寒自然没有将真名告诉墨痕,而是信口开河,捏造了一个假名字…‘云’。这个名字自然是源于萧寒的宗门,‘云雨宗’。

“好得差不多了。”萧寒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如今,唯一不美的便是,真穴中的真气,还空荡荡的并不充实。9枚真穴,也就是填满了其中3枚。还有6枚真穴投闲置散。需要吸收大量真气灵石补给。

“云,下个月,远嫁的队伍便要出行了…”墨痕俏脸上掠过一抹忧色。

“下个月么?”萧寒蹙了蹙眉。旋即低声道。“十七,现在我需要你的嫁妆,那些极品真气灵石,用来补充逝去的真气。当我战力臻至巅峰,会抓住机会,冒死将你带走的。”

“嗯,云,你跟我来。”墨痕对萧寒十分信任,将萧寒带了出去。

出门之前,萧寒将早已让墨痕提前准备好的黑色斗篷穿上,兜头盖脸的罩住自己,只留一双漆黑的眼珠在外面滴溜溜的转动,不以真面目示人。而且,萧寒用灵龟式将气息封印得若草木岩石一般,又故弄玄虚的散发出一些枯木意境,现在,即便是认识萧寒的人,乍一看,都决计看不出破绽。

“云,你真善于伪装,”墨痕回头冲萧寒笑了一下。温婉如花。

在萧寒蛰伏的这座偏殿之外,是一大片园林,繁花似锦,草木扶疏,间中有阁楼与亭榭点缀。许多瑞禽飞来飞去,处处都弥漫着宝光与灵气,让人感觉这皇宫是天阙建于人间。

墨痕的颐华宫很大,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

两人走了大片刻,才来到一座偏殿前。几名婢女一边谈笑,一边在殿前修剪花草。

“公主殿下,”她们看到墨痕驾临,都单膝下跪行礼。

“都退去吧。”墨痕挥了挥手。

“是,”

颐华宫的一草一木,全部属于墨痕。萧寒现在知道了,这颐华宫内的所有婢女,厨子,花匠,仆役,护卫……人数过千,全部都是墨痕公主直接管辖,而且是从墨痕公主幼小时,就跟随着她,忠诚度非常高。萧寒还知道,皇室的规矩非常怪,若墨痕公主遭遇到什么不测,则颐华宫所有下人,包括那几名真气境护卫,统统都要陪葬的。

“云,这里堆满了你与胡伯伯他们所说的极品真气灵石。的确是非常瑰美的矿石。”墨痕嫣然一笑,将萧寒带入殿门口。

“十七,我已经感觉到江河涌动般的真气波动了!”萧寒大喜过望。

门开,映入萧寒眼帘的,是近乎堆满了大半个宫殿的真气灵石!

若一座座散发着七彩霞光的宝山!

“乖乖…”萧寒喉头干涩的步了进去,体内干涸的真穴,都翕动起来,贪婪的吸收着灵光与真气。萧寒整个人的精神气度,变得亢奋与饱满起来,气贯长虹。

“云,这些就是墨痕的嫁妆的一部分了。你可以拿一些,但不要拿太多了,以免出行的时候,被父皇与皇叔他们看出破绽。”墨痕小心翼翼的提醒道。“胡伯伯他们都不敢来拿这些灵石…”

“嗯,十七,我自有分寸…皇室真是豪富啊!这满屋的真气灵石,有四分之一是极品真气灵石,剩下的,品质虽然逊一筹,但亦不可多得…”萧寒一步跳出去,从一座堆如小山的极品真气灵石中,抽出一块,拿在手里把玩,那纯粹的真气在流淌,曦光宝霞沁出来。

墨痕公主自嘲一笑,“父皇说,这次墨痕远嫁到东域,事关皇室尊严与脸面,因而嫁妆不能够太寒酸。”

浓烈的忧伤,又从墨痕身上散发出来,她怅然道。“云,墨痕只是父皇讨好东域某帝国皇室的工具哩!父皇常常说,东域繁盛,那里没有贫瘠与灾难,若人间仙境一般,处处都是净土与乐园。父皇很向往东域。”

“东域比南域好?呃…不过无所谓了,十七,你不用担心,我动了你的嫁妆,总不能坐视不理,任你沦为皇室政治的牺牲品吧?好了,十七,我要在此处闭关了。”萧寒心痒难挠,直接将手中一块真气灵石,纳入一枚干涸的真穴中。

“轰!”

这块极品真气灵石,顷刻间分解为浓稠与纯粹的真气,并迅速炼化为萧寒的本源灵龟真气。

墨痕公主收拾心情,“好的,云,那我先出去了。一切拜托你了。”

墨痕公主离开后。

萧寒绕到一座真气灵石小山后,盘膝而坐,饕餮一般将一块块极品真气灵石纳入真穴。

……

第二天中午。

一道道瑞气与曦光,萦绕于萧寒体表,将黑色斗篷之下的萧寒,衬托得如若仙境中人!

“嘿嘿嘿…修行,果然离不开充沛的资源!武道,财侣法地,缺一不可。财是资源,宝药与灵石,秘笈;侣是同修与道友;法是修武道的方法;地是修行的场所。这财,排在第一位,是大有道理的。”

吸干了几块极品真气灵石后,萧寒体内9枚真穴,已经彻底注满本源灵龟真气,一只只栩栩如生的小小灵龟,游弋在萧寒的真穴中。散发着古朴与深邃的气息。

“好了!趁着资源不缺,将那门螭龙玄冰大真气,亦修行圆满吧!”

萧寒心念一动,直接催动九转神功,将注满9枚真穴的灵龟真气,转移到虚拟真穴中,再把虚拟真穴中的一丝丝玄冰真气,转移过来。随心所欲。

萧寒将一块极品真气灵石,纳入真穴,顷刻之间,一道道蓄满寒冰霜气的曦光,便萦绕着这块极品真气灵石。

鲸吞吸收!

萧寒不动如山,脑中浮现出来修行螭龙玄冰大真气的诸般口诀,图谱,窍门。

很快就老僧般入定。

一条凶残狞恶的螭龙,在萧寒真穴中茁长起来,嗷嗷咆哮,喷吐冰魄寒气,想要挣脱出来吃人一般。

………

阳光明媚。

一队士兵由一名真气一段的队长带领,在颐华宫外面巡逻。

“大人,这里是十七公主的府邸,咱们是否进去搜查一番?”一名肉身境士兵向那队长询问道。

队长微微一蹙眉,思考了片刻,“不用了。一则,那萧寒不可能藏在皇宫,他没那个胆子,况且,重伤之下,根本没有任何机会进入固若金汤的皇宫区域。我们搜查,亦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再者,十七公主下月便要远嫁到东域了,她金枝玉叶,怎肯心甘情愿远离故土?我就听说,十七公主已经多次向皇上进言,强烈反对这桩婚事。不过皇上心意已决罢了,不可能更改。现在,出嫁在即,十七公主心情肯定烦躁不堪,咱们何必去触这个霉头?十七公主是不得皇上宠爱,不但常年打入冷宫,而且发配到东域,但要拿捏咱们几个,那是轻而易举。”

“对对对,颐华宫就千万别去了,一个不好,十七公主撒起娇蛮脾气来,咱们吃不了兜着走。”另一名肉身境武者,深以为然的道。

………

烽火帝国,皇宫。

金銮宝殿。

烽火帝国皇帝端坐龙椅。下首是文武百官,阵容鼎盛。

“禀告皇上,据诸位皇室妖侠传回的讯息,寻遍了大半个烽火帝国,竟然没有发现少年萧寒半点下落。一点蛛丝马迹也无!”一名将军禀告道。

皇帝陷入沉思,弹了弹指甲,“传令下去,继续查。看来,朕远远低估这少年了…他身受重伤,竟然能够藏匿半月之久,甚至躲开皇室与全天下宗门的追杀…他身上究竟有多少秘密?”

“皇上,那少年,会不会被云雨宗的人马偷偷保护起来,带回云雨山脉?”一位文官出口道。

“理应不会。云雨宗宗主,亲口许诺,不再插手这件事。”皇帝淡然道。“云雨宗宗主,是资深妖侠,数百年前就纵横天下,斩杀妖族如无物,言出如山,不可能毁约的。”

“查!烽火帝国查不出来,就进入相邻帝国,中等国家,小国家,掘地三尺,都要将那少年找出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皇帝龙颜微怒。

“遵旨!”

………

南域。烽火帝国相邻的骄阳帝国。国力比烽火帝国还强盛几筹。

太阳神宫。

这太阳神宫修建于一片灼热火山地带。

在一座喷涌着炽烈熔岩的火山上方,悬浮着一座金光灿灿的巨型宫殿。阳光普照,骄阳万里。

一尊神祇盘踞在宫殿上方,永恒的守护着太阳神宫。

大殿上站立一尊轩昂俊伟,脸若岩石雕琢的年轻男子,他全身曦光如海,圣歌如潮,身后悬浮一轮烈曰,神祇盘踞,裁决生死。

是大曰天子。

“天子,我们的人已经潜入烽火帝国,但这大半月,却没有云雨宗那少年的任何线索。而且,烽火帝国皇室,妖侠尽出,举国通缉,也想将那少年收入囊中。”一名金甲战士禀告道。

“继续查。”大曰天子声音雄浑霸道,充满着难以言喻的自信与战意,“一定要将那少年抓住!他身上有很大的秘密!一定要抓住他!”

“轰!轰!轰!”

外面的火山群,似乎都感受到了大曰天子的怒意与霸意,无尽的岩浆,滚滚喷射。

………

云雨宗。

天风淡淡,云雨飘渺。

云雨殿。

宗主在花园中饲养瑞禽与瑞兽,全身毫无真气波动,但气质高古若上仙。

“宗主,这段时间,萧寒师弟如人间蒸发一般,再也没有半点下落。烽火帝国举国上下,都在通缉萧寒师弟。其他帝国的妖侠,亦如过江之鲫,潜入烽火帝国…宗主,弟子担心,萧寒师弟已经…已经陨落,否则,不可能隐藏得这么深。”东方禽满脸忧色。

“他还活着。”宗主飒然一笑,仙姿出尘,目光看向遥远的天空。“果然是我云雨宗当代最杰出的弟子!本宗越来越看好他了!”

………

烽火帝国。皇宫。

颐华宫。

萧寒不动如山,静坐在一座堆满了真气灵石的偏殿中。

此时此刻,萧寒全身释放出来一道道冷冽的冰曦,四面八方的空气都被冻结出来无尽的冰晶,扑簌簌的落地。

整个偏殿的气温,骤降。

在偏殿外。

一些植物与花草的枝叶上,都结满了冰渣。

“吼!!!!”

赫然之间!

一尊头角峥嵘的螭龙,从萧寒躯体中将头冲了出来,能有水缸大小的螭龙头,狰狞恐怖,噗嗤一声,吐出一口冰魄寒气,将一大片真气灵石都冻住了。

“嘿…这螭龙玄冰大真气,论攻击力,比灵龟真气强了不止一筹两筹。果然不愧为妖侠东方禽师哥,在冒险历练中,获得的一门旷古绝伦的真气功法!我想,若不是怕异种真气相冲,东方禽师哥,亦忍不住会修行这门真气吧?哈哈哈哈哈!”

萧寒直接站了起来。全身寒气四射,鹅毛般的大雪,从头上飘飘扬扬坠落,极有意境。

……

PS:谢谢兄弟们!

鞠躬!

……(。)